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事事件开始

2022/6/24 13:23:32 作者:苋*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事
[*******事
作者:苋*来源:晋江文学城

“该死,你们太慢了!”我站在游乐园外,不停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这个社长也是的,怕我们爽约,没把票给我们拿着。

我看着游乐园外的人山人海,真不知道一会儿怎么逼进去。

就在我等到不耐烦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背。

我以为是社长他们,头也不回便说:“终于来了吗?我可等到花儿也谢了!”

可是奇怪的是,身后并没有回应。我奇怪了:“说句话啊你们。”

可是还没有回应。我顿时意识到不是他们,便回头看一眼。

身后是一个身材高大,西装革履,外表帅气的男青年。他看见我回头,微微一笑向我表示歉意:“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我看见他这样说,便说道:“没关系。”我边说边觉得他眼熟,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你不就是——”我想了好久终于想了起来“钢琴家李思朗吗?”

他听见我这样说顿时做出“嘘”的手势:“别这么大声,被别人听到了就麻烦了。”

我做点头状。他看见周围的目光没有聚集过来,才松了一口气。

我奇怪了,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正在我想追问下去的时候,他身后一看起来像是他保镖的黑衣男子用手肘捅了他一下,好像在催促他快点。

我心想:你要走了,我先拿一个签名。虽然我不是你的粉丝,但以后这签名必定值不少钱。想到这里,我开口了:“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李思朗愕然,但他很快回过神来,微微一笑说:“好啊。”

我在身上衣兜中掏出一支笔和一张纸,递了过去。

李思朗抓住我递给他的笔,不知为什么,他抓住笔的右手在微微地颤抖着,签名的时候手好像没力似的,有时浅有时深,笔画也若隐若现。

李思朗这个签名似乎花了好大的劲才签完。签完后,他把笔递给了我,不知怎么,当我接过他递给我的笔时,隐约间闻到他衣袖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西装袖口上的地方也沾了一些看上去有点粘稠的液体,但一时想不起是什么来着。

接过笔和那张纸,上面也被印上了他衣袖上的东西。

纸上的签名写的非常潦草,看起来不像是中文,却像是英文字母,真不知道他有没有练过字。但转念一想,明星的签名都是这个样的吧,我便没有理会。

他身旁的黑衣男子似乎在催促他快点,李思朗额头上似乎滴下了几滴汗珠,神情也略显紧张。他说道:“这张签名你一定要收好,别掉了。”

我听见他这么说,顿时便感到奇怪:怎么,一个明星居然叫粉丝收好签名,别掉了。什么意思?但我没有多想,点了点头。

李思朗和他身旁的那名黑衣男子消失在人海之中,我目送着他们离开,可奇怪的是李思朗居然走在前面。奇怪了,不应该是保镖开路吗?

正想着,一个人影出现在眼前,他顺着我的目光望过去,说道:“看什么呢?这么着迷?发现美女了?”

我看着他,笑了一笑说道:“没看什么。“忽然话锋一转,“你个廖鸿晶,现在才出现,我等你好久了。”

刚说完,身边又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怎么,不应该是我们吗?”

我听声音就知道是谁:“社长!你身为社长居然不以身作则,迟到?现在九点半了好不。”

社长笑了一下说:“不关我事,都是廖鸿晶这小子弄的。”

廖鸿晶摊了摊手,十分无奈。

社长问我:“对了,刚才和你说话的人是谁啊?怎么那么眼熟?”

我正想回答,身边的廖鸿晶抢了我的发言权:“那个人,不就是著名钢琴家李思朗吗?”

社长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想不起来呢?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我说道:“他不就给我签了个名而已嘛,没其他别的事了。”

廖鸿晶似乎有些奇怪:“不是吧,他好像最后还说了句什么话吧。”

我顿感奇怪,你们怎么知道的?看样子这两个家伙一直在我旁边不远,看到我跟人说话没走过来而已。我说道:“对啊,他最后那句话超奇怪的,说什么‘签名一定要收好,不能掉了’之类的话,不知道他想说什么,这话到底有什么意思。”

“签名一定要收,好不能掉了”社长不知在干啥,一个人自言自语“这真是意味深长的话啊......”

看到社长这样子,廖鸿晶不解,问我:“社长在干什么?”

我眉头一皱:“难道他想到什么了吗?”

我们正在说着,社长忽然脸色紧张起来:“even,那张签名呢,给我看一下。”

我伸出左手,在裤兜里拿出那张对折很多次的签名,打开来递给社长:“你发现什么了?”

社长边看签名边说:“一个明星居然叫他的粉丝收好自己的签名,这里面一定有古怪。而古怪的地方肯定出现在签名里。”

我似乎明白了:“这张纸上有奇怪的味道,而这味道绝不是李思朗这种人会沾到的,这好像是——”我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味道了,顿在了哪里。

廖鸿晶一把从社长手中抢过那张签名,放在鼻子边闻了闻,顿时发出“咦”的声音:“这不是汽油味吗?怎么会在这儿有?”

“汽油味?照理来说他身上应该不会有这种味道啊。难道是在什么地方粘上的吗?”社长发出疑问了。

“有汽油味的地方应该只会在重化工业区才会有的啊,难道李思朗去过那里吗?”我也发现了不正常的地方。

“如果他真的去过,那他为什么要去哪里呢?”廖鸿晶也发现了疑点。

我沉默了,如果上面所说都正确的话,那不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吗.......虽然我们这样像是杞人忧天,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社长也没有说话,他看到我不说,笑了一下:看来我们想到了一块了啊。

廖鸿晶看到我们不说话,问道:“你们两个,说句话啊!哑巴了?到底怎么样了?我们该做点什么?回答我!我不想被无视!”

