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陈安深,人头给我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2/6/23 19:39:26 作者:弦珂 来源:晋江文学城
陈安深,人头给我
陈安深,人头给我
作者:弦珂来源:晋江文学城
王者荣耀的世界里,大部分玩家都畏惧一大生物——坑队友而VG战队的队长陈安深的女朋友邓思韵,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坑队友玩家元宵节前夕陈安深准时开启直播间,直播间的弹幕上一阵探讨“深哥,女朋友英雄池深不深?”“深,深不见底,任何英雄都可以拿出来遛一遛。”陈安深此话一出弹幕直接炸了,所有人都在刷着“66666”没刷多久,就听到陈安深继续说:“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不知火舞,经常性断大的露娜,切不到人的虞姬,一打五的刺客庄周,千里送人头的哪吒,她都可以玩。”弹幕突然间全部消失,就好像没有人在看直播一样。

最近斯莱特林内部总有人聚在一起谈论一些事,连西弗勒斯·斯内普都偶尔和他们混在一起。

里面有埃弗里,有莱斯特兰奇,这都没什么,很正常,这些纯血世家本来就有联络,但斯内普的存在让这一切显得别扭至极。

凡妮莎是被排斥在外的那个,她对他们提及的那位大人唯恐避之不及,预言家日报上的一篇篇关于血统论的文章和报道,让生活在斯莱特林却是混血的她日子过得越发风雨飘摇。

艰难地支撑着,当时间到了万圣节的时候,凡妮莎的精神更紧张也更集中了。

今天这个特殊的节日,很多人可以利用恶作剧玩具将有伤害性的魔咒丢在她身上,她不得不谨慎行事,在必须要出门的情况下,都行色匆匆,捡平时不怎么去的、人少的地方走。

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就冒出一个念头,要是卢修斯还在霍格沃茨就好了,有他在斯莱特林,一定没有人敢这样欺负她。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把凡妮莎吓了一跳,她浑身发冷地站在原地,眼神茫然地没有继续往前走。就在这个时候,她似乎听见拐角处的废教室里有响动,她往前走了几步,迎面有几个学生结伴而来,看校服是斯莱特林的。

她也没想那么多,直接闪进了废教室,进来之后却有点后悔自己怎么一冲动就进来了。

她这辈子最大的敌人就是冲动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以及挡在他面前的莉莉·伊万斯,还有手握魔杖俨然罪魁祸首的格兰芬多劫道者四人组,凡妮莎的表情微妙得有点不愉快。

要倒霉了。

她一瞧见他们就知道。

斯内普趴在地上,满身的灰尘,他被格兰芬多的百合花莉莉·伊万斯挡在身后,三年级的漂亮女孩瞪着朝他们伸出魔杖的四个男孩,咬牙切齿道:“波特!你给我滚开!”

詹姆·波特着急地说:“伊万斯,明明是鼻涕精先朝我们丢恶咒的,你为什么让我滚开?”

伊万斯冷漠道:“你们四个人他一个人,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自找麻烦的主动朝你们丢恶咒?!”

“你这是不讲道理,先出手的又不是我们。”

西里斯·布莱克淡淡地反驳,眼神飘向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凡妮莎。

他皱了皱眉,将魔杖指向凡妮莎,啧了一声说:“又一个要多管闲事的家伙?”

凡妮莎知道被发现,躲不过去了,她再次看了看倒在那,一身狼狈,嘴角冒血的斯内普,长舒一口气说:“就算不是你们先出手的,但我想,以你们的能力,想要用言语逼一个人不得不主动对你们出手,也是很有可能的。”

凡妮莎要说的恰好就是莉莉·伊万斯想要说的,她气急了,几乎失去理智,听见凡妮莎的话,朝她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被揭穿的四个人有的开始眼神飘忽,但西里斯·布莱克依旧淡定,仿佛这些事不值一提,

他没有表情地望着她说:“是吗,原来我们在七年级的学姐心目中这么有本事,真是令人欣喜的发现。”

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不高兴,迈着步子朝她走过来,现在正值万圣节,到处都布满了恶作剧小机关,连这间废教室都没放过,陆陆续续的,外面有学生路过,凡妮莎看了一眼教室外面,正想趁机溜走,布莱克好像踩到了什么机关,爆炸声响起,烟雾缭绕,凡妮莎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就感觉整个人被压倒了,重重摔在地上,还不待她明白怎么回事,嘴巴被狠狠撞了一下,她瞬间懵了。

“???”

