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田园之农媳难当在线阅读荷鲁斯之眼

2022/6/24 15:11:32 作者:常常久久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田园之农媳难当
田园之农媳难当
作者:常常久久来源:晋江文学城
王岚烟意外得到灵泉空间,以为摊上大事儿了?结果末世没影儿,却在采购物资的路上仗义救人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意外穿越成了农家冲喜媳妇!......陌生的朝代,冲喜的媳妇儿;不受欢迎的婆家,腿脚瘫痪的夫君。......王岚烟暗自打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灵泉在手,携手夫君,种田养包子!《神棍是个小姐姐》又穿越了?唉,继续当神棍吧!《田园空间之农门贵女》末世穿越,恰逢干旱,种田养崽崽《胖橘已上线》大“橘”为重啊!

对于韩柠的问题,李涛不可能没有任何细微敏锐的察觉。那张平静的脸孔下藏着怎样的惊涛骇浪,他不敢想象。仇恨一直都在,他不得不承认。

他喜欢韩柠这个大男孩,在允许的范围内也尽量给他足够的关心和照顾。但那仅限于工作之外的关心,李科长想,他承受得已经够多了,有着不幸的青春时光。真相对他来说只能是一种残忍,我不能诱发复仇的血与火。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不尽如人意。为此他时常感到焦虑和忧心。

出门后,他稍微顿足了片刻。走廊上来来往往的病人护士或许能帮忙掩盖住他的脚步声。应特局上级的要求,这间病室里只有韩柠这一个病人。他专心倾听,里面陷入了一阵阴郁的沉默中。

来到韩柠的主治医生办公室外,他敲门听到“请进”后便开门走了进去。

“李科长啊,请坐。”医生放下手中的笔,透过一副半框眼镜抬头望向他。

“吴医生,干嘛盯着我看?”他有些不明所以,想用笑容来化解。

“问吧。”他简洁地说。

“问什么?”

“关于病人韩柠的一些事情。”吴医生伸了个懒腰舒服地倒向座椅靠背上,“你既是他的上司,也算他的亲眷。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有权知道所有细节。”

“嗯……”李涛换了个坐姿,仿佛在组织言词。坐在医生的对面,无论有没有病,都让人感觉是个病秧子。

“这是你们的医院,你完全用不着担心泄露秘密什么的。”

“我来这,不是问你问题的。我是来通知你开会的。”

“开会?”

“是的。他醒了过来,需要立即组织个会议。”李科长笑着回答,“局长叮嘱我,一旦韩柠苏醒过来,第一时间通知他。我刚刚通知黄局长后,他让我组织一场会议,梳理此次事件的所有细节并结合已有的信息商量一些决策。我把会议时间暂定于今天下午的三点钟。”

“你们内部开会和我有关系吗?”

“我们需要有关韩柠在住院治疗期间的所有资料信息,比如每天的辅助药物治疗,伤口的观察记录,以及病室的视频资料等等。待会儿会有情报科和技术科的同事来交接相关资料,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还得麻烦你费点心稍微整理一下,但不可有遗漏。”

“医院里各有两名情报科和技术科的人,他们每天都在认真地履行着自己的工作。我可真搞不明白我还有去开会的必要性吗?”

“他们搜集记录的信息都是自己观察到的和听别人讲述的,你知道,老师课上讲解和学生自学理解还是有差别的。”

“那几个家伙每天都会他妈的来烦我两三个小时,已经从我这里榨取完了果汁……”

“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李科长抬手制止吴医生的恼怒发泄,“你是韩柠在医院治疗期间的第一负责人,最开始也是你给他做的手术,所以你必须亲自到场,用你的视角——一位著名外科医生的视角——把手术中看到的现象和后来有关他的一切变化讲给在场的开会人员听,好让他们做出更为准确的判断和决定。你将会是这次的主讲人,所以,还请你在开会前好好准备一下。且任何信息都不得私自隐瞒。”

“这是你的命令吗?”

