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重生殿之强攀红日任凌霄(10)

2022/6/24 5:33:24 作者:花名 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生殿
重生殿
作者:花名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生,生死,掌控轮回。遥看今生,前世,两重轮回问天下。耀仙大陆,蛮荒边界,长眠乱谷,尊者宫,重生殿!一切一切的在死后化作复仇以及寻忆的路途。“如若嘶吼,必让世人双手捂耳,独听四方荡然回音!”——令垣

身后千疮百孔的人,已是走在阳光底下,哪还敢回首阴寒。

事情过后整个场地的气氛都压抑了下来,人人都畏首畏尾,不敢一点的张扬。

韩佳忆一伙人安抚下钟天逸后聚到一起,面面相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臧轶芸已再也没有耐心容忍自己与韩佳忆林久一起针对对面阵营的人。他实在不忍心看任何人再进入那个生不如死的地方,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人啊,幼稚也好、拎不清也罢,他们没有十恶不赦,凭什么莫名其妙的承受这些。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是一定有人得走的,看遮面人的冷血样子,几乎也不可能有反抗的机会,他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浑身上下透着股非生理的疲惫。

韩佳忆则是只要臧轶芸安然无恙自己就心安,至于其他这些朋友,她早已做好了失去的准备,剩下那些不紧要的人,更是与她无关。甚至对于她自己,也并没那么怕去那个恐怖的地方。她觉得既然自己已猜到里面的种种,就有了心理防备,便也没那么可怕了。可她知道就算是对没有难堪过去的人,也有半生的故事去挖掘,再善良再纯粹,也会被恶意的心灵引导毁的面目全非。所以她只想守住她心里最好的臧轶芸,默默祈祷他千万不要有事。

很久很久他们五个人就那么陪着彼此,好像看着身边人,就能少一分担心和害怕。

臧轶芸还是没有把真相告诉许诺,许诺关切钟天逸说去看她,也被臧轶芸拦下,借口是给她点时间休息,毕竟还是吓到了。

当天晚上已是人心惶惶,没人能安睡,索性几个关系好的都凑到一起,就是大眼瞪小眼的度过整夜,也好过自己一个人在床上心惊胆战的辗转反侧。

上一次评分得到的倒二人是个堂堂七尺男儿,此时已在房间里与自己的兄弟哭的泣不成声。“明天就又评分了我可怎么办啊。”周围几个人也是只能叹息,连安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谁还能帮他想怎么翻盘,自己还能再苟活几轮都不知道。倒二人忽然抬起头,像看到了希望似的瞅着周遭人,“我们反抗吧!我们凭什么一直受他们指使,陪他们做这种玩命的游戏。”其他几个人互相看看,没人表态,没人敢冒风险。倒二人还不肯罢休,见人人都顾虑自己安危,不敢跳出,便恶语直言:“你们早晚也得进去!你们只是躲过了这轮而已啊!”身边人听闻有了凶色,却也不至于这种时候还跟他计较,只是心里冷哼,默默想:你想反抗是不反抗不行了,早你怎么不提反抗的事,死到临头知道着急了,又凭什么拉着我们几个兄弟一起去送死。倒二人察觉到了,渐渐心灰意冷,重新低下头,明目张胆的冷哼,后又轻轻叹息,周遭人也只当没看见。

其实他们想的没错,事不关己的人谁会送死去反抗,平日里除了出结果赶人的时候遮面人会出现,其他时间根本连影子都看不着,何况他们全部遮面,每次来的是不是同一个人也不知道,那就意味着根本没人清楚背后究竟有多少个遮面人。第一天见到的老头后来都一直没看见过,消息都是靠扬声器传播。反抗?怎么反抗?不评分?那按照游戏规则就是与末尾淘汰者一同对待,看这帮疯子的架势,是无论如何都会遵守游戏规则的,那反抗岂不就是送死。

第二天评分很快到来,倒二人已是一副死相坐在桌前,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机械按屏打分。不出所料的,他当然就是末位。遮面人出现,倒二人已起身走向他们。

忽然一声响亮的高呼,“等一下。”任凌霄不紧不慢的从座位上站起,从容镇定一如从前,“我待他受罚。”

