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魔神天下1之杜蕾斯还是凡士林?

2022/6/24 1:33:17 作者:飞奔的柠檬 来源:纵横中文网
魔神天下1
魔神天下1
作者:飞奔的柠檬来源:纵横中文网
他是废脉,不能修行,因苍天逼他,因执念,修魔神圣典,逆天,逆世。成就无上混沌魔神体,光辉照耀万古诸天!

第二天。。。。早餐过后,林松被张梦雨领进了一间小网吧,而且在门口已经是站了不少人。

其中一个林松见过,昨天电竞社负责招收新社员,好像因为什么事情跟一个人骂起来了,看那模样应该是那个孟波没错。

“张小姐来了?怎么没把我媳妇儿打包过来?难不能你想先验验货?”孟波一脸淫笑道,而且还是挺了挺肥胖的水桶腰。

“流氓!还不快开始?”张梦雨骂了一声,直接选择一个位置做了下来。

网吧的装备很有先见,五五分座,这边五个人,对面五个人,看不到对面的屏幕。

进入自定义房间之后,林松不由的皱眉,毕竟张梦雨来学校时间不长,认识的人也是有限。

四个账号,大约都是黄金左右,最高的就算张梦雨昨天刚打到的黄金,而林松用的账号,是张梦雨给的,白银五而已,因为林松不想用出自己那个id,否则会引起轰动的。

而对面也是三个账号,不过却是一水的钻石段位。

“你们这是欺负人!”一个叫王康的少年喊道。

“别这样说,又不是我发起的挑战,某些人管不住自己的嘴,不知道那里的活儿,怎么样!”孟波开口。

引发一阵哄笑,而张梦雨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几分钟的等待时间,今天的主人公张清雅终于来了。

看到的第一眼,林松明白为什么会对孟波有这么大的诱惑力了。

纯啊,太纯了,天真的娃娃脸,蓝白交间的衬衫,包裹着饱满的酥胸,隐隐有着爆裂而出的趋势,勉强到膝盖的超短裙,配合那纯洁无暇的白色丝袜。

萝莉即正义,白丝即王道。

对于孟波这种宅男,绝对是杀伤力百分百,而且还真实伤害。

“媳妇来了?”孟波笑道,口中的口水,是险些滴了下来,甚至这位的脑海中已经是YY出今天晚上.AVI的那种画面。

“谁是你媳妇?”张清雅冷哼坐在了林松的边上,开始输入自己的账号密码。

林松这边的人,刚刚到齐,林松,张梦雪,张清雅,王康,还有一个戴眼镜的小伙,他叫吴青。

而对面几个人始终没凑齐,到现在才是来了四个,第四个也是钻石段位,而且已经是到达了钻一,最后一个迟迟未到。

不知道是等的不耐烦了,还是什么原因,王康开口:“还来不来!不来你们认输算了!”

“谁说不来!已经到门口了!钉子大哥今天靠你了!”孟波搓着手说道,亲自去迎接那位神秘的钉子。

是一个二十五六的男子,一头的黄毛杀马特,在外加上那特质的大耳钉,完全是一副混混模样。

在目光落在张梦雨跟张清雅身上时,也是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

“就是这两个吧!果然是可以的!”钉子说道,做到自己的位置上,并没有上号,好像是在等待什么。

“哪里哪里!大不了到时让您先验验货!”孟波说道,看了看张梦雨,心里也一阵肉疼。

“这还差不多!”钉子咧嘴一笑,开始输入自己账号,在进入这个小小的自定义房间时。

那只有汉字没有数字的段位,把在座的四人吓了一跳,超凡大师!

“对面有大师啊!这下完了!”张梦雨一脸绝望的说道,甚至都开始考虑是杜蕾斯还是凡士林。

“小雨啊1你这打的什么赌?简直有毒啊!”吴青开口。

“说什么!没打怎么知道?呵呵!不就是大师吗?”王康不服气的开口,可他心里也是没底啊。

而张清雅也是摇了摇嘴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说!你们要不要投降算了!免得浪费老子时间!”孟波开口,目光一直是在张清雅身上,一直是没动过

虽说张梦雨也不错,不过已经被钉子哥预定了。

“不就是大师吗?又....不是没打过!”王康开口。

“你以为是一般的大师啊!看到那个ID了吗?斗鱼TV,主播认证!我们钉子哥可是斗鱼的知名主播,跟你们说的大师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另一位钻石玩家开口。

主播,钻石,什么在他们心里都是大神级别,虽说张梦雨也一个主播,可跟大师级别的主播一比,完全不是什么事。

“还有的打吗?”吴青问道。

“应该.....没准....可能....能打!”王康心里没底,可就是死倔不说出来,可几人也明白,根本就没打下去的可能。

“咦?怎么还没开?一人一瓶阿萨姆,赢了你们请我吃饭!”就在这时,方才去洗手间的林松走了出啦,一人丢了一瓶饮料。

可谁会接?完全是一脸智障的看着林松,那副表情就好像是在说,你想赢?你竟然想赢?

“怎么了嘛?”林松一脸懵逼的做了下来,看了看对面的段位,点了点头,表示不用摘下手套,就可以玩玩。

不过在看到那个斗鱼为前戳的ID时,那张嬉笑的脸,瞬间是搭了下来,换过来的是一种戏谑跟嘲笑,还以为是谁?不就是一个斗鱼的小花生米主播吗?

不仅身份低,就算是那,预计也跟花生米差不多。

不过也需要认真一些,虐菜我是认真的!

