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天降包子之崩毁

2021/6/10 22:04:46 作者:醉懒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降包子
天降包子
作者:醉懒来源:晋江文学城
包子,包子,天降包子,调乱了一窝的浑水啊·······“要··要··额··娘··娘··哇·········”

引力而出,聚与手中。引力而出,聚与手中。有了!墨云感觉内力在缓慢的往自己左手中聚集。

就在墨云刚上手时,法阵外的凯强与龙成二人似乎准备行动了“喂!别吃了,快日落了,我们得巩固法阵了,别到时候你又要中途跑去方便了。”凯强对着不远处的龙成喊道。

“你当我是你啊,我这肚子内有乾坤,能装的东西可多呢,这点食物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龙成一边手拿鸡腿撕咬着,一边向着法阵的方向走来。

“等到时候队长来了,我看他不收拾你。”见到龙成那副慢慢悠悠的样子,凯强心里一阵不爽。巴不得队长立刻就出现把龙成好好的收拾一顿。

看来时间不多了,墨云当下觉得必须加快速度了。可就在这时,墨云突然感觉自己的左手开始发胀。

“好痛,怎么会痛呢?大个子可没说过会这样啊。难道是自己的筋脉已经开始承受不了,不行这点还不够,应该不足以打破平衡。忍着,墨云坚持住!”墨云逼迫着自己不能放弃,因为机会只有一次。

“好了别吃了,时间到了。快去坐好,巩固法阵要紧!”凯强实在是无法忍受龙成的那副态度,再度催促道。

听到凯强的催促,龙成也总算加快了脚步,毕竟他也不想出什么岔子“来了来了,真够啰嗦的,比我家老太婆还啰嗦!”

“他们开始了,那高个子还在那不动。真要命了,得怎么办才能让外面两个守卫不起疑心呢。”墨云体内气血翻涌,滚滚的内力正在向他左手聚集。看来过不了多久,他便有能力冲破法阵了。可如何做到让外面的二人不发现,这个问题又让墨云头大起来。就在这时盘坐着的墨云感觉身上有了异样。“嗯?那是什么?虫子,有了!”一只不大不小的虫子爬上了墨云的背脊,这让墨云心生一计。

“嘿,你看里面那个傻小子又在干嘛,他朝我这里来了。”法阵外的龙成刚准备盘腿坐下,便看到了法阵内的墨云动作奇怪。便招呼着凯强向里看去。

“你去理他干嘛,就是一傻子。你看,他好像是在准备吃地上的裂忆虫。哈哈,这傻子把裂忆虫当糖吃了。”凯强讥笑道。

“哈哈,也是他现在就是个傻子,你看他还在那舔地板,这外面的人都那么贱嘛。不过他现在靠的那么近我看的还真真切,哈哈哈,不行了再看下去我要内伤了。”见到墨云如此低贱的行为,龙成与凯强都是捧腹大笑。不过他们讥笑了一会也便停了下来,毕竟他们现在还有要事要做。二人纷纷走向法阵的两端,坐了下来。开始运功准备巩固法阵。

“是时候了,他们上套了,聚力与手,聚力与手。”然而疼痛随着墨云的聚力越来越明显。“忍住,还不够内力还不够,继续。”见到两个守卫并没有起疑心,墨云心里是一阵窃喜啊。当即继续聚集着内力,这时他的左掌内所聚集的内力已经到了一个客观的程度。

在这关键时刻,高个子竟然不再装死,而是爬了起来对着墨云“小子!你想撑死自己啊,是时候出掌了!快出掌!”若不是高个子提醒,墨云估计真的会被内力撑爆自己的左掌。

“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个活着的!”见到阵法内竟然有人爬了起来,凯强立刻意识到不好。可为时已晚“兔崽子们!看掌!”墨云大吼一声!左手一掌拍在法阵上把聚集已久的内力一泄而出。

“不好快躲开,法阵崩溃了!”见得墨云这一掌,凯强立刻意识到法阵保不住了,当即站了起来向后跑去。

困魂阵因为内外内力的不平衡,瞬间崩溃,法阵崩毁所带来的冲击波,把法阵内外的人都冲出至少十米远。

“啊!!!!手!手我的手!”雄厚的内力顺利打破了法阵的平衡,却也给墨云左掌上的筋脉带来了不小的损伤。此时的墨云是满头大汗啊,筋脉撕裂的疼痛,如同体内被上千只蚂蚁撕咬一般。让墨云根本无法忍受。随着内力的倾泻,膨胀已久的静脉瞬间收缩,所带来的是那种如同钻心般的疼痛。

墨云现在满脸狰狞,嘴里大喊却发不出声。

“墨云你没事吧,我现在帮你把左手的穴道封住,不然你的筋脉就废了。”

高个子扶起墨云,立马点住了墨云左臂的两处穴位,减缓了血液流入左臂的速度,让墨云左臂的静脉慢慢的恢复。

“臭小子,竟然敢耍我们,你们破了法阵又能怎么样,凭你们现在这个状态是不可能打的过我们的。受死吧!”

