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玄幻都市之氪金大佬感染

2022/6/23 14:06:49 作者:偷渡非洲的欧皇 来源:飞卢小说网
玄幻都市之氪金大佬
玄幻都市之氪金大佬
作者:偷渡非洲的欧皇来源:飞卢小说网
叶云穿越经历了万界降临的世界,获得氪金大佬系统,只要充钱,就能变强。从此,叶云的氪金之魂和挖坑之魂同时觉醒,不是在氪金就是在坑人,坑更多的人,获得更多的金,然后,继续氪金。在氪金大佬系统面前,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叮。打开首冲大礼包,获得极道帝经·太阳真经,极道帝兵·大日神印····”“叮,氪金之魂累计一百万,开启万界氪金商城”“知道什么是RMB玩家吗?”叶云身穿羽化青金战衣,左手拎着东皇钟,右手托着西皇塔,头戴至高王冠,头顶造化玉蝶,脚踏混沌青莲台,身背盘古斧,功德金轮闪耀,无数帝兵仙器组成

两人同时蹲地翻滚,吞噬者尖锐的爪子在巨大的力道下直接穿透了铁门。司徒蔚惊地大叫,吞噬者发现了门里的人。

子弹已经捉襟见肘,陈琅钰索性扔掉枪,拄着钢棍飞身侧踢,把想撕碎铁门的吞噬者踹离门口。

那一脚足有两千公斤的力道,吞噬者仰头倒地,在地上滑行了十几米。

“小心点!”陈玲珑担心道。“不要跟它近距离接触!”

“嗯。”陈琅钰扭了扭脚腕,看着小腿上刚刚不知被什么刮到的伤口闷声应道。匆忙起床,他们都没穿长衣。“没子弹了。”

陈玲珑看了看自己的枪,说:“我也只有三发。”这时候返回屋里去装子弹肯定是不现实的。

在地上滑行摩擦后,再站起来时,吞噬者背上掉下了不少残肢断臂。它似乎是被激怒了,原本浑浊的眼睛竟隐隐泛着红色。长满尖牙的大嘴发出的啸声撕裂夜空,穿透耳膜。

陈琅钰扯下身后原本用于爬楼的钢索,系了个圈,在手中甩了甩。陈玲珑立刻懂了他的意思。

吞噬者朝他扑去,却被陈玲珑找到机会飞起一棍敲到它后脑勺上。要是普通丧尸,这会儿已经脑浆炸开了,但这吞噬者的脑袋实在是硬,钢棍震地陈玲珑手心发麻,吞噬者却一点事都没有,只是被那力度击地朝陈琅钰倒去。

陈玲珑惊骇地扔掉了自己弯曲的钢棍,捡起陈琅钰的。

在吞噬者往下倒的瞬间,陈琅钰甩出钢索圈,套住了它脖子。它要爬起来,陈玲珑又是一棍下去,让它趴了回去。

陈玲珑在拖延争取时间,陈琅钰迅速后退把钢索穿进直升机的速降滑轮组的锁扣里,钢索收紧,死死勒进了吞噬者脖子的腐肉里。

吞噬者拽着钢索站起来,陈琅钰被它扯地踉跄了一下,好在有轮组的省力,他马上稳住了。

钢索越收越短,吞噬者越来越暴躁,直接放开了与陈琅钰拉扯钢索,直接扑了上去。它这一放开,钢索收紧地越快,刚越到空中就被钢索拉扯下去贴在直升机上。巨大的冲击力让直升机后滑了两米,陈琅钰早就跳开了。

钢索卡死,吞噬者的脖子被固定在直升机上,如同翻壳的乌龟,刚跳起来一点就被直升机压了回去。

陈玲珑端着枪走上前,吞噬者的头像拨浪鼓一般左右摇动想躲开子弹。

‘砰’地一声,吞噬者的身体软了下去。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乌云散开,天际泛出了鱼肚白,启明星在东方闪烁着。

陈琅钰甩了甩被绳索摩擦地红肿的手。

“受伤了吗?”陈玲珑担心地问道。

陈琅钰摇了摇头,进屋喝了杯水。

商晏与司马蔚躺在客厅的沙发里,一个还在昏迷,一个是在昏睡。

听见脚步声,司马蔚猛地惊醒了,见是陈琅钰才深吸了口气,安心地躺了回去,问道:“那只吞噬者‘死了’吗”

