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化凡修真之第五章(5)

2022/6/23 19:33:25 作者:天宇散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化凡修真
化凡修真
作者:天宇散人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地为牢,岁月为锁,大道路艰,吾心所向,破四海八荒,驭万物生灵,逆天登仙路,一步一杀劫!

5

宁雅第一次得到这个认知,尚且以为他在开玩笑。

“你没骗我?”她怔怔地看着他,进而仔细打量他的五官眉眼,一丝淡淡的疑惑浮上心头。

他眼含稍许愧疚:“应该早点告诉你的。”

她短时间没法消化,只喃喃道:“你们长得好像。”

他手掌搁在她的肩上,轻轻抚着:“怕认错人了?”

她摇头,心神却恍惚,某种无以名状的念头冒出来,心底的角落在悄然间失守。

“看我的眼睛。”他俯首盯住她,凑近耳边轻语,像极了催眠,“你只要记住,你喜欢的是我,是这样的眼神,就够了。”

宁雅望进他漆黑的眼瞳里,那里像一潭化不开的浓墨,深深地将她吸附进去,剩余的思维被剥夺,她听顺着他的话语,默认点头。

“说你爱我。”他拇指拂过她的唇。

她嘴唇开阖:“我爱你。”

他满意地笑了。

隔天下午,宁雅接到易母打来的电话。

对方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跟易钧回趟家吃顿饭。

宁雅在电话里应下,这一回熟了,也提早有所准备,带了点礼物顺道给他们送去。

易钧准时来接她,宁雅见他一直开着这款车,不由问了句:“你哥不用车了吗?”

他似乎顿了下,才说:“这车给我开了。”

宁雅点点头,上了路后她找话道:“你跟你哥一块儿长大,他平时对你肯定很好吧。”

他默默开车,似乎并不想多言。

她却有着愈盛的好奇:“你哥今天回家吗?”

“不知道。”

她奇怪:“你们不是在一个公司吗?”

他脸色漠然。

宁雅忽觉自己似乎问了不该问的,心底有些莫名,难不成他俩之间有矛盾?

到了易家,进门只见易父易母,以及做饭收拾的佣人,除外别无他人。

宁雅将自己带去的礼物双手奉上,俩长辈微笑收下,也回了些财礼塞给她。

宁雅推拒着没敢收,倒是身边的男人提了句:“自己家的人,不用客气。”她这才为难地接下。

晚餐时间,四人围桌而坐,宁雅安静地吃着,听着两父子谈论公司里的事情,从股份权职讲到项目合作,起先她顺耳一听并不多想,渐渐地觉出点不寻常,那就是不管公事私事,他们似乎都忘了一号人物,易钧的哥哥易霆。

照理说,尽管这哥哥不参与管理公司,在家里总也不可能没有存在感。

她心底揣着疑惑,期间暗暗打量易母,只见对方默默吃着饭,也不在俩父子间插话,毫不关心的样子。倒是偶尔顾及宁雅的感受,抬头见她闷声不吭,招呼她夹菜多吃。

宁雅礼貌一笑,低头扒饭。

身边的人谈完一阵,侧过头见她一直光吃眼前的菜,便伸长手臂一样样夹给她,嘴里说:“多吃点,这几天都没好好吃。”

很快,她碗中堆了座小山,没好意思当着长辈的面夹回去,硬着头皮继续吃完。

饭后,俩父子去偏厅谈话,宁雅自觉帮佣人收拾碗筷。

易母见她手熟,知道她在家也是做惯的,便叫住说:“别忙了,她们会收拾的,不如你帮我泡茶吧。”

宁雅应下,跟着易母走到茶柜前,按照她的指示挑了其中一罐,捻了几片茶叶搁进杯内,然后倒进滚烫的开水。

期间,她瞧着氛围安静,找话问:“大哥今天不回来吗?”

茶叶翻滚,浸润至舒展泡开。

易母像是刚回神:“哦,他在外有事。”

宁雅听着她的口气,更觉这个大哥跟家里关系微妙,怕是有过不好的回忆,否则怎么会让人感觉在有意避而不谈。

但若是真如她所想,也大概是发生在她来这个家之前,既然没有参与过,就不瞎掺和询问了。

她心底想了一通,将茶水送至偏厅茶几上,易母也跟过来,对易钧说:“既然明天都休息,晚上你们俩就在这儿住下吧。”

他没说话,目光转向宁雅。

宁雅什么准备都没带,局促地回视,还是想听他意见。

他接收到她内心想法,开口说:“跟妈上去吧,去我房间。”

宁雅点点头,紧接着随易母上楼。

二楼就两个卧室,一左一右,估摸着就是两兄弟的。

易母带她到了右边那一间房,推门开灯说:“晚上就睡这儿。”

宁雅跟着进去,里面空间很大,半卧室半书房的格局,外加卫生间跟衣帽间,虽然他不常回来,但角角落落都被收拾得一尘不染。

易母随口关心道:“平时在家都是你搞卫生的吧?”

