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都市红尘道上单之光?

2022/6/24 9:18:53 作者:奕先 来源:纵横中文网
都市红尘道
都市红尘道
作者:奕先来源:纵横中文网
当年小家碧玉的采药女,怎么就成了玄门始祖?当年捡垃圾吃的小蝙蝠,怎么就成了西方血祖?前几年还要糖果吃的小丫头,怎能就成了执掌一国的女帝?不过,古千星并不关心这些,他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找回丢失已久的人性。

“怎么回事?”FPX队内不断响起这样的声音。

大家对于贡子哥二级被单杀这件事显然接受不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刚刚都登上职业舞台,从来没有听说过名字的新丁单杀。

贡子哥抿了抿嘴,脑海中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幕幕,用生疏的华夏语道:“对面很强。”

“很强?”Doinb感觉自己问了一个废话,能够在二级单杀贡子哥的,当然很强。

这可不是什么排位,贡子哥可能放松警惕,被某个排位的高玩偷鸡,这可是总决赛,从前三场的比赛来看,两边前期都很谨慎,在他的印象中,前三局几乎没有单杀出现过,更不要说比赛开始不到三分钟的单杀。

他之所以用疑问的口气,也正是因为这点,不管多强,总不至于三分钟就被单杀吧...

“嗯,很强。”贡子哥没有再说什么,看着传送上线的铁男,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和谨慎。

和FPX这边意外和诧异相反,RNG这边的队内语音再次被祖传“奈斯”所包围。

“奈斯奈斯,阿天干的漂亮!!!”

尽管心里年龄比小虎大一些,但现在的他只有十八岁,而且还是一个初入赛场的新丁,小虎称呼他阿天好像也无可厚非。

“奈斯!!!阿天加油!”

“阿天用我上去帮一波不?”

“不...不用了吧。”叶天其实很想让卡萨来上包一下刚刚用了传送的铁男,但他真的怕自己和卡萨的配合出现问题,塔下强杀不成再把人头送回去。

说来也奇怪,第一次单杀职业选手,还是公认实力比较强的贡子哥,叶天的心情倒十分的平静,反倒是卡萨的询问,让他微微紧张。

“好吧,那我去上路做个视野。”

视野?卡萨的话让叶天想起了什么,随着剑魔的血量越来越少,他的大脑仿佛越来越清晰,每一步应该怎么做,下一步应该怎么操作,都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但除了对英雄的掌控和对对方的洞察之外,他好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队友配合。

听到卡萨说到视野,叶天有些明白系统为什么给出那些支线任务了。

所谓的天赋,也许只能让他成为一个横刀立马的英雄,凭借一己之力拯救团队,但不能让他成为一个团队型的英雄,在正确的事情上做出正确的决定。

叶天想到这里,暗暗下了个决定,回去一定要买个眼,还有...

“你们那一路需要支援的时候叫我,我和贡子哥的对线比较焦灼,可能注意不到。”

自己意识不到什么时候该支援,就交给队友好了,可惜支线任务的奖励每场比赛都会清楚。

叶天没有发现自己现在异常的冷静,或许,他真的把现在的情况当成了一个游戏来玩,不过他的态度,确实前所未有的认真。

前世每次看比赛的时候都希望自己是场上的那个谁,带领着自己喜欢的队伍夺得冠军,现在老天把机会放在了叶天的手上,叶天说什么也不会放弃。

“好的。”

“嗯,我们知道了。”

其他人并没有提出异议,他们只以为叶天是第一次正式上场感到紧张,想到他们第一次登场比赛的时候,可能还不如叶天。

“RNG这名新上单十分的冷静啊。”

“确实,最后那个三段Q的距离判断的真的是太精准了。”

“我觉得这个RNG的上单有点东西,猫皇你真的不认识吗?”

“我真的不认识,如果这个上单真的是RNG的秘密武器的话,怎么可能让其他战队知道。”

解说的三位看到此时重放的叶天单杀贡子哥的回放,不由的感叹道。

“上路好像又打起来了。”

回放画面刚结束,记得的声音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

“剑魔竟然没有回城,而是藏在了上路靠近小凤凰这面的草丛里。”

“金工有点托大了啊,剑魔直接Q技能一段击飞金工,这个距离把握的真的很好。”

“剑魔一段的Q技能击飞贡子哥的同时放出了W技能,金工被迫交出闪现,RNG的这个新人上单真的...”

记得认为剑魔逼出铁男的闪现应该心满意足的回城补充装备回复血量了,毕竟剑魔现在的血量只有三分之一,刚想说剑魔的胆子真的大,没想到胆子更大的一幕,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闪现的铁男,叶天嘴角微翘,手指轻轻地摁在E键上,剑魔举着手里血红的大剑,快速的向铁男的方向突进,同时Q技能的二段直接出手,再次击飞对面的铁男。

接下来,几乎是历史的重演,趁着铁男被短暂击飞的功夫,剑魔向前微微挪动了一点距离,手中的长剑直接刺入铁男的铠甲,随即再次高高跃起,让刚刚落下的铁男再次飞了起来,同时再次拉近距离,把手中的长剑插在铁男的铠甲上。

“这...”记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比赛开始不到四分钟,贡子哥的铁男竟然死了两次,而RNG那个新上单在扛了一下塔的伤害之后,丝血成功的走出防御塔的范围,看对方的架势,好像还不准备回城。

