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许卿繁华盛世第5章在线阅读

2022/6/23 13:18:41 作者:月悠然15 来源:言情小说吧
许卿繁华盛世
许卿繁华盛世
作者:月悠然15来源:言情小说吧
世人都说,当朝世家大族嫡长千金云箫与太子联姻是一桩良缘。然而,云家却拒绝了太子的求娶,并与定王定下亲事。太子骤然自缢于寝殿,东宫易主于定王,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事先拒婚的云家。云家莫非有通天的本事,早已知晓定王会入主东宫?云箫力挽狂澜,却还是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传言之中,云箫九岁就被父母送到山上改命,十五岁才重回府邸,善谋善辩,过目不忘,百毒不侵,近乎为妖,她的一生充满了传奇!她却说:人生并没有传奇,有的只是精心布下的算计!PS:已有完结文《谋尽帝王宠》《倾天娱后》,欢迎入坑。普群:5725

在场既有凡人百姓也有各宗门派别的修士,有见识短浅之流,自然也有阅人无数之辈,男男女女,几十双眼睛像长了针似的,戳在她身上就不动了。

哎哟我的道祖爷爷,这是哪家哪门哪派哪个山头的仙子,好看得让人他娘的想爆粗口!

众人一时驰魂宕魄,满场极静。

直到忽然有人开口说了句什么,这才打破安静。

“你下手太重了。”说话的人虽语气平淡,话语之中却含了几许责备之意。

众人循声望去,便见到个年轻的和尚,就站在离那仙子不远之处。话自然是对着那仙子说的。

和尚秀挺的身姿,大冷的天儿只着一件单薄的鱼肚白僧袍,手持一串乌黑的佛珠,眉目如画,似淡墨勾出的新竹,干净,清新。好看是好看,可惜没有修为,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和尚。

众人恍然大悟。哦,原来出手的是这位仙子。没想到还挺辣!够味儿!母老虎!

地上被摔得懵头懵脑的伙计得了和尚这一句,似天灵盖忽然被点醒,又似满腹堵着的委屈终于找到了疏通口,立时唉声哼了起来。

和尚走到伙计面前,弯腰去扶他。

伙计却甩开和尚的手死活不肯起来,“唉哟,我的腰断了,我的腰断了,杀人了杀人了……”喊得像号丧一样。

在场之人,但凡有些修为的,都能看出这伙计其实伤得不重,娇滴滴的美人,花拳绣腿能把人怎么样,叫得这样凄惨,毫无疑问是要讹人。

“不起来是吗?那就别起来了。”千秋厘起身,抄起长凳便要砸过去。

伙计一个鲤鱼打挺跳到和尚身后,大叫,“出家人慈悲为怀,师父救我,师父快救我!”

和尚便转过身,低头看向那仙子,也不说什么,只把头一摇。众人便看到那仙子双目一柔,瘪瘪嘴,乖乖地将举起的长凳放下。

她看着和尚,眼光如丝,含情脉脉之余又带了点知错的味道,嚣张娇蛮时像只小老虎,此刻却又温顺得像只猫。

众人又恍然大悟,这两人关系不一般。真是老虎遇李逵,一物降一物,啧啧,有奸情,有奸情啊!

和尚一手牵了僧袍的衣袖,一手缓缓伸到她面前。她垂眼看着和尚的手,老老实实地从身上掏出颗小白丸放在他手心。

邻近几桌的定眼一瞧,是颗黄豆大小的丸子,泛着雪白莹润的光。那和尚的手也是白皙如雪的,一时竟分不清是小白丸白些,还是和尚白些。

和尚把小白丸交给伙计,和声道:“施主且试试看,此药或能缓解你身上的痛楚。”

或能……或能?!认识这药丸的只想骂娘。

都知道灵丹分上中下三品,以色泽区分,颜色越白越纯越珍贵,发光的那就是极品了。普天之下,中品灵丹已是难求,上品更是罕见,如今大家伙儿几辈子都轮不到的这么一颗极品灵丹,你跟我说或能?

你道祖爷爷的这年头秃驴也开始炫起富来了?

伙计也被这极品灵丹惊着了,一时竟忘了再喊痛哼哼。他虽修为不高,却也知道手上这颗药丸的价值,没想到今日因祸得福,得了这颗灵丹,他还愁什么以后,要什么没有。

千秋厘见他犹犹豫豫,催促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吃了!”

伙计将灵丹紧紧攥在手里,哪里舍得吃?一口下去得吃掉座金山,他脑袋被门夹了才吃!

烛心其实也不知道这颗灵丹价值几何,但从周遭虎视眈眈的目光也能猜到它的宝贵,匹夫怀璧从来不是什么好事,便劝道,“你还是吃了吧。”

伙计恼道:“你,你这和尚,我吃与不吃与你何干,多管闲事!”

千秋厘将披风解了,往长凳上一扔,起身走到和尚前面。

在她起身的瞬间,众人再次惊掉下巴。她竟……竟竟竟然身怀六甲!那肚子得有五六个月了吧。

霎时,无数道看禽兽的目光齐刷刷扫向和尚。众人心里异口同声地骂道:淫僧!

