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我在仙界当网管之第五章(5)

2022/6/23 23:51:09 作者:三千羽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在仙界当网管
我在仙界当网管
作者:三千羽来源:飞卢小说网
身为网管的林轩被雷劈获得网咖系统,被系统带入了仙界,成为了一个低等仙民,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林轩为了吃饱饭只好干起了老本行——开网吧!突然出现的高科技令整个仙界疯狂,即使神仙也在网瘾大神的支配下瑟瑟发抖。王母娘娘,嫦娥仙子,七仙女一大仙子在追《仙剑奇侠传》、《花千骨》。二郎神、哪咤这好战分子在《英雄联盟》、《穿越火线》里疯狂收割人头。。(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曹铭瑜回家后一直没睡,因为他一闭眼就会想到那位一向飞扬跋扈的少年,想到他脸上看似生气实则脆弱绝望的表情。

他肯定是恨透了他。

这个从来对他笑得如夏日灼阳的少年,经过这次事件后,想必是不想见到他了。

窗外大雨瓢泼,他在黑暗的卧室里辗转难眠,忍不住翻出手机,不断地点亮屏幕,又看着它熄屏。

眼睛被亮光刺得泛出泪水,还是不肯放下手机尝试入眠,奈何迟迟没等来他想要的电话,或者短信。

孙昊煊喜欢闹脾气,但从来不会超过三个小时不理他。每一次都是孙昊煊主动服软,找他求和。

孙昊煊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

曹铭瑜对这一点一向无比的清楚,所以他才能每次肆无忌惮的去利用他对他的感情。

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做什么,这个叫孙昊煊的少年会一直站在他的身后,即便为了他导致满身伤痕,也会第一时间在乎他的感受,而不是埋怨他的伤害。

孙昊煊就是个天真的傻子。

按照惯例,这时候的孙昊煊会疯狂打电话或者发短信。

但是直到现在,任何消息都没有。

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让曹铭瑜心里颇有烦躁,正打算关机逼自己睡一觉,握在手里的手机忽然振动。

他扬起平日里习惯性抿紧的薄唇,缓慢将屏幕转到面前,眼底的光芒在看到来电显示人后缓慢熄灭。

打来的人是卓然,曹书言那个未婚夫,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垂眸,长睫颤动,他用手指摩挲手机后壳,过了七八秒才随意划开接听键。

“喂?”他说话的声音染着明显的鼻音。

那边的人听到这样的嗓音,略显担忧,问:“小瑜,你没事吧?”

“没事。”曹铭瑜吐息,语气不甚在意。

他知道这是最正确的反应,至少电话那头的人会自己脑补一些不存在的情绪。

清冷人设就是好,有个自以为懂你的人会处处护着你,觉得你与世无争,不善言辞,从而多加关注,为你安置各种合理借口。

只有那个少年知道他内心深处的黑暗,还依旧对他情深不悔。

“小瑜,别难受了。孙昊煊就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哪知道什么情爱。”

果然,电话那个的卓然在替曹铭瑜心疼。

卓然想到在这件糟糕的事情发生之前,曹铭瑜用那双常年清冷的眼底,缓慢泛起如同被揉碎的温柔星光。

他说他心里已经对孙昊煊产生了情意,说孙昊煊是他第一个见到像颗小太阳,永远照耀他的人。

他说他会接受孙昊煊下一次的表白,和他定下终身誓言。

可是他口中那个愿意将全世界最好的事物捧在手心里,献给他的耀眼少年,却在那晚和人颠鸾倒凤,好不快活。

那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也是他卓然即将踏入婚姻殿堂的爱人。

这场婚姻本身就是上一辈擅自定下的,他对曹书言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

只是相处的这两年,觉得他性子娇软,若家里非要为了上一辈的口头婚约让他们在一起,他倒也不是很反感和一个容易拿捏的小男人成为夫妻。

偏偏这时候,他注意到了对方的弟弟曹铭瑜,一个每天都在用坚硬外壳伪装自己的清冷男人。

比起动不动就会露出一张柔弱脸,咬唇哭泣的娇弱曹书言,曹铭瑜更让他感到心疼,甚至有些厌烦不久就要和他结婚的曹书言。

“卓先生,我想一个人静静。”曹铭瑜此时并不想和卓然多逼逼。

他生怕因为这通无聊的电话而错过了他家少年的来电。

不值得。

“好,你好好休息,我明天下午会去找你,带你出去散心。”

不用二字还没出口,那边率先挂了电话。

曹铭瑜按摩泛疼的太阳穴。

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他的计划稳妥前行,可他为什么还是觉得不舒服?

他不想见卓然,只想见那个冲他撒娇,叫他瑜哥的少年。

等了很久很久,他的少年依旧没有打电话过来。

窗外雷鸣不断作响,伴着哗啦雨声,曹铭瑜终究顶不住席卷而来的困意睡过去。

第二天清晨,天气晴朗。

灿烂阳光透过露台玻璃窗照到床脚,曹铭瑜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手机,上面全是未接来电。

惊讶后是懊恼。

他忘记自己手机前几天设置过夜间免打扰模式。

三十多通电话,都是在两点多打来的,以前这个时候他其实还醒着,因为他的睡眠质量一直有问题,孙昊煊自然也知道。

因此他经常会在这个时间段打电话,要么唱歌,要么讲故事哄他的瑜哥睡觉。

幼稚的行径,但是他喜欢,甚至开始习惯。

点击回拨打回去,可对面提示关机,男人不开心地蹙起好看的眉头。

糟糕的事情总是一件接一件。

孙昊煊现在是不是在闹脾气的砸东西?或者说已经下定决心和他彻底断绝联系,路归路桥归桥?

