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逍遥劫在线阅读第2章

2022/6/23 20:52:18 作者:重木 来源:纵横中文网
逍遥劫
逍遥劫
作者:重木来源:纵横中文网
“逍遥赤炎破樊笼,凤凰涅槃渡劫生!”——萧涅。“萧不着调,明明没有什么文采,就不要拽诗了!”“可是该死的作者说,一般的作品,都要有这么一个文绉绉的简介。”“既然是一般的作品,就用一般的简介好了。”“那好吧,各位读者——本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还要再加上一句——篇中一切神力皆为作者艺术创作,专业人士也切勿模仿!”作者——!“喂喂喂,这里不是涂鸦墙啊,我要的是简介啊!啊?没地儿了?那就看故事吧……”【签约作品,请大家放心收藏;另,求票,求捧场,求各种支持。】

“不,不可能,你怎么会······”见自己居然被打退,张洛山一时竟有些懵了,难以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凡人给打退了,这要是传出去,他还不得被笑死。

“没什么不可能的,开脉境大圆满而已,很强吗?”张洛尘语气虽淡,但话语中明显透露出不屑一顾的味道,他虽然尚未点亮命星,未能踏足修行,但地球的七世轮回可不是白过的。

华夏古文明可是文武俱全的,七世的轮回早已让张洛尘将华夏文化烂熟于心,哪怕如今记忆刚觉醒不久,但华夏文明和武术注定将让他在这个世界绽放出别样的光彩。

“哼,刚刚不过是热身,就是不知道你接不接得下我接下来的一招。”显然张洛山并没有真正把张洛尘当一回事,怎么说他都是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于是张洛山满怀恼怒,暗运气劲,再次打出一拳道:“断山拳”。

“也让我好好看看这个世界的武者到底有多厉害。”面对张洛山来势汹汹的拳头,张洛尘不动声色,但却战意高涨,耳疾眼明,右手一翻,掌起,握拳,一拳迎向张洛山的拳头。

来到这个世界十几年了,记忆觉醒也已有十几天,张洛尘心下正好要试试地球普通武者跟修炼世界的武者到底有多大差距,而张洛山无疑是最佳陪练。

“三少爷这是疯了吗?居然敢硬接二少爷的断山拳,他可是还没有踏足修行的凡人啊,二少爷的断山拳可是打死过猛虎的,一拳可以达到千斤巨力。”

“看来三少爷又要吃亏了,我估计这一拳下去,三少爷的拳头怕是要废掉了。”

一旁张洛山的几个随从看到这一幕都在为张洛尘叹息,并嘲笑张洛尘不自量力,在他们看来,似乎不用比都知道,张洛尘必输无疑,也是,毕竟任谁也无法想象一个凡人和一个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对拳会赢的。

一旁的彩儿在张洛山的拳头打向张洛尘的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现在看到这一幕更是吓得脸色都白了,张洛山的断山拳,她可是知道的,据说打死过一头猛虎,更是修炼到了小成之境,被族中长辈多次夸赞并亲自指导,这一拳下去,她不敢想象。

断山拳是一种武技,三品拳法,每一种武技又分入门、小成、大成、圆满四个境界,分别对应武者四境。

因此,张洛山能在开脉境就将断山拳修炼到小成之境倒也不差了。

就在彩儿不知所措,几个随从偷笑之时,张洛尘和张洛山的两只拳头都打了出去。

眼看着两人的拳头相接,但张洛尘的拳头并没有被打碎,更没有发出惨叫,反而他的拳头突然由拳变掌,像是灵蛇绕树一般,绕过了张洛山的拳头,朝着他的手腕抓去,但张洛山显然已有防备,身形稳定,仿若磐石定卧,拳腕回勾反手变掌,同样拉住张洛尘的手腕,不露出丝毫破绽。

