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名侦探与审判之你有所不知(9)

2022/6/23 20:29:51 作者:光羽小星 来源:纵横中文网
名侦探与审判
名侦探与审判
作者:光羽小星来源:纵横中文网
普普通通的大二学生张景耀,带着审判之眼系统在柯南世界里兴风作浪,逼视黑衣组织......和怪盗基德偷遍世界的故事,但是,柯南小朋友,你能别跟着我吗!!!

次日,萧子钊果然伏尸经筵。

早已拟好的诏书称其“不畏公议,引用柔邪之臣。擅操国柄,阴有篡夺之志。”

然而“柔邪之臣”是指何人呢?

下朝时分,满殿只有垂于大臣腰间的绶囊因摇晃而敲击人体发出的闷响。

暮春时分的天气并不很热,但三公九卿皆汗湿里衣,有人头冠歪了都不自知,全无平时妙口谈玄时的闲雅风姿。

其实朝堂上攀附萧子钊的官员占了大半,好在除了萧子钊的妻族,高义兄弟对之一无所问。诸人皆心照不宣地闷声退下。

原本萧子钊在朝时,大臣们都忌惮他的威势。现在萧子钊已身首异处,但人怀畏惧的局面却似乎丝毫没有改变。

不知愁滋味的杨絮随风飞来殿上,飞入黄门身侧的灯罩,飞扑太后座前的垂缦,也让满头青丝的年轻官员仿佛鬓染霜华。高衍手持父亲高章逊位的表章,呆呆看着刚刚撤帘离去的姑母的背影,恨不得上前将那满嘴谎言的妇人扯下殿来。

他才反应过来,他被利用了。

黄门侍郎虽是个闲职,但可以出入禁中。他的姑母,也就是当朝太后高望云,曾借御花园“偶遇”的机会向他暗示皇帝并非真傻,而是惧于萧子钊的权势,行此委屈自全之计。于是才有他和兄长高义二人筹谋良久的“清君侧”之举。

如今元凶首恶已然剪除,太后却依旧垂帘听政,而龙椅上目光呆滞的天子根本与往日无异!可见不只皇帝是真傻,他也是真傻——高望云拿他当了回傻子。

其实他怀疑过,他无数次面圣、试探,都没发现皇帝的疯傻有伪装的痕迹。他甚至曾向兄长提议,如若姑母所言不实,就扶立梁王萧旸!

最后,他选择相信,不是信任姑母,而是信任自己的亲大哥。问题是,这位亲大哥,究竟是否比他更知晓内情呢?

高章逊位,以高义为侍中、大都督,假黄钺,录尚书事,百官总己以听。诏书下达的那一刻,大家都明白了,萧子钊死不死都一样。高衍也明白了,兄弟不同志。

愤怒与不甘化作一抹苦笑,清瘦的身形伫立满宫城飘飞的白絮中。其他大臣经过他身旁时,都以畏缩的眼神匆匆对之行礼,以示对这个即将权倾朝野的外戚门户的敬畏。而本想做忠臣良将的高衍却第一次觉得自己茕茕孑立,顾影无俦。

高义大步迈入自己的尚书府邸,打算换上戎装,亲自去军营慰谕将士。裤褶穿到一半时,家丁急急来报,说有访客登门。没等高义吩咐,那军士打扮的人已不顾阻拦闯将进来。

“报大都督!鲜卑质子段真炎出逃,小人前来领罪!”军士双膝跪地,同时卸下兵刃举过头顶,但高义对他的项上人头并不感兴趣。

这么快?…高义心里只有这三个字。

萧子钊伏诛,虎视京师的冀州鲜卑必将有所行动。若双方开战,第一个要死的人就是在洛阳做质子的段真炎。他是要去报信,当然也是逃命。

高义弯腰,对跪地的军士说:“前院的马,你挑一匹。追,追上了,算你有功。追不上,以后跟着本将军,打鲜卑。”

军士愣了一会儿,来不及谢恩,拔腿奔了出去。

高义继续穿甲胄,一旁的家丁提醒道:“公子,还有一位访客。”

来者是季伯卿。

“恭喜尚书大人——诶?下官是不是应该改口了?”季伯卿对着高义深深一揖,含笑。

高义亦回以微笑:“本将军也要恭喜季兄,虽为奸贼拔擢,但有远见,识时务,保住了身家性命。你可知,只差那么一点,本将军就……”

季伯卿:“将军有所不知,下官虽由大司马的军府入仕,但当年之所以能求学于博陵崔氏门下,是多亏了令堂的引荐。”

这话着实出乎高义的意料,他问:“呵,你出身寒门,如何能得到家母的引荐?”

季伯卿:“此事说来话长,想必将军眼下也没时间听。总之若无崔夫人的引荐,在下也不会有今日。”

高义束紧软甲,大步流星地朝外迈去,道:“本将军今天确实没有时间跟你攀亲戚。”

季伯卿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一边双手奉上,一边说道:“这是下官今晨接到的崔夫人的来信。她说最近金阳城的集市上都没有鲜卑人来卖马了,恐怕他们有起兵之谋。崔夫人已命人修葺阳蛟山中的前朝坞堡,并让下官提醒将军,在洛阳城中,也早作防备。”

高义展开信笺一看,确实是母亲的字迹,不由对眼前人又打量了一番。

不料季伯卿突然单膝跪下,拱手道:“若是鲜卑起兵,望将军给下官一个为国立功的机会。”

“你的国子博士做腻了?”高义把信塞回季伯卿手中,“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用你?”

