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逍遥云巅在线阅读第3节

2022/6/23 18:50:40 作者:哒达大 来源:飞卢小说网
逍遥云巅
逍遥云巅
作者:哒达大来源:飞卢小说网
弹指间数百年已过,往昔的友人早已不存在了。莅临宇宙最巅峰,却发现似乎少了些什么。权掌天下,我为主宰;芸芸众生,皆是棋子。(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晴雯霎时面色灰白,贾二爷这是要置她于死地啊,给个活路呗……

且不说贾母听到这话作何感想,单单是王夫人的面色就已经似锅底般黑了。

“胡闹,伺候你的丫头还不多?你这是嫌祖母亏待你了不是?”贾母点了点他的小鼻头,状似责备,实则语气宠溺得紧。

贾母原本是想把晴雯给了宝玉,可宝玉主动求与她给他的到底是不一样,也就歇了这个心思。

晴雯此刻要是知道贾母的想法,必定要给贾大爷点一万个赞谢谢他的开口之恩。

宝玉见祖母并没有点头的意思也急了。

“这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若是祖母不肯把晴雯妹妹给我,倒要叫人欺负了她去?”

“不给你就是欺负了她去?你若是要她,需得问问她自己的意思。”贾母见外孙执意如此,便也无可奈何。

宝玉大喜,忙问晴雯:“你可愿跟我回去?”

眼见王夫人脸色越发阴沉,晴雯心道是大大的不妙,心一横,冲王夫人脚下磕了一个头,倒把在场人都定住。

“晴雯心中虽是愿意跟宝二爷去的,”才怪,“可前年村上发大水,多亏夫人送的救济银村上的老老少少才得以过上今天的好日子。”

“晴雯心中只想报夫人大恩!求宝二爷成全!”

这番话说的是大义凛然,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原著中王夫人吃斋念佛,心最善,拿出银子救济的百姓不到一万也有一千,哪里记得什么地方拨的什么款。

宝玉一听这话心中又是百般纠结起来,正想着如何说辞,贾母的话就插了进来。

“你是个有心的孩子,既是这样,那你就跟了她去吧。”贾母看向王夫人,见王夫人也未表示什么,便这样定了下来。

“祖母!可……”

“我方才让你问了晴雯的意见,人家不愿可怨不得我,你平时里最是体贴姑娘的心思,怎的这会儿就糊涂了?”

宝玉还想再说,却被贾母这番话堵住了嘴,只好嘟嘟小嘴儿默不作声地缩在贾母怀里。

过了这一茬,晴雯总算是舒了口气,她来时小心翼翼,就怕碰到宝玉这个难缠的。

又说到原著里和宝玉亲近的人中竟是没一个有好下场的,宝玉的爱和体贴太过自私,细想林妹妹和晴雯的死几乎是他一手促成的,以爱之名,却忘了这个尊卑里外分的清清楚楚的时代里根本就容不得他的优柔寡断,人人平等这一说。

她并不讨厌宝玉,只是她以后毕竟是要走的,若到时他的顽劲儿一发作,不准她回去,那她可不就彻底完了?

珍爱生命,远离宝玉!

晴雯成了王夫人房里的三等丫鬟,每月虽只得月例五百,只要能安分下来晴雯也心满意足了。因三等丫鬟不是能力太次就是年纪太小,所以一开始安排的伙计都不会太重。

而晴雯刚巧便要照顾王夫人起居,总结起来也就是三陪,陪吃陪喝陪聊。王夫人吃着她看着,王夫人喝着她看着,王夫人坐着她站着。

她不知道王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她是怪尴尬的,恩,想想就尴尬。

金钏儿领着晴雯到处转转,喋喋不休地嘱咐,颇有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这是夫人平日里念经用的一套东西,你别弄混了。且记住每日要问夫人想用的食儿好让伙房随时备着,夫人最喜清淡的,可近日胃口不好,倒有好几日不肯吃了。”

前面儿说的大段话晴雯听听倒也罢,只是她作为一名厨子,对于关乎她职业的话题都十分敏感,便忍不住多嘴又问了句。

“夫人既不吃,满桌的菜可如何处置?”

