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心灵的鼓动在线阅读第5节

2022/6/24 8:48:03 作者:执念成殇 来源:纵横中文网
心灵的鼓动
心灵的鼓动
作者:执念成殇来源:纵横中文网
人生的点点感触,希望给正在迷茫的人一盏明灯,照亮你们前进的道路.....

感谢各位读者大大的捧场。

本书更新,每日保底四更!

鲜花单日过三百,加更!

评价票单日一百,加更!

月票,催更票,打赏,统统加更!加更!加更!

上架后首日十五更,每日保底更新十更!!!

只求各位大大,能够把手里面的评价票,鲜花,给兄弟刷刷。

只要成绩好,更新少不了。

最后,求收藏,求鲜花,求月票,求打赏,求评价票,求评论。各种求!!!

感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地永生删书(1)

    无法删除书籍只能删除内容

  • 异界我最帅之刁蛮小姐

    南宫大小姐大摇大摆的走上二楼,坐在靠窗口的地方,能看清楚赛马道上熙熙攘攘跑动的人群。菜上来没有吃几口,又因为嫌吵,南宫大小姐要走。刚走到楼下,就与晕头晕脑的卓跃撞了个正身,她还被撞了后退几步,卓跃尽量的站稳并抬头说对不起,才说了“对不……”两个字,他肚子里就翻江倒海起来,噗的一声,嘴里喷出了垃圾飞溅

  • 北境之狼之不死之法

    至此过后,老妈便不再让我学习我们家族的摸金之术!我已经是燕家的独苗苗了,如果我在死在西施之墓里面,那么我们燕家就真的断后了。于是老妈把家里所有有关摸金之术的书籍都给收了起来,不然我在沾染到这些书籍。从此,我便跟随者着老妈学习她们家族的医术!十岁的我正是调皮的时候,那可能老老实实的带着家里面,背诵那些

  • 魔法少女樱在线阅读第10章

    被嫌弃的世子爷,正心情激动地进宫了。很快就是皇家春猎的时节,他要求一求皇奶奶,今年把英国公府加进名单里。进了太后的慈宁宫,哪知道遇到个他不喜欢见到的人。他的表妹陈宁儿,正依偎在太后膝边,笑呵呵地给太后讲宫外的趣事呢。许劭在门外,就听见陈宁儿笑嘻嘻地说:“太后你觉得好笑吗?那英国公府的小姐,去绣春阁买

  • 玄间古董店在线阅读第1节

    “血……好多血……”厉云尖叫一声,从梦中惊醒过来。但他还没来得看看周围的情形,就马上开始使劲地咳嗽起来。那是那股隐隐的心悸感觉让他立刻就止住了咳嗽,警觉地盯着四周,还好,破庙中没有追兵的身影。他的耳朵轻轻地扇动着,就像某些听觉灵敏的小动物一样,不管是谁看到有人的耳朵能这样灵活地转动,都肯定会大吃一惊

  • 为什么总是反派的我在线阅读第5章

    小川子他爹正在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使劲的挖想把小川子娘挖出来。看着情况大家赶紧七手八脚的上去帮着挖:没费多少功夫就把小川子娘给挖出来了。但是人挖出来就已经不行了早就窒息而死了。因为被砸在胸口憋气,小川子娘双眼通红,死不瞑目的睁着眼,谁看了都害怕,只能赶紧给尸体盖上一块白布。“川子娘!您死不瞑目类!您

  • 守护甜心之破碎的友谊.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二天很早,孙倩的电话就来了,她说已经买好了饭,等我去她宿舍一起吃早餐。吃饱饭我也该出发了,步行从宿舍到A公司大约需要25分钟的时间。孙倩就在集团总部上班,她完全可以晚一点再出发。等我到公司后,我看到饮料区聚集了很多人,什么事情呢?难道有人在打架?我凑过去,就看到陈香掐着腰,一股盛气凌人的样子,嘴里

  • 穿成豪门大佬的心机女配在线阅读第6节

    小厮给秦枫撑着伞。秦枫正一边走一边想着芙蓉苑里的小主子三言两语打发了一众苏家奴才的情形,突然一颗冰雹砸在他脑门上。“哎呦!”大暴雨还不行,还下起冰雹来了。这天变得也太快了吧?赶着寒王娶新侧妃的档子,王府新买了不少下人。当天晚上,秦枫派来两个别人挑剩下的小丫头伺候苏茉儿。大的是十七的墨痕,细长脸,削肩

  • 无限旅社在线阅读第八节

    “你还想干什么?”听到陈青的声音,李云天霍然转过身子,怒道。“人可以走,把你们的贡献点都留下来。”陈青淡淡说道。他刚刚突然想起,自己需要进入武阁查阅各种典籍,来寻找解决内丹的办法,但是进入武阁需要大量的贡献点,于是就把注意打到了李云天等人身上。反正这些人都是自己的敌人,打劫他们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心理障

  • 致命纠缠:总裁,我不约在线阅读第3章

    叶家一共有两子,老大叶涛,老二叶天,老大叶天今年二十八,叶家书房,叶天行与叶涛两人静静坐着,叶天行望着这个叶涛“叶天的事情你听说了吧?”叶天行打破沉默,开口说道。点了点头“知道了,喝酒玩女人,身体垮了。”叶天行眼中寒光一闪而过:“他是你弟弟,平时虽然胡闹,你觉得他会那么不知道轻重吗?”叶涛对父亲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