宁雅笑笑:“他也会收拾,他以前还没那么勤快呢。”

“是啊。”易母点头,嘴里念叨,“一个勤快,一个偷懒。”

宁雅没懂:“嗯?”

易母侧过头看了她一眼:“噢,我是说他们兄弟俩,以前都懒,现在哥哥勤快。”

宁雅仍是没懂,轻笑问道:“是易霆比较勤快吗?”

易母似乎没绕过弯来,懵了一会才道:“瞧我,俩兄弟长得太像,我有时候话也会说错,反了反了,是弟弟比较勤快。”

宁雅失笑一声,在书桌边望了圈,问道:“有他们兄弟俩的相册吗?我想看看能不能分辨出来。”

易母翻抽屉去找,一时似乎忘了在哪,没找着。

倒是宁雅放眼一望,瞥见书柜橱窗内有一本厚厚的集册,看似是相册,走过去拿下,翻开一看果然是。

她欣喜道:“我找到了。”

易母走过来看了眼,说道:“是这个。”

宁雅在书桌前坐下,饶有兴致地一页页翻看,从两兄弟还是婴孩的时候看起,一边询问易母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

起先不易区分,到了中学时期,其中一方留了稍长的发型,看上去稍微张扬惹眼。

宁雅猜测:“这个是易霆吧。”

易母说:“这个是易钧。”

“哦。”宁雅想错了,她以为易钧是属于沉稳内敛型的,没想到他年少时期还有非主流的一面。

两兄弟长得一样高,从这方面瞧不出特点,但少年身上的气质慢慢蜕变后,逐渐有了显微的对比,一个脸上常笑容洋溢,另一个则比较淡定冷肃。

翻到最后,年岁相对接近当前,按前面的确认来推理,表情匮乏的那个应该是易霆,可她照内心的想法对号入座,第一感觉是易钧。

这个每天都跟自己同床而眠的男人,不管举手投足还是眼波神态,她在这一刻难道还会认错吗?

但答案终究是相反的,那是一张获奖照片,右下角的水印明确写着“TING YI”。

宁雅眨了眨眼,确认没看错。

一瞬间所有既定的想法被推翻,像是依照可靠前提已经离正确答案非常相近,结果却被打了一闷棍告知错误,毫无道理可言。

合上相册后宁雅去洗澡,热水淋在身上畅通无比,满脑思绪仍停留在刚才那事上,突然间她逐渐想明白,最初跟易钧交往那段时间,他的确是比较阳光外向的,喜欢骑车爱慢跑,也会主动逗她聊天,整个人运动风十足。也不知什么时候起,话不似以前那么多,衣着也偏向于正式西装,也不爱谈论运动上的事,更多的是于她而言枯燥的报告。

这一切说突兀也不显然,但若是自然形成的,又让她觉得无法解释,似乎自己一直以来相处的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甚至在看过照片后这种想法更有说服力,以至于神不知鬼不觉地,她在突然间产生了不确定的恐慌感。

浴室里面太闷,宁雅觉得透不过气,快速关了水,裹了身浴袍走出,系带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她在洗手台边站了会儿,双手撑住边沿,看着镜中的自己,面色惨白,目光怔怔地对视,莫种想法在倏然间强烈扩张。

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刚巧碰见易钧回房,他看似有些疲惫,手上还攥着一些文件,见她已经洗完澡,勾了勾唇:“这么快?”

宁雅看着他的脸,点了点头。

他将文件扔书桌上,回过身便紧密搂住了她,低头汲取她身上的沐浴完的清香味,沉醉着道:“好香。”

宁雅稍稍挣了挣,说:“你也快去洗吧。”

他放开了她,拉到身前一点距离,目光含笑看她,然后一只手提到领间捏了捏,没什么动静,指示她说:“帮我解开。”

宁雅举起双手,替他解第一个扣子,不知道是太紧还是手抖,好一会儿都没成功。

他笑笑,握住她的手放下,自己去解,轻而易举。

第一粒扣子松了,他又拾起她的手,抬下巴示意接下去。

她全程被他注视着,没敢回视,专心解扣子,脑子早已乱成一团浆。

终于解完最后一粒,他奖励似的吻她额头:“床上等我。”

宁雅身形未动,看着他走向身后的浴室,还未进去里边,又折回走到书桌前,忘了什么事似的,将文件放入抽屉内。

浴室内传出模糊的水声,宁雅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浴袍,她在这儿没有衣物,只能暂先这样将就。

她目光望着某处发怔,已经持续好久了,心底有个念头,想要上去确认,却又怕一再颠覆那个坚持的答案。

进退维谷间,隔壁的水声停了,心也似漏了一拍。

时间来不及,她仿若初醒,猛地从床上跳下,赤脚奔到桌前,拉出那个被她定视许久的抽屉,里面是一份刚被放入的文件。

房间内安静得很,卫生间尚还流淌着水渍声,里面的人应该在擦身。

宁雅双手微抖,快速捏起那份文件翻到最后一页,视线盯牢最后一排,签名处已有一个黑色字迹存在——

易霆。

而就在这一刻,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刚洗完澡的男人走了出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四大妖怪住我家(第一部)第3章在线阅读

