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我挺好的第6章在线阅读

2022/6/24 7:58:02 作者:七色凉橙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挺好的
我挺好的
作者:七色凉橙来源:飞卢小说网
1(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哐当哐当哐当.....”

火车压在铁轨上,发出刺耳的轰鸣声,那种巨响很有节奏,从近到远,声音从开始的刺耳到最后的消失,大约三分钟左右。

待到火车声消失,地面不在震动,张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诧异道:“这里怎么会有火车?难道咱们这地下军事基地上面就是墓穴?”

“不可能!刚才听声音,明明感觉火车在旁边!怎么可能在上面?”胖子思考起刚才的一幕,反驳道。

这件事透着一股蹊跷,地下军事基地又这么诡异,鬼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对,要是火车在旁边,这里都是大石头,你确定这火车可以钻出去?”阿玲听到胖子的解释,皱眉道。

火车开出山,惊悚诡异,三人怔怔的看着对方,砸吧砸吧了嘴,沉默了。

没人说错了!但他们说的也不完全对!火车到底怎么开出山的!没人知道!

而火车是靠什么运转的?怎么在山里有铁轨?刚才怎么突然地震了!是不是有人操控火车?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围绕着三人。

十几个盗墓贼,还没下到真正的墓中,就死了十多个,可见这里的凶险程度。

“要我说,别管那些有的没的,咱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逃离这个鬼地方,这墓室中连个喝的都没有,在这样下去,非得饿死不可,小爷我可不想这么死!太尼玛憋屈了!”

胖子脸皱成麻花样,一只手摸着肚皮,为了盗墓,他连晚饭都没吃,这可他娘的亏大了,而且下来时,拿着全体人员干粮的那小子也喂了鸡冠蛇。

“妈的!当时我怎么忘了,要是我拿干粮多好!还不至于饿死!让那瘦了吧唧的拿,真是饿死胖爷了。”

胖子颓废坐在地上,怨天怨地。

“你可滚吧,让你拿?刚才你自己跑起来都费劲,你肯拿那么重的粮食?”张良撇撇嘴,揭穿道。

“你们先别吵,手电筒的电已经不多了,赶紧找出口才是,要不真的要困死在这里了!”阿玲神经时刻紧绷,手电筒四处照着,寻找出口,她正值年华,还没有和男子....,她可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但话说回来,要真的出不去,她还想要不要让张良破了她的....

想到这里,阿玲俏脸微红,耳根上也染上一抹红晕。

“我想什么呢!真是!”阿玲不争气的心想着,又偷偷瞥了张良两眼,越发感觉张良帅气逼人,被一股豪放不羁的感觉剧烈抨击着。

张良倒是没有想到已经有一个女孩正在偷偷的瞎想。

看着四周,唯一让人怀疑的就只是那口棺材了,张良皱着眉头,拿过阿玲手中的手电筒,和阿玲一同走向棺材。

这里是谁的墓!墓中有什么!都不知道,突破口就是这个被掀开盖子的棺材。

阿玲就跟着张良,两人紧紧贴肩,张良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气味,对女人有很厉害的杀伤力。

紧紧是靠近张良,阿玲便开始微微喘.息,呼吸都不自然,心砰砰的跳动,不过这一切都被阿玲掩饰着。

张良爬上棺材,脑袋探进去,用手电筒自己的照,棺材里面剩下了一层皮,干瘪的皮,一张人型的皮铺在棺材内,在人皮头部位置,有一些防止尸体腐烂的药草,还有一些烂了的衣服。

衣服烂了,人皮却没损伤,真是蹊跷。

“胖子,你丫的过来瞅瞅,这人皮多少年了?”张良知道胖子从前下墓摸过宝贝儿,眼神应该好使,就想让他鉴别一下。

张良是穿越者,虽然见多识广,不过这么古董的玩意,他是鉴别不出来。

听到良子叫他,胖子两只大手拍了拍屁.股,走了过来,看了眼人皮,轻咦了声。

“不对啊!娘的!这衣服都烂了,这皮能不烂?这皮成仙了?”

怀着好气的心情,胖子一手抓住皮的边缘扯了出来,刚要研究个仔细,就听到阿玲张着嘴大叫一声,双眼盯着棺材。

顺着阿玲的目光看去,棺材的底部,竟然有一个半米宽大的洞,深不见底。

“卧槽....这棺材里有洞!”张良睁大眼睛,棺材底部,有洞,这洞宽宽长长,一个人足以钻下去,这再次燃气了他们求生的希望。

“走!离开这里!”张良想了想,与其困死在这里,不如想办法下洞,兴许还有条活路。

“我同意!妈的!就算下面有更凶险的事情,我也要下去!”胖子看到棺材下有盗洞,顿时来了精神,毫不客气的收起人皮就要跃跃欲试。

三人一致同意,没有浪费多少时间,钻了进去,这个盗洞狭窄,刚刚能够让一人通过,三人按顺序走在前面,张良在中,阿玲跟在后面,胖子在前,要是胖子不幸被卡住,张良只好给他两拳。

“呼!”

盗洞狭窄悠长,爬了几分钟,身上满是灰尘,但无人受伤,他们爬出盗洞,又是进入到一个墓室,不过这个墓室的门开着。

打开手电筒,地上散落着人的骸骨,并且骸骨的中间,还有一柄刀子。

那柄刀子是日本军刀,小日本也进来这墓室了?

进来后,更加的离奇悬疑,三人没有停留,走过墓室门,出去了。

两边都是长长的甬道,这个墓室门开在甬道中间,这他妈真是邪乎。

三人刚想放松,却发现甬道尽头有几个身影活动。

“卧槽,良子你看!那是人是鬼?”

