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无TA与自由之名第七章

2022/6/23 19:04:17 作者:苦瓜阳蝉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无TA与自由之名
无TA与自由之名
作者:苦瓜阳蝉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游离在世间,行走于时间,穿梭在事件。我不是亲临者,更不是评论家,我只是记录者。

彗星536年夏七月,正是大理一年中的雨季,人们常说雨季是大地的恩赐,雨水伴落清风洗落群山的脸庞,正如它往日的一般巍峨壮丽。

但是,那一年的雨水,却似乎大得有些过分了。

在经过了两个日夜的阴云积布,终于,仿若倾盆一般的雨水就这样降临山林镇一带,望着天上钢珠般大小的雨点络绎不绝,镇中经过时间的老人们都暗暗啧嘴,显然,他们知道,今年,或许又会是雨灾泛滥的一年了。而对于这些家中原本并不富裕的镇民们而言,包上家中寥寥碎银首饰,暂迁避洪,显然绝大多数村民的最佳选择。

然而,在山林镇中,有这样特殊的一群人,搬迁不会是他们的选项,因为在这里,广济堂,是他们唯一的“家”。

暴洪之中,14岁的陈遥身材已然脱落出了些许成人模样,他独自站在屋顶之上,身戴木制斗笠,披着简陋的粗布麻衣,壮实的手臂死死地按着手下模板,锤锤钉落,乍一看之下,竟又有些虎虎生威的样子。

此时,一个胖圆的大男孩正吃力地爬着房缘,几相用力之后,终于是翻上了屋顶。

只见男孩略一喘息,就畏手畏脚地默默站到了陈遥的身后。

陈遥回首,如此粗头大耳,不是胖胖虎是何人?

“二哥,”胖胖虎小心翼翼地说道,显然平日里对陈遥极是尊重,“大家都上山去避雨去了。”

“我知道。”陈遥头也不回地答道,他有些诧异。“你自己来的?”

“不不不,”胖胖虎连忙挥挥手否认,“小夫让我来的,在避雨的地方没见着你,大家都有些担心。”

“然后嘛,大家伙平日里除了遥哥,就数我身体最好,当然就是我来找你了。。。。。。”

胖胖虎不好意思地摸着头说道,肥头大脸上显是颇有些感动。“结果,就看见了二哥你在这里给我们大家修房子。。。。。。”

说来也怪,陈遥一直以为胖胖虎的肥胖是因为多吃多占导致的。然而自从陈遥“接任”二哥以来,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为每个人分食定量,尽可能地满足每一个人最基本的温饱需求。这样一来,胖胖虎等恶霸人口粮大肆减少,而胖胖虎本人身材又高大消耗又多,本来是眼瞅着就要营养不良的节奏,但是。。。。。。就连陈遥也搞不清楚,大家都吃相当分量的食物,而每顿食物的数量本来也只是刚刚够果腹而已,自己也常常吃不饱,为毛就这货能不讲道理的野蛮生长?

别的不说,几年下来,胖胖虎的长胖的势头不仅没有得到延缓,相反,陈遥觉得胖胖虎的身材很是有些向山里那头两米高的大棕熊靠近的潜力。

“没事,很快就好了。”陈遥轻拍胖胖虎脑袋说道,显然,他身上的斗笠也是他自己做的,比陈遥的尚还简陋许多,这定是防不住雨的。“你回去吧,小曼姐不用你找了,我约好等她的。”

“你说,这屋以前也漏,咱们七八人都是学木匠的,怎么当时就没有想到自己来修呢?”胖胖虎感叹道,显然,仍是不太愿意让陈遥一人留在这里。

“哎!遥哥,不如咱等过两天雨停再修如何?”胖胖虎突发奇想,急忙寻求着老大的肯定。

陈遥站起来活动了两下手腕,四处望了望,摇了摇头。

“只怕不行。”

“遮雨势与往常不同,若是放个两三天不管它,等到雨停再回来,这房子只怕就真的没法住人了。”

胖胖虎听到陈遥回答,扭捏着红了脸。

陈遥望了望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大一圈的大男孩,他看懂了胖胖虎的相法。

这大男孩平日里为人其实外厉内柔,往日少了人约束管教,所以行事霸道。但陈遥来了之后,知道陈遥喜好,胖胖虎哪里敢更行此事,而对于陈遥新老大,说心里话,胖胖虎还是有些钦佩的。

