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娘子与我争皇位消失的人群

2022/6/24 7:10:45 作者:佑守 来源:17K小说网
娘子与我争皇位
娘子与我争皇位
作者:佑守来源:17K小说网
皇室继承者稀缺,被迫女扮男装成为权倾朝野的二皇子。这个突然出现的大皇子是怎么回事?赵景漓感觉自己要失去父皇的宠爱了,欲哭无泪。喂,我把你当竞争对手你居然想睡我?!身为大皇子的觉悟有没有?他挑眉一笑,皇帝有什么好的,不如做朕的皇后,天下都听朕的,朕之听你的。

“今哥,这是-什么啊?我-有点-怕!”童小于的声音有点发抖了。

童小于的表现让木今歌十分无语,这就是那女人所说的‘帝国精英’中的一员吗?也许是童小于还有着他不知道的一面,就如同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够在30秒内放倒几个人。

“记得我说的话吗?”木今歌站在一个‘传质’上,踏了踏脚,问了一句身旁还在观望的童小于。

“什么?”

“哦,你说了什么?”

“·····”

“图形!手心!”木今歌提醒了一下她。

“哦,哦···,角度、方向、中心、位置······”童小于眼球翻了一下,而后嘟嘟两句:“记住了!!!”并十分肯定的冲木今歌点了点头。

“小于妹妹,你记住什么了?”童小于身旁的王思雨笑着问了一句她。

“秘密!不能告诉你!嘻嘻!”木今歌看了一眼童小于,童小于的回答显然令他很满意。

“滴-滴-滴--”

警告声响起,机舱门在缓缓关闭!

随着机舱门的关闭,发出钢铁撞击的声响,机身开始抖动起来,看来运输机在起飞了!

‘轰-轰隆-轰-’

螺旋桨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后机身平稳了下来。

机舱内,从了众人脚下的白色光芒,便无其他灯光了。木今歌打量着机舱,看不清众人的面容,只见一个个模糊的身影!

“我们这是参加什么竞赛啊?”

“这箱子上的倒计时是什么意思啊?”

“这箱子怎么打不开啊?”

“······”

机舱内充满着不解与疑问,但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们的问题!

直到此时,木今歌才又留意到一个现象,众人之中居然没有哭泣的!就连喊着害怕的童小于都没有一丝要哭的样子!

木今歌看了一样童小于,此时的童小于更多的是好奇与雀跃,哪里还有害怕的样子!

这是一个令人不解的女孩!

也许只是因为那一枚果子,木今歌对童小于的关注更多,也许他已经把她当作自己人了。

所以在意识到有可能被分开的时候,木今歌告诉了她联络暗号!

至于那个暗号,就连木今歌也想不明白,只是他需要一个联络暗号,它便出现在脑海之中了!

09:10:00

“啊---”

一声拖长了的叫声,引起机舱内众人的注意。木今歌寻声望去,那个‘传质’位置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人呢?他去哪了?”他身边的一个女孩子望着空空的位置,颤抖着问着。

“不知道,就听到声音,然后人就不见了。”

“啊---”

“啊---”

“啊---”

在众人还在诧异第一个莫名消失的人员时,不多时又陆续的消失了几个。

“嗨,大家都看到了吗?我刚看到了!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了!”说这话的是一个优点胖胖的男子,他正在讲解着他身边消失的人员过程。他没留意到的时,他脚下的‘传质’正在变化。

胖胖的男子还在激动的宣扬着什么,丝毫没有留意到这一切,而众人也在关注着他,也都没有留意到那‘传质’的变化。但是,童小于留意到了!

“今哥,今哥!看他脚下!”童小于低声叫了两声木今歌。

木今歌便看到了那有点恐怖的一幕!

“啊-”

随着那胖胖男子的惊叫,机舱内弥漫着他的血腥味,周围到处都是他喷溅的献血!

就在童小于提醒木今歌关注他脚下‘传质’的时候,他的脚下亮光突闪了一下,而后他便不见了半边身子!

他的一般身子出了‘传质’的界面!

机舱的人见到这种情况发生,才意识到那女人的提醒是多么的重要!

随着一个个人群的消失,倒计时已经到了08:40:00

自那胖胖的男主留下了半截身躯后,机舱的人群便安静了下来,就连童小于也是一样安静的盯着自己脚下,生怕自己会和那男子一样。

传质!

传!传送,转移?

质!物质?

传质--物质传送!

在童小于尖叫着消失时,木今歌便想到了这些!

此时,机舱内还有四十人左右!

在童小于消失的那一刻,木今歌看了下倒计时:08:01:40。

他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机舱内人员消失时的画面,并没有什么发现。

他们被传送到哪里去了?

木今歌不知道消失的人群被传送到哪去了,但他知道-所有的人都在同一片范围!

因为这是竞赛!

如果每个人都被传送到不同的地方,那他们之间还进行什么竞赛?

‘传质’的发现其实是令木今歌十分震惊的,他的震惊在于没有见识过这种情况。

也许在他的记忆违背删除前见识过!

木今歌努力的回想着这一切,他发现,他脑海中的东西只在需要的才会出现。

例如那警觉、预判、动作、暗号···等等的这一切!但是并没有这‘传质’的只言片语!

“嗨!今哥,再见了!”

一直默默观察这一切的田凯突然声,木今歌扭头后,田凯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嗨!你说他们是去哪了?不会被蒸发了吧!”

“问问那女人!”