“自然是抛了。”金钏儿杏眼狐疑地看她,吃不完自然要丢,这小丫头满目震惊是什么意思?

“是……要抛。”晴雯心中滴血痛心疾首,全府上下千百号人,单他们小丫头的份例就有两素一荤,吃不完的都丢了那岂不是能围一座小山?

怪不得贾府败时说拜就败了,原来前因后果早有说法。

绕完王夫人屋,金钏儿又在四周找了棵看起来较为瘦弱的树,随手折了根长枝,草草画了贾府众人的起居图。

据说前几年小丫鬟进府都是又大丫鬟们带着一间一间认过去,走到最后不光小丫鬟们哭喊着累,就是大的也吃不消了才想出了这么一个省事儿好用的法子来。

“这图你可要背的滚瓜烂熟儿的,别走错了闹了笑话去。”

“好嘞。”晴雯笑声应允,这可难不倒她,她可是经过九年制义务教育又通过了高中地理变态的地图画法才终于,做了一名厨子的。

虽然她到现在还想不通这些有什么卵用就是了。

小丫头们都住在丫头所,六人一间房,成天吵吵闹闹的不得安生。

和她分在一间的六个小丫头晴雯除彩云的名字觉得耳熟外便都不认得了,彩云为人最是好说话,那些个尖酸泼辣的,有些小心机的都自发抱了个小团体。

待彩云回过头来时已经是和晴雯关系最是密切了。

“这些天儿夫人怎么闷闷不乐的?”

王夫人在佛堂念经,有玉钏儿陪着,晴雯与彩云就只得在外守着了。

“过了夫人生的元春就要入宫了,为了这事儿可没少折腾。”

彩云瘦瘦小小的一个平时看起来没什么存在感,却在在提到元春时眼内闪过一丝羡慕。

“元春进宫?!”晴雯大惊,忍不住惊呼出了声。

她原本以为元春早已经走了,毕竟她所熟知的红楼中元春只活在贾府众人口中,遥不可及的娘娘二字,就淹没了她在贾府的所有过去,说来也是可悲。

“嘘!你叫这么大声做甚?夫人进来可是听不得这二字的,仔细被夫人听见有你好看的!”彩云立刻冲上前捂住晴雯的嘴,焦急道。

王夫人最是心善是真的,可发起狠来也是谁都不让,彩云是真不想让晴雯受罚。

晴雯默默捋下彩云的手,暗自叹息一声,便不再做他想了。

佛堂大门咔吱一声响,王夫人从内走出,面色憔悴,眼眶通红似哭过一般,后头跟着的金钏儿玉钏儿也是如此。

玉钏儿扫了一眼彩云,抬起下巴道:“你回去吧。”

彩云点头,拉着晴雯便要走,又听身后一句,“晴雯留下”,便松开手,小声道一句小心些后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晴雯进贾府的几日来第一次被王夫人叫住,心里有些不安。

她不过就喊了声元春入宫,不会这么巧就被贾王氏听到了吧,这是……要治罪?

晴雯不解。

“我记得你来时绣的帕子很是好看。”王夫人盯着晴雯乖巧的样子,心中不甚满意。

“年后我的元春儿要走,你绣上一套给她带入宫中,其他伙计暂且放下罢。”

晴雯先是一喜,然后又一悲。得,虽然不用站着看人家吃饭了,但还是要做她最不喜的刺绣,这还不如让她站着呢。

晴雯有原身的记忆,绣起花来也麻利的很。倒不是说她对这个没兴趣,相反她原本是很喜欢这种大中国古老传统的文化技艺的。

可晴雯刺绣的功底并不是她一点一滴自己学来的,而是她一拿起针线,手便不自觉的动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强迫做一件事,不仅没有真实感,还附带满满的罪恶感。

