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万界之极限武道之第十章(10)

2021/6/10 22:01:35 作者:平凡小道士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万界之极限武道
万界之极限武道
作者:平凡小道士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件上古宝物噬神珠带着一个地球的灵魂,破开一个个世界的禁锢。一部家传武功,竟有种种神奇……这里有热血,有恩仇,有柔情……大胆男儿应驰骋天下,永不言弃,让猪脚演义一个武者之道,不朽的神话!(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那名鬼界女天才全身佝偻,黑色的衣服不像初时那样轻轻鼓起,而是整个如同泄气的皮球整个焉了下去。

她身上腾跃的黑气在不断地燃烧中,终于被消耗得只剩十分之一,在黑气满布的脸上,隐藏在深处的惊骇和绝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看着漫天倒转的血色海啸,她的身子在下一秒中全部被消耗一空,彻底地魂飞魄散。

血色海啸携带着千万均的恐怖威势从天而降,将那些还来不及逃走的六界天才淹没百分之一,他们惊声大呼,早已经没了刚才的嚣张和张扬,在这血色海啸之中,他们陷入了生命的危机中,更为恐怖的是,这血色海啸中竟然有一种能够吞噬人的灵魂的力量蕴藏着。

这百分之一的天才被血色海啸瞬间吞噬的时候,已经有一些反应过来的天才连忙跳上了天空,赶紧逃离开了,只是这血色海啸在没有人控制的情况下,竟然自动涌起,从海啸中喷出无数条触手状的血色长条,将百分之十的天才全部困住,他们大声惊呼,身子不受控制地被血浪拉回。

不过转瞬的功夫,那些天才在海啸中抬起头,挣扎呼喊了几下,就彻底没了声息,这恐怖的血色海啸竟然在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将百分之十一的天才杀得一个不剩。

这种情景,就连龙破天也微皱眉头,背后的血色海啸似乎没有人控制以后,变得更加恐怖与变化多端,那血色海啸中发出一阵阵低沉阴冷的大吼声,这吼声传入虚空中,激荡在四周,令那些听到此音的人都耳膜生疼,有些道心不稳的应运而生的天才经不住这等强大的音波攻击,都捂住耳孔,指缝之间流出了黑色的血水。

这样的场面丝毫无法打动龙破天,这些天才的命对于他来说,如同路边的石头,连瞥一眼都是浪费时间,更何况这些应运而生的天才大多数都是与自己为敌,根本不值一提。

他最在意的只有面前的这名女子,术女,一个充满飘逸仙气的名字,落在这气质美人身上倒是相得益彰,更显得此女出尘之意。

比起赵向晴来说,此女的姿色比其更是强上了不少倍,这等女子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防身的话,根本就无法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有着自主的意志,不是被强者宠幸,永远被其拘禁,成为发泄欲望的工具,就是被大人物利用,成为一名棋子,连生死都要看他人眼色。

在龙破天肆无忌惮的眼神中,术女一点也没有觉得害羞,反而落落大方,显出大家风范,一点愠怒也没有,可见对方的修养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

术女笑道:“龙破天星果然名不虚传。”

龙破天淡然道:“你是哪个仙界的大人物派下来的棋子?”

术女脸色不变,周围的天才更是露出惊色,只要龙破天走过来,他们就像躲瘟神一样逃跑,根本就不敢与龙破天对视。只要龙破天的视线扫过,都会主动低下头来,身子瑟瑟发抖,看到了血色海啸恐怖的力量后,他们都被这个龙破天星的力量惊呆了,心中只有无力和绝望。

天空中六名隐藏了实力的鬼界天才在这一瞬间眼冒精光,森寒的鬼气突然凝实到了一个顶点,他们身上的鬼气都被席卷向他们之中的那颗圆润的黑色珠子里,一股阴冷的恐怖杀意在鬼气完全进入珠子内的瞬间,猛然狂涌而出,将整个空间覆盖。

一个歇斯底里地嘶吼声从血色海啸中和黑色珠子中传出,在霎那重合在了一起,仿佛是已经被设计了千万遍。

“嘶。”

一声轻微的破碎声响起。

龙破天的脸色有了些微的变化,但是仍然清淡,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其动容一般,就连术女这个神秘的仙子也是眼露佩服,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个能够打败田鹤道人的龙破天星的底牌到底有多少。