浓烟滚滚,一切消失之后,路人、里面的人所看见的,就是三年级的西里斯·布莱克压在七年级的凡妮莎·艾伯特身上,他……吻着她的唇。

西里斯和凡妮莎失神了几秒钟,倏地从地上站起来,两人默契地开始无比嫌弃地擦嘴巴,这让包括慢慢爬起来的斯内普在内的所有人惊呆了,斯内普反应过来,恶劣地笑了一声,这笑声刺激得布莱克表情越发难看,他使劲抹嘴巴,看着和他一样好像遭了瘟疫一样的凡妮莎,脸色黑得堪比身上的校袍。

“该死!”布莱克咒骂一声,转身快步离开了这里,凡妮莎也待不下去了,从反方向离开,没去理会周围人的反应,她就知道万圣节不该出来的,一出门准倒霉,她这辈子都不想再遇见格兰芬多了!布莱克居然还敢说该死!她才要说该死!

发生在万圣节某个废教室的小插曲,一传十十传百,不知道怎么传的,最后居然变成了他们俩在搞姐弟恋。

并且,这些谣言,绘声绘色地跑到了卢修斯·马尔福的耳朵里。

忙碌了一天的卢修斯坐在沙发上,看着刚刚收到的信,以及信上所写的文字,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英俊脸庞白得吓人,耶达颤颤巍巍地站在那,不断自责道:“耶达是个坏精灵!耶达没有做好主人交代的事情!耶达是个坏精灵!”

卢修斯头疼地按按额角,冷冰冰道:“消失。”

耶达大眼睛里挂着泪珠,打了个响指,消失在他面前。

卢修斯再次看了看桌上的信,那上面不仅仅说凡妮莎和西里斯·布莱克在恋爱,还描述了万圣节那天他们接吻的事情,只是,现实的事故发展成八卦新闻之后,就变成他们背着人在废教室里亲密了。

次日。

卢修斯不掩疲惫地出现在那位大人的聚会上,有不少霍格沃茨毕业的同学站在他身边,那位大人展露了越来越多的实力,他年轻、魔力强大,能够给纯血贵族带来更多的利益,他也越发不甘于目前这些成绩,他渴望更多的忠心的仆人。

卢修斯摸了摸的左手臂,那里还没有印上某个标记,他迟疑着,犹豫着,沃尔布加和奥莱恩·布莱克同样也在摇摆当中,他们都是不同寻常的贵族,在需要站队的时候,没有那么容易下定决心。

虽然,他父亲曾经就是那位大人忠实的追随者。

想起父亲手臂上那狰狞黑暗的标记,卢修斯脸色愈发苍白,即将和布莱克家联姻的他是黑魔王最为看重的属下,他也迟早会被打上标记,在打上标记之前,黑魔王需要他的“贡献”。

这所谓的“贡献”,无非就是利用卢修斯的身份、地位,为那位大人拉拢更多的“仆人”。

但其实,那对于黑魔王来说相当于“恩赐”的标记,在仍然残存理智的人看来,并没有那么具备诱惑力。

圣诞节如期而至,万圣节之后凡妮莎几乎都不怎么出门,她在如今的斯莱特林本来就是活靶子,还跟进了格兰芬多的布莱克扯上了关系,怎么可能不被针对?

她上霍格沃茨特快的时候,几乎是逃上去的。

随便找了个空包厢,放好行李,确定自己马上就可以到家了,她才稍稍松了口气。

可梅林在上,她已经这么争分夺秒了,还是没躲过她最担心的事。

纳西莎·布莱克出现在她的包厢,她大约是来巡视车厢的,发现了她,就直接进来了。

“为什么不去和同学一起坐呢?”

纳西莎随口询问,站在门口,从表情上看,她好像没多大不好的情绪。

凡妮莎抿唇说:“……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会。”

纳西莎扬唇笑了笑,意有所指道:“那你也不去和我弟弟——西里斯,你不去和他坐在一起吗?”