陈琅钰冷淡地瞥了他一眼,放下杯子,走进房间,拎了根新钢棍出来。

司马蔚呐呐地缩在沙发里,他只是包扎了右边大腿的伤口,左小腿骨折的地方还需要正骨。

吞噬者倒下后,身体里镶嵌的丧尸互相挣扎着,与吞噬者分开。

陈玲珑拦住了陈琅钰,看了看他的手,接过钢棍,说:“你去洗个澡,涂点药,包扎一下!别感染了!”

陈琅钰看了眼外边,确认陈玲珑能解决后,去了浴室。

火红的太阳跃出地平线,金色的光芒穿透云层洒落大地,天空出现了一条淡淡的彩虹,围住一楼的丧尸开始散去。

被吞噬者吸收成为身体的一部分的丧尸,在刚才的打斗中大都已经缺胳膊断腿了,白昼的到来也让他们行动变得迟缓,陈玲珑很快就解决了它们。

梁兆辉推开门,朝她喊道:“琅钰呢?没受伤吧?”

陈玲珑回道:“没呢,我让他先去洗澡了。威威受伤严重么?”

梁兆辉说:“我给它处理了伤口,它昏过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如果醒来能吃得进东西就没什么大问题。”

“嗯,我先进去了。”陈玲珑挥了挥手。

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冲干净钢棍,陈玲珑回到屋里,推开一人占了一条沙发的商晏,躺了上去——反正沙发已经被他们弄脏了。

司马蔚看着可怜的只有半个身子躺在沙发上的商晏,摸了摸鼻子,说:“那个……”

“哪个?”陈玲珑闭着眼睛,她踢了鞋子,两只长腿搭在沙发上,沾了血色的白色睡裙贴在身上,描摹出她曲线动人的身体。

“直升机里,有一个银色的密码箱,你能不能帮我拿进来……”

“啧!”陈玲珑猛地站起来,恶声恶气道。“把我们的东西都毁了,你们那个什么C基地不赔偿我就把你们扔下去喂丧尸!”

“呃……”

吞噬者原本的身体正在迅速腐化,散发着剧烈的恶臭味,陈玲珑闻着差点没吐出来,她钻进直升机里,快速翻找着,只想早点离开这个恶臭的地方。

银色的小箱子卡在座位底下,陈玲珑费了老大的劲儿才取出来,正要离开的时候脚腕却一阵剧痛。

她惊恐地看去,只见是一个只剩半个身子的丧尸,头部已经被钢棍敲地凹陷了下去,正抓着她脚腕,一口咬了上去。

陈琅钰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只看见沙发旁的钢棍,没看到陈玲珑。他皱着眉,走上天台。

朝阳给陈玲珑的裙子也染上了金色,她站在天台中间,发丝被晨风抚乱,怀里抱着一个银色的小箱子,白皙纤细的脚腕上赫然一个深深的牙印。

“小钰。”她似哭似笑地喊道,努力扬起笑脸,眼泪却掉了下去。

陈琅钰手中的毛巾掉了,他的手不自觉地颤抖,表情惊慌无措。

银色的箱子放在茶几上,陈玲珑在浴室里,陈琅钰坐在沙发上抱着头。

“你会正骨吗?”司徒蔚问道,他还没发现陈玲珑被咬了。

陈琅钰抬起头,他眼眶通红,咬牙瞪着司徒蔚。

“怎?怎么了?”司徒蔚吓了一跳。

陈琅钰抓住他骨折的小腿猛地一掰,司徒蔚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浴室门被推开,陈玲珑出来了。她显然是在浴室里又哭了一次,带着鼻音问道:“你做了什么?他怎么晕了?”