她深信这次一定可以逼出龙破天的底牌,因为就连她也要忌惮这阴狱鬼珠中的存在,如果在上界遇到后,她必须要恭恭敬敬地行礼,一点也不敢冒犯。

龙破天冷冷扫过那枚停留在虚空中的阴狱鬼珠,刚才自己的龙破天画卷被瞬间击碎,被他顺势收回了体内,这是个不逊色于田鹤道人的高手,甚至和自己一样已经超过了这个世界的极限。

他手中的星路仙剑一阵抖动,发出了轻颤的剑鸣,这声音在空气中激荡出去,在传递出去得到过程中,不断变大,最终化成了一波波的音浪,席卷向了整片血海和天空中的阴狱鬼珠。

“哼,狂妄。”一个阴冷的声音在空间中炸响,直接将所有的音浪消弭。

龙破天神色一变,在那阴狱鬼珠上空,慢慢地浮出一道黑色的鬼影,这鬼影的身体逐渐凝实,优先出现了一个黑色晶亮的骨骼,在众目睽睽之下,骨骼生出血肉,生机不断攀升。

术女对着那阴狱鬼珠的方向,露出一个崇敬的眼神,连忙起身,。对其敬了一礼,然后抱着地上的雪琴躲入了众应运而生的天才中。

她不敢直面这个恐怖的人物,只希望对方不要拿自己开刀,这位在上界都是恐怖的存在借用阴狱鬼珠降临分身在这这个世界,不知存了多少力量,不过,对付这龙破天已经足够了。

龙破天的脸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从阴狱鬼珠中出来的鬼影几乎完全凝实,一声轻响爆开,地上翻涌的血色海啸,竟然不受控制地飞向了那阴狱鬼珠上面的鬼影。

众应运而生的天才已经被这一切惊呆了,产生了麻木感,这太恐怖了,一波接着一波的刺激,神经反应都迟缓了,只能呆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一点也没有逃开的想法。

鬼影终于露出了人形,这是一个妖异的白脸青年,眼角勾起两撇血色,眼珠子是金色的圆轮,透出帝皇的威严和压力,凭空出现了一件金黄色的龙袍裹在了赤裸的身上,他嘴角勾起一抹清淡的笑容,带起血腥的残忍气势,让底下的天才全部惊若寒蝉,全身微微颤栗。

有的应运而生的天才简直是丢脸到家,竟然在裤裆上流出了淡淡的水渍,已经被吓尿了。

很多天才的身子突然无法动弹,仿佛中了孙悟空的定身咒,龙破天眼露异色,紧紧盯着那名妖异青年,他的瞳孔蓦地微微一缩,只见妖异青年手轻轻一抬,那些应运而生的天才便不受控制地惨叫起来。

在龙破天的眼中,这些天才的血肉根本无法自控,一点点地脱离了原本主人的身子,夹杂在血色海啸中飞向了妖异青年。

血色海啸的恐怖威势已经足够令那些应运而生的天才惊恐绝望,现在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神经,那些没有受到控制的六界天才全部被吓住,情不自禁地跌倒在了地上,如同一条野狗在地上趔趄逃窜。

对于这些天才,龙破天一点也不在意,他只是轻飘飘地扫过一眼,眼中一点波动也没有,就重新落在了那名妖异青年身上,对方的气势不断攀升,一点也米有要停下来的趋势,仿佛永无止尽的攀升,让龙破天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

血色海啸和天才们的血肉在临近妖异青年的时候,不断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巴掌大的红色肉球,这个肉球就像人类的心脏,还在砰砰砰的鼓动着,妖异青年的手轻轻一捏,肉球之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让很多应运而生的六界天才都心神失守,跌倒在了地上,两眼呆滞,留下口水,成了白痴。

妖异青年高高地仰起头,口慢慢地张开,将这个肉球仰头吞下,肉球不断地在手中挣扎,发出一阵阵的凄厉尖叫,但是没有用,它落在了这个恐怖人物的手中,根本无法逃脱,它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被吞噬吸收。

妖异青年咕噜一声,一口吞下肉球,满脸的享受,舌头还伸出来添了一下嘴唇,那模样就连道心无比坚定的龙破天都眉头一皱,可见这一幕到底有多令人悚然。

术女的手轻轻抚过琴弦,琴弦轻微的颤动着,发出好听的轻鸣,令妖异青年的神色一动,他嘴角一勾,身子瞬间消失在了原地,那颗阴狱鬼珠也自动消弭在了空气中,当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落在了术女的身边,六界那些应运而生的天才都无比惊恐地逃离开来,连看一眼都不敢。

“羽化仙门的术女玉仙。”妖异青年淡淡道,他的眼神充满了异样的威严,落在术女身上的时候,都让术女感到了一阵几乎无法忍受的压力,神情立马紧张起来,恭敬道:“见过魂魔尊者。”

妖异青年轻嗯了一声,转过身子,视线落在了龙破天的身上,“你就是龙破天星。”他冷淡的语气如同一个俯瞰人间一切的君王,在他眼里人间只不过是蝼蚁的聚居地罢了。

龙破天眉头轻皱,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心中惊异的同时,对其高高在上的态度也是十分反感,他以比这个妖异男子还要狂傲几倍的冷淡语气,说道:“是又如何?”