纳西莎那副表情明显是知道事情真相的,她应该也找过西里斯·布莱克了,但还是这样开玩笑,凡妮莎变了变脸色。

“布莱克小姐应该知道,关于我和您弟弟的事情,都只是不靠谱的传言罢了,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她平静地解释,不和纳西莎对视,纳西莎最后看了她一眼,点头说:“我知道,我只是想说,你不用那么苦恼,等你毕业之后,这些烦恼都会一扫而空了,至于你这学期一直在担心的事,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不会再有人骚扰你了。”

她用了“骚扰”这个词,显然很文雅,但她应该用“欺凌”这个词。

哪怕凡妮莎学习成绩不错,魔咒也使得还行,但架不住那些人背地里耍阴招,即便很小心,总还是会有中招的时候,偏偏那群人还神出鬼没,她想还手、想爆发一次让人忌惮都没机会,连去教授们那儿告状都没证据。

她也知道毕业了就好了,就可以远离喧嚣了,但她没想到最后和她说这些话,做那些交代的人会是纳西莎。

“谢谢。”

思索良久,她还是道了谢,纳西莎说了不用客气,转身离开了包厢,继续巡视车厢去了。

凡妮莎靠到椅背上,闹不明白纳西莎一而再再而三的示好是为了什么,她是卢修斯的未婚妻,既然她察觉到卢修斯和她关系不寻常,为什么不生气,反而好像很高兴地来维护她呢?

贵族的心思真难猜。

傍晚时分,凡妮莎回到了位于威尔特郡的临时住所,这栋房子变得和她开学离开时完全不一样了,不再像很久没人住那么冷气森森,洛克希在这里种了很多花,它们被施了魔法,四季常开,娇艳非常。

她提着行李站在门口沉默了很久,才慢慢推开了房门。

“妮莎?”洛克希一眼就发现了女儿,她有些尴尬,但很快跑过来说,“你回来了,我本来想去接你的,但突然有点别的事,你还好吗?”

凡妮莎淡淡道:“没事,我很好,过去六年你都没去接过我,今年也不需要。”

洛克希失神片刻,跟上她说:“你在怪我吗,妮莎?”

凡妮莎望着有宴会痕迹的客厅,心里不是个滋味。

她一直不曾责怪母亲懦弱、无能。她当初非要嫁给父亲,嫁过去之后又保不住这段婚姻,离婚之后又找不到工作养活自己和孩子,如今受到了别人有所图的接济,居然还心安理得,自己骗自己,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凡妮莎眼神复杂地望了母亲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上了二楼。

洛克希站在楼下,她想解释一下,又无从解释,她的确不是个好母亲,大多时候她甚至连自己都照看不好。她这么失败,又这么堕落,可她又能怎么办呢?

夜深了。

凡妮莎在火车上就没吃东西,回了家也没吃晚饭,多比在她房间里出现过,她没理会,把它赶走了,多比瞪着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才消失在她的房间里。

没过多久,幻影移形的声音响起,凡妮莎睁开眼,看见卢修斯风尘仆仆地站在她房间里。

她没动,就那么侧躺着望他,他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蹙眉望向她:“多比说你长时间没有进食,为什么?”

他在关心她。

凡妮莎抿唇,不言语,卢修斯可能是从什么宴会上赶过来的,身上穿着昂贵华丽的袍子,手上戴着手套。

他撑着手杖朝前走了几步,停在她床前,问她:“你在生气吗?”

凡妮莎依旧没说话,但捏着被子的手紧了紧。

她不是不说话,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知道现在恐怕自己把房子找好,母亲都不大可能和她一起走,卢修斯几乎把洛克希控制在了这栋豪华的房子里,她在思考自己独自生活的可能性,可母亲一天不离开,她就一天不可能和卢修斯断干净。

卢修斯慢慢坐在了凡妮莎床边,她下意识往里面躲了躲,黑暗中,他修长的手落在她脸颊旁边,隔着手套轻轻抚过,带着安抚意味。

“因为你母亲?还是因为霍格沃茨的谁?”

他低沉地询问,声音有些暗哑,凡妮莎身子一僵,在他言词之间意识到,学校那些不靠谱的传闻同样也跑到了他耳朵里。

“西里斯·布莱克,就是你找来对抗我的帮手?”卢修斯灰蓝色的眸子凝视着她,轻蔑道,“他进了格兰芬多,显然不是个循规蹈矩的贵族,你认为依靠他就能抵抗我,是这样?”