以往的老大的拳头虽然也厉害,但大多数时候只会让人有疼痛和害怕两种情绪。

而陈遥。。。。。。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连胖胖虎自己也感到奇怪,面对这个似乎会妖术的奇怪男孩,自己现在居然一点也不害怕。相反,他觉得要是广济堂一辈子就让陈遥当老大就好了。毕竟,以前的老大虽然不会管自己欺负其他人,但欺负起自己的时候也是相当残忍的。

而现在这个叫陈遥的老大。。。。。。胖胖虎冥冥之中感觉,只要自己不惹他被高兴,就不会挨拳头,饿肚子。而不惹老大不高兴的条件似乎很简单。。。。。。胖胖虎这几年来总结过了,那就是“世界”和平。

虽然有些不习惯,但胖胖虎觉得跟以前老大的要求相比,这要求太简单了。

安稳地过了几年,胖胖虎也几乎就忘记了以前当小山大王的日子,成了一个大大的良民,不仅如此,在一次调解纷争后得到陈遥表扬之后,胖胖虎几乎就爱上了这项活动,几年下来,成为了堂里的纪律委员。虽然初期因为执法作风太过彪悍,而且颇有贪污行贿,溜须拍马的迹象存在而被老大陈遥狠狠地口头教育,但总的来看,这几年下来表现良好,有进步趋势,颇有争当“劳动改造”第一人的潜力。

“来,”陈遥答道,“帮我按下这木板,最后一块。”

陈遥明白,回应义气最好的方法,就是成全。

“是!”胖胖虎听到老大需要自己,立马来了精神,连忙帮着就按起了木板,两人合力之下,终于,五分钟后,陈遥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房顶维修工作。

虽然原料十分有限,工作环境也较为恶劣,但好歹是修了个密实,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嘱咐了胖胖虎一些管理细节之后,陈遥就连忙赶路了起来。苏小曼今日回来,他和苏小曼约定在广济堂内高塔边的小木仓相会,而此时此刻,时间只怕已是不早了。

仿佛要与黑夜,暴雨两相呼应,狂风也在不经意间呼啸了起来,饶是以陈遥的内功修为,此刻行走也颇为吃力。

如此恶劣的天气,若是。。。。。。陈遥想到了苏小曼的处境,心下有些急了,眼看小木屋就在眼前,脚下更快。

果然,一进得屋门,就看见一人躺在床上,深红色的鲜血从那人腹部流出,将净白的床铺都浸得变了颜色。

他只看那头长发就知道是苏小曼。

没有犹豫,没有多余的动作,陈遥极其熟练地在柜子中取出了白色的绷带,用了大半瓶的酒精,以及一瓶墨绿色的自榨草药。

这一次,苏小曼的伤在腹部。半昏迷女孩侧躺着,用重力为自己止住了血。

这种事情陈遥干了太多次了,苏小曼自两年前成为陈景南亲卫,就已不在广济堂常驻。而每次女孩伤痕累累地回来,负责治疗她伤口人的就只一个陈遥而已。

“你能不去吗?”两年前,苏小曼第一次执行任务回来,陈遥曾经假装随意地这样问过她。

“不去?”苏小曼拱了拱鼻子,极其鄙视地看了陈遥一眼。“不去做什么?留在这里,和她们一样等着有一天长大了去别人家里当女佣吗?还是被陈家随便找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嫁出去就一辈子当一个不进门的小妾?我可不要,让我学她们这样,我宁可死了的好!”

陈遥无言,他知道,对于他们二人而言,现在可以走的路,确实是不算多的。

即便是以陈遥还算随遇而安的性格,此刻让他一生呆在这个广济堂内,他都觉得实在有些难以接受,那么,又更何况是苏小曼呢?

“那我能去吗?”

“想都别想!”苏小曼狠狠地瞪了陈遥一眼,意思大概是这事我定了,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跟你翻脸的意思,“你才多大?十二岁而已,十二岁就想拿刀拿剑?那还得了?再说了谁要你雇这个小孩当护卫。”

“你不就比我大三岁么。。。。。。”陈遥嘀咕道

“那好,打赢我,我就让你去。”女孩自信地说道。

两年来,陈遥一次也没有打赢过苏小曼。

第一次交手,反而是陈遥胜算最大的一次。

倒不是陈遥不长进,只是,这两年,苏小曼的武功,长进的速度,似乎的确是有些过于快了一些。

其实除了武功,苏小曼这两年的改变也是蛮大的。

“陈遥,你不要太仁慈了。”一次,苏小曼打倒陈遥后,语重心长说道,她眼睛中的冰冷让陈遥第一次感到如此的陌生,“像我们这样的人,有一个打打杀杀的工作,其实是我们的幸运。”

