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噬界重生在线阅读第7节

2021/6/10 21:36:13 作者:奇维 来源:17K小说网
噬界重生
噬界重生
作者:奇维来源:17K小说网
奇维的力作《噬界重生》

万方山庄的影卫来得很快,双方汇合,即刻便返回了京都。

张自朝服下方圆后,身体慢慢恢复,方获月屡次将他按回床上,强迫他好好休息,还亲自炖了“养身汤”,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张自朝喝下去,要求他一口都不能剩。

可怜的张自朝,一口下去,可真是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咸,这种极其抽象又跳跃的味道令他欲哭无泪,眉头都拧成一团了还要保持赞赏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明明胃在反抗还要违心地夸奖:“好喝。”

更可怕的是,方获月居然信了。

她无比开心地从厨房抱来了一只比脸还大的碗,体贴地帮张自朝盛好,端到他的床边:“以后我天天给你做,直到你身体恢复为止!”

张自朝:“T^T”

此后几天,在方获月的养身汤的作用下,张自朝好得飞快……从来都没有这么快过……

张自朝没有再追究这个案子,方获月却十分愧疚,她没有办法帮张自朝彻底洗脱罪名,凶手死无对证,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而且,那些人若真的是暗门的暗卫,他昭告天下就是同皇上作对,能有什么结果?

张自朝看她内疚的样子,笑着摇摇头:“没关系,我从不在乎被误会,我只在乎会不会给你带来危险。”

方获月垂眸,十指绞在一起,抿唇想了片刻,终于还是决定告诉张自朝:“这件事,根本就与你无关,这些人并非冲你而来,而是冲着我,或者说,是冲着万方山庄。”

张自朝眉眼的笑意瞬间消失,方获月顿了顿,接着说:“自从我贼喊抓贼地通缉张自朝,便逐渐掌握了武林上的局势,大家都相信万方山庄,相信我,但我又派出大量人手搜查江湖上懂易容的门派,那些人在暗中观察,必定会觉得我这是障眼法,明面上通缉张自朝,而背地里在拼命帮他洗脱罪名,这就证明了一点……”

“凶手认为,你和我关系非同一般。”张自朝平静地答道,“你在保护我,或者说,我现在就藏在你府中。”

“对。”方获月点点头,“我一开始也只是赌一赌,直到我叫影卫扮成你的样子,暗中同我去抄了一个懂易容的门派,当然,这也是我设下的计策,就是做给他们看的。加之看到百姓都相信万方山庄公正无私,他们果然按捺不住了。因为他们的目的不是抓住你,而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是我方获月把张自朝这个杀人魔头藏起来了,万方山庄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善之地。”

“动作大了,自然会露出马脚。”方获月呷了口茶,向着自朝浅浅地笑了笑,“我早已在城中各个大户人家安排了人手,万方山庄自然更是森严壁垒,他们但凡有丁点动静,便会立刻被盯上。”

“呵,居然还有人蠢到假扮成你,出现在万方山庄的影卫中,”方获月不屑地牵了牵唇角,“这么明显又愚蠢的栽赃嫁祸,倒也是我始料未及的。”

张自朝没有说话,沉思了片刻,道:“他们只是想用我引起恐慌,激起民愤,然后将祸水引向万方山庄。”

“对。”方获月凝神垂目,“只是我还不能确定,这到底是同我万方山庄有私仇的人想让山庄身败名裂,还是背后藏着更大的阴谋针对整个方家。”

张自朝会意:“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都不好再查了,你已经以万方山庄的名义向百姓担保会一直缉查张自朝,而且愿意保护他们的安全,这已经是交代了。我们在明,对手在暗,背后势力不可估量,我们不能贸然出手,这件事必须暂时压下,以免打草惊蛇。”

“只能暂且如此了,只是终究还是委屈了你。”方获月仍是内疚,她握住张自朝的手,张自朝也回握他的,掌心的温度传递着彼此心的力量,仿佛只要二人携手,勠力同心,便可以无所畏惧。

暮色四合,屋内光线渐暗,方获月的表情隐匿在暮色中,张自朝却能感受到她深沉的脸色:“啊朝,你不觉得奇怪吗,有人清楚地知道你没死,甚至知道你藏在万方山庄,了解你的一切行踪。”

张自朝顿时脊背一凉。

“所以,应该是一直有人在背后盯着你,盯着万方山庄,只是我们都毫无察觉。”

天已经黑尽了,仆人敲响了方获月的房门,送上了拜帖。。

“小姐,明日苏府上要办赏花会,邀您前去。”

方获月颇有些疑惑,明日既非生辰也非佳节,怎么好端端地办起赏花会来了。

第二日,方获月带着张自朝和一众影卫来到了齐府,张自朝戴着面具,站在一众影卫中,一切同往常一般,苏相和一众宾客都不知晓他的身份,大家都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影卫。

京都的达官显贵纷至沓来,年轻貌美的官家小姐,少年成名的风流公子,齐聚一堂,赏花品茗,骑射对弈,好不热闹。

方获月本来在苏愿酒的房间赏字画,却突然被人叫走,张自朝正要跟上他,却被一把疏朗的声音叫住。

他转身,苏牧令着一袭素青长衫,长身玉立,极致雅净。

张自朝在万方山庄做影卫这件事,除了方获月和苏愿酒,就只有苏牧令和苏相知晓了,此事泄露出去,招致祸患,怕是也有他的责任,他身边也不安全,说不定就有谁的眼线。所以他不敢贸然去万方山庄找张自朝,可又他与苏愿酒实在忧心张自朝的境况,所以才办了这场赏花会。