凡妮莎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她咬着唇坐起来,躲开他的手,垂着眼睛说:“不。不是那样。”

卢修斯偏了偏头,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没有男朋友,那是骗你的,只是想混淆视线。”凡妮莎直接跟他摊牌了,“事实上,直到现在我还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你一直执着得要跟我……维持这种关系。你的未婚妻在学校对我的态度也很怪异,她应该讨厌我的,可是没有。我搞不明白你到底做了什么,又即将要做什么,更不敢自负地想你做这些全都是因为你喜欢我——不是因为这个,对吗?你只是不甘心,是吗?”

她把问题丢了回来,卢修斯坐在那久久没有说话,他单手放在膝盖上,另一手撑着手杖,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好像在想看看她到底能编排出什么借口来。

凡妮莎想到开学至今越来越紧张的气氛,想到时不时受到的攻击,她舒了口气,说出了除了道德之外,她唯二无法忽视的担忧。

“马尔福先生,我有绝对不能答应你的理由,你愿意听一听吗?”

他已经毕业了,称呼学长不再合适,她称呼他先生,这很礼貌,也很……冷淡。

卢修斯这会儿才开口,语气很轻:“说说看。”他依旧冷静。

“我不能跟你靠得太近。”她也很理智地分析,“因为那位大人——他在斯莱特林已经不是秘密了,我偶尔听见他们谈论,关于他圣诞节那个聚会,你是从那个聚会上直接到这儿来的,对吗?”

卢修斯皱起眉,他直接站了起来,一点都不打算和她谈论那位大人的样子,但凡妮莎并未停止。

“我的出身和血统会给我们彼此带来麻烦。那位大人观念太极端,魔法界迟早会有一场战争,我不想成为牺牲品,只想躲得远远的。如果你真的在追随他,我的身份同样也会给你带来麻烦,一旦别人告诉他,你有我这样一个……情人,他难道不会怀疑你对纯血理念的认同,怀疑你对他的忠心吗?”凡妮莎舒了口气,安静地凝望着他说,“马尔福先生,我没想到自己能心平气和地跟你说这些话,也没想到你能听完,但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如果这些话,凡妮莎放在回来之前告诉他,在那次地窖见面的时候就说,或许卢修斯会仔细思考,甚至会同意她的观点,真的放开这段关系。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在今天参加的宴会上,那位大人展示了他更多的实力,他可以操纵摄魂怪,不需要守护神咒。

他向他忠实的仆人们展示着他的强大,卢修斯看在眼里,心情万分复杂。

他离开了会场,想一个人静一静,思考未来的选择,途中遇见了几只摄魂怪,他在它们还没靠近的时候就用守护神咒赶走了它们,可也因此,他彻底愣在了原地。

他的守护神,一直以来,都是一只银色的蛇,就像家主手杖上的那条蛇一样。

可这一次,当他召唤出守护神,去赶走摄魂怪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只漂亮的蝴蝶。

蝴蝶。

凡妮莎的名字,在希腊语中,是蝴蝶的意思。

卢修斯望着渐渐消失在眼前的蝴蝶,凡妮莎的脸似乎和记忆重合了。

他眼神复杂地回望她,长久的沉默之后,沙哑地说:“你的守护神是什么?”他像是为了求证什么一样,急迫地要求道,“给我看你的守护神。”

凡妮莎愣了愣,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但还是按照他的要求,挥舞魔杖:“呼神护卫。”

魔杖顶端漫延出银色的光影,渐渐的,美丽的蝴蝶出现在房间之中,凡妮莎欣赏着自己的守护神,嘴角带着一点笑意,卢修斯望着它,灰蓝色的眸底却有些隐晦的绝望。

他真庆幸当时没有任何人看见他的守护神。

他几乎是有些狼狈地幻影移形离开了这里,如来时一样突然。

不同的是,他走后不久,多比安静地准备了一顿晚餐,就摆在凡妮莎房间的桌上。

看着那些食物,说出了内心隐忧的凡妮莎,既茫然又释然地从床上起来,坐到了桌子前。

也许他们就此便能分开了。

这是她一直期盼的,一直在抗争的,可真的距离成功近了,她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也许,在她不知不觉得时候,她早已因那份无法压抑的感情,而堕落于这种不道德的关系了。

梅林啊。

救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直播黄河捞尸人第七章在线阅读

    我想大家可能很多人还不清楚外八行是什么,这里说一下。所谓的外八行就是古代三百六十行之外的另类,就是不在正经营生的行列里面。有金点、乞丐、响马、贼偷、倒斗、走山、领火、采水,合称“五行三家”。金点为算命一行,响马为拦路抢劫一行,倒斗为盗墓一行,走山为骗术,领火为蛊术,采水为官妓。有这样的背景,古古怪怪

