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科举王霸系统狭雾山

2022/6/23 13:10:29 作者:月牙铲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科举王霸系统
科举王霸系统
作者:月牙铲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在作者春招与毕业设计期间缘更,但决不弃坑,慎入———————————————————————————本文文案:拥有亿万家产的富二代季泽在一次意外中穿越到古代成了家徒四壁的农家子一枚。三间土胚房,几亩地,一破木箱子打了补丁的粗布衣裳和一贯钱就是他们家全部的家当。什么都不会只会吃还有洁癖最喜欢矫情的季泽只想躺平等死……系统:“宿主你好,晋江科举王霸系统竭诚为您服务……”“叮!背诵一段三字经可获得土鸡蛋一个。”“叮!抄写一遍百家姓可奖励猪肉半斤,洁厕剂一瓶。”“叮!录入游记,奇闻异录可兑换当朝科举

富冈义勇找鹭凉当然是为了鬼的事情,又不能当着夜斗这个“普通人”面讲,自然将他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知道鬼可能就在他们寄宿的旅馆时,富冈义勇皱起了眉头,“这里人来人往,的确在这吃人的话被发现的概率很低。”

刚走进城镇看到的就是这间旅馆,大部分旅客贪图方便都会寄宿在这里,现在的问题是这里是否真的有鬼,如果有怎么找出来?

“正好是晚上只要有吃的他就会出来吧。”鹭凉说道。

富冈义勇当即皱起了眉头,训斥道,“不能拿其他人当诱饵。”

鹭凉眨了眨眼,不解地说道,“拿我自己就可以了吧。”

富冈义勇一顿,突然伸手摸了摸鹭凉的脑袋,低声说道,“你自己也不行。如果遇到了不能对付的鬼,第一时间逃走,命最重要。”

“富冈先生也会这样吗?”鹭凉问道。

收回手,富冈义勇摇摇头,“我不会。”如果是他自己他肯定会跟鬼决战到天明,就算会死。

鹭凉突然想起之前蝴蝶忍的话,感到非常困惑,刚想问出口却突然听到隔壁房间夜斗的叫声,两人当即起身赶了过去。

夜斗正全身心关注在眼前的画纸上,偷工减料这种念头是不存在在他的脑海里的,那些可都是潜在信徒啊,服务信徒自然是要花出十成十的力气。

突然,夜斗听到了几声敲门声,紧接着是一个男声,“客人,楼下有一个人来找你,说是你的旧相识。”

夜斗有些疑惑,大概是来找鹭凉的吧,走过去拉开门正打算跟他说清楚,门口站着一个男人,是这家旅馆的店员,他看到夜斗突然变了脸色。

满是嫌弃地说了一句,“怎么突然换了人,真是晦气。”

“喂,你什么意思啊?”夜斗不满了起来,这人讲的是什么话啊,他又不是穷神。

店员瞬间恢复成笑眯眯地样子,一边弯腰告罪一边说道,“是我失言了,真是对不起,请问这个房间原来的客人在吗?”

“他在隔壁。”夜斗指了指隔壁房间,鹭凉过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都没有动静夜斗都有些担心起来了。

店员当即转身就想离开,夜斗突然看到他的脖颈上有一个小虫子,想要帮他拿下来,结果一接触到他的颈部,那人突然大发雷霆。

“既然这样我就先吃了你好了。”那人面露凶恶低声说着一把将夜斗推进了屋,紧接着关上了门。

“你、你要干嘛啊!!”夜斗震惊地叫了出来,紧接着就被一张人皮封住了嘴。

“把你吃掉再去吃那个细皮嫩肉的美人。”

鹭凉和富冈义勇听到的就是夜斗的那声叫声,两人赶忙跑了过去。

一开门就看到已经显露原型的鬼正准备吃了夜斗,夜斗还在拼命挣扎着,但是没有神器的他效果甚微。

富冈义勇拔出日轮刀,“水之呼吸·一之型·水面斩击”,鬼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鬼头落地了。

“怎、怎么可能。”掉落的脑袋仍没有反应过来就消失了。

“你没事吧?”鹭凉跪坐在夜斗的身前,现在他的身上满是勒痕。

“没事。”夜斗的表情难看极了,他可是武神啊,居然被一只鬼欺负的毫无还手之力,等他找到神器绝对要荡平恶鬼!