我看到廖鸿晶这小子说话了,便做出恍然大悟状:“哦,那你就报警吧。”

廖鸿晶这小子一脸疑惑:“报警?报警干什么?”

吕文龙看了看廖鸿晶一脸疑惑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这是绑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师尊这个职业有点危险被威胁

    甄晶晶和金玉瞥见若浮生惊艳的眼神,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当看到沐浴在晨光下的余恩时,两人不淡定了。“靠,这谁,怎么长的这么好看。”甄晶晶粗暴的夸赞。闵月看着明明离自己很近但却又显得遥不可及,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得余恩,到了嘴边的介绍又收了回去。金玉想要和身边的同学换个位置,直接坐到余恩的身边去,刚移动屁股

  • 安然时光拍卖场的奴隶 【求收藏,求打赏】

    闯入黑暗之门的亚辉顷刻间就被岁月的洪流吞没,在这里已经分不清现实与虚幻,无数他与她的记忆碎片在他的眼前掠过。“你放心去争夺神座吧,我会在后面掩护你的。”在修罗神袛传承秘境之中,少女手持着破魔弓箭轻声对着身边的亚辉说道。这是亚辉与艾丽莎争夺到修罗神座的最后一个夜晚。“亚辉,不要放弃!家族覆灭了,你还有

  • 北山有莱之丹椒(1)

    “大慈大悲的菩萨啊,我真没撞那个老头,是他自己被撞了瘸着腿求我救他的,我看到他倒在地上抽抽,心一软就扶了,结果是个倚老卖老的白眼狼啊,一醒来就讹我,说我撞他,还让我赔十万块,啊,那是我存的嫁妆啊,怎么可能给他啊,为什么偏偏监控又坏了,求求你,大慈大悲,帮帮我。”刚从警察局出来的丹椒,偏偏又遇上了暴雨

  • 重生六零好时光在线阅读第4章

    残阳似血,在天边泛出淡淡的微红。而此时的林开却并不在自己的屋舍之内,反而是又来到了的执务堂。但与今早的情况相比,此时此刻执务堂里却挤满了人,听着门外不时的破空声,可以想见,有越来越多的老山寺弟子正在往这边赶来。林开是接到通知赶到这里的,就在刚才,老山寺内拉响了宗门巡逻警戒,他也接到了通知,宗门内出现

  • 网游之召唤风云在线阅读第7节

    系统知道布暇这句话不是说给它听的,不过依照它的性格和目的,最好打断这一人一鬼的暧昧氛围才是,但系统却迷之沉默了起来。没有打扰,没有附和,什么都没有。它对人类的感情,终究还是太过复杂,复杂到它也分析不出来,只能靠着表现观摩出一二。等许无垢写完,又是一夜过去了。夜叉倒是没有打扰,但许无垢没有天真地以为是

  • 犯罪回忆录在线阅读第2节

    赵简坐起身子脱下了自己身上那身大红喜袍,刺眼的颜色好像一团火焰在燃烧着自己,分明没有忘记那年自己信誓旦旦,转眼间却是大红披身作为人嫁。为了救爹爹赵简选择了独自嫁给米禽牧北,这件事情大宋不知、赵王爷不知、七斋不知、全天下皆是不知,赵简知晓自己迈出的第一步便已是叛国的罪名,她不求天下人理解,但求心中无愧

  • 我住的房子他成精了第七章在线阅读

    想着,从LV包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宋小雅的号码。“小雅啊,出去玩吧?”“你不是和你们家白宇轩回白家老宅去完成造人计划了吗?”看来宋小雅很意外她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杜伊伊轻叹一声,“韩尤物肚子疼,白宇轩去照顾她了。”“啊?你们家那想抱小金曾孙想得要发疯的白老夫人居然会放人?她没有逮着这个一月一次的

  • 妖怪治愈书在线阅读第5章

    梓汐趴在狱中榻上把玩着胸前的秀发,小腿微微翘着,瞧上去并无坐牢的忧虑,反倒哼上了小曲,似乎挺愉快。刘维站在牢门外瞧着她如此模样,恨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来人,给本少爷把门打开。”他一开口,便露出那口污秽的黄牙,一看便是旱烟抽多了。梓汐听得声音,一个激灵从榻上翻起,翘了二郎腿,满是讥诮的瞧着他,“哟

  • 妖精喜儿公会

    回到主城,早安直接去了装备商人那里,制作他的银武去了,神域风花和死亡之眼也告别,去干自己的事儿去了。张风让神域风花先打开了技能面板,直接重置了技能加点,加上挑刺突刺,落刃斩,不过都没有以前加的那么多,打开了魔剑士的技能面板,点上附魔这个技能,又好奇的看了看其他技能,似乎也挺不错,但出于他比较想走主流

  • 重生之风云惊变在线阅读第5章

    幼老爷赶忙婉拒:“不用、不用。”他颇有几分危机意识,如临大敌地觑向薛白,生怕让他知晓幼清这会儿不仅失了忆,而且还怀有身孕。倒是赵氏心平气和地给幼老爷使了一个眼色,幼老爷心领神会,又解释道:“清清只不过是上山的途中着了凉,让他睡一觉,把汗发出来就可以了。”“大师不敢当,贫僧法号释心。”青年和尚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