  • 二月雪飞扬在线阅读第10章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门神?”冯书桥点点头,“我是游魂之身,有神佛的地方我都是进不去的。”“啊?那你是怎么进吕三尸家的地下室了呢?”冯书桥顿了顿,说道,“他把我的魂魄寄放到自己的随身之物中,那物件他常年佩戴,有人的磁场和气味,门神便会放行。”我把手一挥,“那不是小事一桩,你也到我的随身之物之中不就可

  • 僵尸:开局选择本命飞剑夜探太子宫【1】

    东阳悔简单和东阳媚交代过后,先行回宫。有的人,想遇到,偏偏不会遇到,有的人,不想遇见,偏偏在你的眼前晃啊晃。最可恨的是打不得骂不得,只能默默忍着这种心塞的痛。东阳悔面对暮流歌就是这样,东阳悔途经上次遇见暮流歌的凉亭,好巧不巧遇见了暮流歌在那里。今天出门黄历一定没看好,东阳悔默念。准备悄悄过去。“公主

  • [死神+fate]悬崖上的蓝染花第4章在线阅读

    没了定魂符,女鬼身形猛的一转,从喉咙伸出发出一生怒吼,声音震得头皮都在发麻,只见到女鬼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无声无息的就往我这边飘过来。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可那女鬼速度极快,几个呼吸时间就来到我们面前,尖锐的利爪变幻戏法似得直接给我来了一个掐脖子套餐。所以我哪敢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啊,刚想把龙川从地上拉

  • 小算计之战力飙升

    通过这“雄霸宇杀道”的运作,墨邪顿时如冉冉升起的亮星,他在诡异的气流冲击之中,实力变得极为的强硬,脑海之中也是市场的出现一道道影子,不时摆弄着手势,似乎是在凝练天地灵气,聚集后形成体内真气!他是相当的欣慰,瞪着眼睛,十分的舒爽,面对这样的转变,他体内的那吞纳的玄窍丹药也是被他吸纳的一干二净,顿时之间

  • 勾魂之吻在线阅读第1节

    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厚厚的积雪没过了林家老巷高高的门槛,从老巷的巷头到巷尾住着的都是林家老姓,而住在巷子尽头的那户人家的宅院看起来很是神秘,没有门牌号,更没有什么姓氏,看不出主人的任何零星的信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老宅主人的身份极其的普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匠而已。风卷起老宅屋顶的细小的雪粒飘飘

  •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之外出历练

    此次远行秦正阳打算去往死亡森林,自己的力量来的蹊跷,怕是只有在生死关头才能突破自己的极限,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这个道理秦正阳还是懂的,这一次远行,成龙还是成虫就看秦正阳自己的造化了。天高云淡,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好在上天还是很给秦正阳面子的,在秦正阳赶路的这三天里的天气一直是很好的,要知道一场秋雨一场

  • 都市玄幻之守护灵时代夜客

    我被这句话吓得魂飞天外!猛的回过头去!阴暗的床角落里面,一张脸,正冷冰冰的看着我!胖子冷笑,刺激了我浑身上下所有的汗毛,全部都乍立了起来。我惊恐的失声道:“你……你怎么进来的……”胖子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压在了床上,狠戾无比的说:“你敢阴老子,我搞不死你!”肩膀的剧痛,还有胖子的狞恶,已经吓得

  • 反派拯救日记第1章在线阅读

    是夜,风雨大作,似有大事发生。陡然间,天空中一道道火光闪烁,仿佛有无数流星从天空中坠落。其中一抹流光,不偏不倚,直接无声无息的穿过玻璃,坠入萧十三的房间,涌入了他的身体。片刻,萧十三猛地睁开双目,呼的一下,从舒适的床上翻身而起。他抬头凝望四周,同时打量着自己年少的脸庞,最终,他,笑了。“十八岁,西红

  • 玄天灵界在线阅读第九章

    湖面相拥亲吻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每每想起,东方鸿月还是会脸色羞红,心跳加速,军营当中不乏男子,但是她从来没有跟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就连她心中在意的那人,两人之间也从来没有逾越本分,突然之间与凌暮云这样肌肤相亲,倒让东方鸿月这位意志坚定的红帅心旌摇曳,烦乱不已。听着姑娘不知道是第几声的叹息,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