“我知道了,夫人想要绣什么图样?”晴雯低声问道。

“这………”王夫人皱眉,显然她也未曾想过这个问题。

“你们说呢?”她思索不得,又回头望身后的二钏儿。

二钏面面相觑一阵儿后还是金钏儿反应最快,俏脸儿一喜抢着答道:“不如绣鸳鸯戏水,寓意我们奶奶与圣上夫妻恩爱,和和美美。”

见王夫人不答话儿,玉钏儿赶忙上前道:“鸳鸯戏水太常见,是有些俗气配不上我们奶奶,我瞧着倒是不如花开并蒂来的好。”

“是,是我太俗气了,姐姐想的更好。”金钏儿笑着点头附和。

王氏还是不接话,眉头皱的更紧。

二钏儿自认没了想法,不再言语,场面一时间竟冷了下来。

晴雯抬头偷偷打量着王氏哭肿的双眼,突然脑内灵光一闪,霎时有了想法。

“夫人,”晴雯小呼一声,立刻引来了王夫人的目光,她见王夫人抬了头,便又继续道。

“我见娘家村上姑娘嫁人有绣燕鸟归巢的,当时我还问那大娘,‘人都缝好事成双,花好月圆,您这燕归巢倒是稀奇的很’,你道那大娘回甚?”

“她道甚么?”王夫人紧接着问了晴雯,她身后的金钏儿玉钏儿也盯住她不放。

晴雯详作局促:“这大娘回道‘我自是盼她花好月圆,可作为人母,我更盼儿女承欢膝下。她可不用常来,只一岁一回我便满足’。”

“承欢膝下……”王夫人念念道。

她何尝不盼她的元春宝玉能承欢膝下?只贾母喜欢孙女,自小就把四春带在身边。好不容易老来才有了宝玉一男丁,贾母不问她便强行夺了宝玉去养,谁又能懂,她作为母亲看着儿女在贾母怀中一天天长大,一口一个亲祖母,却与她生疏的悲哀。

“就用这个罢。”王夫人叹道,看晴雯的眼光也越来越欢喜。

“金钏儿,把前几天绣好的荷包拿两个出来给晴雯顽。”

金钏儿应允,自从里屋掏了两个大的荷包递予晴雯,晴雯疑惑,王夫人既是叫她绣东西怎的还反给她荷包?

晴雯接过,手头沉甸甸的触感让她心中一滞,随即黑了脸,这贾府发赏钱原来都是这么隐晦的?

王夫人看了荷包,约莫觉得还不够,便把手上剔透的白玉镯子捋下,直接戴在了晴雯手上。

晴雯震惊,但看二钏儿神色仿佛也是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她也就不再纠结。

“若绣的好我自不会亏待你。”王氏留下一句话,便带二钏儿飘然而去,留得晴雯一人在原地思考人生。

待晴雯回过神,先是赶紧把手上荷包藏好,至于这手上被王夫人强套上的镯子……晴雯白嫩纤细的手套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似乎都能捋到上臂去,看着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还是以后等长大了再戴吧,晴雯如是想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四大妖怪住我家(第一部)第3章在线阅读

    梁芳打了个哈欠走来,质询道:“你昨个儿为了瞒这些还联合王四娘推我下河,难道这都不认吗?”她刚刚将草药已经种在空间戒指里面了,顺便力排万难安置下了戴面具的男子。此时正有闲空,恰好可来看看梁启垣和陈老汉僵持的场面。陈老汉狡诈的道:“是你偷了王四娘的钱才用溺水来惩戒你。”梁芳以前不是连话都不敢说的吗?咋地

  • 猛婿在线阅读被无端羞辱

    蒜头鼻男人低头瞅了一眼,发怒道:“笨猪,你是怎么擦的,一点也不亮。”牛二没穿过皮鞋,自然也就没擦过皮鞋,他一时发楞了。“真他娘的猪罗。”“蒜头鼻”一抬脚,把牛二踢倒在地。牛二恼怒地质问道:“你…你凭什么踢我?”“老子就踢了,咋的?”“蒜头鼻”又抬起脚,还想踢牛二。牛二是个有血性的男人,怒火在他胸中熊