--------

感谢孤独的单身汪的月票支持!感谢蔡星星100点打赏支持!感谢发丘天宫的月票支持!感谢道途的100点打赏!谢谢你们的慷慨支持!

现在成绩不错!我欠你们的章节,我都记下了,本周六日我爆发!七八更左右!

最终求声鲜花收藏!

有谁还打赏吗?这样会刺激我的麒麟臂,让我更家快速的码字!

咳咳,其实我就想让你们打赏我点,拜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者大陆在线阅读第一章

    秦政是一个孤儿,这是所有人对他说的。秦政并不是孤儿院长大的,从他记事以来,他便是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没有朋友,没有一切。可是他又觉得自己很不普通,他每一晚都会梦到自己成为了一个皇帝,从一个凡人的皇帝成为了天上的皇帝。至于是哪个天上,秦政却是不知道了。吃着手中的果子,秦政津津有味的看着手中的小说,忘

  • 蒂娜的新世界之旅在线阅读忍术奥义!千年杀!【求鲜花,评价票!】

    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之后,夜风也是可以完全掌握飞雷神之术了。“有点饿了!正好去尝一下木叶的一乐拉面!”随后夜风便是直接来到了一乐大叔的拉面馆。“是旗木夜风呀!”一乐大叔看到夜风中之后便是微微一笑的说道。“嗯?大叔你认识我?”夜风有些疑惑的说道。自己第一次来这里吃拉面一乐大叔怎么认识自己的!“不用惊讶了

  • 问魄灰狼!加鲁鲁兽(1)

    “那个时候,为什么只有亚古兽进化成了暴龙兽呢?其他的数码兽们却根本没有进化……”一直在考虑这件事的太一终于忍不住向亚古兽提出了问题。“亚古兽,你为什么从暴龙兽又变回了亚古兽?”“这个嘛……”亚古兽回答道,“我也不清楚。”这个回答让太一很无语,以至于他差点从悬崖上掉下去。幸好亚古兽及时拉住了太一,让他

  • 钢翼精灵之莫名其妙来到风灵谷 求收藏 求鲜花(1)

    云霄山四周云雾环绕,几个修仙之人在学习仙术。成合来到云霄山大殿中,参拜师傅白玉道人。白玉道人对成合说道:为师要你下山去历练一番,你可愿意去?成合满心欢喜的答应着,心想终于可以下山走走了。成合历经数日,走到千里之遥的幽龙山。成合走到一处风景怪异的石壁周围,拨开树藤,发现一个山洞。微风吹来,成合刚要离开

  • 我在大唐待了一万年福利

    “十六夜酱、里香今晚会回来一晚上哦、开不开心?”一坐上车、十六夜就拿出了一本书看了起来、而鞠川静香也是发动了车子向着市区的方向驶去。一边开着车、鞠川静香一边跟十六夜聊着天、神情很是兴奋。闻言、刚准备翻下一页的十六夜手顿时一顿、转过头、看着鞠川静香的侧脸、疑惑问道。“她怎么有时间回来了?任务完成了?”

  • 青冥直上第五章在线阅读

    两天后,魏成驰率军拔营,又过五天,余怀入宫觐见魏王,汇报征兵事宜。随着内侍通传,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陪伴魏王的楚姜本想退下,不想魏王拍了拍她的手,示意无碍,长臂揽着她纤细腰肢在一旁坐下。余怀今年二十二岁,生得人高马大,颇为威武,身上有锋锐煞气,一双眼眸狭长,绕着点儿凶光,很不面善。看到坐在王兄身边的

  • 最强逆天之路在线阅读9.我们的一个坦诚相待

    当奥姆什么都没有问就将我们——我跟皮特罗带回亚特兰蒂斯时,有点难以置信我真的是第一次产生了某种自己是特别的感觉——尤其是对于奥姆而言。他不是那种美队式小太阳的类型,尽管他们都有金灿灿的头发,但奥姆太孤独了,孤独又阴沉。我从没想过他会允许一个陆地种进入海底城。我悄悄瞄向奥姆——国王陛下一如往昔下巴微抬

  • 从今天开始开黑店在线阅读第6章

    阳钢心中一怔只感到自己被拥在了一个软玉般的怀抱中闻得一阵阵清幽的香味感觉极是舒适。他不知道穆念慈为什么要忽然抱着自己但小小年纪却知道安慰人伸出一只小手绕到穆念慈背后搂着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穆阿姨地底下的小孩儿看见你伤心他也会伤心的所以你别伤心了你高兴一点笑一笑或许他也会高兴……”穆念慈哪想一个七八

  • 刀诡第4章在线阅读

    “杨杨妈妈,一凡妈妈,我们去办公室聊聊?”“行,李老师,对不起啊,一凡这孩子心是好的,就是做事的方式方法错了,他知道你生日,送你乌龟,我估计他的意思是希望你长命百岁。”李萌:.........你们家送人生日都送乌龟的啊,还长命百岁,怎么不上骂人的意思?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作为教师,有自己的修养,也就

  • 僵尸世界:神级签到在线阅读第3节

    这是石川桃来到此世的第四天。早上天才微微亮的时候,她就被闹钟叫醒。惺忪着眼从暖和的被窝里钻出来,石川桃挣扎着爬起来坐立在床沿边。耳边能听到房子外有人走过的声音,再夹杂着些自行车车轮碾过地面的吱吱呀呀的响声,让她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顶着头乱糟糟的头发,在看着梳妆镜里因为缩水而显得稚嫩的面孔,让她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