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6/10 21:31:24 作者:绣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作者:绣生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在第四位老师也怒而辞职之后,荣岁成了山海幼儿园新上任的第五位老师。听闻消息的妖怪幼崽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二)第一天抱着备课本站在讲台上,荣岁用充满爱意的目光看着未来的花朵们。讲台下的花朵们怂成一团:这这这是哪里来的大妖怪?!QAQ闻着味儿就好凶QAQ(三)适应了新环境的荣老师对新工作非常满意,左手撸着一只白毛团,右手搂着一只小红鸟,腿上还趴着一只肚皮滚圆的小胖龙。殷烛之努力绷起脸,用短短的爪子扒着荣岁的手,不悦道:按辈分,你得叫我一声叔祖。荣岁不以为意的戳戳软肚皮:哦,是吗?CP:以为

东海之滨,远处是浩瀚无边的湛蓝海洋,一道道海浪不断的拍打着海滩,翻起无数的浪花,每一朵浪花都卷起诱惑妩媚的无限诗意,哪怕注定要受到千万次的洗礼也要随波天涯,那隐藏在海浪中的暗礁像是无数被掩藏的秘密,能瞬间击起一种壮丽的高潮。

就听白衣说道:“可能我以前所想的一切都是错的,我本该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恋红尘。星空不问赶路人,岁月却负有心人。”

就在白衣和子墨静静享受着大自然的魅力时,身后远处走来几个人已经走到离他们不足数米的地方,当几个人已经近在咫尺的时候,子墨就感觉头上的阳光似被什么东西遮住,下意识的抬头,却看到一绝色女子凌空飞来,落在他们对面,和子墨同时站在木桥上可谓是两朵并蒂莲花,仙容出尘。

“你不是喜欢我吗?难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不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天下,美人,你都唾手可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放弃?”

那对面的绝色女子这句话一出,子墨立刻猜到眼前这个女人,便是白衣口中听到过很多次的赫连妖儿,能让有一个男人如此殇情的女人,子墨在心中不由得暗暗与眼前这个女人做着诸多的比较。

望着海面的白衣长叹一声,说道:“那么伟大的梦想啊,那种梦我好像以前是想过很久,只不过,现在在我心中的人已经不再是你,我也不再想要什么天下,或者也许我的心中本就不该有你,一切都不过是机缘巧合造化弄人,如镜花水月只是虚度了往事。”

空中的赫连妖儿冷笑一声说道:“是吗?看来爱情就如我说的一样,无论是漫长的岁月,还是滔天的权势,敌国的财富,甚至更多卑微的东西都可以让它变得不堪一击。”

如果是以前白衣一定辩白一番,不过今天或者以后他再也不会,这世上爱情白头到老也有,劳燕分飞也多,就看自己的生命中能不能够遇到一个好人,一个能够与自己相濡以沫的好人。

“师弟。”

身旁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听到这个声音,褒义就感觉自己突然回到好多年前,很多人用这个称呼叫过自己,只不过到最后白衣的身边再没一人。

“嗯,叮当,你们来这里,是看海吗?”

缓缓的转身,许久未见,叮当还是一样的天真,可爱,让白衣忍不住想起曾经的点点滴滴,微微朝叮当身边的界王点点头,迈步向前走,径直穿过叮当几个人后,白衣看到不远处又走过来几人,看到那几个人不由得又是一愣。

“宝贝,兔子,似乎今天宛如当初啊,人生若只是初见,那么这一刻就是永恒。”

“白衣.....”

出现在白衣面前的几个人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如此熟悉现在却又如此陌生的男人,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想说什么张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们知道自己已经离眼前这个男人已经越来越远,虽然面对他们白衣一如既往的随和,可是现在站他面前每个人都只能清楚的感觉这个男人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已经远在天边。

“你这就要走吗,难道对我的情丝可以斩这么快,你本来可以赢我,而且我会信守承诺嫁给你,可惜你却轻易的放弃,你的情也不过如此,这就是你说的爱吗?”