“不是。这是我的请求,上级的命令。”李科长站起身来,他本想展现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可发现自己做不到。“今天开会的会议内容都是涉密的,要求参会人员不得携带任何电子产品以及可以记录的物品,我想你要清楚这一点。”

“你们会有哪次会议不是涉密的?”吴医生推开椅子起身走到一旁的存放文件的架子前。“我知道了。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参加你们的会议。我争取好好表现。”

行动科科长作为这次会议的负责人,他得事无巨细地安排好一切工作,因此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陪陪韩柠——估计对方也不是很需要他这个快四十岁的老男人去陪他。他先在医院里委托副院长安排好工作,又给自己的几个同事作下安排,接着立马通知技术科和情报科的科长,让他们两位提前准备好关于韩柠的个人生活信息和血技资料,另外让技术科科长通知303科室的两位负责人参会,最后他又通知了刘副局长,让他联系313工程的人参与会议。他不清楚此次会议除了黄局长外会不会有更重要的大人物现身,所以必须得做好一切准备。

召开的会议被推迟到下午五点,原先定于三点的时间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因为要从各个地方聚集起众人来需要一定的时间。然而,事实上直到五点半会议才算勉强开始。

最后当大家终于坐在一起时,已经快六点了。而这其中有很多人想必连饭都没来得及吃。

“各位领导、同事、以及不曾谋面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讲人吴少军,”会议室中间摆着一张巨大的椭圆形桌子,吴少军站在最前面的讲台上。他的开场白显得很套路,李涛担心在场的领导会不会满意,特别是主讲人脸上玩笑似的表情,于是暗中观察了一下三位领导以及313的两个人,幸好并没有明显的不耐神情。“当然,我也是此次会议核心人物韩柠的主治医生,所以我才不得不站在这儿。我自然得说这是我莫大的荣誉,尽管我为此忙碌了十来个小时,此刻腹中还有饥饿感,然而当我在会前听到在座多数人都和我有相同感受时,我也就没必要叽叽歪歪了。”他带着自信又从容的微笑,没有理会下面李涛的眼色。“接下来我可要讲重点了哦,请诸位竖好耳朵,集中注意力哦。”

“根据监控显示,韩柠是今天早上凌晨四点二十三醒过来的。”洁白平整的幕布上正播放着当时的监控录像,“这是特局技术科工作人员处理后的视频录像,他们把不重要的都删减了。从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出,韩柠在醒过来并适应后与医院的一位护士聊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天,直到天明。期间并没有异常的表现,我的意思是符合一个病人康复后的表现。”

“看来他恢复得不错嘛。”邓局长笑着说。

“可不是嘛,一醒过来就和漂亮的护士小姐调情,我猜他躺着的那段时间里一定是积累了不少的火气,如果注意看的话还能发现些许的证据。”这句淫话是一位313工程的年轻人说的,如果李涛没记错的话,他叫王伟国——献身于祖国伟大事业的伟国,他这样介绍自己。“哎,李涛科长,我没叫错吧?”年轻人隔着桌子看向他,“他单身吗?”

“是的。”李涛阴沉下几分脸色回答。“但我想这和会议的内容无关。”

“那他火气想必更旺了。”说完,自顾自地笑出了声。“我和他都正值年轻。”

“年轻人说几句荤话我们是可以谅解的。”吴医生顺势接过话茬。

“多谢。”年轻人很礼貌地颔首。“如果能知道他们的聊天内容,想必会更有趣哦。”

李涛注意到在场大多数人脸上都浮现出了不同的神色,只有黄局长镇定自若地没有展现出自己的情绪。桀骜的青年对此视若无睹。

“抱歉,我们墙上的监控只能拍到画面。我想在场诸位除了你以外没有人会对他们的谈话内容感兴趣。”接着视频开始从韩柠被送进医院播放。“当他躺在我们的手术台上时,韩柠已经没有了呼吸,请各位注意哦,从医学上判断,他已经死亡。接下来,李涛科长闯了进来,情绪稍显失控地要求我们全力抢救他。虽然有神圣的誓言约束着医生,可我们不是上帝,能让人起死回生。于是,我们不得不好好地安抚安抚李科长。你们要相信,安抚病人的家属绝对是一项技术活,与一台开颅手术同样艰难。”吴医生略微苦涩地抱怨,可在座的11个人都显得无动于衷。我们可理解不了开颅手术,李涛想。