他身子挺拔如枪,立在原地,神色无一丝动容,眼中流露出来的淡淡蔑视,更是让妖异男子的眼神一阵闪烁,作为高高在上的他,世上没有几人敢以这种态度更他说话,更何况是一个在凡间运气好一点的蝼蚁罢了。

妖异男子冷哼了一声,身上膨胀而出的恐怖威势瞬间落在了龙破天身上,让龙破天受到千万均巨力的压迫,龙破天的皮肤都被这股力道压得垂下来,但是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妖异男子的双眸。

对视,两个恐怖男子的对视,对于一个至强者来说,即使是目光都充满了强大的压力,无形中的战斗在两人一见面的时候便霎那开始。

“嘶嘶。”

轻微的闷响声在空气中爆出,两人眼神中的光芒碰撞在了一起,产生了一股巨大的气浪,同时携带强大的威压向四周疯狂冲出,让那些六界中应运而生的天才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倒飞而出。

强大,这就是至强者的绝强之力。

龙破天体内的三千六百个元婴瞬间结印,一道道法印应和着空间中的规则,引动一股股强大的空间之力,一座朦胧美丽的小山隐现于龙破天手中。

这座小山出现的瞬间,魂魔尊者脸色剧变,他认出龙破天手中这项法宝,先天至宝,就算是他利用这六界中应运而生天才的血肉凝练出自己的肉身,让自己的力量瞬间超过了虚仙九层,差一点就可以破碎虚空,要不是他使用特殊秘法压制住体内的力量,他早已受不住这个世界法则的压制,破碎虚空而去。

配合着太初神山本身的规则,龙破天的身上的气势不断升腾,眨眼就升腾到了与魂魔尊者同等的强度。

结印,结印,结印。

龙破天的脑海中只有这个念头,体内三千六百个元婴在强大的意志下,七千两百只轻巧柔嫩的手已经变成了一片幻影,最终成了一团朦胧的光影。

膨胀,膨胀,龙破天体内散出的气势无法控制地膨胀而出,甚至超过了魂魔,在这等情景下,魂魔已经彻底变色,他对眼前这个龙破天星,早已收起了轻视之心,虽然对方是借用太初神山的规则让自己的力量瞬间得到了强大的增幅,但是对方和太初神山几乎完美的契合度,也是一样最重要的天赋,更何况,这个龙破天星还没有动用体内的轮回珠。

一想到轮回珠,魂魔的眼中露出深深的贪婪,就算对方的力量得到了太初神山的增幅,自己也有强大的阴狱鬼珠,这阴狱鬼珠可是一件先天法宝,即使比不上太初神山的层次,运用得当甚至不输于先天至宝的威力。

魂魔脸色脸色阴冷,身子轻飘飘地离开地面三丈高,他临立虚空,衣角跌宕拍打腰间,龙破天的龙破天画卷被打碎以后,这里的空间就得到了解放,不再受龙破天控制,只要在瞬间将这里的空间夺取到手,就可以占据强大的优势。

他手一翻,阴狱鬼珠漂浮在手心上方,一股漆黑阴冷的能量从其中喷涌而出,这能量直接遁入了虚空,在龙破天冷淡的眼神中,天地瞬间变色,黝黑如墨,阴风阵阵,空间中到处都是鬼魅在嘶喊哀嚎,凄厉恐怖,悚然惊人。

龙破天眼中露出一丝不妙,手中太初神山瞬间发动到了极致,神山中的规则里面与这个空间的规则连接起来,快速地分析洞穿,将空间中的规则通过太初神山掌握在手中。

魂魔冷哼一声,说道:“我是仙界至尊,你不过是一个气运不错的人间蝼蚁而已,难道还想要与我争锋不成,实在是不自量力,我就让你看看,仙与人的真正区别。”

龙破天不答,与其多说废话,还不如利用时间掌控空间规则,体内三千六百个元婴的眼中同时绽开金光,在龙破天的意志之下,以一种比光速还要快的速度连接在一起,瞬间勾勒成了一个强大的规则阵纹。

“嗡。”

一道规则之力向四周蔓延而出,掌控空间规则的速度陡然暴增,甚至已经超过了魂魔尊者的掌控速度。

魂魔尊者已经不能再镇定了,龙破天星的强大超过了他的预料,对方体内到底发生了怎样玄奥的变化,难道是轮回珠的存在?

