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男主今天掉马了吗青出于蓝

2022/6/23 22:57:07 作者:风沛萱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主今天掉马了吗
男主今天掉马了吗
作者:风沛萱萱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又名《总裁追妻翻车日常》、《不怕不怕!我有多重小马甲》随意休闲装扮时看着一不小心摔在自己身上的沈琪,楚怀瑾:!表面却冷冰冰:“这是……你们女孩特别的搭讪方式?”商场精英模样时看着阴差阳错抵在自己胸膛的白皙柔软小手,楚怀瑾:!!表面继续冷冰冰:“怎么?还没摸够?”辅导员身份时看着因为缺铁性贫血而晕倒在地的、火急火燎抱着就冲向医院就医之后醒来道谢的沈琪,楚怀瑾:!!!(* ̄︿ ̄)表面依然冷冰冰:“不必。毕竟,也有我的原因。”于是,很久之后楚怀瑾:没看出来我在追你吗?(>﹏<)沈琪:没!再再后来楚

小鱼儿望了巴蜀东一眼道:“这也算坏事吗?……嘿,这种坏事简直只有赶骡车的粗汉才会做的。”

巴蜀东怒道:“不错,这本算不得什么,但那沈轻虹昔年虽然丢了镖银,自己虽也失踪,但江湖中人对他的寡妇和妹妹却尊敬得很,所以……”

小鱼儿摇头笑道:“无论你怎样说,假如你做的只是这种见不得人的坏事,你还不够资格进恶人谷,除非……”

“除非怎样?”

小鱼儿笑道:“除非你先孝敬两样稀奇之物给我。”

巴蜀东道:“我来得如此匆忙,哪有什么稀奇之物?”

小鱼儿道:“你若没有东西,就露两手成名的绝技给我瞧瞧。”

巴蜀东气得脸上颜色都变了,怔了半晌,跺脚道:“好!”

他伸手一抄,便已自腰间抽出柄缅铁软刀,迎风抖得笔直,刀光闪动,“唰、唰、唰”露了三招。

这三招果然是他成名绝技,号称“杀虎三绝手”,刀法果然是干净利落,又快又稳又狠。

小鱼儿却摇头笑道:“这也算是绝技么……这简直和你做的事一样,完全见不得人,我看,你若想进恶人谷还得另想法子。”

巴蜀东道:“还……还有什么法子?”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笑道:“我看你只有跪在地上,向我磕三个响头,喊我三声‘小祖宗’,然后双手将这把刀送给我。”

巴蜀东道:“这也是规矩?”

小鱼儿道:“不错,这也是规矩。”

巴蜀东嘶声道:“我……我从未听过恶人谷有这样的规矩。”

小鱼儿笑道:“谁说这是恶人谷的规矩?”

巴蜀东又怔住了,道:“那……那么这……”

小鱼儿笑嘻嘻道:“这是我的规矩。”

巴蜀东气得连身子都抖了起来,突然大喝道:“好,给你!”

一刀向小鱼儿砍了下去。

哪知这方才连手指都懒得动的小鱼儿,此刻却真像是鱼似的,轻轻一动,整个人都滑了出去。

巴蜀东这一刀虽快如闪电,却劈了个空。

“咔嚓”一声,那竹椅已被他生生砍成两半。

巴蜀东大惊,只听身后有人笑道:“我在这里,你瞧不见么?”

巴蜀东猛一翻身削去,哪知身后还是空空的,那笑声却从屋檐上传了下来,嘻嘻笑道:“别着急,慢慢来,我在这里。”

巴蜀东气得简直快疯了,正待再扑上去,忽听一人大呼道:“那边的是巴二弟么?”

一人大步奔来,只见他也和巴蜀东差不多年龄,四十出头,不到五十,但身法却比巴蜀东轻灵得多。

他身子瘦长,嘴角下垂,生得一脸凶狠之相,但右边的袖子却是空荡荡地束在腰里,右臂竟已断去。

巴蜀东瞧了两眼,大喜呼道:“闷雷刀宋三哥,你,你果然在这里!可找死小弟了……小弟此番正是投奔三哥来的。”

小鱼儿笑道:“原来你们两把刀是朋友。”

巴蜀东瞧见他,脸色立刻又变了,恨声道:“宋三哥,这小鬼……”

话未说完,已被宋三一把拉了开去,笑道:“二弟既来了,我就先带你去见见……”

小鱼儿嘻嘻笑道:“慢来慢来,你要带他走,也可以,但叫他先赔我的椅子来再说。”

巴蜀东怒道:“你……”

一个字出口,又被宋三截住,笑道:“自然自然,椅子自然要赔的,却不知如何赔法?”