这死秃驴,他凭什么!

千秋厘下意识看向烛心,原以为他会羞赧或不快,却未在他脸上见到丝毫异色。他还是那副八风不动的菩萨样儿。

“不吃?不吃就算了。”千秋厘一把将躲在烛心身后的伙计揪了出来,便要去抢他手里的灵丹。伙计这才急了,慌忙将灵丹往嘴里一送,喉结一滚咽了下去。

伙计得意洋洋地看着千秋厘。

千秋厘却笑了,“行啊。”忽然手腕一翻,便扣了那伙计的下颌,一使力令他张了嘴,另一手往他天突穴上一点,便见他喉结上下一动,一阵干呕,灵丹竟从他肚里返回嘴里,被他生生又吐了出来。

啪嗒掉落在地,千秋厘轻轻地一脚,那灵丹便成了一撮儿粉。

伙计大张着嘴,一脸家破人亡的表情,十分怨愤地看着千秋厘。

有人目瞪口呆,有人肉疼,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骂那伙计不识好歹,活该。

烛心宣了声佛号。不着痕迹地呼出口气。

呆了片刻,那伙计忽然往地上一趴,像狗一样伸出舌头便舔,转眼之间便将那一小撮儿白色的粉末舔得干干净净。

千秋厘被他这幅尊容惊呆了,不就是颗灵丹吗?她识海里还有一堆……

所有人都看着伙计出乖露丑,惟独烛心的目光却在千秋厘身上。

他看着千秋厘,想起他在千昭寺住的那间禅房前面,有棵参天的榕树。

每年都会有许多小山雀在那上面搭窝,这些小山雀每一只都肥嘟嘟、圆滚滚的,两只乌黑闪亮的眼睛永远瞪着,看上去像在发呆,呆呆的样子很讨人喜欢。

这时,店家带着一帮伙计姗姗来迟,指着地上一堆狼藉问千秋厘要说法。她随手摘了只耳坠下来,问店家:“耳坠赔你,够吧?”

岂止够!可太够了,买下他这店都够啦!大伙在心里吼道。这哪是仙子,分明是个散财童子。一时,众人都在好奇她的来头,也有那暗里动了心思的,认为她身上肯定还有不少好货,而且还脑子不好使。

店家被这从天而降的横财砸得云里雾里,一时轻飘飘如腾云驾雾,千秋厘吩咐他安排那老妇人与孩童用餐,他也乐颠颠照做不误。

便听她又道,“你看空着这许多桌也没人用,让排队等候的老人家和小娃娃进来坐下,可使得?”

“呵呵,使得,使得。”店家脸笑成朵菊花,呵腰痛快地应下,转头吩咐身边的伙计去将老人和孩童请进来。

“且慢!”

这时,一名男修和一名女修走了过来。二人都穿一身天蓝长袍,玉冠簪发,背上背剑,看样子都是修为不都低的刃修。

东陆的修为等级划分很简单,只有低阶、中阶与高阶之分,但从低中阶升到高阶却是极为不易的,差不多跟人间的金榜题名一样的比例。

若把修为比作一个十层的金字塔,那么低中阶修士便是那金字塔的下面六层,多如牛毛还烂大街,高阶修士在金字塔的中间三层。至于最顶上的那一层小尖儿,都是些惊才绝艳、天赋与资质奇佳、修为深不可测的变态,比如千秋厘的母亲容佩玖,便是千年之前傲视群修的顶级神修。

眼下这女修便是一名高阶刃修,刃修又分刀、剑两修,她背后两把剑,是剑修。那两把剑一把深黑颜色,一把灰白颜色。女修面容姣好,只是脸色却不那么好,冷声对店家道:“你说使得便使得?问过我三招宗了吗?”

话音一落,满场哗然。还真有三招宗的人来了!这可真是赶巧了,一出好戏啊!

店家连连赔笑,摊手指着那堆碎桌凳,解释道:“您看这……乱得,我们也是为难呐……”店家也是够滑头,一句话说得不明不白,却又明明白白地把锅扣在了千秋厘头上。

那女修拿眼将千秋厘上下一扫,脸色越发不好。

千秋厘想起那伙计告诉她此处被三招宗包了的话,心想原来这才是正主儿,便十分诚恳地问那女修:“问过你们便使得了是么?”便将问店家的话再问了一遍,“让排队等候的老人家和小娃娃进来坐下,可使得?”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由一愣,紧接着爆发出哄堂大笑。道祖爷爷,还真是个草包美人呐,脑子不好使的见过,傻得如此清新脱俗的却是头一回见。

那女修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满脸的嘲讽,眼中少了几分敌意,多了几分轻视。

只有烛心没笑。

站那女修右边的男修扑哧一笑,他也是高阶的修为,长相英俊,只是一双眼睛不太正经,从进门便盯着千秋厘不转睛的瞧,目光似火,勾起唇道:“使不使得要看对谁。不过,美人有所求,我向来是不忍拒绝的。”

女修霎时冷了面,讥道:“师兄可真是好赖贵贱不分,来者不拒。”轻蔑的目光从千秋厘身上转到烛心身上,又辗转回到千秋厘身上,“哼,一个伤风败俗的荡d妇,一个人面兽心的淫僧,何时这种人尽可夫的货色也能登堂入室了?也不怕脏了这小燕楼。”