李涛不愿多看视频中自己的失态行为,遂低头尴尬地笑笑。他记得当时心里特别的酸楚,差点掉下泪来。我在自己父亲的葬礼上都表现得很平静安稳。

“无法用医学原理解释清楚的我称之‘奇迹’,但即便如此,也休想让我轻易地承认它……”

“噢,吴医生,那你真该来我们313工作。相信我,我们眼见的奇迹绝对能让你怀疑人生。”

“是的,我一直都不相信所谓的奇迹,直到韩柠死而复活。我最近才明白你们特局存在的意义。”他停顿下来,以平复内心的波动。“死去的韩柠在大概一个小时十三分钟后有了微弱的心跳……”吴医生又停了下来,他像是在期待众人会出现惊讶之类的反应,可大家都保持着各自独特的神情盯着视频画面。“发现这一迹象的是处理尸体的一名工作人员,据他说,他在清洁尸体时,察觉到胸口处有微弱的跳动。原本这位大叔以为是回光返照,或是看花了眼,便没做多想。但尸体苍白的左胸上的那道伤口总在慢慢地溢出些许的鲜血来,照理说他的血液已经凝固了。这件事吓到了这个可怜的老家伙,他立马上报。等我们赶到仔细检查后,发现他确实有着极其微弱的心跳,于是决定将他转移到手术室里观察。”

考虑到血腥场景可能会吓到人,所以视频里的手术室只能看到吴医生和另外两名穿戴整齐的同事围拢在一起。三个人分站在两旁,虽然看不到嘴巴,但他们在讨论的迹象很明显。

“你们在谈论什么?”情报科科长问,他和技术科科长是此次会议的记录人员。“根据我手下搜集到的资料,事后廖医生说了一些关于你的话,而我发现你隐瞒了当时的谈话内容,只说要给病人做手术。”

“看来谈话内容也很重要啊。”王伟国插话,随后咧开嘴无声地笑着。

吴少军医生沉默了少顷,视线向下盯着情报科科长。“我们在讨论要不要给他做手术。”

“手术?什么手术?”技术科科长发问。与此同时,所有人都望向讲台上站着的吴少军医生。两位科长不知是在履行职责还是在故意刁难他:“我们没其他意思,也不关心你们医生间的竞争。我们只想弄清事实的真相。”

“就是打开胸腔的手术。”

“你们要打开胸腔干什么?”这次发问的是303科室的一名人员。303科室隶属于技术科,帮叶科长说话是无可厚非的。“你刚刚说过,你们已经救不了他了。”

“没错,我们是救不了他了。可那是一个小时之前,那时候他已经死了。一个小时后不一样了,他活了过来,你们也看到了,他有了心跳。”

“那岂不是更好吗?”情报科科长在本子上迅速记录着。

“我要搞清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身为一个医生,我有必要去搞清楚发生在病人身上的那种……那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们就不怕你们做手术会干预到那种奇迹的进行,会阻断它的发生,会第二次导致病人的死亡吗?”

“是我,不是我们。是我坚持要打开他的胸腔查看究竟的,另外两个不同意。难道我做得有错吗?”他涨红了脸,据理力争。

“你很诚实,吴医生。可我们现在不是在讨论你是否有错,是在提醒你不能凭个人意愿就做下这么危险又未知的事情,至少你得先向我们上报,在经过局长的同意后你才能做手术。”技术科科长顺势拍了一下马屁。

“关乎人命的事情你要让我上报然后花几个小时等你们的答复吗?”吴医生愤怒地质问。“你们不该质疑一个医生。”

“你说得恰恰相反,吴医生,他已经活过来了,不是正在死去。而现场有三位医生。另外,这也花不了几个小时,我想最多半个小时就足够了。”

“他活过来了,所以我才要搞清原因……”

“你这是在拿他的命做实验。医生只能用尸体和动物做实验研究。你越界了……”

“谁都说不准他会不会死,谁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回光返照,谁都知道他已经死了。他正在复活,我不否认,所以,我才有必要记录下这一神奇的过程,若是搞清楚了其中的原因,可能会带来医学界的一次革命。这是不可思议的奇迹,或许我能抓住它,可以用来治疗其他患有心脏病的病人。即使牺牲掉他一个人,对于未来有可能换来无数人的生命,我还是会做的。”吴医生双手撑在桌面上,愤怒地低声吼叫。

“若是牺牲掉他,你却什么都没搞明白呢?”

