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娱乐:我的邻居是那扎第7章在线阅读

2022/6/24 17:24:28 作者:凉版拖鞋 来源:飞卢小说网
娱乐:我的邻居是那扎
娱乐:我的邻居是那扎
作者:凉版拖鞋来源:飞卢小说网
那是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周凯默默的弹着吉他,偶然遇到那扎更发现她是周凯的邻居。于是周凯开始了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在这一生中王导和鸡条导演满脸无奈的看着周凯。黄雷拍了拍两位导演的肩膀:认命吧这是你们招进来的,这坑你们得跳刘。也留下无数的经典和令人肺腑的节目,也把那扎送上了璀璨星光的舞台,多年以后两人握着双手一同看夕阳西下,日落黄昏。(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边古手羽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有一些沉默。

这下子水友们更是一个比一个闹得欢。

“古大师,哦不对,古钻石!”

“左边拉满,别墅靠海!”

游戏载入界面很快就展示了出来,古手羽对面的上单,正是某牙的另一个上单主播——毒纪。

刚一进入游戏,蓝色方的古手羽就打字跟队友交流:“河道草丛做眼,保护一下我的上半野区。”

这边的上单玩家选择的英雄是提莫,一个贱贱的浣熊。

常言道团战可以输,提莫必须死,由此就可以看出,这个小东西到底有多招人厌恶了。

不过能拿提莫在国服的高端局出现,这位玩家的实力也是有一定水准了。

“古哥,这不是常识吗?怎么感觉你今天这么紧张?”提莫玩家打字询问道。

古手羽作为国服十年王者,可以说常在高分局玩的玩家没有一个不认识他的,所以也对他的实力有着清晰的认识。

古手羽没有答话,摄像头下的他一脸肃穆,勉强和水友开些玩笑也有些言不由衷。

提莫玩家虽然没有得到古手羽的答复,但是也依言把保护眼位放在了河道,并且在红BUFF处的草丛蹲守。

古手羽对面的顾书铭则一脸的轻松。

读条界面结束以后,他就开始了思索。

“既然要练习入侵野区,那就入侵地彻底一点吧!”

他选择了打野刀加复用药水出门,并且在踏出泉水的一瞬间发出了标记。

“无双剑姬——存活!”

与此同时,自家上路的河道草丛和对方上路的三角草都亮起了一个小小的标记。

刚刚结束一把飞车的毒纪进入游戏界面,便看到了这三个标记。

“这是要干什么?”毒纪赶紧打字询问,“不要带我上路的节奏啊,我打提莫本来就不好打,你自家红开就好了!”

顾书铭没有理会,只是朝着上路的兵线走了过去。

“迅捷斥候——存活!”

摄像头前的毒纪眉头皱了皱:“什么意思?他要搞提莫?”

“要是那个草丛有眼怎么办?打野前期不开BUFF可是很伤的,而且对方打野还是古手羽那个老银币!”

但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水友们可不管这些。

“快,跟着野爹走,有肉吃!”

“野爹都发话了,你个混子,混都不会混!”

毒纪哪里是挨骂不还嘴的主?他冷笑了一声:“行,我今天就给你们看看,蹲这个三角草是不是有用!”

“要是没用,臭弟弟们就给我闭嘴,出去举报这个打野演员!”

顾书铭自然不知道发生在毒纪直播间的这一切,甚至说,关掉召唤师ID显示的他,现在还不知道对面的寡妇是古手羽,自家上单是毒纪。

“一级不开BUFF确实冒险了一些,但是提莫这个英雄基础属性很低,并且肯定是腐败药剂出门,血量上不来!”

“再加上寡妇前期野区容易被入侵,提莫估计要帮他看BUFF,所以在这里多半可以蹲到。”

“就算没蹲到,上单在旁边,直接对面红开,也不会亏太多。”

冷笑着蹲在顾书铭身边的毒纪可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被当成了工具人。

1分30秒。

野怪刷新了!

毒纪有些不耐烦了,他想转身回线吃兵,毕竟对线提莫,一级不抢二打一套,就没有什么机会再推兵线了!

就在他刚刚想要动的一瞬间,一个巨大的红色标记感叹号在他的身边炸开,这个赵信就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

“这个臭赵信,有点意思啊!”毒纪忍不住笑了。

1分40秒,提莫依旧没有出现。

1分50秒,这个时间一般的打野第一个BUFF已经打完了。

毒纪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傻了?跟着这个智障蹲在草丛里乱节奏?

正当他想要标记己方的蓝BUFF存活的时候,提莫出现了!

吓得他赶紧把TAB键松开,咽了口吐沫:“还真是有点东西啊!”

萌萌哒的小提莫慢慢靠近了三角草丛,它不知道等待它的会是什么!

接进草丛的一瞬间,菲奥娜的一剑命中了刷在他身前的破绽,赵信的长枪也打出了第一下普通攻击!

命中破绽的菲奥娜一点机会也不给,立即追加一记普通攻击,并且在下一个破绽刚刚刷新的瞬间利用Q技能命中,打出小90点的实际伤害,并打出了强攻!

两个破绽,两个普攻一个Q技能外加一个强攻,这一套伤害带走了提莫一半的血量!

于此同时,赵信的长枪也桶出了第二下!

起初提莫玩家被吓懵了!

按理说赵信肯定是红开的,下路的双人组上线时间差不多。

再说赵信这个英雄红开也非常厉害。

他根本想象不到这个赵信居然会躲在这个草丛里!

惊魂初定的他交出了闪现!

但是下一秒,他绝望了!