见白衣头也不回的继续走,水上的女子语气突然变的慌张,大声喊起来,妖儿从不曾想过自己也会有今日如此表情,原来自己始终不过是一个女人。

忍不住冲着白衣的背影大喊:“你们男人都一样,没有一句是真话,你们的爱很可耻知道不,就你也配让一个女人爱你,告诉你,你就不配青青爱上你。”

看到白衣并不停留,妖儿感觉自己都快已经没有力气撑起自己强大的心,为什么每个人总是在失去后才发现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想当初白衣是如何钟情于妖儿,可惜最终他们始终读不懂人生。

“青青。”

听到青青,白衣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认真的看着这个有可能知道小草下落的人,青青对他来说已经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最重要的人。

止步的白衣回身重生妖儿说道:“她,在哪里,告诉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赫连妖儿似乎都没有想到白衣听到青青会如此紧张,见他已经停下脚步,那本来慌乱的神态也慢慢重新归于平静,这一幕让每个人都产生一种错觉,好像刚才那个惊慌失措的女孩,并不是赫连妖儿,究竟在那副面孔的背后掩藏着多少危险,这个世界上深陷在赫连妖儿容颜下的又何止白衣。

“她对你真的很重要,你的表情让我很诧异,是一个丢失玩具的孩子,还是一个丢失伴侣的狼呢?”

赫连妖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语气中还要去强装那些不屑,她多想可以放开一切,像青青那样轰轰烈烈的爱一次,有白衣如此一个男人陪在自己身边,天下有没有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只不过有时候错过,就会成为永远失去。

故意忽略妖儿嘴中那满含讽刺的意味,白衣侧过身子不想面对妖儿,良久才叹一口气,说道:“她是我的所有。”

赫连妖儿大笑起来,至少表面上笑的很开心,凝视着白衣的后背狂笑道:“所有,你愿意为她放弃所有,你会这样做,又或者你这样做值得。”

白衣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两个字:“值得。”

说完这两个字后,白衣就觉得好像身上有着千斤重担被这一口气倾泻。

紧接着白衣忽然说道:“这一辈子你有没有为一个拼过命。”

青青就是那个可以让白衣为她拼命的女人,过往与青青的一切,一点一滴都能够让白衣心痛,那个让人痛到骨子里的傻丫头也不知道此刻在哪里,她知不知道有个人在想她念她爱她。

对于白衣的询问,赫连妖儿冷声道:“我没有为谁拼过命,因为这世界上不会有人配。”

白衣的话已经让赫连妖儿的心脏猛的一疼,那是一种她从未体会过的感觉,海浪的声音听在她的耳中都变得哀伤,有一种难言的凄美,难道自以为得到的一切,不是自己一直以来心中最渴望的,赫连妖儿突然开始嫉妒青青,那一刻嫉妒的火苗把她整个世界都烧的荒芜。

“如果你能打败我,我就告诉你她在哪里。”

赫连妖儿的话刚说完,白衣的身影猛然的消失,没有人知道白衣的双刀下一秒会出现在什么地方,或许是那个人的背后。

果然,白衣的双刀以一个奇异的角度从赫连妖儿的背后刺出,这一刀却像是无数个白衣刺出的一样,无数个影子组成杀阵,眼见就要从背后贯穿赫连妖儿的身体,赫连妖儿猛然转身,手中金针翻飞,金针飞舞的轨迹编织出一面花墙,白衣那无数的影子组成的杀招沉入花海,只是搅起漫天的花瓣飞舞。

“既然你那么看重输赢,那么我就让你输的彻底。”

花瓣飞舞之间白衣的声音与身影瞬间又出现在妖儿背后,手上双刀狂暴的斩出无数的刀影,刀影化作风暴,席卷赫连妖儿周身要害。

赫连妖儿金针顺势一卷,引动周身元气,身体周围挽起一朵朵兰花形成坚固的罡气,狂风骤雨般的刀影打在上面犹如水滴入海,只是荡漾起无数的波纹。

就在这时赫连妖儿突然感觉到一股来自于灵魂的震颤,入目间就见白衣漠然的抬起双手,手中双刀像是划开虚空,直接停留在自己那如丝绸般嫩滑的玉颈,她已经感觉到到白衣双刀那夺命的寒意。

“怎么可能,不可能的。”

赫连妖儿的声音中充满着不可置信,她认得这招,断魂剑,一招人已断魂,见白衣用过这招的人无意一个都没有继续存活在这个世上,庆幸的是这个世界会有例外,所以她还活着。

“你输了。”

说话间白衣收回双刀,缓缓转身,当赫连妖儿回过神来的时候,白衣已经站在远处把玩着手中的双刀,那刀身上闪烁着令人深入骨髓的寒意,赫连妖儿必须相信,如果自己不认输,那把双刀随时可以让自己下一秒变成一具尸体。