“不管了,只能使用阴狱鬼珠里面蕴藏的强大法门,瞬间提升力量,直接达到天仙,将对方完全压制,然后瞬间夺取轮回珠,接助轮回珠里面的轮回之力凝练轮回转世之身,在这个世界留下更多的种子。”魂魔尊者沉思半晌,终于下定决心,两根手指一紧,将阴狱鬼珠瞬间捏碎。

在阴狱鬼珠捏碎的瞬间,整个天地的变化超过了龙破天的想象,空间中的法则猛然被掌握,无数的空间之力以一种龙破天无法想像的速度延伸而出,甚至直接击碎龙破天借助太初神山所发出的空间法则,将他所掌控的空间侵占。

龙破天所掌控的区域不断缩小,他操纵着太初神山的力量与体内的元婴以一种完美的共鸣频率震荡起来,一种玄而又玄的关系瞬间建立,龙破天的眼中炸开一道道比太阳表面还要火热的精光,霎那之间,身子随着元婴的频率颤动起来。

这是一种强大的秘术,沟通神山与元婴,再加上身体的共鸣震动,使自己的身体状态达到最佳水准。

空间中的规则之战出现了变化,魂魔尊者掌控的规则不断地分析破碎着一片顽强反抗的空间区域,这一片区域不像其他的区域那般阴冷黝黑,而是充满了光亮,弥漫着一股祥和之气,这气息将空间渲染得就像太初神山那般朦胧美丽。

“嗯?”魂魔尊者冷哼一声,说道:“蝼蚁就是蝼蚁,即使在怎么反抗也是负隅顽抗,根本就是自不量力,让我用绝强的至尊伟力将你彻底镇压,叫你如何在本尊者面前叫嚣。”

龙破天已经被对方逼得十分不爽,他眼中透出一股杀意,对方竟然如此托大,即使拥有了庞大的优势,却仍然不一下子将自己击溃,而是想要通过话语让自己的心里防线倒塌,导致道心出现破绽。

“至尊?你不过是一个接助应运而生天才的血肉转生罢了,依靠的仍然是凡间之力,以为我会怕了你?”龙破天的身子颤动到了一个极快的频率,空间的掌控程度竟在这一时刻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体内的三千六百个元婴竟是诡异的互视一眼,即使有着身体骨骼血肉的阻隔,却无法阻止他们心神互通。

“我就不信,一个落下凡间的至尊还有什么骄傲可言。”龙破天冷声道,全身的三千六百个穴道全部炸开一道金色的圆球光芒,一双双细小的手从那光球中伸出,同时结成了一个诡秘的法印。

这些法印在结出的瞬间发出了一道道金光,七千二百只手散出的光辉勾勒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形法阵,龙破天完全覆盖。

魂魔脸色剧变,龙破天尊者的修炼功法如此神秘玄奥,竟然拥有了三千六百个元婴,在身体的穴位潜伏,如此恐怖的潜力,要是这些元婴全部突破到了另一个层次,岂不是会变得更加恐怖。

“好小子,果然有点手段,如此恐怖的潜力,绝对不能留。”魂魔尊者眼露狠色,直接燃烧生命之力,完全豁出去了,他已知道龙破天的恐怖潜力,要不择手段,将他斩杀。

“地狱降临。”魂魔尊者仰望虚空,脸露虔诚,到了他这个层次,竟会露出这等神色,令人不可想象。

万丈高空中浮现一座连绵上千万里的山脉,即使在上万丈高的虚空,那滚动的强大压力仍然让地面上的六界天才们产生了一股窒息之感,满脸酱红。

藏在人群中的术女已经无法镇定自若,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对魂魔尊者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经过了这一连串的变化,龙破天星的恐怖远超过了她的想象。

“这就是龙破天星的恐怖潜力,我一定要回去告诉师尊,让她尽量帮助龙破天尊者,只要龙破天尊者突破到了真仙层次,到时候,三千六百个真仙同时结印,那种场面将会无比恐怖。”术女喃喃自语,看着龙破天发呆。

