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海贼王]当世界还小的时候之你敢不敢长得再丑一点?(10)

2022/6/24 7:14:36 作者:弥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海贼王]当世界还小的时候
[海贼王]当世界还小的时候
作者:弥江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上砸下一个球,球里跑出一个小丫头。天降伪青梅,这是一个从小时候开始的故事。食用需知:1.人物可能(绝对)ooc,慎入。2.cp已定,1V1,男主艾斯,女主仍然是上一篇的女主。没看过上一篇不影响阅读。3.原创角色偏多,私设如山,原著剧情被魔改,不喜勿入。4.本篇从幼年日常开始,不喜勿入。

记得离开急诊科的时候。

张宝林已经面无人色。

至于离开急诊科之后发生了什么,陈木一概不知。

他进入医院胸外科,挂了个心脏科专家号单,并不是为了让人听心跳,而是简单的咨询一些专业知识。

左等右等过去了十几分钟。

大厅门口突然引起了一阵骚乱,几个医生和护士推着一辆急诊车,几个家属在后面紧张的跟随着。

“让路让路,快让路。”

“帮忙按一下去五楼的电梯。”

陈木看着这一切,感叹生老病死太过脆弱。

但是下一秒。

急诊车上突然飘出来一个白影,半透明的上半身。

这让陈木瞪大了双眼。

他再一次看到了幽灵状态的魂魄。

毫无疑问,急诊车上的人已经死了。

但让陈木觉得蛋疼的是,这个只有潜意识的上半身灵魂,飘飘荡荡朝着他飘过来。

“妈的,找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杀得你。”

他震惊的看着这个半透明灵魂。

在来到他面前之后,灵体开始变得扭曲,一丝丝的银色絮状物钻入了陈木的鼻孔呼吸道中。

“卧槽。”

吓得陈木马上捂着嘴。

可是不呼吸不行啊,虽然没有心跳,但他需要呼吸。

哪怕是把鼻孔和嘴堵上。

这个灵体飘散出的絮状物,还是拼命往他鼻子里钻。

什么情况啊?

这让陈木欲哭无泪。

直到这个半透明的上半身彻底消失之后。

陈木的一双眼睛亮的渗人。

“什么情况?精神百倍?体力充沛?”

他握了握拳头,感觉体力和力量都增加了几分。

“我日,我竟然把这个灵魂给吃了?”

陈木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竟然吃了这个灵魂?

我吃了个灵魂?

我吃了它?

而且,吃了这个灵魂之后,感觉精神百倍,身体状态简直不要太好,有种一拳能打死牛的错觉。

“这地方不能呆了,我得回家冷静一下。”

想到这里,陈木起身就要走。

可是刚站起来的他,看到了走廊里飘过来的三个上半身。

目标还是他。

“要不,试试?”

尝到了甜头的陈木大着胆子迎了上去。

等一个灵体靠近他之后,他猛地吸了一口气。

这个灵体被他一口吞。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精神状态更好了,体力更加充沛了,浑身充满了活力。

现在陈木非常想冲入医院的停尸间吃个够。

虽然没有味道,但带来的好处是巨大的。

“看看前面走廊里还有没有,这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尝到好处的陈木走向走廊深处。

刚进入走廊,耳边平地炸雷一样的声音响起:“大胆,哪里来的小鬼,敢跟我抢灵食?”

陈木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左顾右盼没有发现人。

这声音倒像是响在脑子里一样。

什么情况?刚刚谁在说话?

就跟昨天晚上那个猫眼老太婆一样,明明声音就响在耳边但就是看不到人。

试试吧,死马当活马医。

陈木喃喃自语道:“朋友,不好意思,无意间闯入贵地,请多多包涵,我这就走。”

声音极小极小,希望对方可以听见。

老爷子不让他跟不干净的东西搭话的叮嘱已经被陈木抛之脑后,反正昨天晚上已经犯禁了,不差这一次。

可对方偏偏听到了。

“吃了我这么多灵食,一句不好意思就想打发我?卸下一条腿给我吃,就当赔罪了,然后我就放你走。”

泥人也有三分火。

这两天的种种不愉快让陈木的脾气变得暴躁了不少。

他小声道:“腿长在我身上,我想走就走,你能拦我?”

耳中的声音戏谑道:“我已经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哪怕你走多远,我都能找到你,不给我一条腿吃,那我就吃掉和你接触过的所有人。”

这是威胁,陈木目光一寒。

“你在哪?”

“向前走,楼道里,我在这里等你。”

陈木不带丝毫由于的向前走进入了楼道。

“我来了,你出来吧。”

阴风,一阵阴风,让陈木都觉得有点冷的阴风吹过。

一个奇怪的生物出现了。

不,不是生物,是一个人,一个不到半米高的小人。

诡异,恐怖,惊悚。

一个全身满是青色血管的小人,脸上也不例外,他的眼睛如同死鱼眼一样全是裂痕,光秃秃的脑袋一根毛都没有。

像极了某些恐怖电影中的鬼孩子,也像极了某些恐怖玩偶中的诡异形象,小人肚子上还挂着一根……对,是脐带。

这东西,要比那个猫眼老太太吓人多了,饶是陈木也不可查觉的慌了一下。

哪怕见识过灵体的他,也觉得这个小人恐怖如斯。

“嘿嘿。”

陈木面前的小人咧开嘴一笑,仿佛被刀隔开裂到耳根的嘴里全是青黑色的尖牙,宛如鲨鱼齿一般。

绿色的口水滴答滴答练成一条线,看陈木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美味的食物。

来到走廊后陈木就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这家伙长得这么地狱,就不过来了,前天看了猫眼老太太一眼,结果做了一场噩梦,估计今夜又是一场噩梦。

虽然他身子很小,就跟一个一周岁大小的婴儿一样,但他的声音却出奇的粗狂,正如一个成年雄性的声音那样。

两者结合起来,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陈木嘴角牵扯了一下:“你敢不敢长得再丑一点?”

