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我靠直播唱歌争霸全星际和盛帮!

2022/6/24 11:36:40 作者:珍珠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靠直播唱歌争霸全星际
我靠直播唱歌争霸全星际
作者:珍珠茶来源:晋江文学城
开,开文啦!!!国际顶尖音乐奇才周依娜在舞台表演时,意外掉下舞台,醒来之后,竟然到了星际世界。并且惊奇的发现这里人只热衷于精神力和武装力,根本没有人关注音乐!被称作创作奇才、拥有被天使吻过的嗓子的天后周依娜表示这不能忍。于是撩起袖子,开始她的直播唱歌事业。第一天的直播,众网友:五线谱是什么鬼,表示不想上历史课。第二天的直播,众网友: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打人一定很痛。第三天的直播,众网友:这还能发出声音!。。。。。。第N天的直播,众网友:娜娜,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某指挥官:???【星际帅气指挥

古惑仔世界大小社团多如牛毛,招四五打仔,设香堂开堂口,斩鸡头烧黄纸,就可以到道上混了。

而古溪辰毕竟是二十一世纪过来的新生代青年,喝三两口白酒,当下就确立了社团的名字“和盛帮”,意为帮内兄弟和慕,帮外发展盛荣!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直听的阿浩、小马和阿辉三人浑身热血沸腾,社团!一个让人咬牙切齿,又让人向往的字眼!以前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进社团,但是社团哪有那么好进,或者说进了也不一定能出人头地!

一个普通人,想要进社团,要先交入门费三百六十五,意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恭顺大佬!

而进门后也只是一个蓝灯笼(指未正式登记造册的社团成员)到正式入社拜大佬,成为一个四底,最起码需要三五年,而这还是敢打敢杀立了功劳的人才能扎职!

最主要的是这三五年大佬不会给一分红利,能搵多少钱,就看自己本事了!

有本事的吃香喝辣,没本事的饿死街头都是自找!

最后,想继续高升出人头地的,除了打打杀杀,还要有头脑和运气,不会打的人被人打死,运气不好的今天你砍死了别人,明天就被另一个人砍死了!

所有说!社团不是想进就进的,退一步说就是进了社团,万一跟错了大佬,背锅挨打顶缸样样俱全,没等出头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现在阿浩三人一听辰哥要立棍,都是喜不自禁!古溪辰看了,苦笑一声,玛的,前世的黑涩会人人喊打,但是在这里,不认识个古惑仔都不好意思出门!

包括警察也是,虽然经过廉政风暴,警察已经改革成为社团公敌,但是哪个警察没见过古惑仔开片砍人,说不好听的,他们以前可能就是古惑仔!!

当然,时代不同喽!以前一个义字就能吃遍天,现在嘛...古溪辰轻轻怕打着膝盖,嘀咕道:“钱啊!三天...三天!”

小马耳尖却是听到了古溪辰的嘀咕,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道:“辰哥...我有一个办法,抢!!”

“槽!”古溪辰没好气的一翻白眼:“抢银行,还是抢你老姆啊?”

“辰哥,我们不抢银行,也不抢我老姆,毕竟连她的棺材本都被我吃了,哪有钱,我们抢雄记餐馆的老板!”

“雄记?”古溪辰凝神一想,突然反应过来,玛的,那不是小马以前上班的地方吗?眼睛一瞪,定声道:

“小马,我们虽然入了社团,励志做一个坏人,但是欺负好人,特别是帮助过我们的人是万万不能的,要玩就玩那些为富不仁的!”

“好人?噗!”古溪辰话落,小马就噗嗤一笑道:“辰哥那家伙是好人,这世上就没有坏人,上菜缺斤少两,对员工更是非打即骂,更缺德的是那家伙买的东西都来路不正,只要吃不死人遭病死的猪肉都敢上!”

“老姆的,不能吧?”古溪辰一愣不确定道:“那家伙可是幹趴下周边七八家菜馆!”

“这个嘛...”小马听了有点不好意思说,阿辉一把接过话茬道:

“辰哥!辰哥!这个我知道...那家伙在菜里放料了,我没钱吸粉,就去他家喝底汤,那个劲猛啊!!”

“额!!”看着阿辉一脸回味无穷的样子,古溪辰一哆嗦,玛的,能让瘾君子说劲猛,那得多猛啊!前世听说做火锅有料,但那也是放一丢丢外壳提鲜的,这老头是在玩命啊!

镐!必须镐他!为民除害不说,还能为兄弟出口气!当下古溪辰就板道:

“就是他了!!”

晚上!说幹就幹的古溪辰就带着阿浩三人来到了雄记餐馆不远处的胡同踩点!

看了看四周,还有客满为患的雄记,古溪辰指了指一个头发半白正点头哈腰跟顾客交流的老头道:

“是不是他啊?”

“嗯!”看见老仇家,小马咬牙道:“是他!那家伙谁都不信,凡是跟钱有关的东西都是他自己幹,包括买菜、上料、收钱,不过那老头有个习惯,每个月5号,他都会把上个月赚的钱存在银行,每次差不多有两万!”

“二万?”玛的,一家大餐馆的月收入也就这个数,而雄记不过是二三十平的小餐馆,可见是多么的受人欢迎,让人流连忘返!也可见这老头的料有多狠!!

而且今天是7月4号了,也就是说明天必须动手!一握拳,古溪辰低声道:

“根据小马提供的路线,我发现有几个特别隐蔽的小巷子,明天我们就在那个地方动手!!成功的几率很大!”