龙破天仰头看向天空,巨大的山脉负压而下,发出惊慑心魂的庞大威压,让人生出与天地为敌的错觉。

龙破天神色一凝,魂魔尊者的招式地狱降临与天地规则产生了极大的排斥性,天地规则在绵延千万里的大山压下的瞬间,竟然发生了大范围的絮乱,一条条黑色的空间裂缝在地狱大山周围凭空出现,一股恐怖的空间风暴从里面吹出,四周的空间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影响,也变得极度不稳起来。

魂魔尊者冷喝:“地狱魔山,蕴含强大的业力,里面的规则已经足以击碎你手中的太初神山,还不速速投降,我会考虑饶你一命。”他出言干扰龙破天,想要使其道心出现破绽,好一举击碎道心,让其永世不得超生。

龙破天淡然的瞥了魂魔尊者一眼,丝毫不在意对方的任何言语,这点小小的激将法如果用在脾气火爆的人身上,还有些作用,但是对龙破天这等道心坚定,有着强大意志的修士来说,根本毫无用处。

“作为仙界的至尊,竟然使用这等顽劣的手段,实在可笑。”龙破天斜睨魂魔尊者,狂傲之色令魂魔尊者脸色阴沉,坚定的道心几乎要出现一丝破绽,这种事情对于一个仙界至尊来说,根本不可能,只是因为降临了凡间,使用了这些肉体凡胎淬炼身体,才会出现这等变故。

魂魔至尊手高高举起,以一种崇拜仰望之色看着万丈高空上的地狱魔山,眼中迸出冷芒:“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只要将你彻底镇压,看你还有什么诳语。”

地狱魔山绵延千万里,发出浩浩精神压力,直接从万丈高空作用在地面上,一幕恐怖的场景显出人间,以魔山为源头,大片的黑色云雾从魔山中喷吐向四面八方。

整个空间都在变化,这是两个世界强大规则的交锋,不断侵占吞噬,互相转化,不过眨眼的功夫,魂魔尊者竟然利用地狱魔山的强悍魔力将空间几乎完全占领。

龙破天脸色剧变,身上的法阵发出耀耀的光辉,天空中如倾盆大雨般落下无数骨头,这些骨头无比坚硬,骨头上弥漫黑色的业力,每一寸都足以将一个应运而生的天才送入恐怖的地狱,完全消弭与人间。

龙破天身上的光辉将所有的业力都挡在了身外,他冷眼望着魂魔尊者,七千两百只手同时张开,放出一个银灰色的符文,这些符文飞到了四周,慢慢地衍化,成为了一片璀璨星空。

佛界天才休缘身上散出淡淡的佛辉,一个个字形的金色符文从佛辉中冲出,撞击那些落在头顶的骨头,佛力与业力交锋,互相消弭。

休缘不愧是佛界应运而生的天才中最有潜力的一个,每一寸肌理都在发光,僧袍无风自动,喋喋作响。

魂魔尊者冷眼一看,说道:“一个佛界的蝼蚁,竟敢阻挡魔山之威,不自量力。”

陡然,流向休缘身上的业力增多十倍,休缘脸色剧变,身子颤抖摇晃,脸色被金色佛辉映得如同金箔。

“嗯?”魂魔尊者手轻轻一按,无与伦比的强大业力转瞬降临向休缘,休缘身上的佛光猛然如玻璃般崩碎炸开。

“佛光普照。”休缘心神巨震,强子镇定,以心神联通之法沟通几名还未死去的同门,无穷的佛力直接蹿入虚空,通过秘法进入了休缘的体内,他是绝顶的佛界天才,来到这里,早就有某个佛界大人物赐下至宝,可借此度过一次难关。

佛界弟子身体在不断燃烧,只为了成全休缘一人,他们都是具有虔诚信仰的修士,一生都献给了佛界,每日观想一尊佛陀,化成精神影像修炼,早已结成了一种特殊的佛陀神辉,可以通过虚空过度之法,传递佛力。

魂魔尊者神色动容,说道:“佛陀舍利子,既然你有这等宝物,我就不为难你,速与我一起斩杀这龙破天星,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斩杀我。”龙破天淡然道,体内蹿出一个黑色的珠子,这珠子出现的瞬间,周围的业力都受到了牵引,脱离地狱魔山的掌控,直接被吸收一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老男人的替身女友不干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沈然训练完已经天都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饿得不行,一边吃着补充能量的香蕉一边走到校门口,家里的车已经在等着了。沈然的父母从小就特别宠他,就他一个宝贝儿子,却因早产体弱多病,小时候医生建议他去游泳锻炼身体这才送他去学游泳,哪知道被现在的教练宋海一眼相中,说他是个练游泳的奇才,不能浪费了这个好苗子。