小鱼儿笑道:“瞧在你面上,就叫他拿刀充数吧。”

巴蜀东怒喝道:“这把破竹椅子,也要我宝刀……”

话未说完,手中刀已被宋三抢了去,交给小鱼儿。巴蜀东还想说话,但宋三却拉了他就跑。

两人走出很远,宋三方自叹道:“二弟你怎地一入谷就得罪了那小魔星?”

巴蜀东又惊又奇,道:“三哥为何如此怕他?”

宋三苦笑道:“岂止我怕他,这谷中谁不怕他?这几年来,这小魔星可真使人人的头都大了三倍,谁若得罪了他,不出三天,准要倒霉。”

巴蜀东惊得目瞪口呆,道:“这小鬼有如此厉害?”

宋三叹道:“二弟,不是我说,你栽在这小鬼手上,可一点也不冤,你且想想,这恶人谷中可有一个好处的?他小小年纪,就能在恶人谷中称霸,他是怎样的人,他有多厉害,你总可知道了。”

巴蜀东讷讷道:“不能相信……小弟简直不能相信。”

突然触及宋三那条空空的衣袖,忍不住又道:“三哥这……这难道也是……”

宋三苦笑道:“这虽不是他,也和他有些关系。”

他长叹一声,俯首望着断臂,接道:“这正是他入谷那日断去的,十四年,已有十四年了,燕南天那么厉害的身手,若非我当机立断,只怕已活不到今日。”

巴蜀东失声道:“燕南天?这小鬼是燕南天的……”

突然惨呼一声,扑地跌倒,背后已赫然多了个碗大的血洞,鲜血涌泉般往外流了出来。

宋三大骇转身,只见一人鬼魅般站在身后,一身惨灰色的衣服,飘飘荡荡,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深不见底。

宋三面色惨变,颤声道:“阴……阴公,你……”

阴九幽龇牙一笑,阴森森道:“在本谷之中,谁也不准提起小鱼儿和姓燕的事,你忘了。”

宋三道:“我……我还未来得及向他说。”

阴九幽狞笑道:“你还未来得及说,我便已宰了他,你不服是么?”

宋三身子直往后退,道:“我……我……”

身子突然跳了起来,跳起两丈高,笔直摔在地上,身子虽全无伤痕,但却再也不能动了。

就在他方才站着的地方,此刻却站着个笑眯眯的老太婆,手拄着拐杖,佝偻着身子,笑眯眯道:“阴老九现在怎地也慈悲起来了?这厮方才说这一句话,你已该将他宰了的,为何到现在还不动手?”

阴九幽道:“我正要留给你。”

那老太婆笑道:“留给我?我许久没杀人,怕我手痒么?”

阴九幽冷冷道:“我要瞧瞧你那销魂掌可有进步。”

那老太婆咯咯笑道:“进步了又怎样?你也想销魂销魂?”她苍老的语声,突然变得柔媚入骨。这赫然正是屠娇娇的声音。

屠娇娇笑道:“我问你,这两人方才说话的时候,那小鬼头在哪里?他可听见了么?”

阴九幽道:“你不知道,我怎会知道?”

忽听小鱼儿的笑声远远传了过来,笑着道:“醋坛子,皱鼻子,娶个老婆生儿子,儿子儿子没鼻子……”

屠娇娇笑道:“老西又倒霉了,小鬼又找上了他。”

阴九幽道:“他既在老西那里,想必不会听到。”

忽又听得一人笑道:“两位在这里说话,却有一男一女,一人一鬼——两个加在一起,竟变成了四个,你说奇怪不奇怪?”

屠娇娇头也不回,笑道:“李大嘴,这里有两个死人,还堵不住你的嘴么?”