“辰哥!明天我们三个就够你休息吧!”

“是啊!辰哥!”

“这...”

小马看着还踌躇不定的辰哥,定声道:

“辰哥你放心吧!我刚刚去问了以前的工友,那老头还是那个习惯,我们三个能打能跑肯定万无一失,你就在家里等我们好消息吧!”

小马话中的跑字说的最重,古溪辰当然听明白了,摸了摸还微微渗血的小腹,无奈的点了点头道:

“万事小心,真的不行就回来!反正才二万块钱不值得拼命!”

“我们省得!”话虽如此,但小马阿浩阿辉三人却是抱了不能让辰哥失望,不能让辰哥的血白流,不成功便成仁的意志!

明天,必须镐到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天妖魔记杰端,复活!

    “可恶,霸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武装色指枪!”“哼哈哈哈,这种攻击是打不到我的。”李伟:“什么?难道说这是。。。。。见闻色霸气!连见闻色霸气也会了?这。。。。。”杰端:“武装色铁牙!”李伟:“好快。。。差一点就没躲开。。。这还是那个小兵杰端吗。。。”“武装色连续铁牙!”李伟“啊啊啊!可

  • 天作不合第二章在线阅读

    俗话说再一再二不再三,可是倒了这丫头这里真是没法说。这田青第三次掉入到水坑里的时候田家媳妇刚干完所有活准备收拾睡觉,对着院子叫了好几遍才发现田青还没回来于是就点着煤油灯出门去找。田家媳妇刚出门没走多远就听到水坑边断断续续传来叫妈妈的声音,走进用煤油灯往坑里一照就看见坑边一个小女娃半边身子泡在水里用两

  • 最强刺客系统在线阅读第四章

    锻刀室位于小楼一楼右侧最里面的房间,房间门框的正上方还挂着一个小巧的牌匾,牌匾上正正写着“锻刀室”三个字。和其它功能不同的房间相比,比如说餐厅,比如说修复室,明显可以发现锻刀室在建造本丸的人的心里要重要的多——一个房间外挂着木质牌匾,其它的只有门扉上贴了个纸质小牌子。差别待遇不要太明显啊。九央在真正

  • 玄幻:看小说就变强在线阅读第三节

    “成年人水平标准是1的话,那我除了智慧就是个废物。还有敏捷竟然只有正常人的十分之一”陆成想到,穿上鞋子,他再次撑起双手,咬紧牙关,慢慢站了起来。“那么,任务失败后的惩罚呢?”“任务失败——死亡”死亡!任务既然说了存活下去是完成任务的标准,那么与之相反的就是——死亡。但是如果我不去那什么该死的阿尔托那

  • 牌奕之主在线阅读十日后归秦

    “子楚登基了!”赵姬猛地抱住嬴政,脸上写满了喜悦,“政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嬴政抬起头,看向喜形于色的赵姬:“回到秦国?”赵姬狠狠地点头:“政儿你是不是很开心?”嬴政露出了一个笑脸:“嗯。”这次他不是假装开心,他是真的很开心。在赵国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窝囊了。子楚逃出去,他和赵姬还被追杀了好几个

  • 他的泪痣会发光在线阅读更新说明!

    每日万字,爆爽更新!这是最低标准!另外,新书期鲜花、评价票等免费数据特别重要,希望大家能够不吝支持!当日鲜花数量如果达到三千,则多更新五千字!当日评价票数量如果达到一千,则再多更新五千字!本书诙谐幽默休闲搞笑,天马行空,望大家轻喷,不喜欢可以转道!新书首日的数据非常重要,只要大家喜欢看,鲜花和评价票

  • 鬼差契约误会

    看着昏死过去的兔子,颜小米松了一口气艰难的走到一个大树下坐下,开山拳虽然刚猛但消耗也是巨大的,颜小米感觉身体几乎被掏空了,体内气息翻江倒海,服下一瓶补药碧莲才慢慢平息。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兔子竟然长得如小山一般大,难道是基因变异了,颜小米心里嘀咕,他对这个世界知道的还是太少,必须赶紧找到人问一下

  • 快穿之男配大人别作妖在线阅读第四节

    在刘寻被粗壮大汉收为狗腿子之后,刘寻也不需要再呆在囚车里了。并且还收到了标配待遇,骑了马。刘寻尽管此时身体疼痛异常,但是能坐着这大黑马,却也是从未有过的事。不过心中还会有些怅然,刘寻温柔的抚摸着马的鬃毛,心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有自己的坐骑,堂堂正正的做人。正想的心里发苦,不知所措。突然一阵清风吹过

  • 克洛莉丝在线阅读第8章

    中午午餐时间。“我回来了!”小妹林零随手把书包扔到了床上,然后眼珠子立刻转到了桌子上。临近高考,家人虽然并不富裕,但是鸡鸭鱼肉这些不算太贵的东西每天都有,偶尔还会有些火腿或者别的东西,反正换着花样来。“这是啊戈!”林零毫不客气的夺过餐桌上的碗筷,迅速在桌上东找找西看看。火腿肠、鸡蛋大半进入她的碗中,

  • 天庭红包群之蛤蟆与狗(1)

    混沌初开,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落为“地”。无名天地之始,悠悠万载。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芸芸众生,世间万物,皆为求的长久的寿元各寻道法。中州大陆初元年春,北川之地。密集的房宅,宽敞的官道,无声的在向人们述说着银城的繁华与喧嚣。在这繁华与喧嚣的城镇中,却是有一个很小很小的破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