“没事,帮他正骨而已。”陈琅钰看着陈玲珑红地不正常的眼睛,可能有哭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感染病毒后眼睛周围的毛细血管出血的原因。

最开始是眼睛周围的皮肤,然后是身体也出现小红点,牙印出血,眼球变得浑浊,红点慢慢扩大,变成红斑。抽搐吐血,吐血间血管会凸显,直到休克陷入昏迷,在昏迷中心脏停止跳动。再睁开眼就成了一具六亲不认的行尸走肉。从感染到死亡的时间,最长不超过二十四个小时。

从被感染的那一刻,她就只是一个活着的死人了。

“过来。”陈琅钰对陈玲珑招了招手。“给你擦头发。”

陈玲珑把头巾递给他,低头叹了口气,说:“突然对我这么好……”

陈琅钰找了把小凳子让陈玲珑坐下,他坐在沙发上,摊开毛巾,轻柔地擦着她湿润的长发。

在末世前,他们的关系并不好,虽然是兄妹,但年纪仅差一岁,打架冷战,互相在爸妈跟前打小报告是常有的事。

“我该怎么办?”陈琅钰低声道。“我该怎么办?玲珑?”

“我昏迷后你就把我杀了吧。”陈玲珑看着洒在楼梯口的阳光,在这栋窗户全部封死的房子里,那阳光显得多么美好。“你一定要活下去,外面已经出现了那么厉害的怪物,你和大伯还待在这儿会有危险,就跟着他们一起去基地吧,去那里好好生活。”

“我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呢?我不想……一个人……”陈琅钰哽咽道。

“活着啊,这些怪物总有消失的那天,你会看到它们消失的那天,这就是你活着的意义。”陈玲珑站了起来。“我去穿那天你给我选的裙子吧!你去找相机,我们来拍照!”

陈玲珑站在镜子前,镜子里的女孩化了浓妆,穿着红色长裙,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白皙的皮肤上已经出现了不少红点。她沾了些粉底,把那些红点一个一个盖住。

陈琅钰抱着鞋子坐在她身后,神色哀切。

灾难发生父母为了保护他们而死去后,他与陈玲珑就再没吵过架,再没争过东西。加固房子,寻找食物,从一开始的手足无措,到现在的默契十足。

像两只抱团取暖的幼崽。他们已经学会了互相扶持,互相爱护。还没长大又要分开。

“好了。”陈玲珑放下粉扑,转身对着陈琅钰微笑。

陈琅钰拍拍床让她坐下,拿出一条红色的缎带,系在她脚腕的伤口处,打了个蝴蝶结挡住伤口。

“真有心。”陈玲珑说。“我都没想到。”

陈琅钰给她穿上那双带回来的银色高跟鞋,托着她的脚,突然特别想看到她出嫁的那天,她该高高兴兴的,跟他争吵也好,骑在他身上跟他打架也好,他只要她高高兴兴的。

陈玲珑没穿过高跟鞋,陈琅钰扶着她都走地踉踉跄跄的,差点被她拽地摔倒,她自己倒哈哈大笑。

两人在天台上拍了很多照片,梁兆辉看见了,远远地喊道:“哇!玲珑穿裙子啦!”

陈玲珑挥了挥手,笑道:“对呀!拍照呢!大伯过来合影么?”

梁兆辉摆摆手,说:“你们玩儿吧。”

陈玲珑也不强求,对陈琅钰道:“来,我们再合个影。”

两人头靠着头,肩抵着肩,看着镜头,陈琅钰苦着脸。

陈玲珑不高兴道:“你笑一下嘛!”

于是陈琅钰生硬地勾起嘴角,下巴却在颤抖。陈玲珑拍了下他脑袋,说:“别哭!给我忍着!”

快门按下的那一瞬间,陈玲珑笑地很明媚,超大的美瞳挡住了她布满血丝的眼球。背后是破碎的直升机和一堆丧尸的尸体,天空挂着的是逐渐消失殆尽的残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南陈衰亡录在线阅读002 北京的年,家的节

    北京窗外的雪,下的急促起来,屋里的人,有着一种欣赏的快乐,可是对于彭飞来说,觉得白雪的速速,让自己有的只是一种担心,一种不安!过年家里的人,是否在担心,是不也想家里缺少了一个他!可厨房还是切菜声音,前面客厅传来吆喝的声音,“大骨头做好没,宫保鸡丁好没?”所有的喊叫声,让他突然内心无比难过,或许以为会

  • 诸天至尊穿越系统清晨(求鲜花)