李大嘴笑道:“死在你两人手下的,我还没胃口哩。”

阴九幽道:“你可是也要去杜老大处?”

李大嘴道:“正是要去的,哈哈儿突然要咱们聚在一起,不知又要搞什么鬼?”

三个人一起走向杜杀居处,但彼此间却都走得远远的,谁也不愿意接近另外那人身旁一丈之内。

杜杀还是坐在角落里,动也不动。

人都已来齐了,哈哈儿道:“哈哈,哈哈,咱们许久未曾如此热闹了。”

阴九幽冷冷道:“我最恨的就是热闹,你将我找来,若没话说,我……”

哈哈儿赶紧拱手,接口笑道:“莫骇我,我胆子小。”

屠娇娇道:“你找咱们来,莫非为了那小鱼儿?”

哈哈儿道:“哈哈,还是小屠聪明。”

阴九幽道:“为了那小鬼,为那小鬼有什么好谈的?你们一个教他杀人,一个教他害人,一个教他哭,一个教他笑……好了,他现在不是全学会了嘛。”

哈哈儿道:“就因为全学会了,所以我才请各位来。”

李大嘴道:“为啥?”

哈哈儿叹了口气,道:“我受不了啦。”

屠娇娇笑道:“哈哈儿居然也会叹息,想来是真的受不了啦。”

李大嘴苦着脸道:“谁受得了谁是孙子。”

哈哈儿道:“如今这位小太爷,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要吃就吃,要喝就喝,谁也不敢惹他,惹了他就倒霉,恶人谷可真受够了他了。这几个月来,至少有三十个人向我诉苦,每人至少诉过八次。”

“穿肠剑”司马烟叹道:“这小鬼委实愈来愈厉害,如今他和我说话,我至少要想上个六七次才敢回答,否则就要上当。”

李大嘴苦笑道:“你还好,我简直瞧见他就怕,若有哪一天他不来找我,我那天真是走了运了……那天我才能好好睡一天觉,否则我睡觉时都得提防着他。”

哈哈儿道:“咱们害人,多少还有个目的,这小鬼害人却只是为了好玩。”

屠娇娇道:“咱们本来不就希望他如此嘛!”

哈哈儿道:“咱们本来希望他害的是别人呀,谁知这小鬼竟是六亲不认,见人就害……这其中恐怕只有小屠舒服些。”

屠娇娇道:“我舒服……我舒服个屁!我那几手,这小鬼简直全学会了,而且简直学得比我自己还地道。”

哈哈儿道:“杜老大怎样?”

杜杀道:“嗯。”

屠娇娇笑道:“‘嗯’是什么意思?”

杜杀默然半晌,终于缓缓道:“此刻若将他与我关在一个屋子里,那活着出来的人,必定是他。”

屠娇娇叹了口气,道:“好了,现在好了,恶人谷都已受不了他,何况别人,现在只怕已是请他出去的时候……”

李大嘴赶紧接口道:“是极是极,他害咱们已害够了,正该让他去害害别人了,现在幸好咱们联手还能制他,等到一日,若是咱们加起来也制不住他时,就完蛋了。”

阴九幽道:“要送他走愈快愈好。”

杜杀道:“就是今朝!”

哈哈儿道:“哈哈,江湖中的朋友……黑道的朋友们,白道的朋友们,山上的朋友们,水里的朋友们,你们受罪的日子已到了。”

李大嘴以手加额,笑道:“这小鬼一走,我老李一个月不吃人肉。”

黄昏后,恶人谷才渐渐有了生气。

小鱼儿左逛逛,右逛逛,终于逛到万春流那儿。

万春流将七种药草放在瓦罐里熬,此刻正在观察着药汁的变化,瞧见小鱼儿进来,将垂下眼皮一抬,道:“今日有何收获?”

小鱼儿笑道:“弄了把缅刀,倒也不错。”

万春流道:“刀在哪里?”

小鱼儿道:“送给醋坛子老西了。”

万春流以筷子搅动着药汁,浓浓的水雾,使他的脸看起来仿佛有些神秘,他道:“你那小箱子呢?”