虽然有小插曲但夜斗还是在天亮前画完了七张画,夜斗决定等到他找到神器第一件事就是杀了那只叫童磨的鬼。如果不是看到鬼被杀后尸骨无存,夜斗都想把他眼睛挖出来当球踢。

富冈义勇给了夜斗丰富的报酬。

夜斗感动地快哭了出来,捧着钱袋子抽泣着,“你真是个大好人。”

富冈义勇认同地点点头,他也这么觉得,不过,“只是钱而已。”

“只是钱而已……”夜斗石化着重复了一遍,这些钱已经是他几百年来奋斗地总和了!

“你要是缺钱可以加入鬼杀队。”鹭凉提议道,“包吃包住随便花钱。”

富冈义勇打量了两眼,“我觉得你还是当一个画师吧。”

鬼杀队是一个高危职业,富冈义勇不觉得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画师可以杀得了鬼,说不定连最终选拔都过不了。劝人加入鬼杀队真的是天打雷劈的事情,虽然报酬丰厚但是死亡率也很高,半年时间富冈义勇已经看不见熟悉的面孔了。

平淡无起伏的语气加上毫无波动的眼神,本来一句好心劝告的话被富冈义勇说的像是在挑衅,仿佛在嘲讽以夜斗的能力肯定无法加入鬼杀队的。

在联想到昨天自己的失误,夜斗当即辩驳道,“我是武神!武神!等我找到神器杀鬼轻轻松松。”

“你不是画师吗?”富冈义勇眨眨眼。

“兼职画师,武神画师不行吗?”夜斗觉得有被怼到,就算富冈义勇是他的金主夜斗也不想理他了。

看着气鼓鼓离开的夜斗的背影,鹭凉疑惑地问富冈义勇,“他为什么生气了?”不过夜斗居然是武神啊,真是看不出来。

富冈义勇也是疑惑不解的摇摇头,略带责备的口气说道,“你不应该劝他加入鬼杀队的。”

“为什么?”鹭凉认真的问道,既然夜斗是武神的话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他认识的武神都厉害的很,只是恶鬼完全是小菜一碟,鬼杀队对缺钱的夜斗来说绝对是绝佳的去处。

“因为他会死得很快。”富冈义勇说道。

鹭凉突然明白夜斗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了。

“你也别死的太快了。”富冈义勇突然补充道。

“?”鹭凉感到迷惑,这是在关心他还是咒他死?

富冈义勇和鹭凉离开这座城镇朝着麟泷所在的狭雾山出发,已经接到信的麟泷一早就在山脚下等着他们了。

“没想到你收了继子啊。”麟泷感慨道。

“我教不了他,麻烦您了。”富冈义勇恭敬地鞠了一躬。

“我觉得富冈先生应该改变一下自己的说话方式。”鹭凉终于忍不住说道,天知道他跟富冈义勇相处的这几天,他说了多少让人心生恶感的话,如果不是一开始富冈义勇难得的解释了一下,鹭凉现在还觉得富冈义勇是在嫌弃自己呢。

“哈哈哈哈。”麟泷不禁大笑道,身为富冈义勇的老师他还是清楚他的性子的。

“大家都说富冈先生比较高傲,不好相处。”鹭凉眨了眨眼,说出了自己在其他柱那里听到的话。

虽然富冈义勇是个好人,但是被同僚孤立不是没有理由的。那种像是在说垃圾一样的语气说自己,是个人都会觉得在说除他以外的其他人。

“看来你被讨厌了啊,义勇。”麟泷哈哈大笑

“我没有被讨厌。”富冈义勇非常认真地说道。

原来富冈先生真的没有自己被讨厌了的认识啊,鹭凉心里感慨道。

富冈义勇不会教导人,将鹭凉扔给麟泷,又接到了鎹鸦派发的任务,没有停留多久就走了。

毕竟是专门教导鬼杀队剑士的培育师,麟泷比富冈义勇会教人的多。再加上鹭凉拥有继国缘一的记忆,虽然剑术技巧不算好,但是很快就把水之呼吸掌握了。

虽然水之呼吸的确是最契合他的呼吸,但是运行起来总是有些不顺畅,望着眼前的大石头,鹭凉像是在自言自语,“要不然我也自创一种呼吸吧?”

