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墨色清浅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2/6/23 16:48:28 作者:再见不陌路 来源:17K小说网
墨色清浅
墨色清浅
作者:再见不陌路来源:17K小说网
清秀又冷漠的少年,迟钝又可爱的丫头,在历史悠久的老街里相遇。“丫头,你知道тебя是什么意思吗,那是我一直想对你说的话。”

自从那日在桃林里遇见两位公子之后,夏旻之就一直有些纠结。他第一次结交朋友,又是这样两位气度不凡的翩翩公子,内心自然是期待的。可是,毕竟他和父亲已经远离俗世很久了,父亲看起来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从小到大一直叮嘱他不可与外人过分交往,但这次却没有对他交朋友的事情有任何制止,旻之心里多少有些不安。

在这些不安的日子里,他依旧每天在桃林里练剑,不过练剑之余总要时不时的留意一下周围有没有人。甚至还会以练习轻功为由给自己在树上远眺的行为找借口。

所以这天夏旻之才会从树上掉下来。

清风拂过,鸟鸣清脆,夏旻之慢悠悠的依着树杈擦拭自己的剑,心情甚是不错。突然传来几声杂音,他先是听到一阵马蹄声,刚想抬眼望过去却感到一阵凌厉的杀气朝自己袭来,本能矮身一躲,箭是躲开了,人却从树上摔了下来。落地的瞬间夏旻之暗叫不好,这是被发现了,只能抬剑迎战。却听到那个盼了好久的声音。

“公子原来是你啊!”说话的声音清朗有力,正是少将军淳于叶。原来自从在桃林里与夏旻之第一次相遇后,淳于叶和郑璞就一直好奇这位剑法清秀却招招有力的公子,但太子毕竟事务繁忙,好不容易二人都有时间,就又来到了这片桃林,没走不远就看到了树顶的人,由于这里也算半个军事禁区,正常人谁会站在树上呢?少将军出于本能谁抬手就是一箭,就把树上擦剑的夏旻之给“射”了下来。

淳于叶好奇的看向摆出进攻架势的夏旻之问道“公子不是在地上练剑的吗,怎么跑到树梢去了?”旁边的郑璞虽也好奇,却是眉头紧锁。

夏旻之一看这情形多少有些尴尬“额……二位公子见笑了,我也是刚学了些三脚猫的功夫,本想着借棵树练练,但是在功夫不到家,上去了须得休息一番,就被公子的箭吓了一跳。”

“哈哈哈哈哈哈哈 ”,淳于叶倒笑的爽朗,“希望没吓到公子,我先给公子陪个不是,只是这里本是……”话说到一半觉得不对,只好另改口“本是野味多的地方,突然看到书上有东西本能觉得奇怪,都是习武之人,公子也明白,有时候脑子跟不上手。”

夏旻之见有这么好的台阶,不下是傻子,赶紧说道“不打紧不打紧,怕是我冒昧出现打扰了二位公子的雅兴……”

“这是哪里的话,正巧我们也是出来玩,遇到两次也是缘分,不如今天公子赏脸与我兄弟二人一起在这林间找点野味吃如何?”不等夏旻之反应过来少将军已将手搭上了人家的肩膀,还不忘回头跟郑璞做了个鬼脸。可郑璞却没有放松,他抬头看了看这棵树,想着刚才能那么快的躲开少将军的箭,掉下来又能马上进入进攻状态,这人怕是不简单啊。

三人都是好功身手,一炷香的功夫就收获了几只大肥美的大兔子,也碰巧找到了淳于大将军说的那眼泉。暖阳下的三个少年就着清冽的泉水和烤的焦香的兔子,很快就亲近起来,毕竟年纪相仿。

“夏兄,你练剑几年了?”郑璞咽下一大口兔肉问道。淳于叶好奇的看了郑璞一眼,心道太子殿下平时从来不关心别人的个人问题,今天怎么主动问起来了。但是太子毕竟是太子,纵然是在野外吃野味看起来都那么从容优雅。一时间淳于叶心里的疑问只剩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细说起来也有十几年了,从能拿稳剑起家父就开始教我,不过都是些花拳绣腿,只是因近几年才学了些防身剑法。”夏旻之抬头说道。这句话也点醒了少将军,他们三人洋洋洒洒的享受完阳光,在回去的路上淳于叶恍然大悟似的对一旁的郑璞说:“老兄,这么说起来我都认识你十几年了,试问这天底下有几个人能亲眼看着堂堂太子殿下长大呀!”说完还得意洋洋的瞥了一眼身边的人。郑璞有些无奈道:“我以为你发现什么了呢,那说起来我可是亲眼见着少将军从小屁孩长成军中小霸王呢!”

“一边去!少爷我可不是什么‘军中小霸王’,我淳于叶那是靠自己的功夫赢得了皇上的赏识好不好。”

“好好好,你是少将军。那请问今天堂堂少将军射中的兔子为何比我这个久居宫里的人还少呀?”

淳于叶见郑璞又开始调侃自己,有些气恼也不好意思说,只道“今天太子殿下难得愿意赏脸陪属下出来玩玩,为臣的自然要让太子爷高兴不是?再说了,若是让人知道文武双全的太子殿下射兔子输给了个军中莽夫,那不是驳了皇家的面子嘛!”

郑璞见他给自己找好了台阶,也就不再调侃,只是笑说:“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你说什么都对。”他又稍微顿了顿,“但是你不觉得今日之事有些蹊跷吗?”

淳于叶想了想,不就跟那小兄弟吃了顿兔子,还能有什么。便用疑惑的眼神看向郑璞。

“你想啊,刚才夏旻之掉下来的那颗树,算是这片林子里最高的树了,况且射箭之前你也看到了,他是站在树顶的。”淳于叶想了想,却是这样,便问道:“若是这样来看,先不说夏旻之如何从树上掉下来还能快速进入防卫状态,就算是上去这功夫也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能做到的。他……这朝中还有姓夏的武将吗?”