趁着高个子给墨云点穴疗伤的时间,凯强与龙成已经从刚才的冲击波的影响下恢复过来了,这时已经手持兵器向墨云和高个子冲了过来。

见到两个守卫向自己冲来,墨云知道现在的自己是走不了了,当下将身边的高个子推了出去说道“高个子你快走!别管我了,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凭你一个人应该能逃出这里。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我不服!我不服!你要为我报仇啊!”

嘭!一声闷响在墨云的脑内响起,高个子不知道为何在他脑门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你真吃虫子吃傻啦,这不是你的台词,等着我这就解决了他们。你趁现在快把这个信号弹拉响!”

高个子把墨云扶直坐正,把腰带上的信号弹递给了墨云,就一跨步走到墨云前,挡在墨云前面。“杂鱼们!看我亚卓怎么收拾你们!”

原来高个子叫亚卓,墨云看着高个子挡在自己面前,他知道高个子已经受了内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高个子身上散发着无边的威严。墨云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朝天举起了信号弹,把它拉响了,一团红色的烟雾往天空开始飘散。

“我们上,趁他们增援没到,灭了他们!”龙成凯强二人一左一右成队形的包抄过来,亚卓心里一紧啊!他没想到这两个杂碎竟然训练有素。在两人的情况下还能懂得队形包抄。不过亚卓心里清楚就算再多四个人凭现在的自己收拾他们绝对绰绰有余,可是不知为何,亚卓心里总觉得有另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们,却又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在哪里?竟然一点存在的气息都没有。而且这种感觉带着一丝寒意,让人好不自在。思考间,龙成凯强二人已经来到了离自己不足六米,没有时间留给亚卓思考了。

他单脚稍稍向后退了一步,双掌合实,引气聚集。当亚卓的手掌再次缓缓的分开时,一个略带透明的细微圆球在他手中形成。他一边聚集着内力,一边冷眼开着面前逼近的二人说道“呵呵,还有三步,再往前三步你们必死无疑。”

这时两个守卫已经离亚卓只有两米的距离。

“你当我们真傻啊,受死吧!看枪!”凯强丝毫不理会亚卓的警告,率先持枪向着亚卓刺去。精钢所铸的长枪,在阳光的照射下化为了一道白光。可见这一击速度极快。

亚卓摇了摇头,看来凯强这一招他并不放在眼里。他双手再次合实,把双掌内由内力汇聚而成的圆球拍碎。瞬间亚卓手掌周围的空气如同燃烧了一般,肉眼已经能清晰的看到亚卓手掌附近的热浪正在翻涌滚动。这时亚卓大吼一声!“破天掌!”强劲的掌力带着滚滚热浪冲向凯强。

亚卓这一击可谓霸道无比,强劲的力道,竟然一击就震碎了凯强,而且连同第二个守卫一起震飞了。空中血花飞舞,零星的血肉喷溅到墨云脸上。此时墨云也顾不上自己脸上凯强的血肉了。他被亚卓那一击威力强悍的破天掌惊呆了。

不过他随后便叹了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来了。自己的努力总算没白费,自己算是活了下来。墨云向后躺去仰望天空,却被他双眼所看到的画面惊呆了。以亚卓的位置为分水岭,他面前的天空竟然一朵云彩都没有了,真可谓万里无云。墨云立马起身坐起来,他再一次震惊了,原本他面前那些石块现在都已经碎成了粉末。这就是破天掌的威力吗,连天空都震破了,亚卓还真可靠啊。

“哈~终于结束了,喂喂,在那边发什么呆呢!臭小子也难为你了!等救援来了我们就能出去了。”亚卓面对着墨云坐了下来,满脸带着放松的笑容,可是这笑容也随着身后的脚步声瞬间凝固了。