“你要习惯做一些平常人看上去残忍的事情,如果要离开这里,你一定要习惯这样的事情。”

说到这里,女孩眯了眯眼睛,仿佛有微光安静地闪烁在她的眼缝里,她又说道。

“我不会一直留在这里,你也不要。”

止血,消毒,抹药,包扎。这两年来,苏小曼不让陈遥沾手自己的事情,陈遥能做的,就是将这些简单的伤口处理方法练得比熟更熟一点。

他不能分担苏小曼的伤口,但他至少希望减少苏小曼的疼痛。

年复一年的,两只无家可归的野猫,就这样在破旧小木屋里,互相地舔舐着伤口,消解着寂寞。

有时,陈遥也会想,苏小曼做的究竟是什么工作?护卫吗?不,即便真的有见血如此频繁互为工作,那穿夜行衣,又怎么解释呢?再想到苏小曼告诉自己的,陈遥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世界上有什么工作是既需要频繁见血的,又需要蒙面,又需要武功,而他们二人这样没有身份的人又可以完成的。。。。。。他不想点破,因为他知道即便点破苏小曼也不会放弃,他对陈景南愤怒,又更多的是悲伤,因为他很悲伤地发现,就如苏小曼说的,如果不是陈景南雇佣杀手,那么,他和苏小曼似乎的确没有除了终老广济堂之外的第二条路了。

他见过隐藏武功逃走的其他小孩,无一例外地,一种非常惨烈的死状被丢回了广济堂里。

“轻功不错,”那次陈景南带着那个逃走小孩的尸体回到院内,笑着说道,“可惜,外面太危险。”

而这一次,苏小曼的伤口其实并不算深。仔细地为苏小曼处理好了伤口之后,陈遥又撕下绷带进行包扎。过程中,苏小曼除了被涂抹伤口时轻轻的无意识**之外,并无醒转的迹象。

伤口不深,感染处理得也还算及时,陈遥默默地想着,但这一次,坏就坏在高烧与失血同时发生。

上一次陈遥高烧,苏小曼为陈遥退烧用的药是在。。。。。。陈遥找了找,还好,苏小曼放得不深,陈遥在第三个小柜子里找到了。

这个小屋子,与其说是一个废弃的小仓库,倒不如说,是只属于陈遥与苏小曼的二人秘密基地。

废弃的柜子箱子,被陈遥搭成了一个十分不好看但足够结实的平台。陈遥将苏小曼和床一起挪到了平台之上。

果然,这一夜,雨水漫到了接近原本床的高度,陈遥和苏小曼二人,就在这个简易搭起的床铺,就着没被打湿的被单床单,期望着能够挨过今夜。

尽管裹满了被单,但是,苏小曼的肌肤依然冻得跟冰一样。陈遥没有办法,他尽可能地用自己充满内力的手去火热苏小曼的被单。

“好冷啊,小遥。。。。。。”女孩发声了,她睁开了一条眼缝,显然意识有了恢复。

“嗯,是啊!”陈遥答道,他恨不得用全身内力灌输到苏小曼体内,然而,不知法门,所以,他只能用充满热力的手尽可能地去捂热捂紧苏小曼的被单。

苏小曼将脸靠在陈遥的肩膀上,本能地用手去蹭向陈遥火热的手。

陈遥大惊,苏小曼的脸居然冰冷至此!顾不得守礼,陈遥用双手捧起苏小曼的双颊,企图给她温热。

“嗯。”苏小曼**道,显然,陈遥的法子起了作用。

“小遥。。。”

“我在。”

“你的手好温暖。。。”

“嗯,”陈遥嘱咐道,发现能将自己的手的温度传给女孩,是他一件非常开心的事。“被单你得自己捂紧一些。”

“小遥。。。”

“嗯。”

“你在吗?”

“在。”

“小遥。。。”

“嗯。”

“抱抱我吧。。。。。。”

“嗯。。。。。。”陈遥一时竟反应迟了一些。“啊?”

“我好冷。”

“。。。。。。”陈遥不说话了。陈遥期待,自己的沉默会让苏小曼明白自己的顾虑。

然而这一次,苏小曼没有。

“小遥,我要你的温度,”苏小曼仍然说着自己的话,“给我,好吗?”

