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浮岛记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2/6/23 19:57:33 作者:阳光真强烈 来源:纵横中文网
浮岛记事
浮岛记事
作者:阳光真强烈来源:纵横中文网
法力的复苏使大陆上涌现出各路英雄,拉开了诸国争霸的序幕,随着战争的进行,人们逐渐发现了沉寂千年的大雪山之下掩藏的秘密。

“你少说几句。”月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趴在屋顶的慕涵歌暗暗捏紧了手,拿在手里的瓦片已被她不自觉的捏成了齑粉,星阳说的其实没错,她是活该!是自找!谁叫她耳聋眼瞎把心奉给了魔鬼,就算粉身碎骨也是活该!

“你们现在就去部署,今夜子时行动,务必要抢回她的遗体。”书房里面,楚宸兮的声音不疾不徐淡然无波的响起,却像一个惊雷击中了慕涵歌,心神震动间,气息一个不稳,便失手碰落了瓦片。

“什么人!”

底下一声呵斥,星阳即刻飞身而起,却只在屋顶抓回了一把已经被捏成粉末的瓦灰。

“此人内力深厚,轻功了得,藏在上面竟然连我们都没发现。”月阳看着星阳带下来的瓦灰,有些不安道。

楚宸兮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那捧瓦灰:“我们多加小心便是,你们先下去安排罢。”

“是!属下这就去办!”星阳月阳抱拳应声,双双跃出了书房。

楚宸兮放在椅把的手不由暗暗收紧,爆出了手背上的青筋。

这具尸体被悬挂于乱葬岗第二日了,经过两天酷日的暴晒,身上的血迹都已经干涸,露在外面的手脚枯瘦如柴,像是活活被抽干了水分的枯树枝,不知被什么武器砸坏的头颅血肉模糊耷拉在胸前,已很难看清本来的模样。

每到白天的时候,老百姓成群的聚集到平日里打死也不会来的乱葬岗,一个个气势汹汹朝那挂得高高的尸体扔石子,吐口水,尸体的主人恶名在外,是残害了不少老百姓的巫女,即使此刻人死了,也不能让这些正义的百姓们泄愤。

直到夜间的时候,人们都散尽了,唯有这尸体还被孤零零的悬挂于阴气森森的乱葬岗,周身散发出来的煞气却让那些徘徊在乱葬岗的冤魂都不敢靠近,只有普照众生的月光毫不吝啬的拂照在她脸上,被血色侵染的脸庞依稀能辨出她就是当初那个冷艳无双的慕涵雨。

隐在暗处的楚宸兮搭在椅侧的手不由捏得更紧了些,一向内敛平稳的神色在亲眼目睹这个场景,也控制不住的乱了气息,眼前依稀仿佛还是她一袭红衣潋滟如火,冷傲自负的模样,明明是那么的不可一世,不屑于讨好任何人,然而,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微勾,就足以让人倾倒。

楚宸兮感到自己心口处的某一个地方,就像长了一根肉刺般狠狠的痛起来,痛感势如破竹不可阻挡,瞬间便爬满全身。

“爷……”陪在他身侧的月阳看到主子这个样子也不由一阵恻然:“我们的人都已部署在了这周围,分队的弟兄已经找到了他们隐藏的据点,只待时机成熟,便可一举拿下。”

楚宸兮微微点头:“别再让人伤到她。”

只是这么清浅淡然的一句话,却无端端的让听的人心酸不已,月阳跟着楚宸兮多年,是最了解他的人,何曾见过常年来惯于隐忍的主子这般伤心的模样?偏偏那个明艳照人的女子,也不知被什么迷了心窍,竟会辜负于他,变成如今这番模样,只得徒叹天意弄人。

突然间,从乱葬岗的另一个方向咻地窜出来一个人影,从身形可辨出那是一个年轻女子,她几个箭步便跃至高杆下,仰头看了一眼被挂在上方的尸体,满腔的痛苦化为一声惨烈的哀嚎:“小姐!我来迟了!我这就带你走!”

一语毕,半分也不耽搁,拔剑出鞘,飞身而起,直冲向被挂得高高的尸体。

与此同时,自乱葬岗四周陡地袭来几阵劲风,劲风刮至,化为一根根细长的利箭,全数射向此刻只顾着去解救尸体的女子,女子反应不及,中了一箭后就像断了翅膀的飞鸟,乍然往下跌落。

“提前行动,务必要抢下尸体!”

原来他们的目的是要斩草除根,杀了跟她有关的任何人,这一出闹得满城风雨的晒尸只为了要把所有挂心于那女子的人都引来,一网打尽。

楚宸兮眸光暗暗一沉,双手刷刷施出几掌,掌风处带出了数根丝线一般的银光飞速击向空中,银光诡辩莫测,几下子便缠住还在不断射向女子的利箭,旋转间,无数的利箭在瞬间化为碎末。

女子中了一箭后摔倒在地,还未及起身,自黑暗中又闪出了一个身着夜行衣的人,二话不说,背起她就纵身隐进了山林间。

“你是谁?你放开我,我一定要把尸体抢回来!”女子的情绪在亲眼看到尸体后便激动得不能自控,此时此刻,只想着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也不能让小姐再留在那里。

“她的尸体自有人去收,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伤。”背着她的人冷冷开口,竟是个女子的声音,而这说话的语气莫名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

“你是谁?”受伤的女子颤声又一次问道。

疑惑间,那人已经在一处草坪放下了她,一把扯下了脸上蒙着的黑巾。

“涵……涵歌小姐?怎么会……”女子惊诧得一时连话都说不利索,出现在她面前的竟是小姐时常让她去保护的,那个盈盈弱弱的二小姐,可这样的二小姐又怎么会有本事把自己从箭阵中救出来?