    梁芳打了个哈欠走来,质询道:“你昨个儿为了瞒这些还联合王四娘推我下河,难道这都不认吗?”她刚刚将草药已经种在空间戒指里面了,顺便力排万难安置下了戴面具的男子。此时正有闲空,恰好可来看看梁启垣和陈老汉僵持的场面。陈老汉狡诈的道:“是你偷了王四娘的钱才用溺水来惩戒你。”梁芳以前不是连话都不敢说的吗?咋地

  • 猛婿在线阅读被无端羞辱

    蒜头鼻男人低头瞅了一眼,发怒道:“笨猪,你是怎么擦的,一点也不亮。”牛二没穿过皮鞋,自然也就没擦过皮鞋,他一时发楞了。“真他娘的猪罗。”“蒜头鼻”一抬脚,把牛二踢倒在地。牛二恼怒地质问道:“你…你凭什么踢我?”“老子就踢了,咋的?”“蒜头鼻”又抬起脚,还想踢牛二。牛二是个有血性的男人,怒火在他胸中熊

  • 直播黄河捞尸人第七章在线阅读

    我想大家可能很多人还不清楚外八行是什么,这里说一下。所谓的外八行就是古代三百六十行之外的另类,就是不在正经营生的行列里面。有金点、乞丐、响马、贼偷、倒斗、走山、领火、采水,合称“五行三家”。金点为算命一行,响马为拦路抢劫一行,倒斗为盗墓一行,走山为骗术,领火为蛊术,采水为官妓。有这样的背景,古古怪怪

  • 二月雪飞扬在线阅读第10章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门神?”冯书桥点点头,“我是游魂之身,有神佛的地方我都是进不去的。”“啊?那你是怎么进吕三尸家的地下室了呢?”冯书桥顿了顿,说道,“他把我的魂魄寄放到自己的随身之物中,那物件他常年佩戴,有人的磁场和气味,门神便会放行。”我把手一挥,“那不是小事一桩,你也到我的随身之物之中不就可

  • 僵尸:开局选择本命飞剑夜探太子宫【1】

    东阳悔简单和东阳媚交代过后,先行回宫。有的人,想遇到,偏偏不会遇到,有的人,不想遇见,偏偏在你的眼前晃啊晃。最可恨的是打不得骂不得,只能默默忍着这种心塞的痛。东阳悔面对暮流歌就是这样,东阳悔途经上次遇见暮流歌的凉亭,好巧不巧遇见了暮流歌在那里。今天出门黄历一定没看好,东阳悔默念。准备悄悄过去。“公主

  • [死神+fate]悬崖上的蓝染花第4章在线阅读

    没了定魂符,女鬼身形猛的一转,从喉咙伸出发出一生怒吼,声音震得头皮都在发麻,只见到女鬼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无声无息的就往我这边飘过来。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可那女鬼速度极快,几个呼吸时间就来到我们面前,尖锐的利爪变幻戏法似得直接给我来了一个掐脖子套餐。所以我哪敢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啊,刚想把龙川从地上拉

  • 小算计之战力飙升

    通过这“雄霸宇杀道”的运作,墨邪顿时如冉冉升起的亮星,他在诡异的气流冲击之中,实力变得极为的强硬,脑海之中也是市场的出现一道道影子,不时摆弄着手势,似乎是在凝练天地灵气,聚集后形成体内真气!他是相当的欣慰,瞪着眼睛,十分的舒爽,面对这样的转变,他体内的那吞纳的玄窍丹药也是被他吸纳的一干二净,顿时之间

  • 勾魂之吻在线阅读第1节

    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厚厚的积雪没过了林家老巷高高的门槛,从老巷的巷头到巷尾住着的都是林家老姓,而住在巷子尽头的那户人家的宅院看起来很是神秘,没有门牌号,更没有什么姓氏,看不出主人的任何零星的信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老宅主人的身份极其的普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匠而已。风卷起老宅屋顶的细小的雪粒飘飘

  •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之外出历练

    此次远行秦正阳打算去往死亡森林,自己的力量来的蹊跷,怕是只有在生死关头才能突破自己的极限,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这个道理秦正阳还是懂的,这一次远行,成龙还是成虫就看秦正阳自己的造化了。天高云淡,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好在上天还是很给秦正阳面子的,在秦正阳赶路的这三天里的天气一直是很好的,要知道一场秋雨一场

  • 都市玄幻之守护灵时代夜客

    我被这句话吓得魂飞天外!猛的回过头去!阴暗的床角落里面,一张脸,正冷冰冰的看着我!胖子冷笑,刺激了我浑身上下所有的汗毛,全部都乍立了起来。我惊恐的失声道:“你……你怎么进来的……”胖子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压在了床上,狠戾无比的说:“你敢阴老子,我搞不死你!”肩膀的剧痛,还有胖子的狞恶,已经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