“嗨,那个小妞!!!出来下!过来-”他的话还没落下,人便消失了。

此时,机舱内还剩下大概二十人左右,有男有女。令木今歌诧异的是唐刚几人居然还都在机舱内,他们几人此时正盯着木今歌,眼睛里露着凶光!

王周冲木今歌挥了挥右拳。

木今歌注意到了他,更注意到他们的伤势了。其实令木今歌诧异不解的是他们几人的伤势居然已经完全不见踪迹了。

木今歌十分肯定,虽然当时是在他无力的情况下,手下留情。但几人的伤势也不可能好的这么快!

很快,木今歌便释然了!既然连‘传质’都出现了,那么区区的骨折更不值得一提了!

木今歌脚下的‘传质’亮了起来!

他消失了在了机舱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系统萌萌哒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李雨在雨中显得那么的孤独无助。曾经的一幕幕闪现在眼前,也是这个下雨天,她们在拿着书奔跑在雨中相视一笑。她们曾经是那么的亲密无间,胜过亲人,胜过友人,她已经说不出她们的关系了。可是她,一再的背叛她们的感情,最先她说自己和那个小白脸只是玩玩而已,最后她竟然说要和那个老男人结婚,一切都

  • 变异狂鲨暗花暗谋二

    六哥一离去我就向摇光询问道,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可她知道什么意思。她眉头皱起,不悦道:“我不管你知道了什么,小华,你都不要掺合,至于你想知道的关于粮食一事我更不会告诉你。你还是去歇息养足精神明天我带你出去好好玩玩吧!不然的话公子随时都可能让我们带你回去的。”我呵呵一笑对她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个小虾

  • 狼不可貌相别离前,活宝现

    第六章别离前,活宝现“嗯?”柳惊天一回头却看见柳纤纤躲在暗处,脸上浮现着一种痛苦的表情,内心不知怎么的如同崩断了一根弦一般,莫名的疼了一下,不由道,“纤纤,怎么你在这里?”柳纤纤如同惊弓的鸟儿,吓了一跳,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只是想起了……”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就连柳惊天那么强大的人也

  • 会长淑女些第2章在线阅读

    唐萱顿时打了个寒战,裸露在外的雪白背脊上冒出冷汗。所有的傲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可不是,父亲虽然疼爱自己,可这等败坏门风的事情若是让他老人家知道,他一定会杀了自己。是真的杀,唐氏这样的家族最讲究的就是个脸面。半晌后,唐萱艰涩的开口,道:“凌师弟,你能不能别向我爸说?”唐易微微一笑,道:“难得能听到师姐

  • 金丝雀在线阅读第1章

    2月17日,大雨下了一整天,却没有要停的意思。一直以来,蒋川都不喜欢下雨的日子,因为湿漉漉的感觉总让他觉得压抑。不过,今天,他却一大早就投入这雨水中,即便黑色西装被漫天的大雨浇透了,他也不想离去。雨天好像总是很适合离别,蒋川记得大二那一年的暑假,他和林佳第一次在火车站分开,就遇上了这样的天气。只是,

  • 都市:我能强化万物第5章在线阅读

    玫红的纱帐铺就着天花厅顶,入内的大堂歌舞四起,一个个动人的舞姬娇柔地舞动着轻盈的身体,纤细的腰间被一位位富家有名的公子一搂而过。这是辰族向来的繁华地段醉月楼,堂厅可谓是灯红酒绿,美姬如群,宾客满座。脂粉香气扑鼻而来,不少良家公子都沉迷了进去。转过大堂,是几条曲折的廊道,通向几间二层高雅的房间,专供贵

  • 清流(网王)死不瞑目 1、臭味商场

    在很多不了解“修坟”这行的人眼里,“修坟匠人”干的就是挖坑、抬棺、竖碑苦力活,其实修坟,远不止这么简单。先说说我为什么会进这行,在进这行之前我可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老板,当然所谓老板也只是个小老板而已,我是专门做百货商店内部装修或改造工程的。之所以有这个路子是因为我有一个在经贸委里任主任的老爸,百货大楼

  • 顾瑾,我们要好好的在线阅读李家血案

    “爷爷我没事,让你担心了。”见到爷爷激动的样子,李浩露出了郑重之色,此刻感觉老爷子一下苍老了很多,本来灰白色的头发,现在居然在也看不到一根黑丝。为了让老爷子高兴,李浩换上了一副嬉笑的面孔:“爷爷,您孙儿我福大命大,不但没死还有了奇遇,您看。”李浩说着,体表浮现出一层淡淡荧光,若有若无。“霸体六级。”

  • 她的裙下臣之崔东(10)

    除了宋雪茜,李芸也一脸焦急的跟着走了出来,向唐昊追去。山海地产有多强势,她们这些深受其害的底层民众无比清楚。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宋雪茜被一群地痞流氓欺负的时候,没有人敢站出来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对方拿着武器,山海地产才是他们恐惧的最深层次的原因!唐昊这样一个小年轻去山海地产,不是找死吗?众人都知道唐昊能

  • 从写轮眼起始缘起萍逢

    第二天天还没亮,山承泽就动身出发,快要下到山道尽头时,他忽然生出了一丝感应,回头向石屋看去。晓寒雾重,寻常人的目力只看得透三五丈。他仰头凝视了一会儿,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寨北去。少羽独自伫立在石屋前的木栅栏前,双目微微有些红肿,显然睡得并不踏实。他静静地等候到启明星开始在晨宇中闪耀,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