“你忍着点,我替你拔箭。”慕涵歌交代一句,手上一使力就将女子后背的剪拔了出来,她出手极快,女子又在满脑子疑惑的情绪中没醒过神,竟也没怎么感觉到疼痛,慕涵歌接着又飞快的从身上拿出早准备好的创伤药给她伤口敷上,没几下便包扎了起来。

整个过程,女子又惊又愣,双眼一瞬不离的看着慕涵歌面无表情利索的帮自己处理伤口,像是早就司空见惯的样子,明明是她,却分明又像另一个人。

“你……你不是涵歌小姐对不对?你是……”女子不敢确定的低问,心里已经有了怀疑,只因她跟着慕涵雨这么多年,对她们两姐妹实在太过了解,可是那怀疑又太匪夷所思,超出了常理,让她脑子乱成一片也不敢确认。

慕涵歌已经处理好了她的伤口,这才停下手,抬眼定定的回视女子:“血芙,是我,他们没能杀得了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二月雪飞扬在线阅读第10章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门神?”冯书桥点点头,“我是游魂之身,有神佛的地方我都是进不去的。”“啊?那你是怎么进吕三尸家的地下室了呢?”冯书桥顿了顿,说道,“他把我的魂魄寄放到自己的随身之物中,那物件他常年佩戴,有人的磁场和气味,门神便会放行。”我把手一挥,“那不是小事一桩,你也到我的随身之物之中不就可

  • 僵尸:开局选择本命飞剑夜探太子宫【1】

    东阳悔简单和东阳媚交代过后,先行回宫。有的人,想遇到,偏偏不会遇到,有的人,不想遇见,偏偏在你的眼前晃啊晃。最可恨的是打不得骂不得,只能默默忍着这种心塞的痛。东阳悔面对暮流歌就是这样,东阳悔途经上次遇见暮流歌的凉亭,好巧不巧遇见了暮流歌在那里。今天出门黄历一定没看好,东阳悔默念。准备悄悄过去。“公主

  • [死神+fate]悬崖上的蓝染花第4章在线阅读

    没了定魂符,女鬼身形猛的一转,从喉咙伸出发出一生怒吼,声音震得头皮都在发麻,只见到女鬼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无声无息的就往我这边飘过来。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可那女鬼速度极快,几个呼吸时间就来到我们面前,尖锐的利爪变幻戏法似得直接给我来了一个掐脖子套餐。所以我哪敢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啊,刚想把龙川从地上拉

  • 小算计之战力飙升

    通过这“雄霸宇杀道”的运作,墨邪顿时如冉冉升起的亮星,他在诡异的气流冲击之中,实力变得极为的强硬,脑海之中也是市场的出现一道道影子,不时摆弄着手势,似乎是在凝练天地灵气,聚集后形成体内真气!他是相当的欣慰,瞪着眼睛,十分的舒爽,面对这样的转变,他体内的那吞纳的玄窍丹药也是被他吸纳的一干二净,顿时之间

  • 勾魂之吻在线阅读第1节

    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厚厚的积雪没过了林家老巷高高的门槛,从老巷的巷头到巷尾住着的都是林家老姓,而住在巷子尽头的那户人家的宅院看起来很是神秘,没有门牌号,更没有什么姓氏,看不出主人的任何零星的信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老宅主人的身份极其的普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匠而已。风卷起老宅屋顶的细小的雪粒飘飘

  •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之外出历练

    此次远行秦正阳打算去往死亡森林,自己的力量来的蹊跷,怕是只有在生死关头才能突破自己的极限,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这个道理秦正阳还是懂的,这一次远行,成龙还是成虫就看秦正阳自己的造化了。天高云淡,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好在上天还是很给秦正阳面子的,在秦正阳赶路的这三天里的天气一直是很好的,要知道一场秋雨一场

  • 都市玄幻之守护灵时代夜客

    我被这句话吓得魂飞天外!猛的回过头去!阴暗的床角落里面,一张脸,正冷冰冰的看着我!胖子冷笑,刺激了我浑身上下所有的汗毛,全部都乍立了起来。我惊恐的失声道:“你……你怎么进来的……”胖子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压在了床上,狠戾无比的说:“你敢阴老子,我搞不死你!”肩膀的剧痛,还有胖子的狞恶,已经吓得

  • 反派拯救日记第1章在线阅读

    是夜,风雨大作,似有大事发生。陡然间,天空中一道道火光闪烁,仿佛有无数流星从天空中坠落。其中一抹流光,不偏不倚,直接无声无息的穿过玻璃,坠入萧十三的房间,涌入了他的身体。片刻,萧十三猛地睁开双目,呼的一下,从舒适的床上翻身而起。他抬头凝望四周,同时打量着自己年少的脸庞,最终,他,笑了。“十八岁,西红

  • 玄天灵界在线阅读第九章

    湖面相拥亲吻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每每想起,东方鸿月还是会脸色羞红,心跳加速,军营当中不乏男子,但是她从来没有跟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就连她心中在意的那人,两人之间也从来没有逾越本分,突然之间与凌暮云这样肌肤相亲,倒让东方鸿月这位意志坚定的红帅心旌摇曳,烦乱不已。听着姑娘不知道是第几声的叹息,站

  • 诡事之湘西行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素衣女子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面朝着众人,站在悬崖边上,面前的是身着将军战袍的四人以及跟随他们的随从。她孱弱的身体在寒风中摇摇欲坠。“雪心,回来”将军中的一位终于忍不住,向前一步,那女子却往后退了一步,那将军只得生生顿住脚步。“哈哈哈哈,回来?回哪儿?”名为雪心的女子仰天大笑一番,眼泪从眼角流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