“这股力量,不可能,怎么可能,没有无序之力,你怎么可以打破武道壁垒,跨越归仙之境。”

赫连妖儿语气中充满质疑,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感受到白衣力量中蕴含着的那股恐怖的气息,在那种气息之下,她甚至感觉自己就如蝼蚁一般。

白衣只是淡淡的一笑,脸上似乎有着无尽的无奈和落寞,缓缓说道:“这个世上本就无不可能的事情,我曾经弱小的似乎一阵风都想把我嘲弄,决我生死于股掌之间,这是个你死我活的世界,我本不是个愿意去伤害别人的人,即便是让大荒子民恨之入骨的北溟魔族,只不过杀的人太多,我的双手已经不能阻止双刀杀戮的脚步,我不知道是我一步步得到的力量,还是这力量一步步改变的我。”

这时候坐在桥头的子墨站起来,并且走到白衣身边与他并肩站在一起看着对面的赫连妖儿:“最是无情却有情,只是当初绝情时。问世间情为何物,恨不当初断肠时。”

没有理会子墨的感叹,赫连妖儿只是死死的盯着白衣,她突然怀念这个当初在自己面前像个单纯的孩子那段时光。

看向赫连妖儿,白衣缓缓的说道:“告诉我她在哪里,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天下我并不稀罕,你要,就给你。”

赫连妖儿忽的放声大笑,只是她的脸上却已经挂满泪水,白衣感受到一股悲伤的气息随着妖儿的笑声在蔓延,犹似自己曾经世界崩溃的忧伤,那一刻让白衣第一次相信也许这个世上总有些命中注定,会让人伤神,原来自己的付出也不是只得到满心的伤痕,只不过她的爱来的太迟,她给的爱太痛苦,太忧伤,也太现实。

“你愿意为她拼命,你为什么不愿意为我得到天下,为我把整个天都踩在脚下,你一直在我面前表现出那种落魄的样子,我凭什么相信,你是那个可以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接我的男人,我曾经在你身上,就连保护我的力量都无法看到,凭什么让我去爱你,就因为你喜欢我,喜欢我的人多了,如果就因为喜欢我就要跟谁在一起的话,我何止一个男人,我不会告诉你她在哪里,即便我死,你的爱永远不会圆满。”

赫连妖儿歇斯底里的喊着,声音在无边的瀚海中随浪飘向远处。

“你看到过,要想站在那个天下之上,脚下需要踏过多少人的尸骨和鲜血,难道一步步得到力量不是为了踏碎那些不公,碾平世间的不平,保护至亲的爱人,而只是为了让自己高高在上,那样的高高在上我不需要,你并没有一颗兼济天下的仁心,只想着不择手段得到无上权力,向这天下人宣告,女权的荣耀,你无心为民,为什么还要天下。”

白衣说着说着突然不想再多说什么,而是迈起脚步,向着海中踏去,他突然好想做一件事,那就是看看东海之滨的尽头,会不会有天之涯,海之角,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天涯海角那么青青离自己也就不远吧。

在白衣的心中一直都有一个声音:“我若高高在上,那必定是百姓幸福,安居乐业,不然即便万民敬仰,那样的高高在上我不需要,这个天下需要的是一位能够带给所有人幸福的君王,不是能够力战天下的战神,也不是窃天下以为私的心,力量只是守护,只有坚定不移为民的仁心才是人间正道。”

就在白衣脚快迈到海面的时候,天色忽然大变,滚滚乌云翻卷着闪电,把蓝色的海水瞬间印成黑色,天空中翻卷的云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八卦,天地之威都凝聚于八卦之中,震慑着天地间一切的生灵。

白衣眼中闪露出几丝凝重的说道:“是北辰弈,他竟然成功的练成重生真诀,是在凝聚太古魔影吗,如果让他完成凝聚,这个天下又有多少生灵将要被屠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从街头卖唱到巨星女鬼

    看到弹幕的剧透,王子翼的心提了起来,表面上看不出,实际上手心已经开始发冷汗了,他开始反省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居然又在玩恐怖游戏。时间不等人,没等他想出个什么,三人就穿过走廊,来到了。大厅富丽堂皇,一点也看不出岁月侵蚀的痕迹,大厅的四壁上挂着吊灯,现在被点亮着,透着诡异。在大厅旁边有一个门开着,像是饭