小鱼儿笑道:“小箱子早就丢了,里面的东西已全都送了人。”

万春流道:“你辛苦弄来,为何要送人?”

小鱼儿笑道:“这些东西拿来玩玩倒蛮好的,但若要保留它,可就伤神了,又怕它丢,又怕它被偷,又怕它被抢,你说多麻烦。”

万春流道:“好。”

小鱼儿笑道:“但若将这些东西送人,这些麻烦就全是人家的了。听说世上有些人专门喜爱聚宝敛财,却又舍不得花,这些人想必都是呆子。”

万春流道:“若没有这些呆子,怎显得你我之快乐?”

突然站了起来,道:“拿起这药罐,随我来。”

这间药香弥漫的大屋子后面,有一排三间小房子,这三间屋子里,既没有门,也没窗户。

这就是万春流的“病房”。

万春流在这些“病房”中时,谁也不会前来打扰,因为他们其中任何一人,自己都有睡到这病房中来的可能。

没有灯光的“病房”,正如万春流的面容一般,显得十分神秘。角落中的小床上,盘膝端坐着一条人影,动也不动,像是亘古以来他就是这样坐在那里的,这正是别人口中所说的“药罐子”。

一入“病房”,万春流立刻紧紧关起了门,这病房就立刻变成了一个单独的世界,似乎变得和恶人谷全无关系。

小鱼儿神情也立刻变了,拉住万春流的手,轻声道:“燕伯伯的病,可有起色?”

万春流神秘而冷漠的面容,竟也变得充满焦虑与关切,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黯然摇头道:“这五年来,竟无丝毫变化,我已几乎将所有的药都试遍了,我……我累得很。”沉重地坐到椅上,似是再也不愿站起。

小鱼儿呆呆地出了半天神,突然道:“我今天听见有人提起燕伯伯的名字。”

万春流动容道:“哦,什么人?”

小鱼儿道:“死人。说话的人已死了。”

万春流一把抓住小鱼儿的肩头,沉声道:“可有人知道你听到了他们的话?”

小鱼儿笑道:“怎会有人知道?我听了这话,立刻远远地溜了,溜到醋坛子那里去,故意大声骂了他一顿,所以我就将那柄刀送给了他。”

万春流缓缓放松了手,默然垂首,喃喃道:“不容易,真不容易,你虽是小小年纪,但五年来,你竟能将这秘密保守得如此严密。”

他抬头瞧了小鱼儿一眼,苦笑道:“这秘密若是泄漏出去,我们三个人,都休想再活半个时辰,你……你要特别小心,莫把别人都当作呆子。”

小鱼儿点头道:“我知道,万叔叔冒了生命的危险来救燕伯伯,我……我难道不感激?别人就算砍下我脑袋,我也不会说一个字的。”

说着说着,他眼圈竟已红了。

万春流叹息道:“说实话,我本不敢相信你的,哪知你虽然生长在这环境中,却还没有失去良心,还是个好孩子。”

小鱼儿展颜笑道:“小鱼儿坏起来可也真够坏的,只是,那都要看对付什么人,而且自从我知道燕伯伯和我的关系后,我就变得更……更乖了。”

万春流竟也展颜一笑,道:“但五年前那天晚上,你突然跑来对我说,你已知道‘药罐子’叔叔是什么人,你已知道这秘密时,我可当真吓了一跳。”

小鱼儿垂头笑道:“对不起。”

万春流默然半晌,笑着又皱眉道:“你再想想,对你说出这秘密的人,究竟是谁?”

小鱼儿想了想道:“那天晚上,我是睡在杜杀外面的屋子里,半夜里,我突然觉得身子竟似被人抱了起来……”

“那时你未叫喊?”

小鱼儿道:“我喊也喊不出,何况,那时我还以为是杜杀又不知在用什么花样对付我,根本没想到是别人。”

万春流叹道:“的确是想不到的。”

小鱼儿道:“我只觉那人身法快得简直骇人,我躺在他怀里,就像是腾云驾雾似的,片刻间,就远远离开了恶人谷。”

万春流道:“那时你真的不怕?”

小鱼儿道:“老虎我都不怕,怎会怕人?”