陈遥脸红。但是,若是。。。。。。不,他绝是不能的。

“小遥。。。。。。我真的冷。。。。。。”这一次,苏小曼又睁开了眼睛乞怜地看向了陈遥的双目。

仔细想想,陈遥几时看过眼前这个女孩如此哀求。

惭愧!陈遥自己心底暗自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他赶紧用手轻轻围住被褥,以此减少苏小曼热量的流失。

陈遥啊陈遥!君子顾节理所应当,但此时此刻苏小曼都冷到如此这般境地了,自己居然还在束缚于那些繁文缛节的东西,真是大大的不该!

想到这一节,陈遥的思路一下又多出了一条。

是啊!假如今日异地而处,难道小曼就会拘泥于这些东西让我冻死于小屋吗?不!她绝不会啊!当年我重伤的时候,她与车厢中日夜照顾我,本是诸多不便,不是也没有在意这些繁琐礼节吗?若非如此,陈遥,你何来的今日啊!

想到这一节,陈遥更是坚定了信念。他紧紧地抱着被被褥包裹的苏小曼,尽可能地将自己地体温传递给她。

可是,也不对啊!当年我和小曼年纪都还尚小,可今日。。。。。。陈遥突然感受到怀中的异样,暗自叫自己压下精神。为自己此刻的感受深深地自责。

17岁的苏小曼,从各种意义上讲,都不再是小孩子了。

厚颜无耻!如此强行两相对比为自己开脱解释,其实与江湖上采花淫贼又有什么区别,陈遥想到自己刚刚的想法,狠狠地自责道。

若是明日,苏小曼要我死了赔罪,那我便死了吧。终于,陈遥的内力也耗散将近了,抱着苏小曼的被褥,不仅仅是为苏小曼着想,不久,也将是陈遥自己唯一取暖的方法了。

寒冷与倦意终于也袭上了陈遥的身体。

陈遥不愿睡去,迷迷糊糊中,他想到了很多。

如果,我还是姚辰呢?好久不曾浮现的爷爷的笑脸再次浮现在陈遥的脑海中,如果是爷爷的话。。。。。。那么,或许会打我骂我吗。。。。。。会。。。。。。还是不会呢。。。。。。不知道。。。。。。或许。。。。。。爷爷。。。。。。会让我。。。。。。和小曼成亲。。。。。。想到这里,陈遥一个机灵就打醒了自己。他望着怀中的女孩,突然意识道,他们二人的关系,或许早已超越了普通的友谊。

他此刻抱着苏小曼是违背了规矩,那么,难道之前的每一次为苏小曼疗伤,就不是吗?那么,苏小曼为自己疗伤的时候呢?

我。。。。。。可以娶小曼,做妻子吗?这一次,陈遥不再脸红,这一次,陈遥为自己抛出了这样的一个,合时却又不太合时的问题,或许他早该考虑了,只是,因为什么,这个问题,值得此时此刻,才被陈遥认真的考虑。

是啊!于理,我和小曼二人共同流落于此,生死与共,于落魄相拥相携,难道不是很珍贵的经历吗?再说于情,小曼这样漂亮的姑娘,要是嫁给我做了妻子,难道我这一生还不够心满意足的吗?更何况,小曼于我,本就有救命之恩啊!

而这样一来,我和小曼的相互接触虽然在当时是不合时宜,但是后推来看,小曼今后的丈夫本就是我,那么,于小曼而言,或许也就算不上丢失了名节了。思路到这里,陈遥更加觉得此法大妙。

再想到今后能够带着苏小曼回姚家,陈遥突然觉得天底下再好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了。

然而,此时此刻,一个问题打破了陈遥的幻想。

可是。。。。。。万一,小曼对我并非有此般想法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寒冰公主之梦境重圆第3章在线阅读

    吃饭的地方选在了滨海的餐厅,座位靠窗,风景一览无余。订的是四人座,但明显是给俩人准备的,傅亦膈应人而不自知,气得许知想拿酒瓶轮她脑袋。许知没点酒,一场饭局下来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人模人样。但闫言还是喝了,自己要求的。酒过三巡小脸通红,许知扶着她出来,傅亦去开车。“去我家。”许知道。傅亦没搭腔。闫言整个