“阁下打死我两个手下,想走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吧!”一个身穿奇异服装的人缓缓的向墨云和亚卓走来,那人脸上戴着面具看不清他的长相,那面具的材质奇怪,似乎是从脸上长出来的骨面具。此人全身着装奇异,衣服上有许多的铜铃铛,可是走路却没发出一点声音,这点让亚卓瞬间感觉到了此人不简单。亚卓撑地而起,却是一顿。本来就受了内伤,刚才又强行运气,让他伤上加上,亚卓感觉喉咙一甜,胸口血气翻腾。可是现在大敌当前,亚卓只好强行压了回去,像是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可是这点细节却被那面带面具的人看在眼里,面具里的眼睛似乎正透露着如同狐狸般的奸笑。“阁下好身手啊,竟然离我那么近我都没发现任何气息。看来阁下应该是那位队长了吧。”亚卓对着面具人说道。

那人走到离亚卓五米的距离前停了下来,也没有多余的行为,悠然自得的站在原地和亚卓聊了起来。“呵呵,见笑了。不过阁下要不是身受重伤我现在还不一定敢现身留住阁下。”面具人慢条斯理的说着,话语中透露出浓浓的杀意。亚卓这时是如临大敌啊!就在面具人说话的时间里,内力悄悄的汇聚于亚卓的双手。

“哈哈哈哈,就算我受伤了又怎么样,难道你就有把握留住我。”虽然亚卓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好。但还是得逞强一下,不然自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可这早被面具人看透,他冷冷的看了亚卓一会,那双眼散发出的寒光与杀意,让亚卓浑身一颤啊。面具人冷冷的说道“阁下死撑又有什么意义,刚才那一掌已经加重了你的内伤,如果还与我动手不出三招你必定死于我的手下。阁下只要留下那小子让我带回去见王,我就留阁下一个全尸。”

“哈哈,口出狂言!看掌!”亚卓瞬间整个人就冲了出去,看来他是想趁面具男不备的情况下,近距离的让掌力发挥到最大。

“呵呵,这是何必呢。灭魂破!”面具男还是如此的淡定,单手起掌准备接亚卓的破天掌。两掌接触的瞬间,亚卓整个人被放了风筝,瞬间飞出了十米多,整个人撞在一块巨石上停了下来,亚卓挣扎着爬了起来,可是还没等他用力,便再也压不住他胸口的血气,大口的吐着血,无力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高个子你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血高个子!”见到亚卓重伤倒下,墨云立刻向他那里跑去。

“这家伙为了你才这样的,他也快死了你就好好哀悼吧!”面具人一边冷冷的说道,一边向着墨云走来。

“你是谁!”墨云对这面具人大喊道,看到亚卓无力的倒在地上,墨云心中一股怒火爆发了。可是他也同样受了伤,在面具男强大的气场下,墨云的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了。面具男发出了嘲讽的笑声。

“我是谁不重要,你现在跟着我走就是了。”面具人冷声说道,他离墨云越来越近,强大的气场压的墨云快喘不过气来,墨云如行尸走肉般满脸都是惊恐的神情。无力的向后爬去。

“别想了,你现在是逃不掉的。我们的王要见你,走吧。不过为了防止你再生事端,就让你睡一会吧!”面具人走到墨云的面前,伸出了一只手向墨云的后颈抓去。

“放开我!放开我!呜~~呜呜~~~呜。”被抓住后颈的墨云不停的挣扎着,可这时面具人手上用力一捏,墨云便昏睡了过去。

“终归是凡人一个,王为什么要见他呢。”面具人看着昏在地上的墨云,冷冷的说道。

“小的!把人留下!”伴随着一声大喊,一辆吉普车挡在了面具男面前,从车上跳下来一男子,直接冲着面具男跑了过去。

“杂鱼真是一个又一个啊!”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具人也没有感到惊叹。他两眼寒光一闪,对着眼前的男子走去,

“说谁杂鱼呢,看招!震天掌!”听到面具人称其为杂鱼,男子可是非常的不爽,当即高高一跃,向着面具人便是一掌劈去。

“不自量力!灭魂破!”见到男子向自己袭来,面具人同样向前击出一掌,两股磅礴的掌力在空中互相冲击着,二人强大的内力在空中泛起阵阵涟漪,如同狂猛海啸一般向外扩散。

给读者的话:

冭子新书,若各位读者喜欢请多多支持。满地打滚求推荐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BTS】月亮与六便士在线阅读第四节

    呼啸而来的元素之力仿佛有了生命,转眼间从光团化为面目狰狞的骷髅,刮着气流发出凄厉惨叫。看着熟悉的图案,冷玖精致的眉宇间不由自主浮上淡淡的怀念,碧蓝大海上飘荡着的金色海盗旗,那些辉煌而久远的岁月。只是与她这般怀念不同的是,其余人面上都露出惊骇和惧怕,就连适才抱着侥幸心理的偌妍亦是面色惨白。糟、糟糕。呼