菲奥娜立即跟闪打出又一发普通攻击!

赵信的E技能无畏冲锋使用!

在提莫的身上打出伤害并挂上了致命的减速!

于此同时,赵信利用丛刃的爆发攻速打出了被动!

最后,在赵信的长枪下,提莫交出了一血。

刚刚收完蓝的古手羽正思索着刷野路线,却立马收到了上路的“捷报!”

“无双剑姬——闪现!”

“剑姬没闪!”

注:我真的很想要鲜花!

立个flag,明天中午之前,鲜花达到300,明天十更,说到做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师尊这个职业有点危险被威胁

    甄晶晶和金玉瞥见若浮生惊艳的眼神,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当看到沐浴在晨光下的余恩时,两人不淡定了。“靠,这谁,怎么长的这么好看。”甄晶晶粗暴的夸赞。闵月看着明明离自己很近但却又显得遥不可及,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得余恩,到了嘴边的介绍又收了回去。金玉想要和身边的同学换个位置,直接坐到余恩的身边去,刚移动屁股

  • 安然时光拍卖场的奴隶 【求收藏,求打赏】

    闯入黑暗之门的亚辉顷刻间就被岁月的洪流吞没,在这里已经分不清现实与虚幻,无数他与她的记忆碎片在他的眼前掠过。“你放心去争夺神座吧,我会在后面掩护你的。”在修罗神袛传承秘境之中,少女手持着破魔弓箭轻声对着身边的亚辉说道。这是亚辉与艾丽莎争夺到修罗神座的最后一个夜晚。“亚辉,不要放弃!家族覆灭了,你还有

  • 北山有莱之丹椒(1)

    “大慈大悲的菩萨啊,我真没撞那个老头,是他自己被撞了瘸着腿求我救他的,我看到他倒在地上抽抽,心一软就扶了,结果是个倚老卖老的白眼狼啊,一醒来就讹我,说我撞他,还让我赔十万块,啊,那是我存的嫁妆啊,怎么可能给他啊,为什么偏偏监控又坏了,求求你,大慈大悲,帮帮我。”刚从警察局出来的丹椒,偏偏又遇上了暴雨

  • 重生六零好时光在线阅读第4章

    残阳似血,在天边泛出淡淡的微红。而此时的林开却并不在自己的屋舍之内,反而是又来到了的执务堂。但与今早的情况相比,此时此刻执务堂里却挤满了人,听着门外不时的破空声,可以想见,有越来越多的老山寺弟子正在往这边赶来。林开是接到通知赶到这里的,就在刚才,老山寺内拉响了宗门巡逻警戒,他也接到了通知,宗门内出现

  • 网游之召唤风云在线阅读第7节

    系统知道布暇这句话不是说给它听的,不过依照它的性格和目的,最好打断这一人一鬼的暧昧氛围才是,但系统却迷之沉默了起来。没有打扰,没有附和,什么都没有。它对人类的感情,终究还是太过复杂,复杂到它也分析不出来,只能靠着表现观摩出一二。等许无垢写完,又是一夜过去了。夜叉倒是没有打扰,但许无垢没有天真地以为是

  • 犯罪回忆录在线阅读第2节

    赵简坐起身子脱下了自己身上那身大红喜袍,刺眼的颜色好像一团火焰在燃烧着自己,分明没有忘记那年自己信誓旦旦,转眼间却是大红披身作为人嫁。为了救爹爹赵简选择了独自嫁给米禽牧北,这件事情大宋不知、赵王爷不知、七斋不知、全天下皆是不知,赵简知晓自己迈出的第一步便已是叛国的罪名,她不求天下人理解,但求心中无愧

  • 我住的房子他成精了第七章在线阅读

    想着,从LV包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宋小雅的号码。“小雅啊,出去玩吧?”“你不是和你们家白宇轩回白家老宅去完成造人计划了吗?”看来宋小雅很意外她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杜伊伊轻叹一声,“韩尤物肚子疼,白宇轩去照顾她了。”“啊?你们家那想抱小金曾孙想得要发疯的白老夫人居然会放人?她没有逮着这个一月一次的

  • 妖怪治愈书在线阅读第5章

    梓汐趴在狱中榻上把玩着胸前的秀发,小腿微微翘着,瞧上去并无坐牢的忧虑,反倒哼上了小曲,似乎挺愉快。刘维站在牢门外瞧着她如此模样,恨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来人,给本少爷把门打开。”他一开口,便露出那口污秽的黄牙,一看便是旱烟抽多了。梓汐听得声音,一个激灵从榻上翻起,翘了二郎腿,满是讥诮的瞧着他,“哟

  • 妖精喜儿公会

    回到主城,早安直接去了装备商人那里,制作他的银武去了,神域风花和死亡之眼也告别,去干自己的事儿去了。张风让神域风花先打开了技能面板,直接重置了技能加点,加上挑刺突刺,落刃斩,不过都没有以前加的那么多,打开了魔剑士的技能面板,点上附魔这个技能,又好奇的看了看其他技能,似乎也挺不错,但出于他比较想走主流

  • 重生之风云惊变在线阅读第5章

    幼老爷赶忙婉拒:“不用、不用。”他颇有几分危机意识,如临大敌地觑向薛白,生怕让他知晓幼清这会儿不仅失了忆,而且还怀有身孕。倒是赵氏心平气和地给幼老爷使了一个眼色,幼老爷心领神会,又解释道:“清清只不过是上山的途中着了凉,让他睡一觉,把汗发出来就可以了。”“大师不敢当,贫僧法号释心。”青年和尚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