这一声于倒二人的浓重阴霾如彩虹般绚烂,可于韩佳忆臧轶芸等人却如晴天霹雳。

韩佳忆起身近到任凌霄周围,“他是谁。”韩佳忆冷厉也悲戚。韩佳忆不是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而是质问他与任凌霄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凌霄一直瞒着他们。任凌霄终于清楚韩佳忆从没真正信任过她,却不怒反笑,嘴角挂着恬淡而纯净的独特韵味,轻声答:“不认识”,言语带着一股疲倦和安然,“我只是玩累了,不想玩了。”那你为什么非要下地下室呢,佳忆没有再问,她知道面前这个女人远不像她看到的那么善良和美好,忙不迭一个转身,就会发现身后也和自己一样千疮百孔。于是不再追问,算是韩佳忆对任凌霄最后的相信和守候,凌霄也了然,回赠真诚一笑留作纪念。

臧轶芸也惊愕的盯着任凌霄,他没法不问,他那么害怕的失去,怎能发生的这么轻易,他皱着眉,悲戚地问:“任凌霄?为什么?”凌霄看着他,笑得粲然,她自始至终都敬佩臧轶芸,敬佩他看的透彻还愿意相信,敬佩他对认定的朋友有义无反顾的真诚,她没法骗他,便淡然地告诉他:“因为我不怕死,但是我怕生不如死。”臧轶芸愕然,已无法再说什么,即使依然没法接受,也阻挡不了发生的事实。

掩面人已出现在身后,任凌霄毅然转身,不等掩面人压制,自觉信步离开。

“任凌霄。”臧轶芸在身后高喊,“保重。”

凌霄停了一下,却没再回头,她怕自己下一秒会没出息的哭出来。

任凌霄身影消逝后,空气中都弥漫起浓重的伤感。无数人疑惑,无数人哀痛,

也无数人重新陷入恐惧。韩佳忆一处又变成了不协调的5个人,许诺还在疑惑的问为什么为什么,可没人能给出答案。佳忆一直温柔的看着双眼注满哀伤的臧轶芸,心脏也跟着他抽搐的疼,她一早就知道的,臧轶芸看的透但相信美好,有城府但不世故,精明也善良,重感情也放不下。所以佳忆从来只能陪在一旁,静静心疼他。佳忆有时候都搞不懂自己,明明能那么冷血,可只对一个臧轶芸,能一直柔软到心底。可能有些人从第一眼就是定了的,从她第一眼看到舞台上那个专注认真,双目澄澈的少年,她就知道,这个人是会要她命的。在这个世界里,可能有不尽的恐惧,不尽的艰难,可只要有臧轶芸安然在自己面前,韩佳忆就有活下去的欲望,也因为他在这里,佳忆从没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林久站在三人后方,心生凄凄酸楚,也不知是真舍不得任凌霄还是旁的什么。不过他一直觉得任凌霄是一个完美到不真实的人,聪慧伶俐、个性讨喜、温婉可人、也漂亮也真诚,几乎无可挑剔。林久虽然一向作恶狡诈、心狠手辣,可他是绝对的明辨是非,他有意针对的人在他眼里都是活该,过分愚蠢就活该被玩弄。所以任凌霄离开,他还是会心疼的,只是不至于像臧轶芸一样感伤的过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六零好时光在线阅读第4章

    残阳似血,在天边泛出淡淡的微红。而此时的林开却并不在自己的屋舍之内,反而是又来到了的执务堂。但与今早的情况相比,此时此刻执务堂里却挤满了人,听着门外不时的破空声,可以想见,有越来越多的老山寺弟子正在往这边赶来。林开是接到通知赶到这里的,就在刚才,老山寺内拉响了宗门巡逻警戒,他也接到了通知,宗门内出现

  • 网游之召唤风云在线阅读第7节

    系统知道布暇这句话不是说给它听的,不过依照它的性格和目的,最好打断这一人一鬼的暧昧氛围才是,但系统却迷之沉默了起来。没有打扰,没有附和,什么都没有。它对人类的感情,终究还是太过复杂,复杂到它也分析不出来,只能靠着表现观摩出一二。等许无垢写完,又是一夜过去了。夜叉倒是没有打扰,但许无垢没有天真地以为是