“RNG的这个新上单也太凶了吧,这还不准备回城吗?再推兵线蜘蛛就过来了。”

“刚才这个叫V的选手操作真的是太精彩了,凭借着凯旋的血量成功塔下击杀金工,不过现在还不回城就有些过分了。”

“是啊,RNG的这个新上单还是有些...有些年轻吧。”记得想了想,也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了。

他倒是想说RNG的这个新上单太菜了,连这个时候对方打野肯定来都想不到,但想到对方刚才一路追杀贡子哥,最后塔下强杀,再想到对方四分钟内单杀两次贡子哥,想了半天也只能用年轻来形容。

即使对方被小天的蜘蛛抓死,对方的首秀也可以说是成功的,上单之光?这个词突然出现在记得的脑海里。

这个叫做V的新上单,会成为真正的上单之光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LOL神级教练在线阅读第3节

    天赐带着龙回到了鹤的住处。一进门就听到鹤在说话“哟,天赐回来了。”“恩,我回来了鹤妈妈。”听到天赐的话,鹤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鹤,没有结婚生子。对于有这么一个乖巧的儿子,鹤是打心里喜欢。天赐小时候不哭不闹,半年的时候就会走路,虽然走的不太稳但也比同龄的好多了,而且一岁时就会跑了,两岁边熟练的认识这个

  • 永世修仙在线阅读第七章

    当她被钟清捂着嘴,而他的脸离自己近到快贴到时,从前他这样时就是想吻自己,可是就在她怔了那一刹那,他眼神变了变,她还没抓住他眼神里意思,然后……事隔快七年,她居然被人打了屁股,不像前世那样为了小情趣他是真的打了,声音非常大,下手贼狠,她的嘴还被他捂着心理生理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整整被打了十五下,每一下余

  • 天武神帝在线阅读第9节

    故宫真的会在春节举办花灯会,人迹罕至的小路也是真实存在的~这篇的脑洞其实来源于我一直觉得钧浩很适合民国造型,笑。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不明白,先生,loveislove,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一纸约定,将两个人的名字绑

  • 神不是黑客在线阅读第2章

    宋盈妃没有说话,走到楚风所说的那个柜子,选了一套淡青色连衣裙,穿上之后,径直向别墅外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她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楚云,道:“你……让我看不懂了!”楚云摇头,暗叹:“能让你看的懂,我就不是楚太子了。”望着消失在夜幕中的宋盈妃,楚云低低自语:“女人,你很可能不知道,这一别将是永别……”

  • 战神转世在线阅读第10章

    火山的故事穿透海平面台湾眷村:一个时代的流离与乡愁百万台湾老兵回归大陆内幕.五、台湾旅游注意事项(一)台湾旅游注意事项之一(二)台湾旅游注意事项之二(三)台湾居民来往大陆通行证台胞证编者的话

  • 越狱之1931历险记在线阅读第十章

    对于希望公寓的一些情况,陈凡大致的了解了不少,可关于公寓一些诡异的事情,在网上却是没有丝毫的信息,就连十年之前那起杀害几个少女的有关信息,也寥寥无几。陈凡猜测,可能是国家不想让普通人知道这件事情,通过时间想让人们遗忘这件事情。看了一下时间,此刻还没有到三点,距离天黑还有四五个小时,不过他并不打算那么

  • 离开地狱后我成了审神者[综漫]天降楚亲王

    忙活了两天的秦素九,还以为好不容易能够睡个懒觉,不料天才刚亮,县太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不得了了!九姑娘啊!不得了了啊!出大事了!”在睡梦中突然被惊醒的秦素九不由地心里窝火,刚想吼一句:“大九六清早的嚷嚷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了!”但是一想到自己是下属,县太爷是上司,上司有事找她,这也是应该的。于是只

  • 自动化修仙第七章在线阅读

    王导之所以有信心秦卿肯定演不好这个剧情,是因为这个剧情秦卿已经卡了好多次了。这部《青春》讲的是一群高中美术艺术生的故事,王导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又不想启用未成年,特意到大学里选了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还未出校园,身上带着学生气,演起高中生似模似样的。也因为启用的都是大学生新人,虽然大多是影视学院的专业

  • 戏法江湖情在线阅读第2节

    布满着大片虚空的翠绿荧光散落着,渐渐的汇聚在一起,缓缓的勾勒出一个模糊的轮廓,那轮廓虚影巨大无比,占据了半边虚空。最后,在御天震惊的眼神中,那漫天荧光汇聚凝聚,使轮廓渐渐凝实清晰,终于能够看清楚了,那竟是一株庞大至极的翠绿古树!洒落着无垠荧光,植根与混沌之中,守护着御天渺小的魂体与诛仙四剑对持,任凭

  • 我家女婿会修仙之传承(一)(5)

    前脚进入,后脚刚抬起,他迷茫了,因为在那一瞬,他失去了平衡,他才明白这个白雾一样的是什么,这是一个阵法,是他在一本书籍上看到的,按照这种情况f这个阵法应该是一种古老的传送阵,他却忽略了一点,那白雾,也就是他视线能看到的一面,确是一个禁制,。进入禁制里面,才是传送阵,不仅传送阵已经接近失传,而禁制更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