  • 直播黄河捞尸人第七章在线阅读

    我想大家可能很多人还不清楚外八行是什么,这里说一下。所谓的外八行就是古代三百六十行之外的另类,就是不在正经营生的行列里面。有金点、乞丐、响马、贼偷、倒斗、走山、领火、采水,合称“五行三家”。金点为算命一行,响马为拦路抢劫一行,倒斗为盗墓一行,走山为骗术,领火为蛊术,采水为官妓。有这样的背景,古古怪怪

  • 二月雪飞扬在线阅读第10章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门神?”冯书桥点点头,“我是游魂之身,有神佛的地方我都是进不去的。”“啊?那你是怎么进吕三尸家的地下室了呢?”冯书桥顿了顿,说道,“他把我的魂魄寄放到自己的随身之物中,那物件他常年佩戴,有人的磁场和气味,门神便会放行。”我把手一挥,“那不是小事一桩,你也到我的随身之物之中不就可

  • 僵尸:开局选择本命飞剑夜探太子宫【1】

    东阳悔简单和东阳媚交代过后,先行回宫。有的人,想遇到,偏偏不会遇到,有的人,不想遇见,偏偏在你的眼前晃啊晃。最可恨的是打不得骂不得,只能默默忍着这种心塞的痛。东阳悔面对暮流歌就是这样,东阳悔途经上次遇见暮流歌的凉亭,好巧不巧遇见了暮流歌在那里。今天出门黄历一定没看好,东阳悔默念。准备悄悄过去。“公主

  • [死神+fate]悬崖上的蓝染花第4章在线阅读

    没了定魂符,女鬼身形猛的一转,从喉咙伸出发出一生怒吼,声音震得头皮都在发麻,只见到女鬼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无声无息的就往我这边飘过来。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可那女鬼速度极快,几个呼吸时间就来到我们面前,尖锐的利爪变幻戏法似得直接给我来了一个掐脖子套餐。所以我哪敢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啊,刚想把龙川从地上拉

  • 小算计之战力飙升

    通过这“雄霸宇杀道”的运作,墨邪顿时如冉冉升起的亮星,他在诡异的气流冲击之中,实力变得极为的强硬,脑海之中也是市场的出现一道道影子,不时摆弄着手势,似乎是在凝练天地灵气,聚集后形成体内真气!他是相当的欣慰,瞪着眼睛,十分的舒爽,面对这样的转变,他体内的那吞纳的玄窍丹药也是被他吸纳的一干二净,顿时之间

  • 勾魂之吻在线阅读第1节

    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厚厚的积雪没过了林家老巷高高的门槛,从老巷的巷头到巷尾住着的都是林家老姓,而住在巷子尽头的那户人家的宅院看起来很是神秘,没有门牌号,更没有什么姓氏,看不出主人的任何零星的信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老宅主人的身份极其的普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匠而已。风卷起老宅屋顶的细小的雪粒飘飘

  •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之外出历练

    此次远行秦正阳打算去往死亡森林,自己的力量来的蹊跷,怕是只有在生死关头才能突破自己的极限,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这个道理秦正阳还是懂的,这一次远行,成龙还是成虫就看秦正阳自己的造化了。天高云淡,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好在上天还是很给秦正阳面子的,在秦正阳赶路的这三天里的天气一直是很好的,要知道一场秋雨一场

  • 都市玄幻之守护灵时代夜客

    我被这句话吓得魂飞天外!猛的回过头去!阴暗的床角落里面,一张脸,正冷冰冰的看着我!胖子冷笑,刺激了我浑身上下所有的汗毛,全部都乍立了起来。我惊恐的失声道:“你……你怎么进来的……”胖子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压在了床上,狠戾无比的说:“你敢阴老子,我搞不死你!”肩膀的剧痛,还有胖子的狞恶,已经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