季伯卿起身跟上高义的脚步,道:“如今朝中将官,多是贵胄子弟。他们进不求加官进爵,退不怕将军降罪,怎会在疆场效死力?在下曾带兵与鲜卑作战,熟悉兵士,也了解鲜卑。”

高义乘上马车,季伯卿也自顾自地钻进了车厢。

高义心知季伯卿说得没错,他手上虽有一个久在军旅的刘聿隆可用,但刘聿隆是关西人,中军多是关东人,由他领兵,恐怕有兵不服将的可能。要用季伯卿吗?季伯卿其人,来路真有些神神秘秘。

“凭一封信,就想让本将军相信你?”

“一个月前,在下听见国子学西厢的茅厕有人声,却不知声音从何而来。”季伯卿作侧耳倾听状,“在茅厕外的水缸下,越听越清楚。”

这话让高义有些后怕。

季伯卿笑着继续说:“于是在下就立了新规矩,让那些在国子学留宿的学生,夜里都睡在东厢。”

二人相视一笑。季伯卿投诚成功了。

本可随高义去军中,但季伯卿跳下了马车。他原路返回,先到尚书府门前,看了一眼那些正在更换门匾的工匠。

这么着急么?高义大概是没见识过鲜卑战马的厉害。季伯卿心中不由发出冷笑。

他转过身,走进了高衍的府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吃成至高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为了改变局面,秦晨的思维拼命运转。他的终极主线任务是帮助大雄成为真正的勇者,如果他和大雄变成了类似情敌的关系,对以后的任务展开可是极其不利啊。为了自己利益最大化,他果断放弃和静香单独相处的时光。毕竟在他眼里静香只是个小女孩子,不太感兴趣,也不想夺人所爱。更为重要的是,剧场版里有许多人美心善的女生,他

  • 都市极品修仙录在线阅读第5节

    逸凡跟随在张三身后,听张三在前面滔滔不绝的说着山匪里的一些规矩,无非是万事要听老大的什么的,也随声附和,实际上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此时他主要暗自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整个营地坐落在河滩的西南方,一条由北向西南流去的小河向远方流去,直到消失在碧翠山峦之间。简易的笆篱防护围了营地一圈,就营地入口处有两个喽喽

  • 沐小姐收到请回答第五章

    叶岚一夜无眠,想起前一天送筱君回宿舍时她的状态,她大清早就起床去找筱君。但是她却扑了个空,同宿舍的同学说李筱君刚离开,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发疯一样的在学校里到处找她,最后精疲力竭的回到宿舍,却听见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岚,我做不到…”一开门,孱弱憔悴的李筱君就倒在叶岚身上,叶岚赶忙把她扶到床上坐下。经过

  • 仙缘大道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八章怼辣阴,实在人牛欢【求鲜花求评价】直播间也已经完全再次炸裂!“大神请收下膝盖!”“我刚才打王者打到一半,听得入迷,我现在才想起来,我好像挂机了!”“扣分掉星,抬走不送!”“对不起我听湿了,看了眼旁边的男朋友,不香了!”“预测今晚微博:叶歌南山南!”......“非常感谢这位选手给我们带来的精彩

  • 一人之下之最强武神躯在线阅读7)

    别人或许不知道这玉佩的含义,可他却知道,这是代表异国公主的象征。看着玉佩角落里那不显眼的‘凰’字,北淮衍勾唇。他本来以为顾念只是一个贵族之女,没想到是皇室的人,更是他去异国的目标。——次日清晨顾念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另一间房间去看看北淮衍长什么样子。吱呀一声,北淮衍的房间门被打开,顾念毫不犹

  • [IDOLISH7]未晚第七章在线阅读

    “前三已经决出,现在休息10分钟,继续最后第二轮的比赛。两个擂台。”叶导师的声音又适时传了过来。“小白脸,你的运气这的可以啊,武技都不出就能击败对手,呵呵,这种对手来十个我都照样能把他们全打翻了,这个第一我拿定了。”蓝衣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沈木边上,说的话贬低里面带嚣张,沈木本来就对他很不爽,

  • 到各位面游玩的神Ⅱ第六章

    0060.01秒后塔拉塔被超人一拳锤得倒着飞了回来,她直接击穿了近十米厚的冰盖掉进了北冰洋。塔拉塔在冰冷的海水里晃了晃头,觉得直接落地的额头还好、被击中的腹部也还好。在陆地上战斗和水里最大的不同就是,她必须得找到一个支撑点才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她诚然可以更快地跳起来发起攻击,但路线只能直来直去。

  • 武绝传奇第八章在线阅读

    陆地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从世界上消失。回想起平时的谨言慎行,在此竟全然化为泡沫。老天爷是多么残酷啊?陆地想。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打破了这份平静,陆地觉得自己以后是不是不能再作为陆地而活,而只能作为一个懒惰、辜负他人期望的人而存在于这个家,而一如既往的美好时光也会一去不返,姥爷太太不再

  • 神探夏洛克之人比人气死人

    朱强看见叶依寒这番变脸秀,不禁道:“我靠,兄弟,这什么意思?搞了半天,你小时候就抓住她这个潜力股了呀”:“死胖子,你说谁是潜力股?”叶依寒看向了朱强那丑恶的嘴脸朱强立马闭住了嘴,做了一个拉上嘴巴的动作。心中不禁苦闷: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哼!“铃铃铃”上课铃声响了。:“同学们,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我是你

  • 我,复活了诸天神魔在线阅读第十节

    就在这时前方出来一声大喝:“何方宵小,敢残杀我龙族子弟?”“主人,龙族的强者来了。”狰兽神情慌张地说道。“聒噪。”叶连一挥手一个大手印凭空出现,直接朝着那位发出声音的龙族太乙金仙强者拍去。“啊,不!”龙傲看着从天而降的大手印惊恐的一声大叫,随后化为一团血雾。龙傲乃龙族一位长老,修为在太乙金仙之境,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