他只是吐槽一下,但没想到却彻底把这个鬼娃娃惹怒了。

气温骤降,地上满是寒霜。

“哈……撕……。”

鬼娃娃愤怒的咆哮一声,张开丑陋的大嘴,一口咬向陈木的小腿,被咬上了,这条腿算是报废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系统萌萌哒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李雨在雨中显得那么的孤独无助。曾经的一幕幕闪现在眼前,也是这个下雨天,她们在拿着书奔跑在雨中相视一笑。她们曾经是那么的亲密无间,胜过亲人,胜过友人,她已经说不出她们的关系了。可是她,一再的背叛她们的感情,最先她说自己和那个小白脸只是玩玩而已,最后她竟然说要和那个老男人结婚,一切都

  • 变异狂鲨暗花暗谋二

    六哥一离去我就向摇光询问道,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可她知道什么意思。她眉头皱起,不悦道:“我不管你知道了什么,小华,你都不要掺合,至于你想知道的关于粮食一事我更不会告诉你。你还是去歇息养足精神明天我带你出去好好玩玩吧!不然的话公子随时都可能让我们带你回去的。”我呵呵一笑对她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个小虾

  • 狼不可貌相别离前,活宝现

    第六章别离前,活宝现“嗯?”柳惊天一回头却看见柳纤纤躲在暗处,脸上浮现着一种痛苦的表情,内心不知怎么的如同崩断了一根弦一般,莫名的疼了一下,不由道,“纤纤,怎么你在这里?”柳纤纤如同惊弓的鸟儿,吓了一跳,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只是想起了……”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就连柳惊天那么强大的人也

  • 会长淑女些第2章在线阅读

    唐萱顿时打了个寒战,裸露在外的雪白背脊上冒出冷汗。所有的傲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可不是,父亲虽然疼爱自己,可这等败坏门风的事情若是让他老人家知道,他一定会杀了自己。是真的杀,唐氏这样的家族最讲究的就是个脸面。半晌后,唐萱艰涩的开口,道:“凌师弟,你能不能别向我爸说?”唐易微微一笑,道:“难得能听到师姐

  • 金丝雀在线阅读第1章

    2月17日,大雨下了一整天,却没有要停的意思。一直以来,蒋川都不喜欢下雨的日子,因为湿漉漉的感觉总让他觉得压抑。不过,今天,他却一大早就投入这雨水中,即便黑色西装被漫天的大雨浇透了,他也不想离去。雨天好像总是很适合离别,蒋川记得大二那一年的暑假,他和林佳第一次在火车站分开,就遇上了这样的天气。只是,

  • 都市:我能强化万物第5章在线阅读

    玫红的纱帐铺就着天花厅顶,入内的大堂歌舞四起,一个个动人的舞姬娇柔地舞动着轻盈的身体,纤细的腰间被一位位富家有名的公子一搂而过。这是辰族向来的繁华地段醉月楼,堂厅可谓是灯红酒绿,美姬如群,宾客满座。脂粉香气扑鼻而来,不少良家公子都沉迷了进去。转过大堂,是几条曲折的廊道,通向几间二层高雅的房间,专供贵

  • 清流(网王)死不瞑目 1、臭味商场

    在很多不了解“修坟”这行的人眼里,“修坟匠人”干的就是挖坑、抬棺、竖碑苦力活,其实修坟,远不止这么简单。先说说我为什么会进这行,在进这行之前我可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老板,当然所谓老板也只是个小老板而已,我是专门做百货商店内部装修或改造工程的。之所以有这个路子是因为我有一个在经贸委里任主任的老爸,百货大楼

  • 顾瑾,我们要好好的在线阅读李家血案

    “爷爷我没事,让你担心了。”见到爷爷激动的样子,李浩露出了郑重之色,此刻感觉老爷子一下苍老了很多,本来灰白色的头发,现在居然在也看不到一根黑丝。为了让老爷子高兴,李浩换上了一副嬉笑的面孔:“爷爷,您孙儿我福大命大,不但没死还有了奇遇,您看。”李浩说着,体表浮现出一层淡淡荧光,若有若无。“霸体六级。”

  • 她的裙下臣之崔东(10)

    除了宋雪茜,李芸也一脸焦急的跟着走了出来,向唐昊追去。山海地产有多强势,她们这些深受其害的底层民众无比清楚。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宋雪茜被一群地痞流氓欺负的时候,没有人敢站出来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对方拿着武器,山海地产才是他们恐惧的最深层次的原因!唐昊这样一个小年轻去山海地产,不是找死吗?众人都知道唐昊能

  • 从写轮眼起始缘起萍逢

    第二天天还没亮,山承泽就动身出发,快要下到山道尽头时,他忽然生出了一丝感应,回头向石屋看去。晓寒雾重,寻常人的目力只看得透三五丈。他仰头凝视了一会儿,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寨北去。少羽独自伫立在石屋前的木栅栏前,双目微微有些红肿,显然睡得并不踏实。他静静地等候到启明星开始在晨宇中闪耀,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