“你不该质疑一个医生。”医生第二次强调,“而且他还是手术台前一名卓越的医生,曾用双手拯救了成百上千的生命。”他沉着地宣示自己的荣誉地位。

“You are a murderer!”年轻人一拳砸在桌子上,蓦地起身指责医生。

“所有的医生都是,医术都是由‘牺牲’垒起来的。不要对我大声吼叫,小子。你那稚嫩的脸天真得能当我的儿子。”

“抱歉,吴医生,我只是为了迎合现场的氛围,情不自禁地指责您而已。”青年的嘴角扯开一丝玩味的笑容。“若有冒犯,还请您原谅。事实上,我能理解您,您有的不只是一颗救死扶伤的高尚心灵,其中还有对未知的鲜活好奇,正如我的工作一样,要对新鲜的东西保持着永不熄灭的纯净好奇心。您很伟大。我支持您的做法。请接受我对您的敬意。”

“王伟国,别搅浑水。”情报科科长厉声呵斥。“你一个毛头小子不懂得注重一下场合吗?在场的都是你的长辈。”

“一个小孩可没资格插大人们的话。”叶科长也对王伟国的表现十分不满。

“这个毛头小子、这个小孩可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天才,是他用智慧解决了神明为窗口设下的选择条件,将人送进塔尔塔洛斯;是他破解了‘王冠’的基因序列;他也即将破译‘公正’的密码配对;他还将苛刻的‘神谕’的破解工作定为自己的要挑战的难题,并且有信心做到。所以这个毛头小子才有资格坐在这里,坐在一场全是‘大人’的会议里。我能原谅你们,因为天才总是会受到嫉妒和排斥。”他探身扭头看向同在一旁的黄局长,“可一位英明的领导者不该这么愚蠢,他应该诚心地听取众人的谏言,我只是在履行身为其中一份子的义务,就我个人而言,则是在维护我认为正确的道义。还请拿你们的威严去管教手下吧。”年轻人仍不失优雅地坐下。

他绝对是一个难以管教的家伙,李涛想,313的另一个人始终没有在会议上发言。黄先生难道对年轻人的话也没有丝毫的表示吗?313工程和特局不是上下级隶属关系,所以特局是没有权利约束313的人员。年轻人总有着自以为是的勇气和盲目的骄傲,他不肯接受“谦虚”。

“而一位天才也应该懂得如何保守秘密,不该愚蠢到拿此来炫耀。”黄局长的回应像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浇在众人的头顶,“保守秘密就是保护他自己。”尤其浇在骄傲的年轻人头上。

局长的话造就了短暂的沉默,303科室的人幸灾乐祸地隔着桌子瞧着他。李科长也看向他,希望青年能稍微收敛。幸好今天没来更大的人物,他心下吁出一口气。

“噢——谢谢黄局长善意的提醒。”那个家伙还是那么从容。这让在场的一些人有些失望。天才的话同样缓解了异样的沉默氛围。

“吴医生,我认为你在做决定前还是得先通知一下我们。你知道,我当时就在医院里,这不会花掉你几个小时。五分钟就够了,甚至不需要你亲自移步,只需要叫个小护士来给我打一声招呼就好。”李涛对吴少军的擅自决定很生气,可他不得不克制住自己。有时候,对手比你想象的更多。

吴少军用镜片后的黑眼睛注视了几秒李涛科长,发现他脸上有强行抑制住的愤怒和忧伤。“抱歉,我当时没想到。”