  • 快穿之我还不想死之第八章(8)

    前一天晚上,李幼恩整个宿舍都在祈求明天的天气会冷一点,这样体测结束后不会有很强烈的死亡感,但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体测这天的天气好到让人愤恨,对李幼恩她们来说一时竟不知该欣喜还是悲痛,太阳照在地面上仿佛在挑衅着这些学生们:你们祈求阴天,我偏要晒死你们尽管不情愿,李幼恩和室友们还是互相“搀扶”到了操场,

  • 我有无数怪兽卡在线阅读第一章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最怕冬雪的来临,人们总是趁着第一场风雪来临之前,储备好足够的过冬口粮。马儿歇了脚,牧民放下手中的扬马鞭,在温暖的帐篷里,围着篝火吃着最肥美的羊肉,喝着最醇香的奶酒,兴之所盛之时,结伴成群,载歌载舞,用最欢快的笑声感谢盘鞑天神的厚赐。然而,今年的第一场风雪出奇的大,草原上欢声笑语不再,

  • 无良女配作死日常第四章在线阅读

    元景在荒原的千人大军在临近南王城时终于放慢了脚步,与之一同放慢的还有南王雪清紧张急促的心跳,在马车里雪清靠着车厢闭目养神,心里还在消化着元景刚派人传来的消息——炎卫军大将军龙擎将于三日后龙家后院突破白银境界!众所周知,迷海海域九元灵铜就是灵武者修炼的顶峰,而灵武者通过修炼所延长的寿命也因此有了上限,

  • 穿越失败后的日常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后宫!看了那么多宫斗电视剧的她,可不想因为一件衣服和几样头饰丢了小命。喜鹊不解的看着她:“美人,这些都是皇后娘娘命人送来的。”“皇后送的?”上官圆圆的心咯噔了下,那就更要小心了。说不定这衣服上抹了毒药,她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死的悄无声息,连忙对喜鹊催促道:“喜鹊,请太医,快,有人要害

  • 太子投喂手册第十章

    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这周的最后一天,陈舒逸接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她被告知接下来三个月的周末都要去分行培训保险业务。马德!陈舒逸心里骂李鸣人狗,脸上却是笑眯眯的感谢李鸣人给她这次锻炼的机会。但陈舒逸也并不是逆来顺受的人,都要她去,怎么可能,陈舒逸自问自己不是这么善良的好孩子。她心里打了个稿,然

  • 嫁给男主他爸爸在线阅读第六节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简陋的学堂内,头发花白的夫子拿着一本破旧的书籍,转着脑袋念念叨叨。王田钻到了桌子底下,捏起一块土疙瘩,嘿嘿一笑,朝着窗边的角落扔了过去。坐在窗边的是柳暮寒。突然砸过来的土块让他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偏偏这样的反应让王田发现了乐趣。不一会儿,学堂里便充满了欢快的嬉闹声

  • 极品毒妃之混沌炼体

    陈洋盘膝而坐,一股玄妙的法决突然一股脑的传到自己的记忆中来,像是被强加起来的。而强加的记忆让陈洋有一丝神经错乱,然后一头载到在床上晕了过去;睡梦中陈洋开始记忆这段术法。身体上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第二天就变成了绝世高手,相反陈洋还有一丝疲惫的感觉。“小主如果觉得精神不佳可以吃一粒扶桑

  • 风雪夜归晴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名紫螳星人的胸前别着一枚勋章,勋章上的图案是一把长着翅膀的镰刀,这是紫螳星三大军团之一的天掠军团的标志。这时,又一个和他同样装扮的天掠军团的人出现在他身后,喊道:“德拉隆。”德拉隆回头,问道:“汉斯莫,军团长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吗?”“没有。”汉斯莫有着一副精瘦的身躯和光溜溜的脑袋,比德拉隆矮了一大截

  • 长姐清荷在线阅读第10节

    【2012年5月14日星期二】今天感冒好了,不发烧了,一大早我就心里甜甜的去了学校,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我一直注视着陈老师上了讲台,然后见他抬起头的第一眼是看向我。我眼里带着笑意的看了他,他没有做出太多的表露,但他第一眼是给了我的,这就已经足够了,至少他不会刻意回避我的目光了。但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