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网游之魔狱之第三章(3)

2022/6/23 19:35:11 作者:风向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魔狱
网游之魔狱
作者:风向来源:17K小说网
国术剑士意外死亡,来到了魔狱游戏真实世界,为了生存这里充满了杀戮。在这个世界有一句话始终在提醒着我,胜者为王,败者死亡。看我一代超级国术剑士,如何混迹魔狱世界。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路。人发杀机,天翻地覆。上天可以剥夺我的生命,但是剥夺不了我争霸天下的雄心,一剑在手,征战魔狱,弹指间灰飞烟灭!《《《《《《《《《《《《《《《《《》》》》》》》》》》》》》》》》》》》》

可能是许久未在一起的缘故,也或许是方伊的出现带来了某种影响,这个晚上的谢谭显得有些激动。

被翻来覆去的舒余觉得有些辛苦,翻涌的热量从每一个毛孔中渗出,直至一切结束后,她浑身上下早已热汗岑岑。

这样的秋天夜晚,大热之后随之而来的是遍体寒凉,劳累之后,两人呼吸平稳的进入了梦乡。

一场过于混乱的梦结束,舒余比想象中早了许多醒过来,手机上的时间停留在五点三十三分,她轻手轻脚的起床去了客房,将自己重新打理干净换了套衣服坐在了客厅里。

梦里的画面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但那种难受与怅惘却久久停留。

茶几上放着烟盒,无意间瞟见,舒余没忍住,拿了一根出来。

烟气袅袅,据说可以解愁的香烟除了让她呛咳许久,倒也没见其他功效。

舒余有始有终的抽完了那根烟,将一切痕迹收拾干净,又去了厨房准备早饭。

她睡不着,正好寻些事情来做,等天色微微亮时,她出了厨房。

快要七点钟的秋日早晨,空气寒凉,将该晒太阳的花草移了位置后,她轻手轻脚的打开主卧的门看了过去。

床-上的人睡意安然,配着厨房中弥漫的人间烟火气,氤氲出一种属于平凡人生与家庭的安适感。

舒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轻轻关上门,大清早的回了她的家。

***

回到家时,舒余刚关上门,就收到了来自养母的电话。

电话里,冷淡疏远的女声用着再平静不过的声音说着儿子出国留学的事,没有无谓的寒暄,也没有无聊的试探,更没有盛气凌人的逼-迫与威胁,翟女士只是用与多年前毫无不同的声音诉说了她对养女的要求,比如希望她能在弟弟出国留学这件事上给予一定的金钱支持。

舒余神色平静的听完电话对面的要求,只在最后问了一句话,“您希望我出多少?”

“我知道你的情况,我这边还缺十几万,你能帮忙解决五万块的话那就最好了。”

翟女士虽然从不狮子大开口,但提出的要求也堪堪只在舒余能力范围之内。

“五万的话,给我三天吧,到时候我打到你那张工行卡里。”

舒余对养母知之甚深,知道这件事在她那里并无太多转圜余地,因此直接应了下来。

电话那边,翟女士大概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也终于有心情同她说些闲话,“你在那边怎么样了?上个月荆媛回来,听她说你有考研的打算,现在一边工作一边考研还是很辛苦的,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好,问题不大。”舒余配合对方聊了几句工作和生活上的事,但彼此之间毕竟不是能说太多太深的关系,两分钟之后双方都如释重负的挂了电话。

舒余搬了把椅子坐在阳台上,这会儿太阳出来,外面一副秋高气爽的景象,她翻着手机查着银-行-卡上的余额,对近段时间的工作安排做了调整。

五万块差不多榨-干-她,本来想着考试前专心复习的,现在大概可能要先接两个短期工作,否则平日里钱不趁手。

***

作为一个孤儿院出身的孩子,舒余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不受人喜欢的,即便后来七岁的时候被收养,养父母和她之间的关系也十分一般。

翟女士作为养母,虽然从不曾虐-待她,但也没打算假惺惺的演什么虚伪母女情,在进入那个家不久发觉她还算懂事之后,她将一切摊开来说了。

收养她并非翟女士的意思,这其中有许多不得已,她并不会恶毒的虐-待小孩,但也没心思在她身上花费许多功夫,唯一能保证的就是让她吃饱穿暖外加上个学,若是她不听话不懂事,那这仅有的善意也将被收回,更甚者她可能还会被重新送回孤儿院去,在年幼的舒余面前,翟女士以成年人的身份和她开诚布公的谈了这些,毫无避忌。

如果说在到这个新家之前舒余还是战战兢兢的话,那翟女士的话反而让她没那么恐慌害怕了,作为小孩子,她其实有时候更害怕大人们的冷眼旁观与事后清算,如果能把一切提前说清楚,她反而能做到更好,这是她在孤儿院呆了那么久之后的心得与体会。