武者的力道让张洛尘有些吃惊,张洛山才刚刚开脉境大圆满,身体便如千斤巨石一般沉稳,手中力道更似铁钳一般,将张洛尘的手腕抓住,若是普通凡人,就这一招便会成为废人。

但张洛尘的手腕却让张洛山感觉着像是抓着拼命挣扎的水中游鱼一般滑不可定,张洛尘很快脱将出来。

若非张洛尘前世武斗经验丰富,又深谙内功心法易筋经之道,恐怕刚刚自己便是一招便会被彻底制服,毕竟他还是一名凡人,对上张洛山这样的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还是很吃力的,哪怕用尽技巧,毕竟身体素质跟张洛山相比差距还是很大的,所谓一力降十会便是这个道理。

好在张洛尘虽未开脉修行,却修炼出了一丝丝内力,与武者硬碰虽不可取,但却让他有还手之力。

见张洛尘脱手而去,张洛山嘴角微笑,继续主动出击,拳掌变幻,手脚并用,每一拳,每一脚都像是巨石砸落,张洛尘不敢硬撼,只能不断躲避。

“怎么,你就只会躲吗,像以前一样?”张洛山见张洛尘总是躲避,自己每次用力都无法真正起到效果,心下微燥,不觉嘲讽道。

“哼,我就不信,你一个凡人而已,躲得了几次。”面对张洛山的挑衅,张洛尘不为所动,仿若未闻,并不理会,这让张洛山更加气恼,不由大喝一声,力量更加了几分。

“终于按耐不住了吗?”见状,张洛尘不仅不怕,反而微微一笑,很是淡然地笑道,心下却是不敢大意。

只见,张洛尘往后挪动,两腿微开,双手虚空轻划,一手迎向张洛山打击而来的拳掌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不断消解着张洛山打出的力道,而张洛山只感觉自己力道十足的拳掌在张洛尘的面前似乎成了没有獠牙的老虎,无处着力,像是打在棉花和空气中一般。

渐渐的,张洛尘的力度和速度慢慢变弱,张洛山眼疾耳聪,再次加大力度和速度,不断向张洛尘击打过去,一力降十会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而这也正是他的优势。

就在这时张洛尘猛地用力,同时速度也同时爆发,乘着张洛山力度将大未大,将小未小之际故伎重演,让张洛山的身体平衡在这一瞬间被打破,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以四两拨千斤之法将一力降十会的张洛山再次打退。

“你这是什么拳法,为何如此怪异?”被打退的张洛山只觉心中憋屈,明明自己比张洛尘强大的多,但无论自己如何施展,在面对张洛尘的古怪拳法时,他只生出一种无力之感,只觉得千斤巨力无处着地,被广阔天地所吞噬。

“太极。”张洛尘双手画圆,城开合掌手势,收气站立,语气平静道。

刚刚在于张洛山交手的同时暗用内劲,不断击打张洛山手臂的柔弱穴位,以至于张洛山被打退后竟产生浑身酸麻无力之感。

当然,张洛尘也不好受,双手痛麻,气血涌动,身形微微虚浮。

这是凡人和武者的本质差距,若非张洛尘在地球对华夏武术极为精深,这十来天又练出了一丝内力,恐怕张洛山一根手指头都能让他无法反抗。

可惜,张洛山面对的是曾经的武道宗师,换做别人,张洛山一个打十个都不会如此狼狈。

当然,张洛尘面对的也只是武者第一重境界的人,若是修为达到练体境的武者,张洛尘即便如何厉害,以凡人之姿也没有任何用处的,除非他能修练出强大的内力。

“这···这怎么可能,三少爷居然将二少爷的断山拳给接了下来。”一众随从,甚至彩儿都惊讶的目瞪口呆。

张洛山自己也是完全不敢相信,若是第一次没有动用全力也就罢了,可是刚才他几乎动用了正常情况下的全力,还被一个凡人给打退。

而且,就在刚刚交手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竟是感觉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成了可以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高手过招,一击致命,任何小问题都可能造成难以预计的严重后果。

但他毕竟是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肉身和力量优势仍然很大,体质也比张洛尘好太多,很快便恢复过来,站立原地盯着张洛尘问道:“你真的没有点亮命星,踏足修行,成为武者?”