“呃……吴医生,希望你能原谅我们刚刚对你的冒犯。”邓局长笑成一朵花,此刻出来打圆场,“想必你还不清楚,韩柠在我们局里是一位比较特殊的人,对于我们特局来说,也是一位很重要的队员,所以我们对有关他的一切都很重视。刚刚他们对你发起的责难,我向你诚挚地道歉。但也请你能体谅体谅我们。”

“我也失态了。”吴医生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带着歉意看向三位局长的方位。接着顺便又扫视一遍众人,除了王伟国脸上有玩味似的贱笑外,其他人的神情依旧使得在场的氛围显得很沉重。“我可以继续讲了吗?”他最后回到领导的方向上。

“请继续。”

“当我们打开他的胸腔后,发现他的心脏被搅烂了几乎百分之七十,破碎的肉块随处可见。但残存下来的心脏的确在缓缓跳动——不,用‘蠕动’更加形象——甚至用肉眼能察觉出来。于是,我们慢慢地清理出里面的残碎肉块,收集做成实验样本。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另一名同事不经意间发现内皮层上有着一个极为特殊的符号。我们将它仔细清理干净,大致拼凑出了这个图形。我们可以看见,它的颜色深红,和血液的颜色差不多,但有着明显的纹路,像鼓胀起来的静脉血管。由于刀伤的原因,图形被破坏了大部分。我们做下这个记录后,接着探究其他可能的因素。在接下来的四五个小时里,却并没有多余的奇怪发现。他的残缺心脏在神奇地细微搏动,损坏的组织似乎也在慢慢地生长愈合。这完全违背了医学原理,我们无法解释这一现象,在我们再三确认做好相关一切记录后,决定终止手术。接下来的二十三天里,他原本被损坏的脏器一直处于一种缓慢的自我生长治疗状态。到了第七天,他的心脏已经长成了一大半,呼吸强度也强了很多。十八天后,心脏和肺几乎完全恢复过来,呼吸也和正常成年人差不多。剩下的五天里,病人还处于昏迷状态,没有清醒过来,一直到今天凌晨四点多苏醒过来。这是今天上午给他做的检查结果,各项指标均处于正常值范围内,胸腔内受损的脏器骨骼也完全恢复过来了,只是他的左胸腔上留下了很明显的疤痕。我猜测,那种神奇的自我愈合能力只能让他‘死而复活’,并不能做到消除一切痕迹。当然,任何接受过现当代科学知识的人都很清楚一点:他的质量不可能凭空增长。”

“吴医生,你说得很对。”青年的话迫不及待地想要钻出他那让人讨厌的喉咙,“可普通人的眼里有着数不清‘不可能’。在场的除了你以外,从某个时刻起都不再轻易说出那个词语了。”

“那我能加入吗?”

“事实上,那很困难。你清楚的,光是个天才还不够,而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它了,你还得有个十分清白干净的背景……”

“你已经加入我们了,吴医生。”邓局长插话,“你所在的医院每年都有研究项目,我记得,你手里好像有个项目吧。”

吴少军收敛起目光中的渴望。他至少懂得“适可而止”。

王伟国以微笑回击众人的警告眼色。他持才傲物,可诚如他自己所说: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天才了。或许该给他的“年轻”一点惩罚,李涛看向对面的黄局长,虽然局长无权管教313的人,但没人会傻到以为黄先生就这么点能耐。多年的特局生涯让他明白一个道理:永远不要轻看一个人。血色黄昏诸多杀手的“阳光身份”让他甚为叹服:学生、程序员、保安、出租车司机、明星、餐厅的服务员……幸好有人能约束住他们,他每次都这样庆幸地想。并安慰自己杀手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坏,否则自己的这颗脑袋早就不在脖子上了。

“我是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收到韩柠‘复活’过来的消息。”情报科的张科长说。

“抱歉,我和同事做完手术后,在办公室里睡着了,醒过来时已经快九点钟,然后我吃了个早饭并上了个厕所,接着就通知了李涛科长。”

“差不多下午一点钟,我和叶科长赶到医院里,交接那十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一切资料信息。”张科长似乎对医生的回答无动于衷。

“我随后不久把你交给我的视频信息以及你的一些相关记录交给了303科室。后来请示局长后,我又交给了刘局长,由刘局长代交给313工程的相关人员。”

“有什么问题吗?”吴医生皱眉。他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要刻意强调一遍,难道是想在自己的领导面前表现他们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吗?