万春流喃喃道:“你以后就会知道,人有时比老虎可怕得多。”

小鱼儿道:“那人将我放到地上,就问我:‘你姓什么?’我说:‘不知道。’那人就骂我简直和畜生一样,连姓什么都不知道。”

万春流道:“然后,他就告诉你你姓江?”

小鱼儿道:“嗯,他还说我爹爹叫江枫,是被移花宫中的人害死的,他叫我千万莫忘了这仇恨,长大了一定要找移花宫的人复仇。”

万春流道:“他真的没有提起‘江琴’这名字?”

小鱼儿道:“没有。”

万春流道:“奇怪,你燕伯伯到恶人谷来,为的本是要找个叫‘江琴’的人,为的也正是要代你爹爹报仇。”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或许江琴也是我仇人之一。”

“嗯……”

“然后,他又告诉我有关燕伯伯的事。我想问他究竟是谁,哪知他却像是一阵风似的,突然就消失了。”

万春流叹道:“我知道……我知道……”

小鱼儿道:“那天晚上很黑,我只瞧见他穿着一件黑袍子,头上也戴着个黑布罩,两只眼睛,又亮又大,又怕人……这双眼睛我到现在还忘不了。”

万春流道:“以后你再见到这双眼睛还能认得么?”

小鱼儿道:“一定认得的。”

万春流道:“这双眼睛不是谷中的人?”

小鱼儿道:“绝不是,谷中无论是谁的眼睛,都没有这双眼睛那么亮,屠娇娇的眼睛虽也亮,但和他一比,简直就是睁眼瞎子。”

万春流叹道:“此人竟能在恶人谷中来去自如,而又知道这许多秘密,唉!他究竟是谁?实在叫人猜不透。”

小鱼儿道:“想必是个武功很高的人。”

万春流道:“那是自然,江湖中能随意进出恶人谷的人,除了你燕伯伯外,我简直想不出还有几个。”

小鱼儿道:“一个都没有了么?”

万春流道:“还有的就是移花宫中大小两位宫主,但这人既然要你找移花宫中的人报仇,又怎会是这两位宫主?”

小鱼儿突然拍手道:“对了,我想起来了。”

万春流赶紧追问道:“你想起了什么?”

小鱼儿道:“那人是女的。”

万春流动容道:“女的?”

小鱼儿道:“嗯,她虽然蒙着脸,而且故意将说话的声音扮得很粗,但看她有时的举动,却必定是个女的。”

万春流道:“什么举动?”

小鱼儿道:“比如……她头上虽然戴着布罩,但在无意中却还不时去摸头发。还有,她虽然将我抱在怀里,但总是不让我碰到她的胸……”

万春流叹道:“她是女的,可是就更难猜了,江湖中女子除了邀月、怜星两人外,我简直再也想不出有一人能在恶人谷中来去自如。”

小鱼儿道:“但总是有个人的,第一,这人认得我爹爹,也认得燕伯伯;第二,这人对我爹爹死的原因知道得很清楚。”

万春流道:“想必如此。”

小鱼儿道:“第三,这人不但知道我家的仇恨,而且,还很关心;第四,这人的武功很高;第五,这人必定和移花宫有些过不去;第六,这人的眼睛又大又亮,和别人的眼睛简直完全不同……”

万春流叹道:“不想你小小年纪,分析事情,已如此清楚。”

小鱼儿道:“但……但我要去找她,第一先得出这恶人谷,我……我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呢?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放我走?”

万春流长叹道:“这就难说了,但愿……”

忽听外面有人大呼道:“万神医,小鱼儿可是在这里么?”

万春流变色道:“屠娇娇来找你了,快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储物手镯也跟来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会玩游戏不?”“偶尔”“星际还是魔兽?”“斗~地~主”方铭淡定的答道。“……”“噗……”而听到两人对话的陈浩,直接就手一哆嗦,立马就把刚喝进去,还含在嘴里的饮料给喷了出来,接着“呀”的一声,就看到屏幕上英雄连个屁都没放,一缕香魂就飘悠悠的飞了起来,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半空中。而老马好歹稳重一点,却也是