鹭凉也有尝试按照记忆里的模样学习日之呼吸,但是很可惜,他跟日之呼吸不契合,一点也学不会。

站在大石头旁边的锖兔笑着说道,“就按照你舒服的来吧。”

另一侧的真菰也是笑盈盈的样子,当他们发现自己新来的这位小师侄能看见他们时别提有多开心了。

鹭凉刚在狭雾山住下来没多久就发现这里除了麟泷还有两个人魂,他们自我介绍是麟泷的弟子叫做真菰和锖兔。他们两个人真的很好,不管鹭凉有什么样的烦恼都会提建议,还会跟鹭凉聊天。

因此麟泷经常看到鹭凉一个人在那喃喃自语着,觉得自己是不是要写一封信问问富冈义勇,他的继子是不是有什么精神问题。

“你们还留在这里是有什么遗憾吗?”鹭凉问道。

想到师侄也会参加最终选拔,锖兔说道,“最终选拔里有一只非常强大的鬼,我和真菰都是被他杀死的,你务必要小心。”

接着鹭凉就在锖兔的叙述中了解了最终选拔紫藤花林里鬼的情况,想来这也是他们的灵魂不去往生滞留在人间的原因吧。在发现锖兔的衣服和富冈义勇的羽织有一半是相同的时候,因为好奇鹭凉问了两人的纠葛,知道了两人一次参加最终选拔的事情。

不禁感慨富冈先生一定很想念锖兔吧。

大概两个月的时间,鹭凉自创了自己的呼吸劈断岩石顺利出师毕业了。

麟泷开始写信让富冈义勇来接自己的继子,另一边鹭凉跟麟泷打了声招呼下山,去山脚的城镇买东西去了。

鹭凉很喜欢吃小镇上卖的大福,因此经常会跑下山去。

“糟了,太阳下山了。”突然发现太阳逐渐落下,鹭凉赶忙往回走。

揣着喜欢的甜点往山上走的鹭凉突然迎面遇见了一个人,也不能说人,那外貌更像是鬼。

鹭凉警惕地拔出了羽织下的打刀,摆好战斗姿势,他知道他面前的是谁,就是继国缘一的哥哥,那个变成鬼的继国严胜。

“还没有经过最终选拔吗?”黑死牟注意到他没有用日轮刀,六双眼睛看着鹭凉神色莫名,“你为什么认识我?”

鹭凉没有回答黑死牟的问题,当即运用自己的所学,攻了过去。

“水之呼吸吗?”黑死牟没有任何的神情变化,他杀死的水柱可太多了。

作为呼吸初学者的鹭凉根本打不过沉浸剑术多年的黑死牟,不管是水之呼吸还是自创的雪之呼吸都被黑死牟用月之呼吸化解了。

黑死牟没有使用全力,因为他还有问题想要问鹭凉。

至于鹭凉,他除了呼吸还有其他的招数呢,与生俱来的冰冻能力他怎么可能忘记。

另一边,迟迟等不到鹭凉回来的锖兔打算下山看看。

“又遇到什么新奇的忘记了时间吧,我去找他。”

鹭凉经常下山,然后经常忘记时间,每次都是锖兔跑去找他,把他带了回来。锖兔告诫他被麟泷知道的话肯定会禁止他下山的,鹭凉每次都承诺绝对会按时回来每次都忘记了时间。

“反正锖兔会来找我的嘛。”鹭凉一脸不以为然地摆摆手,换来锖兔无奈地笑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萌宝V5:总裁爹地宠上瘾之早上(4)

    云霞捧着日出。清晨的云被朝阳染成鲜艳的绯红,血色柔和。遥远的天际被镀上金橙色的斑斑锈迹,闪耀着岁月逝去的光辉。汉尼拔起得很早,他用床头柜上的碗形容器和水罐洗了把脸。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只有一点模糊而混乱的记忆。他听见身后传来纸张在石地板上滑动的声音,有人把一只信封从他的房门下塞了进来。里面是一封