郑璞觉得有些好笑:“就凭你平日里的飞扬跋扈,他若是朝中哪位官员的孩子,你还能不认识?就算你不认识他他也不可能不认识你,”说把顿了顿,“应该是江湖上游侠的人。但是在没弄清她的身份之前切记不要透露过多你我的身份消息,毕竟我们……”

“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淳于叶打断了太子的话“我的哥哥啊这话你都说了八百遍了,我有数,而且就算他身手再好,你今天也看到了,他不是你我的对手!”

郑璞无奈的看着阳光下的少年,心道,什么时候你才能学会收敛一点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北山有莱之丹椒(1)

    “大慈大悲的菩萨啊,我真没撞那个老头,是他自己被撞了瘸着腿求我救他的,我看到他倒在地上抽抽,心一软就扶了,结果是个倚老卖老的白眼狼啊,一醒来就讹我,说我撞他,还让我赔十万块,啊,那是我存的嫁妆啊,怎么可能给他啊,为什么偏偏监控又坏了,求求你,大慈大悲,帮帮我。”刚从警察局出来的丹椒,偏偏又遇上了暴雨

  • 重生六零好时光在线阅读第4章

    残阳似血,在天边泛出淡淡的微红。而此时的林开却并不在自己的屋舍之内,反而是又来到了的执务堂。但与今早的情况相比,此时此刻执务堂里却挤满了人,听着门外不时的破空声,可以想见,有越来越多的老山寺弟子正在往这边赶来。林开是接到通知赶到这里的,就在刚才,老山寺内拉响了宗门巡逻警戒,他也接到了通知,宗门内出现

  • 网游之召唤风云在线阅读第7节

    系统知道布暇这句话不是说给它听的,不过依照它的性格和目的,最好打断这一人一鬼的暧昧氛围才是,但系统却迷之沉默了起来。没有打扰,没有附和,什么都没有。它对人类的感情,终究还是太过复杂,复杂到它也分析不出来,只能靠着表现观摩出一二。等许无垢写完,又是一夜过去了。夜叉倒是没有打扰,但许无垢没有天真地以为是

  • 犯罪回忆录在线阅读第2节

    赵简坐起身子脱下了自己身上那身大红喜袍,刺眼的颜色好像一团火焰在燃烧着自己,分明没有忘记那年自己信誓旦旦,转眼间却是大红披身作为人嫁。为了救爹爹赵简选择了独自嫁给米禽牧北,这件事情大宋不知、赵王爷不知、七斋不知、全天下皆是不知,赵简知晓自己迈出的第一步便已是叛国的罪名,她不求天下人理解,但求心中无愧

  • 我住的房子他成精了第七章在线阅读

    想着,从LV包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宋小雅的号码。“小雅啊,出去玩吧?”“你不是和你们家白宇轩回白家老宅去完成造人计划了吗?”看来宋小雅很意外她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杜伊伊轻叹一声,“韩尤物肚子疼,白宇轩去照顾她了。”“啊?你们家那想抱小金曾孙想得要发疯的白老夫人居然会放人?她没有逮着这个一月一次的

  • 妖怪治愈书在线阅读第5章

    梓汐趴在狱中榻上把玩着胸前的秀发,小腿微微翘着,瞧上去并无坐牢的忧虑,反倒哼上了小曲,似乎挺愉快。刘维站在牢门外瞧着她如此模样,恨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来人,给本少爷把门打开。”他一开口,便露出那口污秽的黄牙,一看便是旱烟抽多了。梓汐听得声音,一个激灵从榻上翻起,翘了二郎腿,满是讥诮的瞧着他,“哟

  • 妖精喜儿公会

    回到主城,早安直接去了装备商人那里,制作他的银武去了,神域风花和死亡之眼也告别,去干自己的事儿去了。张风让神域风花先打开了技能面板,直接重置了技能加点,加上挑刺突刺,落刃斩,不过都没有以前加的那么多,打开了魔剑士的技能面板,点上附魔这个技能,又好奇的看了看其他技能,似乎也挺不错,但出于他比较想走主流

  • 重生之风云惊变在线阅读第5章

    幼老爷赶忙婉拒:“不用、不用。”他颇有几分危机意识,如临大敌地觑向薛白,生怕让他知晓幼清这会儿不仅失了忆,而且还怀有身孕。倒是赵氏心平气和地给幼老爷使了一个眼色,幼老爷心领神会,又解释道:“清清只不过是上山的途中着了凉,让他睡一觉,把汗发出来就可以了。”“大师不敢当,贫僧法号释心。”青年和尚一笑,“

  • 灵气复苏:从九叔世界开始变强第八章在线阅读

    沈风本以为会晋级成为蝴蝶之类的恶魔,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晋级成为一只眼睛。“不对,这不是眼睛,有翅膀。”破茧之后,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左右,最终的答案也是随之揭晓。“是深渊小恶魔!”沈风看清楚了自己的属性,晋级之后,它变成了深渊小恶魔。身体长得确实像一只眼睛,不过两侧还有一对小翅膀,除此之外,屁股

  • 环屿之死无对证(一)(8)

    哗啦啦啦……雨依旧下个不停,冰凉的秋雨打在人身上,让三位保镖感到透心的寒冷。卡特依旧歪着脖子,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他屹立在黑暗的雨夜里,手里提着勋爵那早已失去温度的头颅,扭捏的姿态犹如恶魔临世。看着眼前这道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详气息的杀手,纱仑颤抖的从口中吐出两个字:“混蛋。”声音不大,中气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