  • 我,脑子有病进攻受阻

    抵达一层后,距离R小组事先制定的目标地点就只剩下了很小的一段距离。顺着作战系统显示的前进的路线,我们很快抵达了情报所说的任务目标点。这是一道“L”型走廊,一条狭窄的长通道走到底是一道拐角,拐角再往前几米便可见到一座印有REX标志的安全门。按照电子地图上的建筑格局,通过这道门便可抵达任务终点。占领RE

  • 我被金钱糊了眼第四章上杉家的晚餐

    “找你的。”凌把和也让进来,关上门。“和也?”虽然刚刚才见过,但流萤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你应该还没做晚饭吧,要不要到我家来?”“去你家?”她忍不住脱口反问。“嗯。”和也微笑着点点头。看着和也,流萤的小脑袋飞速运转起来: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以她的能力,未必能做出一顿像样的饭,与其让凌叫外卖,还不如…

  • 都市之狂龙无双偷偷(1)

    盯着她看了半晌,男人似是想到了什么,眼里划过一丝荒唐。随后,他的兴致莫名上来了,敛了敛眉眼,刻意压低声线:“嗯。”“……”桑稚无法冷静了,接近崩溃,“爸爸妈妈同意?”又安静了几秒。男人舔了舔唇角,话里含着笑:“整得好看不就得了?”话音落下,桑稚又是一愣。跟桑延的声音相比,这个声音显得清润了些,说话的

  • 余年[肖战]之逃命遇险(2)

    轻弋扶着门槛,“姐姐,你进去歇会,我去把饭菜端进来。”她正要去厨房,只听她姐姐急道,“还吃什么饭,收拾包袱赶紧逃命吧,我们马上离开莲花村。”李清歌说罢快步到床前,趴在地上,伸手捞出藏在床底下的存钱罐子,把钱毕悉数倒出放到包袱里,又将梳妆台里为数不多的衣服首饰统统塞进怀里。“姐姐,你把这些钱还人家便是

  • 超次元:我的旅社降临万界!在线阅读章太子攻打苍龙寨 太白施法退敌兵

    第二天,太子来到禁军前,对众将领说:“这次我们去攻打中南山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听到了没有!”“是!”与此同时,太白一行人已出了中南山,来到了忠潭山脚的清水镇。他们路过一家同福客栈,准备休息。“尉迟,那八大名剑都在何方啊?”李太白喝得醉醺醺的,迷迷糊糊地问道。“太白,你喝多了!这可对行军造成不便啊!

  • 都市:开局奖励一座岛附加十个亿在线阅读第3节

    一个月后,南京禄口机场,很多行人手拿行李箱来去匆匆,在这人群中,有对母子格外引人注目。这个少年有着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乌黑深邃的眼眸,长而微卷的睫毛,英挺的鼻梁,让人一眼便会被他的五官所吸引。眼角微微上扬,抿了抿嘴,“妈,我不就是去半年吗,至于给我带这么多东西吗?”手指朝

  • 鱼招惹谁了第七章

    一个清风徐徐的早晨,由于八点才上课,所以无所事事的学生们都在校园里溜达。音乐教室里,沈蓝冰拿起话筒,唱起了《三寸天堂》,而清苇、清玲、水心和Anni则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听蓝冰唱歌——“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由不得我拒绝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愿望来不及

  • 地狱长歌第10章在线阅读

    吱呀~壹号门悄悄打开了一道缝隙。“这位师兄,请进来一叙。”一个声音传来。门口众人刚要散开,没想到靠近门缝一人竟然被叫住了,顿时大家齐刷刷的看向此人。“我?”那人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嗯,不知师兄可否方便。”门内声音依旧询问着。“当然当然!”身为一个普通外门记名弟子,自己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进入壹字房内

  • 蓝色星河之绝世杀阵(4)

    这时李毅到了说到:“猴子,我一不在你就惹事,这是谁啊,我从大老远就感觉到他的身上似乎有万道冤魂在嘶吼一般。”猴子面带愤怒的说到:“那日,你刚走,我结交了一个朋友,他是一个修炼有成的兔妖,自己取名为燕燕无比的善良,那日这头臭蝙蝠受了伤,名为冥超,我了解蝙蝠这一族的功法是靠吸收别人的修为来提升自己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