  • 谁还没个外挂在线阅读第二章

    “有因必有果,但是真是假还都得荒大人多加判断。”荒想起自己刚离开的时候,琼印君对自己的忠告,看来这次下界并非明面上的那般简单。自八千年前两位初代神祗因力量削弱陷入沉睡之后,高天原便是一阵恐慌,后得知父神母神是感应天命,顺势而为这才平静了下来。关于高天原之主的争斗也焦灼了起来,因为信仰之力能够增强神力

  • 复仇之旋转的爱恋在线阅读第4章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闭上眼睛的玖辛奈在内心里突然模模糊糊的听到这一句,模模糊糊的就像不是用嘴发出的声音。听到这声音,玖辛奈不由得睁开了眼睛,就在玖辛奈睁眼的瞬间,一股剧寒的冷气以玖辛奈为中心散发了出去,猛的将所有的一切都冻结了起来。若是从上空看去,就会发现木叶的四分之一已经被冻上了。万幸的是,除

  • 教授你老婆活了千年之相遇彭格列(求鲜花!求评论!求打赏!)

    桀骜不驯的犬最终选择继续攀爬山壁,他相信自己就算不借用海洋戒指的力量也能够爬上山顶。“加油,犬。”库洛姆在一旁为犬打气。“犬,掉下来的姿势别太难看。”千种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也难以遮掩他腹黑的本质。“四眼河童你等着瞧,本大爷一定会爬上去的。”犬哇哇叫着继续爬着石壁。三人组似乎就停驻在了这里,没有想过离开

  • 我看魔君多有病老岳出手

    在房内稍微梳洗了一下,叶修换上了一身白色的长衫,推门走了出来。叶修的房门口,此刻一青衣少年正站立等候着,叶修上下打量着那少年,心中难免有些悸动。此间这少年不是旁人,正是华山派岳不群的大弟子,也就是笑傲江湖的原定的主角令狐冲。望了一眼令狐冲,叶修先是一愣,心道:这就是令狐冲,果然是天命的主角,一派傲然

  • 只为这一天在线阅读第4章

    昨天听了林南的话,我一夜都处于兴奋状态,一直再不停的想着,到底这张晨曦是不是我念念不忘的人,我一定要找个机会和林南去现场看看。今天还没下课林南就在匆匆忙忙的在收拾书本了,我想她今天应该要去排练话剧了吧,所以在林南还没有开口让我帮她拿书前,我就马上说:“老大,我想去看一下你们排练的那缩减版卡门,可以吗

  • 绝对溺爱在线阅读第10节

    会有这种不放心才是正确的呢~他们本来猜想,审神者身上的伤没好全是不会到处乱跑的。至于锁链什么的,那孩子已经很让刃心疼了,没必要的东西就丢掉吧。结果就被负责审神者日常生活的长谷部发现了一些端倪,他拿着一张写满曲率、坐标等资料的文件夹询问审神者那是什么东西。而审神者也并没有隐瞒:“我想找到他,既然他能够

  • 霸道总裁请深爱在线阅读第10节

    笑面军营“你听说了吗,将军骗回来一个少年,据说长得很正哦”见对方不说话还一个劲眨眼睛,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眼睛怎么了”楚肖感到好笑,咳了一声,那人慌张回头,说了一句“这就去领罚”急忙逃走了楚肖回到营帐,叫来了李威“将军”楚肖闻声回过头“起来吧,魏山怎么样”李威没忍住笑,不过看见楚肖的脸色连忙憋回去

  • 霸道乞丐爱上我[豪门]之夏蓉初现

    “哎呀。。。这个死小鸟怎么还没醒!”四娃手里直冒火,差点没把床给烧了,“勾魂夺魄!”没错,毫无征兆。。的。。四娃就被放倒了。因为小一和小七出去找五娃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容易,“你竟然还活着。。”语橙皱了皱眉头,难不成是她?哼。。她也够闲的。。“出来吧!夏蓉!从小鸟的身体里!”“哟~这不是我们的橙大小姐

  • 明月谷(上)在线阅读第五章

    “秦湘,快,跟我走一趟。”卫枫用手指敲了敲秦湘的办公桌,一脸严肃。“有什么事吗?”秦湘最近不知不觉染上了皱眉的坏习惯,她低着头,专心做着报表,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是公事,一会陪我去见一位很重要的客户。”卫枫的语气平淡得出奇,没有丝毫起伏。“公事?”秦湘仰起脸,看不出卫枫的脸上有任何古怪,“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