“是。”即便在与武者较量之后让张洛尘的身体产生了严重的虚弱感,但张洛尘依旧身形挺拔,气势丝毫不弱。

“你刚刚使的···太极···是什么武技,为何我从未见过?”

“你没见过···很正常。”张洛尘淡淡的看来张洛山一眼说到,转身便走。

彩儿见状赶忙快步跟了上去。

“哼,让你再得意几天,若是你在即将到来的家族大比之前不能点亮命星,踏足修行,成功开脉,你注定只是个凡人,即便是靠取巧战斗,你也会被我踩在脚下···一辈子。”他作为一名武者,对于张洛尘的虚弱感自然有所感应,但他并不是要杀张洛尘,只是想要教训教训张洛尘,怎么说张洛尘也是张家一份子,若张洛尘真被自己不小心打死,他不认为自己能承受族规的处罚。

张家一向允许族人争斗,但却坚决拒绝互相残害,没人敢针对自家兄弟下死手,否则会遭受家族最严厉的处罚。

虽说凡事总有例外,但张家在这一点上从未例外过。

刚刚交手,自己被张洛尘打退了,虽然气恼,但他也知道自己今天占不到什么便宜了,总不能真的狠心下来,将张洛尘打残或者杀掉,只是盯着张洛尘渐行渐远的背影,心下愤恨,因为他到现在整个手臂,甚至全身都有一种奇怪的虚弱感,浑身使不上力,就像是因拔河用力过猛,手掌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在张洛尘即将走出狩猎场时才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家主传话,让你回去见他。”

喊完这句,似乎想起了什么,张洛山的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一抹玩味的诡笑来。

张洛尘听到了,但却没有回应,他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少爷,你怎么了。”走出狩猎场,张洛尘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剧烈摇晃起来,彩儿很是担心地问道,赶忙上前将其搀扶住。

“无···无妨。”现在尚在猎场门口,他还不能倒下,虽然明知张洛山不可能对他下死手,但他还是不想抱有侥幸,张洛山自小便特别针对自己,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现在受了很重的内伤,虚弱不堪,自己恐怕会有更大更多的麻烦。

“我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武者的强大。”张洛尘心下感慨道;“看来,我必须尽快点亮命星,踏足修行,不然所有的计划都无法进行。”

在彩儿的搀扶下,张洛尘终是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院子,刚一进门,张洛尘便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便是一头栽倒,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

“少爷······”待张洛尘的背影消失在狩猎场,张洛山身边的随从开口道。

“讲。”张洛山盯着张洛尘消失的背影久久注视,似在思考什么。

“小的觉得三少爷···变化很大,跟之前判若两人,我猜······”

“是啊,老三的身上一定有特别的机缘,不然他的变化为何会如此之大,你派人去查查,自我前往白狼山以及老三醉酒以来的所有事情,无论大小,一律查清禀告给我。”不待随从说完,张洛山便打断吩咐道。

“是。”

“老三啊老三,看来父亲说的是对的,你···绝不简单。”张洛山低声自语着又拿起弓箭将那只倒地抽搐的糜鹿一箭射死才迈着步子也离开了这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高手][叶蓝]临界点在线阅读第七节

    多年未见,可都安好?寒玉关城门下,苏千绝温暖一笑,朝城里走去。“来人止步!可有出入批文?”负责城门守卫的士兵伸手拦住了他。苏千绝摇了摇头,跟老头子在山上将近二十年时间,就算有,也早就过期了。“那可有户籍鱼符?”守卫再问,眼前这名手持长剑的白衣男子显然应该是习武之人,他不得不仔细探查。再次摇了摇头,“

  • 储物手镯也跟来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会玩游戏不?”“偶尔”“星际还是魔兽?”“斗~地~主”方铭淡定的答道。“……”“噗……”而听到两人对话的陈浩,直接就手一哆嗦,立马就把刚喝进去,还含在嘴里的饮料给喷了出来,接着“呀”的一声,就看到屏幕上英雄连个屁都没放,一缕香魂就飘悠悠的飞了起来,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半空中。而老马好歹稳重一点,却也是