“怎么还不开?”林松问道。

“你真想打啊?”吴青小声的问道。

“不就是一个只会虐虐白银青铜的小破主播吗?就算是斗鱼三怪在这里,老子一样虐他!”林松说道。

不过却引来了一阵阵的白眼,没人信,是真的没人信,虽然这只是实话。

“呵呵!我等着你来虐!我可告诉你!你要输了,你的小女友,可变成我的了!”钉子一指张梦雨说道。

“呵呵!你以为你会赢?”林松冷笑一声。。

双方也不废话,便瞬间进入了游戏,下路是妹子组合,中单是吴青,上单是王康,留给林松的是一个打野位置。

S5版本,是打野道具的版本,不过这个时间段,这个英雄应该可以,点下一个因为网吧特权而亮起的英雄。

熟悉的声音响彻在林松的耳边。

“狂野将使他们感到畏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二月雪飞扬在线阅读第10章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门神?”冯书桥点点头,“我是游魂之身,有神佛的地方我都是进不去的。”“啊?那你是怎么进吕三尸家的地下室了呢?”冯书桥顿了顿,说道,“他把我的魂魄寄放到自己的随身之物中,那物件他常年佩戴,有人的磁场和气味,门神便会放行。”我把手一挥,“那不是小事一桩,你也到我的随身之物之中不就可

  • 僵尸:开局选择本命飞剑夜探太子宫【1】

    东阳悔简单和东阳媚交代过后,先行回宫。有的人,想遇到,偏偏不会遇到,有的人,不想遇见,偏偏在你的眼前晃啊晃。最可恨的是打不得骂不得,只能默默忍着这种心塞的痛。东阳悔面对暮流歌就是这样,东阳悔途经上次遇见暮流歌的凉亭,好巧不巧遇见了暮流歌在那里。今天出门黄历一定没看好,东阳悔默念。准备悄悄过去。“公主

  • [死神+fate]悬崖上的蓝染花第4章在线阅读

    没了定魂符,女鬼身形猛的一转,从喉咙伸出发出一生怒吼,声音震得头皮都在发麻,只见到女鬼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无声无息的就往我这边飘过来。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可那女鬼速度极快,几个呼吸时间就来到我们面前,尖锐的利爪变幻戏法似得直接给我来了一个掐脖子套餐。所以我哪敢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啊,刚想把龙川从地上拉

  • 小算计之战力飙升

    通过这“雄霸宇杀道”的运作,墨邪顿时如冉冉升起的亮星,他在诡异的气流冲击之中,实力变得极为的强硬,脑海之中也是市场的出现一道道影子,不时摆弄着手势,似乎是在凝练天地灵气,聚集后形成体内真气!他是相当的欣慰,瞪着眼睛,十分的舒爽,面对这样的转变,他体内的那吞纳的玄窍丹药也是被他吸纳的一干二净,顿时之间

  • 勾魂之吻在线阅读第1节

    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厚厚的积雪没过了林家老巷高高的门槛,从老巷的巷头到巷尾住着的都是林家老姓,而住在巷子尽头的那户人家的宅院看起来很是神秘,没有门牌号,更没有什么姓氏,看不出主人的任何零星的信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老宅主人的身份极其的普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匠而已。风卷起老宅屋顶的细小的雪粒飘飘

  •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之外出历练

    此次远行秦正阳打算去往死亡森林,自己的力量来的蹊跷,怕是只有在生死关头才能突破自己的极限,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这个道理秦正阳还是懂的,这一次远行,成龙还是成虫就看秦正阳自己的造化了。天高云淡,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好在上天还是很给秦正阳面子的,在秦正阳赶路的这三天里的天气一直是很好的,要知道一场秋雨一场

  • 都市玄幻之守护灵时代夜客

    我被这句话吓得魂飞天外!猛的回过头去!阴暗的床角落里面,一张脸,正冷冰冰的看着我!胖子冷笑,刺激了我浑身上下所有的汗毛,全部都乍立了起来。我惊恐的失声道:“你……你怎么进来的……”胖子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压在了床上,狠戾无比的说:“你敢阴老子,我搞不死你!”肩膀的剧痛,还有胖子的狞恶,已经吓得

  • 反派拯救日记第1章在线阅读

    是夜,风雨大作,似有大事发生。陡然间,天空中一道道火光闪烁,仿佛有无数流星从天空中坠落。其中一抹流光,不偏不倚,直接无声无息的穿过玻璃,坠入萧十三的房间,涌入了他的身体。片刻,萧十三猛地睁开双目,呼的一下,从舒适的床上翻身而起。他抬头凝望四周,同时打量着自己年少的脸庞,最终,他,笑了。“十八岁,西红

  • 玄天灵界在线阅读第九章

    湖面相拥亲吻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每每想起,东方鸿月还是会脸色羞红,心跳加速,军营当中不乏男子,但是她从来没有跟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就连她心中在意的那人,两人之间也从来没有逾越本分,突然之间与凌暮云这样肌肤相亲,倒让东方鸿月这位意志坚定的红帅心旌摇曳,烦乱不已。听着姑娘不知道是第几声的叹息,站

  • 诡事之湘西行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素衣女子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面朝着众人,站在悬崖边上,面前的是身着将军战袍的四人以及跟随他们的随从。她孱弱的身体在寒风中摇摇欲坠。“雪心,回来”将军中的一位终于忍不住,向前一步,那女子却往后退了一步,那将军只得生生顿住脚步。“哈哈哈哈,回来?回哪儿?”名为雪心的女子仰天大笑一番,眼泪从眼角流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