此后,她在那个家里果然能渐渐的安心下来,尤其和翟女士之间,相处起来别有一番默契。

在翟女士生了儿子之后,还会帮忙带一带小弟弟,他们三人虽说并不算特别亲近,但确实让舒余在年幼的时候免于风餐露宿奔波流离,如果不是中学时养父看她的眼神逐渐浑浊,她可能还会在那个家里待下去。

中学之后,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现在工作考研,她都一直保持着离家在外的状态,翟女士给她经济支援的同时,她自己也从不懈怠的打工赚钱,一路顺利读到大学语言专业毕业,然后在工作两年之后现在准备读研深造。

翟女士是她生命中第一个贵人,虽然两人之间关系在别人看来有些奇怪,但确实是舒余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至于另外一个,就是住在隔壁的荆媛了。

荆媛大她三岁,双亲早早离异,她跟着母亲过,只是荆母并不算是个好母亲,母女关系不佳,年少叛逆的荆媛就那样成为了舒余身边的长-腿姐姐。

她会陪着舒余读书做游戏,也会教训外面欺负她的皮小子,有了好吃的更是要处处分她一半儿,如果说翟女士给了舒余一个安居之处,那荆媛就是舒余得到的幸运家人了。

这个长-腿姐姐和她一起长大,到现在依旧是她心里最重要的那根支柱,只可惜现在荆媛因为工作暂居北方,两人离得有些远,不过,如果她去北方那所学校读研的话,两人就能凑在一处了。

舒余给自己弄了些东西吃,吃完就按照之前拟定的学习计划表开始背书刷题,比起思虑她和谢谭之间的那些事,学习和工作对她来说始终更重要一些,毕竟,生活不是空中楼阁。

一路认真的学到中午,刷了不少真题让她心情好上不少,她看了下静音的手机,有来自谢谭的微信留言,和以往没什么不同的不轻不重的几句话,说是有东西带给她,让她有空过去取,他放在了家里客房,舒余看着对话框,认真的打了下谢谢两个字。

谢谭对她虽说没什么感情,但在物质上并不小气,送过她不少东西,从衣服首饰到手表和电子产品,足以塞满客房那个大衣柜,只是如果他不说是随手或者顺便那些话就好了。

至少,舒余觉得自己收到东西时会开心一些。

短期内除非谢谭主动开口,否则她是不打算再去他那里的,考研前时间紧张,她目标也高,全副身心暂且都要放在学习上了。

处理完这件事,手机响了,是荆媛的来电。

两人上次通话已经是一周前,舒余开了免提,果然听到荆媛带着几分慵懒睡意的沙哑嗓音。

“昨晚又熬夜了?”她问。

“嗯哼。”荆媛声音软糯,“这个案子谈下来,公司能赚好几百万,不熬夜努力怎么供得起我挥霍。”

“你开心就好,”舒余伸了个懒腰,“前提是顾着身体别太拼命。”

“年纪越大就越像小管家婆,你在谢谭跟前也是这个样子?”荆媛打了个哈欠,“舒舒,我看那家伙比我还要忙还要拼命,你这么跟他说他有听过吗?”

舒余没说话,她在谢谭跟前自然不是这样,也不会说这些话,她太清楚那个人有多固执,做这种无用功说不得还要惹人烦心,这点上她自认还是很识趣的。

“真是的,一提他就不搭话,真是年纪越大越不可爱,要知道以前可是有什么都跟我说的。”荆媛娇-声抱怨了两句后提起正事,“对了,我打电话是为了问你学校的事,这都快月底了,你还没决定要报考哪里吗?”

舒余看着天花板,揉了揉发胀的眉头,“是还没决定。”

“当年你可是一心要考C大的,结果阴差阳错去了师大,现在有机会重温旧梦,却到现在都没拿定主意,我看和其他都没关系,纯粹是因为谢谭吧。”

对于荆媛的一席话,舒余沉默以对。

隔着手机,人的情绪似乎都淡了,荆媛没说她这样好或不好,就像当年她决定和谢谭在一起时她也没质疑阻拦,“如果你待在那边只是为了他的话,说句不好听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你们分开,你再继续待在那个城市要如何自处呢?”

“同学,朋友圈,人际关系里处处都是他的影子,说不定还会时不时遇见有了新女友的他,舒舒,你确定你能接受?”

荆媛从来都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她太了解舒余,所以知道该怎么说动她。

对待感情上,舒余从来不是一个举轻若重的随便之人,所以,荆媛尽管只是这么随便描述了一番,她就知道她难以接受那样的未来。

更何况,方伊出现了。

“舒舒,我不是逼你离开那里,只是你得知道,对我们这种人来说,感情太容易失败,有些事不擅长是天生的,相较之下,工作和学业上就没那么麻烦了。”

这是荆媛的切身之谈,她撞得头破血流之后才认清了这个答案,现在面对自己的小妹妹,她只希望她少走弯路。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的。”最后,舒余这么说道。

通话结束之后,有些心烦意乱的舒余看到了朋友圈里顾原师姐的结婚公告,照片上的两个年轻人站在山海花树之间,阳光下笑容灿烂,几乎一眼就能看出爱情最美好的模样。

舒余看了一会儿就关了朋友圈,果然,那个样子才能叫做-爱情,她这样的,大概只能是失败的半吊子暗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昼生夜左恶魔