  • 荒野侏罗纪之夜访

    是夜,夜笙坐在黑木椅上,斜斜的靠在椅背上,白玉似的手放在额前,似乎是为了什么在烦恼。银灰色的长发半束,还是今日宴席上那副懒散的样子。族中的事情在老狐王还没有先逝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了,老狐王自王妃死去后终日沉迷酒色,族中大大小小的事都不关心,尚且年幼的夜笙就担起了大任。一开始谁都不认为这个似女子妖娆的散

  • 济炼在线阅读第四节

    简亦倒了两趟公交车回到医院,在楼下饭店叫了两道清淡的素菜当晚餐。放下菜单的一瞬间,她顿了一下,想了想,又叫住服务员,加了一道菜和一盒白饭。提着晚餐刚一到病房门口,人还没进去,就听见里边那似曾相识的叽叽喳喳声。可这次不太一样,这次,全都是灌了糖的嗲声嗲气。简母正坐在床边叠换洗的衣服,一抬眼便看见了门口

  • 六零俏媳妇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没看见被毒死的人之前,纳兰嫣若是没有害怕的东西的。可是,在考核过后的几个月后,她学习了研制毒药,杀人于无形之中,当她成功的把无色无味的毒丢进一户人家的食物里时,站在那家人的房檐上观看着。实战是恐怖的,但是她一点也不紧张。当他们吃完,开始吐白沫,开始腐烂时,嫣若恶心了。可上官输的话让她必须要看这恶心

  • 理性之声第七章在线阅读

    七叶黎的梦魇“不白的白天,暗涌的黑夜,恐惧化作孤独的兽,在暗夜里不断的咆哮,席卷而来的狂风是你宿命的劲敌,鬼都睡了,你却逃不了...”奔跑,奔跑,除了向前,已别无选择,可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后面那群面目狰狞的人却仍然穷追不舍,他们伸出干枯的双手,嘴里怒吼着:给我,给我!给什么,你们想要什么?我什么也

  • 从夺舍宇智波止水开始选择在线阅读分道扬飙

    夜静,星月浩瀚,巍峨峭壁下的一条狭小官道弯弯沿沿的延伸至树林里。马车的蹄鞑声在寂静的官道上格外的响亮,董清影撩开帘布望向层层叠叠的远山,天空一轮弯月正躲在几丝的黑云之后,这里很显然是个前不着边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望了望马车上熟睡的两个人,董清影东翻西翻,因为一天下来马车上没有水饮,喉咙异常的干燥“叶公

  • 漫威:我是一拳超人之说服(7)

    后座的蓝依雨紧紧抿着嘴,眼底满是受伤。“顺其自然吧。”班长安慰的拍拍蓝依雨的肩膀。“你懂P啊,搞的什么都知道一样。”蓝依雨很不客气的拍掉肩膀的手,把心里的闷气全撒在班长身上。“是,我自作多情了,我P都不懂,班长我大人有大量给你当下出气筒也无所谓。”果然是班长,心胸那个叫宽大啊。可是某人翩翩是不领情呐

  • 大秦:开局融合古之恶来之猖狂的贼猥琐的仙(1)

    “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转身寥寥笑脸,不甘的甘愿,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蓬蓬头下的白菜边洗边哼,最近自己特别迷恋这首歌,成功的被这首歌洗了脑。“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重复了N遍的白菜终于洗好了准备擦干身体,这时,“也许下个冬天,也许还十年,再回到你身边,为你撑雨伞”“啪嗒”毛巾掉

  • 大刀歌下地狱,就闭上嘴

    11999纪元年,7月。淼国,南临城潘安县。夏日的傍晚,填饱肚子的行人晚饭后,约上两三个亲朋好友,缓慢散步在潘安县晚上最热闹的江边公园。江边公园,是一座靠着江边,人工建造而成的公园。附近的人晚间散步,最爱选择这里,因为风景美,江的两岸种植了许多树木,空气清新入鼻。也因人多,所以傍晚太阳未落,摊贩们便

  • 枉生录之游玩‘事件’

    “怜月,我明天休息,我们明天出宫玩好吗?顺便可以去彻大帅哥那里蹭顿饭,你看如何?”一回到邀月宫雪儿便迫不及待的对怜月大声说道。“好啊,反正我也好长时间没出宫了,我也想出去逛逛,顺便‘敲敲竹杠’,看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啊!”怜月也很赞同道。看来天时地利人和,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出发!咱老百姓啊,今个儿真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