  • 清穿,我是黑色霸王花在线阅读第4节

    嬴政这一声“放肆”震耳发聩,在整个石室中不断回响,再加上嬴政此刻脸上yin沉的表情,尽显帝王之威严。“末将该死,请陛下恕罪!”嬴政这一声“放肆”发出之后,原本还想扑上来的士兵顿时本能地匍匐跪倒在地,浑身瑟瑟发抖,高声道,就连声音都微微有点颤抖,显然是吓着了。这一刻,整个石室中所以士兵皆匍匐跪在地上,

  • 大唐:我的被动技能强无敌之索托城(7)

    07朱竹墨很快找到了等待在索托城城门下的戴沐白,对方虽然恼怒,却也并未忘记自己的初衷是要带着朱竹墨逛逛索托城,是故他离开时并未曾掩饰自己的气息,此时也只是静静站在城门之下,等着朱竹墨跟上来。朱竹墨却并没有第一时间与他打招呼,反而在戴沐白看不见的阴影里默默地观察了一会儿。他很快发现马红俊和奥斯卡所言非

  • 我不要为妃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中,一个如同塔一样的建筑物竖立在海水中。巨型的塔状建筑物十分的庞大,从海底延绵至海面,规模十分的宏伟,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这就是人类的聪明才智,哪怕在一片王阳的大海之中,也可以见到出一所规模宏大的建筑物。这正是世界政府的三大机构之一的推进城。在这里,关押着无数穷凶极恶的海贼,甚至

  • 穿到古代做四有新人(穿越)之喜欢我的话就亲我吧!(9)

    Z市第一中学洛枫站在校门口像是在等待学生的放学的家长一般,随着放学铃声的响起,动作麻利的学生们已经到达了校门口,迫不及待的往亲人的身旁跑去。洛枫之所在站在这里自然是想在看一看昨天那个与唐倩背景极为相似的那个女生了,只是今天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在撞见呢?洛枫不知道,但是心里是想看见的。“真是的,明知道

  • 萌芽第七章在线阅读

    呃!呃!呃!呃!一阵杀气从四方冲起,张楚岚赶紧按住冯宝宝双肩哀求道:“大姐,大姐,没事您还是少张嘴把!”“呃,直接动手是吧。”说着冯宝宝就掏出冈本零点零一准备动手。“不是!”张楚岚连哭的心道有了。对了!“臧龙,你不是说你只收集重要人物的情报吗?当红巨星来龙虎山了,你知道吗?”“当然,天下会千金携手巨

  • 风生天帝在线阅读第6节

    那天程茹从程父的书房里出来,父亲的话程茹早就有想到,但真正从父亲嘴里说出来程茹才真正了解了这些话的意义,不由得也有点感慨,留给她的时间真的越来越少了。Conrad的办事效率向来很高,程茹的要求转天就有了答复,最终程茹是担任TC公司中国总公司的技术顾问,公司地点在S市。程茹不可能去S市上班,所以本想拒

  • 穿越(还珠+梅花+新月)之婉若如溪第四章在线阅读

    寒冰心拽着吴亦凡跑到鞋子区的时候,经过了零食区,寒冰心毫不犹豫的拽着吴亦凡跑到了零食区,狂购零食。“冰心,你不是要买鞋吗?这些…是鞋吗?”吴亦凡无语的看着寒冰心说。“诶呀~要是衣服和鞋比,我会选鞋,但是呢,鞋跟零食比,我会毫不犹豫的选零食。”寒冰心把喜欢的零食全放到购物车里,说到。看着寒冰心的样子,

  • 魔法狗公主在线阅读第五章

    “凌枫!骗子!!大骗子!!!”韩桦的第一条留言是在6月23日的凌晨,裴欢猜测那个时候他已经看到自己的短信了。“混蛋!不是说好要回来的吗??为什么说话不算话!!!”看得出来,韩桦的心情很混乱,满屏血红色的惊叹号就是最好的证明。裴欢微微叹了口气,无意识地把手机抓得更紧了。过去一年,为了他和俱乐部的矛盾,

  • 史上最强玉帝在线阅读鸟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教授大概会这样认为吧?阴沉的老蝙蝠养了一只可爱的、傻乎乎的、可笑的缺了羽毛的黑团团猫头鹰的事很快就在整个霍格沃茨传开了,大家都在交头接耳,拉文克劳们甚至开会讨论了猫头鹰先生是否被魔药教授拿来做惨无人道的实验而导致没法飞行了。对此魔药教授表示嗤之以鼻,可是关于猫头鹰的话题无时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