  • 在大佬面前装逼如风[无限]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结果日子真的就像挂在墙上的日历,往墙上的钉子上一扣,过去一页,就过去一天,很快来到盛夏,七月的四川热得没有人想出门。对于高考过后的学生来说,今天是最紧张的一天,有人打电话去查成绩,教育机构忙得占线,大部分没有查到成绩的人不敢出门,家长孩子都待在家,空调里头呼呼吹出来的冷气,丝毫没有将他们呼出的

  • [少年派]蝉落在线阅读信

    一只丧尸忽然从收银台的角落冲出来,似乎蓄谋已久,此时的丧尸已将唐木扑到,唐木的手枪没有握住,被甩在一旁。丧尸扑在他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咬去,唐木则用双手掐住丧尸的脖子。丧尸的脖子冰冷无比,眼神发红,嘴边的粘液此时滴在唐木的头上,甚是恶心。还好丧尸的力量不是很大,唐木用脚顶住丧尸的肚子,用尽全身

  • 老子享受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那个女孩,和你很熟的样子。”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说。“和你没关系。星辰,既然来了,有什么事说吧。”星辰说:“晓翼,我要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沉默,“我不想回去。”“不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直到消失。要不是感受到你已经在变弱,我会这么着急来找你吗?”晓翼笑了一下,“好了星辰,我已经决定

  • 我的异界生涯在线阅读第9节

    “谁TM动了我的女人。”“自己出来受死!”搂着娜姐,刀疤男凶狠的说道。今天,刀疤男的心情很不好。上午一出门就撞上了硬茬,要不是背景厚,现在刀疤男还在看守所呢。刚刚在医院包扎好,就听到小弟说,自己的马子在自己的场子被打了?顿时,刀疤男火冒三丈。选在今天闹事,要怪,就怪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同学聚会的同学们

  • 明德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凌世跃的呼吸在看到红痣的时候明显加重了。他用大拇指按上那颗红痣,来回打转地摩挲,手指力道一点点加上去,最后像泄愤一样,把周围一片皮肤都擦红了:“池二少还想说什么?人有相似,名有相同,痣长得一模一样,也是巧合吗?”池厦感觉皮肤有点疼,微微蹙起眉头。他用力向后扭头,但是视野有限,只能看到凌世跃贴在自己后

  • 不驯的遗产之阴阳之气

    阴阳之气天地至理,天师,地师,武师皆可用。至阴至阳尤为至宝,得之盛之!但至阴至阳中有种至配阴阳,这是神品阴阳气。得之,冲破桎梏。所谓至配阴阳,乃是至阴至阳绝品阴阳气中的稀有特性。单独的至配阳气和至配阴气,并不能像单独的至阴和至阳那样能随意单独采用。至配阴气只能和至配阳气互补才能产生效用,这效用比至阴

  • 豪门的包子不好养在线阅读月落芳洲

    月如弯刀。大将军府明灯煌煌。白凤单脚立于瓦舍之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座类似于雀阁的建筑。黑夜太过漫长。他身边寒鸦历历,蝙蝠也趁夜跑来凑热闹。以前,有一个可以引得百鸟来朝的女子,就被锁在乌鸦环视的囚笼里。而如今,情况好像有点不同了。他的羽翼日渐丰满,面庞已褪去了少年人才有的凌厉。现在的他,成熟、包容,

  • 斩龙第一章在线阅读

    花果山四面环海,天很蓝,海也很蓝,潮起潮涌,蓝色无尽变幻,有时会蓝成一片,美得如梦似幻。自从白色色将花果山占为己有后,她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坐在花果山的礁石上,遥遥望着西边的天。都说西的尽头有一世界,名曰极乐。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无尽欢乐;那里极其清净,是向往成佛之人最好的归宿。白色色修炼了一千多年,却没

  • 迷糊的米古在线阅读第二章

    河东老军用丑角扮,参考《玉堂春》崇公道。安排他来这么一大篇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拖时间好让小生换衣服啊,白箭衣,蓝大带,红彩裤,外面穿白大氅,再拿一根马鞭,参考《九江口》华云龙吧(台,台,令令台……)(二道幕闭,河东老军上,说山西白)河东老军:【白】小老儿(台~)【数板】家住河东太原郡,太原郡,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