苏牧令知道,若是张自朝无事,方获月定然会来,他也定然会来。

如今终于见到这两人,苏牧令十分欣喜,带着方获月面见苏相的路上,边走边聊“前些日子听府中的下人说江湖中事可真是步步惊心,日日惦记怕你查案伤着碰着,如今看你没事,我心里也好放下,只是江湖凶险,我与父亲还发现了镇北亲王的蛛丝马迹,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还是要知会你一声。”

苏牧令停下脚步,认真的说道“获月,我知道你一心留恋山水,不喜宗庙之事,朝堂虽然人心复杂,你别担心,还有牧哥哥,牧哥哥会一直帮你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陈情令]无忧之第三章

    周子珩第二次求娶时,苏媱刚经历过中考,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苏媱成绩是一直不错了,可是不进则退,她根本不敢放松。中考压力虽然比高考压力小一点,不过也有很大压力。特别是她的目标是全市最好的高中。初三这一年,苏媱一刻不放放松。到了高一,周围的同学没一个简单的,苏媱更是不敢放松。她不想高一就跟不上退步,那

  • 我是一根四十六亿年老山人参在线阅读第十章

    清一回到寮舍之后片刻,赵舌也是回到寮舍,敲开了清一的门。开门之后,只见赵舌也是一身淡蓝色僧衣,一脸的严肃。可进了门之后便又是原形毕露。“哈哈哈哈,你这光头可还不懒。”清一无奈的摸了摸自己已是没有一丝毛发的光头,摇了摇头,也知道赵舌的性子,没有动怒。“小爷如今法号清光,李同心,你的法号是什么?”“清一

  • 冷枭的千亿宠妻在线阅读第一章

    凌晨一点,一个人影孤独的走在大街上。韩歇满头大汉,精疲力竭,眼皮耷拉着,整个身体就像一坨烂泥一样。而造成他这个样子的原因,完全是疲劳过度造成的。一天打三份工,朝五晚九的,每天休息的时间都不到五个小时,韩歇是真的撑不住了。但,不撑,又有谁来养活自己呢?高考失利,考不上理想的大学,韩歇只能退而求次,选择

  • 猪的告白之我带你上天

    第四章我带你上天戚越铮给今天的司机打电话。正在开车的刘师傅看到来电显示,连忙按下通话键:“先生?”戚越铮:“把车开回去,不用去机场。”刘师傅:“啊?好的。那我现在就开回去。”说完,刘师傅看着面前的红绿灯,打算转弯去旁边的小道,抄近路回去。刘师傅开的是外放,车里的慕朝颜当然也听到戚越铮的话,她顿时不高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在线阅读第7节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爱上大龄宫女在线阅读砍瓜切菜

    此时树林边缘,正有几个玩家想进树林探索,其中一个穿着旧短裙头ID【冷妖颜】的少女突然指着前方,一声惊呼:“哥哥快看,深林里有好多人!”几人顺着方向看去,却见树林深处有不少人影晃动,而且正快速的奔来。颜无双:这些人不太像玩家啊?节操碎满天:笑红尘·盛世【领主】...卧槽,这些人是刚才公告里要打我们新手

  • 七零小可爱(穿书) [参赛作品]第七章

    而一面终于寻到正事的鬼太子炎在风林馆里对女子进行一批一批筛选,最后终于留下几个他认为的绝世美人给言欢定夺。如果光看不中用他也不介意带自己的好儿子跟那些个美人每个试用一次。风流嘛,求好不求独。但鬼书萤和言欢都默契地表示尽早成婚。他也就没办法,择了最顺眼的做了自己的儿媳。大婚当日,鬼书萤和鬼太子炎化身好

  • 绝宠医女不好惹在线阅读第9章

    顾曼婷带着顾诺出幼儿园的时候,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本想带着顾诺上车,却突然看到了幼儿园旁边的一家面包店,她顿了顿,又折了回去。被小姑姑拉着手的顾诺一脸不知所措,“小姑姑,为什么要去面包店呀。”“买蛋糕呀。”一边说着,顾曼婷就往面包店走去。却在开门的一霎那,她几乎是僵在了原地,因为透过玻璃窗,她看到

  • 奥特:正木敬吾在线阅读250

    一班教室。午后,徐苍舟留校,躲在书堆后面,写顾靖要的检讨。他给班主任设置了特别关注,于是,写着写着,手机屏幕忽然亮起,跳出来班主任的一条“@爱学习爱然然中午来我办公室。”徐苍舟抿了抿唇,颤抖着手指点进去。忽然,他的桌面被敲了敲,响起两声清脆的声音。抬头一看,正是他的表哥顾靖。顾靖正低头下望,神情漫不

  • 恶魔烙印之娇宠甜心在线阅读第4节

    渡江河将昔溪背起,带离了安族,往义国宫内方向走去。一个时辰后,二对对站在渡江河房门说:“渡使节该用晚膳了。”渡江河便拉着昔溪打开了房门说:“这位是我家皇上,可否一起?”二对对:“既然暗国皇上也来了,我先带二位去用膳。”渡江河:“不知能否问姑娘个事?”二对对:“何事?”渡江河掏出自己的黑暗令牌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