    深秋的冷风如刀,割断最后一片落叶情。A市,融侨华府。苏妙龄立在梳妆台前许久,她眼神呆滞,灵魂不知道飘去了哪里。“你就那么想去?”男人的声音比秋风还冷。苏妙龄不言语,只是微微点头。哪怕再心痛,也要去亲眼看看,曾经心爱的男人,步入婚姻殿堂的那一刻。“苏妙龄,你知道你是谁的女人——”闵哲寻强忍心底的咆哮。

  • [文豪野犬]解析分解之兽息山林,魔气妖熊(9)

    山林位于浮云山后方,苍茫千里,其中遍布灵草灵药,当然也不乏各种实力强大的妖兽,乃是一处危机与机遇并存之地。江辰要去此处锻炼一下自己的实战能力,顺便看看能不能侥幸获得一些高品质的药草,来补充血气。算算时间,还有二十几天便是狩猎大赛,到时候参加狩猎的可不是只有江家一族,而是南陵洲四大武道世家到达十六岁的

  • 我家系统萌萌哒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李雨在雨中显得那么的孤独无助。曾经的一幕幕闪现在眼前,也是这个下雨天,她们在拿着书奔跑在雨中相视一笑。她们曾经是那么的亲密无间,胜过亲人,胜过友人,她已经说不出她们的关系了。可是她,一再的背叛她们的感情,最先她说自己和那个小白脸只是玩玩而已,最后她竟然说要和那个老男人结婚,一切都

  • 变异狂鲨暗花暗谋二

    六哥一离去我就向摇光询问道,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可她知道什么意思。她眉头皱起,不悦道:“我不管你知道了什么,小华,你都不要掺合,至于你想知道的关于粮食一事我更不会告诉你。你还是去歇息养足精神明天我带你出去好好玩玩吧!不然的话公子随时都可能让我们带你回去的。”我呵呵一笑对她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个小虾

  • 狼不可貌相别离前,活宝现

    第六章别离前,活宝现“嗯?”柳惊天一回头却看见柳纤纤躲在暗处,脸上浮现着一种痛苦的表情,内心不知怎么的如同崩断了一根弦一般,莫名的疼了一下,不由道,“纤纤,怎么你在这里?”柳纤纤如同惊弓的鸟儿,吓了一跳,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只是想起了……”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就连柳惊天那么强大的人也

  • 会长淑女些第2章在线阅读

    唐萱顿时打了个寒战,裸露在外的雪白背脊上冒出冷汗。所有的傲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可不是,父亲虽然疼爱自己,可这等败坏门风的事情若是让他老人家知道,他一定会杀了自己。是真的杀,唐氏这样的家族最讲究的就是个脸面。半晌后,唐萱艰涩的开口,道:“凌师弟,你能不能别向我爸说?”唐易微微一笑,道:“难得能听到师姐

  • 金丝雀在线阅读第1章

    2月17日,大雨下了一整天,却没有要停的意思。一直以来,蒋川都不喜欢下雨的日子,因为湿漉漉的感觉总让他觉得压抑。不过,今天,他却一大早就投入这雨水中,即便黑色西装被漫天的大雨浇透了,他也不想离去。雨天好像总是很适合离别,蒋川记得大二那一年的暑假,他和林佳第一次在火车站分开,就遇上了这样的天气。只是,

  • 都市:我能强化万物第5章在线阅读

    玫红的纱帐铺就着天花厅顶,入内的大堂歌舞四起,一个个动人的舞姬娇柔地舞动着轻盈的身体,纤细的腰间被一位位富家有名的公子一搂而过。这是辰族向来的繁华地段醉月楼,堂厅可谓是灯红酒绿,美姬如群,宾客满座。脂粉香气扑鼻而来,不少良家公子都沉迷了进去。转过大堂,是几条曲折的廊道,通向几间二层高雅的房间,专供贵

  • 清流(网王)死不瞑目 1、臭味商场

    在很多不了解“修坟”这行的人眼里,“修坟匠人”干的就是挖坑、抬棺、竖碑苦力活,其实修坟,远不止这么简单。先说说我为什么会进这行,在进这行之前我可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老板,当然所谓老板也只是个小老板而已,我是专门做百货商店内部装修或改造工程的。之所以有这个路子是因为我有一个在经贸委里任主任的老爸,百货大楼

  • 顾瑾,我们要好好的在线阅读李家血案

    “爷爷我没事,让你担心了。”见到爷爷激动的样子,李浩露出了郑重之色,此刻感觉老爷子一下苍老了很多,本来灰白色的头发,现在居然在也看不到一根黑丝。为了让老爷子高兴,李浩换上了一副嬉笑的面孔:“爷爷,您孙儿我福大命大,不但没死还有了奇遇,您看。”李浩说着,体表浮现出一层淡淡荧光,若有若无。“霸体六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