“没什么问题,只要你将所有的资料信息全都上交。”叶科长微笑着答复,“不过呢,我们要说的是,贵医院并不将对此事负责,也就是说你们将不会得到授权研究,也不能保留相关的记录,无论是纸质的还是电子版的,当然你们脑子里的东西我们管不到。韩柠这件事属于特局机密,希望吴医生不要泄露,另外还请吴医生待会儿配合我们的同事去你的办公室进行检查。”

听起来有点像在戏弄人,吴医生明确地表示过自己对此事很感兴趣,然而他们却残忍地剥夺了他的那份好奇心与探索的激情。

“好的,我会配合检查的。”吴医生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表情。

“嗯,行。如果吴医生确认讲完了的话,请暂且移步。”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当厚重的门关上后,邓局长望向斜对面303科室的人。

“韩柠体内的那道奇特的符号必定与神明有关,我们只查到那个符号叫‘荷鲁斯之眼’,古埃及人相信荷鲁斯之眼能让他们复活重生,所以被绘制在木乃伊上。”303的人将准备好的材料展示出来,“光凭一只奇怪的眼睛不能让人重生,问题在于那道符号里藏着的秘密,但到目前为止,死而复活的原因我们还没破解出来。事实上,我们实验室的研究样本不够用于研究,313的人拿去了不少。我想他们应该会有什么惊人的发现吧。”

“当然了,虽然我们都有两个3,但毕竟0和1的差距不小。”年轻人傲慢地笑了笑。“你知道的,男人总是比女人强。”

“唔……幸好在场的都是男人。”

“不,是‘因此在场的都是男人’。”王伟国起身走向讲台,“虽然你们觉得吴医生的做法很鲁莽,可如果没有他那冲动的决定的话,我们也不可能得到充足的实验材料。实际上,他做得更多,他可不止简单地取出许多破碎的心脏肉块,他还从那道符号上取下了样本。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的情报没有提及到这一点,当然我也不关心……”

“难道他偷偷地又打开过韩柠的胸腔吗?”李涛科长望着讲台上的人发问,接着将头转向情报科科长。

“我们没有搜集到相关信息。”

“我也没从得到的监控视频中发现这一点。”

两位科长连忙慌张地澄清,可这也算得上是一种失职行为。他们害怕地低下头,忙乱地在记录本上写着。

“那他为什么会交出来呢?”李涛问王伟国。

“他可不能凭自己一个人就能找到甜美的果实。”

“局长,我申请立马彻底调查他。”张科长急切地说。

“每一位涉及到特局的医护人员我们都会事先调查清楚的。”李涛提醒他。

“或许我们漏掉了什么,或者忽略了什么。”

“嘿,嘿,你们好像把会议的重心转移了。调查的事情留着你们自己慢慢去商量吧,别忘了,我们还没吃饭呢。”王伟国打断他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昼生夜左恶魔

    深秋的冷风如刀,割断最后一片落叶情。A市,融侨华府。苏妙龄立在梳妆台前许久,她眼神呆滞,灵魂不知道飘去了哪里。“你就那么想去?”男人的声音比秋风还冷。苏妙龄不言语,只是微微点头。哪怕再心痛,也要去亲眼看看,曾经心爱的男人,步入婚姻殿堂的那一刻。“苏妙龄,你知道你是谁的女人——”闵哲寻强忍心底的咆哮。

  • [文豪野犬]解析分解之兽息山林,魔气妖熊(9)