再不通世故,这话里的恶意也听出来了。千秋厘刷地变了脸。

几乎是在同时,烛心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陪衬在线阅读第十章

    后院柴房内,造缘靠在桌子上,双手挽着下巴,看着兴奋的风尘际一脸不解道:“小风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开心啊?”风尘际回首对着造缘笑道:“这世上有什么能比不能修炼的人能够修炼还令人兴奋呢?”造缘嘟着嘴,头一歪,无奈叹气道:“不懂!”风尘际没有去解释,而是颤抖的打开那本《地藏决》。:天地由道生,后方衍万灵。人

  • 赛尔号之龙之传奇打脸

    窗外的阳光倾泻进来,让原本昏暗的房间多了一丝暖意。许浮生双手放于膝盖处,闭着眼睛端坐于床上,不断呼吸吐纳。倒不是什么练功,只是前世每天就有早晨冥想半小时习惯,已经坚持了十几年,而且这个习惯也确实给他带来不少好处,已经习惯成自然。这一世的他本就年龄较小,再加上长相清秀,体型消瘦。一袭青衫在身,坐在床上

  • 老婆我自己孵的混乱的一夜

    感觉到背后的森森鬼气,周纸鸢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本来被搀着的胳膊这时候也被她握着生疼。看着忍不住发抖的小妮子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门开的一瞬间一把将她推进房内,等我再想进去的时候,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甩到了身后的墙上。猛烈的撞击让我五脏六腑都快要撞出来了,不过看到被锁住的门,我的心也暂时放了下来,

  • 头号超模在线阅读第7节

    “张大人死了!”张英的死亡,在夜幕中引起些许波澜,也仅仅是些许波澜。毕竟,百户也算一个较大的官职。夜色、火光交织。锦衣卫、大内侍卫不停从各处赶来,局面十分混乱,人人都想立功,不停有人在火药中丧生。“让开!”巷道两旁,同时传来两声高喊。正是南镇府司的镇抚使应无求,北镇抚司的镇抚使许显纯。应无求,是内阁

  • 紫玲雪曦第三章在线阅读

    秦天在距离念堂十几米远的林荫下停住脚。有一股力量叫恐惧,开始弥漫全身。但是随即,这具身体中涌现出一丝燥热,一股疯狂的意志出现——我,就是一切的主宰!天不怕,地不怕,在这世界还有什么可怕?吼——一声厉啸,方圆数里,鸟惊林动!微亮的眼睛,在夜色中是那么醒目。那高亢的声音更是吓人,惊醒了无数人的美梦。而此

  • 中医天下在线阅读第九节

    渐渐地,父母与爷爷的身影开始慢慢消失,杨轩疯狂的追逐着,希望自己可以将自己的亲人留下来。梦中的自己认为也许自己还在认为自己的遭遇也许是一场梦吧。可是无论杨轩怎么努力的奔跑,距离父母那是越来越远。“不,不要离开啊”梦中的自己无尽的奔跑着,终于自己也许再也没有了力气的时候,当自己累的不得不停下来歇息的瞬

  • 琅琊榜之靖王出征第7章在线阅读

    学生们一个个到检测仪前面站定,但检测仪都不见有反应,偶尔有学生站定后,检测仪的顶端会微微的亮起,而这时候,两位基地成员会给这位学生一张凭证和一个号码,并记录下他的信息。两人解释:“高考过后你要是想来,可以打这个号码,并凭借凭证上的编号让对方来接你,之后会有一个详细的体检,通过后就可以进入到防卫基地;

  • 海伯伦的君主在线阅读第九章

    网上骂乐昭阳的,恰柠檬的,说乐昭阳炒作的,说什么的都有,因着没有后续,很快也就被压下去了。不过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都看到了。温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的温景元,拿着手机的手用力到关节发白,恶狠狠地盯着手机屏幕上乐昭阳和裴翊站在一起的照片。他眼底风起云涌、电闪雷鸣。怪不得这么急着和他离婚,原来是找到了下家。温

  • 穿成帝国皇太子的前妻第6章在线阅读

    守将禀报完,又看向满地锦衣卫。当然,作为齐王亲信,他也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朱榑闻言眼眸亮起来,急忙向朱贤烽问道:“烽儿,莫非城外铁骑是你的兵马?”朱贤烽想了想,点头回道:“应该是了!”“好,你且随为父前去!”说着,朱榑又向长子朱贤烶吩咐道:“烶儿,这些锦衣卫的尸体就交由你处理!”朱贤烶拱手施礼

  • 黎明之诗在线阅读第一章

    逼乎,跟身边人一起分享你刚编好的故事。Lol版块,一个刚刚通宵过两天两夜的蓬头垢面的愣头青小青年抽着烟,看着最近一个无比火热的帖子。“一个18级6神装并且还带无限火力buff的普通人,打五个1级没无限火力buff,出门装的五个职业选手,能不能打赢?”罗本伟看着这个问题,狠狠地掐灭了烟头,深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