    翌日清晨。陆远行抱着小平安在院子中看着外面的山景。这场连下了半个月的大雪终于已经停下。久久不见的阳光洒向人间,不过却并没有带来多少温暖。化雪的时节,总比下雪要冷上几分。他的邻居之一哑老人早已醒来,老人今早有些奇怪,此时正无比认真的打扫着义庄正堂中的每一个棺材。一一扫尽上面的灰尘,非常的认真。另一个邻

  • 绝世剑仙之离情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傍晚,会所只有一桌客人,朱丹在楼上忙着招待,叶阳独自回到办公室,他的心情特别好,对玄学更加向往,坐在桌子前拿出了《太乙奇门》小心翼翼的打开书翻看起来。“你怎么还没走啊?”不知道过了多久,朱丹送走了楼上的客人回到办公室,看到叶阳还在看书便问道。“我今天不走了,住在这。”

  • 元剑邪神之第二日(3)

    这是一间很大的服务站,远望去,红瓦白墙,很是醒目。我们到的时候看来是有点晚了,停车场上停了好多车,想找到合适的车位有点困难。我尽量努力的寻找,穿梭在车与车的狭窄过道里,我紧张的后背在冒冷汗。“那里,那边有个位置。”他的声音就在耳边,蛊惑我朝着那个方向开过去。终于顺利停了车,我大大的松了口气,我的车技

  • [刀剑乱舞]不想要好刀的审神者不是好演歌家密室逃脱

    极度森寒大电影密室逃脱01脱离,游戏,启动朦胧的睁开双眼,阵阵凉意随着意识的回归传遍肖虚淼的全身,回头看去,惊讶的发现自己一只手被拷在一个犯人用的笨重铁链上,而其另一端却缠绕了三圈,固定在了一个老旧的下水管道上,只留下了两步的距离让自己自由行动。疑惑的扫视了一圈自己身处的环境,发现正在一间不算太大的

  • 吃成至高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为了改变局面,秦晨的思维拼命运转。他的终极主线任务是帮助大雄成为真正的勇者,如果他和大雄变成了类似情敌的关系,对以后的任务展开可是极其不利啊。为了自己利益最大化,他果断放弃和静香单独相处的时光。毕竟在他眼里静香只是个小女孩子,不太感兴趣,也不想夺人所爱。更为重要的是,剧场版里有许多人美心善的女生,他

  • 都市极品修仙录在线阅读第5节

    逸凡跟随在张三身后,听张三在前面滔滔不绝的说着山匪里的一些规矩,无非是万事要听老大的什么的,也随声附和,实际上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此时他主要暗自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整个营地坐落在河滩的西南方,一条由北向西南流去的小河向远方流去,直到消失在碧翠山峦之间。简易的笆篱防护围了营地一圈,就营地入口处有两个喽喽

  • 沐小姐收到请回答第五章

    叶岚一夜无眠,想起前一天送筱君回宿舍时她的状态,她大清早就起床去找筱君。但是她却扑了个空,同宿舍的同学说李筱君刚离开,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发疯一样的在学校里到处找她,最后精疲力竭的回到宿舍,却听见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岚,我做不到…”一开门,孱弱憔悴的李筱君就倒在叶岚身上,叶岚赶忙把她扶到床上坐下。经过

  • 仙缘大道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八章怼辣阴,实在人牛欢【求鲜花求评价】直播间也已经完全再次炸裂!“大神请收下膝盖!”“我刚才打王者打到一半,听得入迷,我现在才想起来,我好像挂机了!”“扣分掉星,抬走不送!”“对不起我听湿了,看了眼旁边的男朋友,不香了!”“预测今晚微博:叶歌南山南!”......“非常感谢这位选手给我们带来的精彩

  • 一人之下之最强武神躯在线阅读7)

    别人或许不知道这玉佩的含义,可他却知道,这是代表异国公主的象征。看着玉佩角落里那不显眼的‘凰’字,北淮衍勾唇。他本来以为顾念只是一个贵族之女,没想到是皇室的人,更是他去异国的目标。——次日清晨顾念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另一间房间去看看北淮衍长什么样子。吱呀一声,北淮衍的房间门被打开,顾念毫不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