    山林位于浮云山后方,苍茫千里,其中遍布灵草灵药,当然也不乏各种实力强大的妖兽,乃是一处危机与机遇并存之地。江辰要去此处锻炼一下自己的实战能力,顺便看看能不能侥幸获得一些高品质的药草,来补充血气。算算时间,还有二十几天便是狩猎大赛,到时候参加狩猎的可不是只有江家一族,而是南陵洲四大武道世家到达十六岁的

  • 我家系统萌萌哒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李雨在雨中显得那么的孤独无助。曾经的一幕幕闪现在眼前,也是这个下雨天,她们在拿着书奔跑在雨中相视一笑。她们曾经是那么的亲密无间,胜过亲人,胜过友人,她已经说不出她们的关系了。可是她,一再的背叛她们的感情,最先她说自己和那个小白脸只是玩玩而已,最后她竟然说要和那个老男人结婚,一切都

  • 变异狂鲨暗花暗谋二

    六哥一离去我就向摇光询问道,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可她知道什么意思。她眉头皱起,不悦道:“我不管你知道了什么,小华,你都不要掺合,至于你想知道的关于粮食一事我更不会告诉你。你还是去歇息养足精神明天我带你出去好好玩玩吧!不然的话公子随时都可能让我们带你回去的。”我呵呵一笑对她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个小虾

  • 狼不可貌相别离前,活宝现

    第六章别离前,活宝现“嗯?”柳惊天一回头却看见柳纤纤躲在暗处,脸上浮现着一种痛苦的表情,内心不知怎么的如同崩断了一根弦一般,莫名的疼了一下,不由道,“纤纤,怎么你在这里?”柳纤纤如同惊弓的鸟儿,吓了一跳,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只是想起了……”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就连柳惊天那么强大的人也

  • 会长淑女些第2章在线阅读

    唐萱顿时打了个寒战,裸露在外的雪白背脊上冒出冷汗。所有的傲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可不是,父亲虽然疼爱自己,可这等败坏门风的事情若是让他老人家知道,他一定会杀了自己。是真的杀,唐氏这样的家族最讲究的就是个脸面。半晌后,唐萱艰涩的开口,道:“凌师弟,你能不能别向我爸说?”唐易微微一笑,道:“难得能听到师姐

  • 金丝雀在线阅读第1章

    2月17日,大雨下了一整天,却没有要停的意思。一直以来,蒋川都不喜欢下雨的日子,因为湿漉漉的感觉总让他觉得压抑。不过,今天,他却一大早就投入这雨水中,即便黑色西装被漫天的大雨浇透了,他也不想离去。雨天好像总是很适合离别,蒋川记得大二那一年的暑假,他和林佳第一次在火车站分开,就遇上了这样的天气。只是,

  • 都市:我能强化万物第5章在线阅读

    玫红的纱帐铺就着天花厅顶,入内的大堂歌舞四起,一个个动人的舞姬娇柔地舞动着轻盈的身体,纤细的腰间被一位位富家有名的公子一搂而过。这是辰族向来的繁华地段醉月楼,堂厅可谓是灯红酒绿,美姬如群,宾客满座。脂粉香气扑鼻而来,不少良家公子都沉迷了进去。转过大堂,是几条曲折的廊道,通向几间二层高雅的房间,专供贵

  • 清流(网王)死不瞑目 1、臭味商场

    在很多不了解“修坟”这行的人眼里,“修坟匠人”干的就是挖坑、抬棺、竖碑苦力活,其实修坟,远不止这么简单。先说说我为什么会进这行,在进这行之前我可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老板,当然所谓老板也只是个小老板而已,我是专门做百货商店内部装修或改造工程的。之所以有这个路子是因为我有一个在经贸委里任主任的老爸,百货大楼

  • 顾瑾,我们要好好的在线阅读李家血案

    “爷爷我没事,让你担心了。”见到爷爷激动的样子,李浩露出了郑重之色,此刻感觉老爷子一下苍老了很多,本来灰白色的头发,现在居然在也看不到一根黑丝。为了让老爷子高兴,李浩换上了一副嬉笑的面孔:“爷爷,您孙儿我福大命大,不但没死还有了奇遇,您看。”李浩说着,体表浮现出一层淡淡荧光,若有若无。“霸体六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