  • 犯罪回忆录在线阅读第2节

    赵简坐起身子脱下了自己身上那身大红喜袍,刺眼的颜色好像一团火焰在燃烧着自己,分明没有忘记那年自己信誓旦旦,转眼间却是大红披身作为人嫁。为了救爹爹赵简选择了独自嫁给米禽牧北,这件事情大宋不知、赵王爷不知、七斋不知、全天下皆是不知,赵简知晓自己迈出的第一步便已是叛国的罪名,她不求天下人理解,但求心中无愧

  • 我住的房子他成精了第七章在线阅读

    想着,从LV包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宋小雅的号码。“小雅啊,出去玩吧?”“你不是和你们家白宇轩回白家老宅去完成造人计划了吗?”看来宋小雅很意外她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杜伊伊轻叹一声,“韩尤物肚子疼,白宇轩去照顾她了。”“啊?你们家那想抱小金曾孙想得要发疯的白老夫人居然会放人?她没有逮着这个一月一次的

  • 妖怪治愈书在线阅读第5章

    梓汐趴在狱中榻上把玩着胸前的秀发,小腿微微翘着,瞧上去并无坐牢的忧虑,反倒哼上了小曲,似乎挺愉快。刘维站在牢门外瞧着她如此模样,恨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来人,给本少爷把门打开。”他一开口,便露出那口污秽的黄牙,一看便是旱烟抽多了。梓汐听得声音,一个激灵从榻上翻起,翘了二郎腿,满是讥诮的瞧着他,“哟

  • 妖精喜儿公会

    回到主城,早安直接去了装备商人那里,制作他的银武去了,神域风花和死亡之眼也告别,去干自己的事儿去了。张风让神域风花先打开了技能面板,直接重置了技能加点,加上挑刺突刺,落刃斩,不过都没有以前加的那么多,打开了魔剑士的技能面板,点上附魔这个技能,又好奇的看了看其他技能,似乎也挺不错,但出于他比较想走主流

  • 重生之风云惊变在线阅读第5章

    幼老爷赶忙婉拒:“不用、不用。”他颇有几分危机意识,如临大敌地觑向薛白,生怕让他知晓幼清这会儿不仅失了忆,而且还怀有身孕。倒是赵氏心平气和地给幼老爷使了一个眼色,幼老爷心领神会,又解释道:“清清只不过是上山的途中着了凉,让他睡一觉,把汗发出来就可以了。”“大师不敢当,贫僧法号释心。”青年和尚一笑,“

  • 灵气复苏:从九叔世界开始变强第八章在线阅读

    沈风本以为会晋级成为蝴蝶之类的恶魔,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晋级成为一只眼睛。“不对,这不是眼睛,有翅膀。”破茧之后,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左右,最终的答案也是随之揭晓。“是深渊小恶魔!”沈风看清楚了自己的属性,晋级之后,它变成了深渊小恶魔。身体长得确实像一只眼睛,不过两侧还有一对小翅膀,除此之外,屁股

  • 环屿之死无对证(一)(8)

    哗啦啦啦……雨依旧下个不停,冰凉的秋雨打在人身上,让三位保镖感到透心的寒冷。卡特依旧歪着脖子,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他屹立在黑暗的雨夜里,手里提着勋爵那早已失去温度的头颅,扭捏的姿态犹如恶魔临世。看着眼前这道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详气息的杀手,纱仑颤抖的从口中吐出两个字:“混蛋。”声音不大,中气不足。

  • 咸阳开脉

    微风仍在吹拂,细雨依旧滴落。破庙前的一切又重归于平静。秦林站着深坑边,伸手摸了摸眉心处的异样,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刚才那白光到底是什么?那曹海怎么突然会这种咒法?还有那血雾怎么会汇集在我眉心?”面对这一连串的疑问,秦林得不出答案,随后摇了摇头暂时不再去考虑这些。秦林将目光再次投向了深坑里那随长虹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