  • 我,脑子有病进攻受阻

    抵达一层后,距离R小组事先制定的目标地点就只剩下了很小的一段距离。顺着作战系统显示的前进的路线,我们很快抵达了情报所说的任务目标点。这是一道“L”型走廊,一条狭窄的长通道走到底是一道拐角,拐角再往前几米便可见到一座印有REX标志的安全门。按照电子地图上的建筑格局,通过这道门便可抵达任务终点。占领RE

  • 我被金钱糊了眼第四章上杉家的晚餐

    “找你的。”凌把和也让进来,关上门。“和也?”虽然刚刚才见过,但流萤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你应该还没做晚饭吧,要不要到我家来?”“去你家?”她忍不住脱口反问。“嗯。”和也微笑着点点头。看着和也,流萤的小脑袋飞速运转起来: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以她的能力,未必能做出一顿像样的饭,与其让凌叫外卖,还不如…

  • 都市之狂龙无双偷偷(1)

    盯着她看了半晌,男人似是想到了什么,眼里划过一丝荒唐。随后,他的兴致莫名上来了,敛了敛眉眼,刻意压低声线:“嗯。”“……”桑稚无法冷静了,接近崩溃,“爸爸妈妈同意?”又安静了几秒。男人舔了舔唇角,话里含着笑:“整得好看不就得了?”话音落下,桑稚又是一愣。跟桑延的声音相比,这个声音显得清润了些,说话的

  • 余年[肖战]之逃命遇险(2)

    轻弋扶着门槛,“姐姐,你进去歇会,我去把饭菜端进来。”她正要去厨房,只听她姐姐急道,“还吃什么饭,收拾包袱赶紧逃命吧,我们马上离开莲花村。”李清歌说罢快步到床前,趴在地上,伸手捞出藏在床底下的存钱罐子,把钱毕悉数倒出放到包袱里,又将梳妆台里为数不多的衣服首饰统统塞进怀里。“姐姐,你把这些钱还人家便是

  • 超次元:我的旅社降临万界!在线阅读章太子攻打苍龙寨 太白施法退敌兵

    第二天,太子来到禁军前,对众将领说:“这次我们去攻打中南山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听到了没有!”“是!”与此同时,太白一行人已出了中南山,来到了忠潭山脚的清水镇。他们路过一家同福客栈,准备休息。“尉迟,那八大名剑都在何方啊?”李太白喝得醉醺醺的,迷迷糊糊地问道。“太白,你喝多了!这可对行军造成不便啊!

  • 都市:开局奖励一座岛附加十个亿在线阅读第3节

    一个月后,南京禄口机场,很多行人手拿行李箱来去匆匆,在这人群中,有对母子格外引人注目。这个少年有着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乌黑深邃的眼眸,长而微卷的睫毛,英挺的鼻梁,让人一眼便会被他的五官所吸引。眼角微微上扬,抿了抿嘴,“妈,我不就是去半年吗,至于给我带这么多东西吗?”手指朝

  • 鱼招惹谁了第七章

    一个清风徐徐的早晨,由于八点才上课,所以无所事事的学生们都在校园里溜达。音乐教室里,沈蓝冰拿起话筒,唱起了《三寸天堂》,而清苇、清玲、水心和Anni则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听蓝冰唱歌——“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由不得我拒绝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愿望来不及

  • 地狱长歌第10章在线阅读

    吱呀~壹号门悄悄打开了一道缝隙。“这位师兄,请进来一叙。”一个声音传来。门口众人刚要散开,没想到靠近门缝一人竟然被叫住了,顿时大家齐刷刷的看向此人。“我?”那人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嗯,不知师兄可否方便。”门内声音依旧询问着。“当然当然!”身为一个普通外门记名弟子,自己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进入壹字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