他要不要去他的住处找他?哄一哄,总会哄好的,但是现在是关键时刻,去了被卓然他们发现,值不值得?

【宿主,坚持住!别晕!等到渣受出现你再晕啊!】

深夜跑来渣受的独立式住宅,硬着头皮站在瓢泼大雨下的龙炤无数次想骂街。

他原本的计划是想像往常一样打电话过去,装出生气却留有余地的质问渣受,可是居然打不通!!!

没办法,现在是关键阶段,他立马改变计划,连夜跑到渣受家外面,装模作样地敲了会儿门。

雨这么大,里面的渣受能听见才有鬼,他之所以这样无用功,只是为了让监控器拍下来这一幕。

龙炤对着门像个傻逼一样哭着敲打,接着又像是自暴自弃地站在大雨中,还要确保监控器全能拍下来,一直站着,站到雨停,站到天亮。

为此,他还花了积分让系统去商城兑换道具,确保他能快速发烧。

太阳冒出来那么久,渣受却迟迟没有出来,系统给他用的道具药效过度,导致此刻的他全身发烫,脑子炸裂,内心无比狂躁,真心快撑不住了。

“哐——”门打开了。

蹲在台阶上的龙炤听到声响,抬起头,缓慢露出一抹难看的微笑。

“瑜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少年平日里充满朝气的声音此刻嘶哑难听,颤抖的哭腔显得他脆弱不堪。

打算出门散心的曹铭瑜满脸错愕,握住门把的手迟迟未松开。

他为什么会浑身湿透的蹲在他家门口?什么时候来的?莫非电话打不通后,在他家外面淋了一夜的雨?

曹铭瑜知道这个笨蛋少年就是能做出这种可笑的蠢事。

他是不是傻?

【宿主!加把劲,渣受情绪波动开始,你再显得惨一点!快啊快啊!】

系统察觉渣受的数据变化,紧张又兴奋地提示。

疯狂想昏倒一了百了的龙炤,被这道兴奋的声音炸得脑子嗡嗡作响,如果这破系统有实体,他现在绝对徒手掐死它,让世界归于清净。

曹铭瑜松开门把,心情复杂地走过去。

“瑜哥,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

少年此时低下头,不肯看他。他坐在湿漉漉的地板上,脆弱地抱住双膝,哭腔声愈发明显。

“我来找你,拼命敲你的门,你也不理我。”

“我明明应该讨厌你的。因为瑜哥明明知道我只喜欢你一个,还给我下|药让我去碰其他人。”

少年说到此处,强忍心中的难受,不由地抓紧贴在手臂上的湿袖子,继续说下去。

“如果瑜哥讨厌我,你可以赶我走,骂我,打我,可是为什么偏偏要让我去碰别人呢?我唯一相碰的只有瑜哥啊……”

【宿主你好下贱啊!我好想揍你啊!嘤嘤嘤嘤——好虐!还差一点,快!快!快!】

系统一边看得想给自家宿主几个耳巴子让他清醒点,一边又不得不告诉自己,自家深井冰宿主全在演戏,这些通通都是假的,人家现在指不定在心里狂躁盘算着如何花式弄死渣受。

之前若不是它各种威逼利诱,这家伙发起飙来,还真打算这么做。

上头明明告诉它这次绑定的宿主是个书香门第的温雅小公子,结果到手上一看,不仅不温雅,脑子还有大问题,脑部随时随地都充斥着各种血腥暴力场面。

要不是它骗他,他真要杀人或伤人,那这辈子都没办法脱离任务世界,不然他肯定一不爽就要弄死人,不弄死也要弄得半死不活。

龙炤觉得时间差不多,该进行下一个程序,摇摇晃晃地站起身。

在曹铭瑜视线中,少年身上的衣服还在滴水,白衬衫贴着身体,能依稀看见身上的锻炼痕迹,少年打湿的刘海紧贴着额头,底下的双眼红肿不堪,显然在此之前哭了很久。

他听见他说——

“瑜哥,我不想喜欢你了。”

“因为喜欢你真的好累,因为瑜哥你从来都不肯回头看看我。”

“可是我……”

话语消退,少年摇摇欲坠地走到他的面前,扶住他的肩膀,用尽全力捏紧。

少年缓缓低下头,吻住这双代表寡情的薄唇。

可能是因为发烧导致视线重影过多,他只碰到了嘴角。

龙炤抵住曹铭瑜的额头,用满目悲伤的眼神,近距离注视这双一贯清冷的眸子,在他的注视下,这眸子逐渐泛起细微波动。

系统为了不被煞风景的宿主的脑内活动影响,明智的屏蔽了该选项。

因此,在这场只有两人一系统的戏剧中,只有龙炤本人清楚,他脑子里此刻想的是:要是现在能戳爆这双眼睛该有多好?

拼命咬紧后牙槽,他告诉自己得冷静一点,别意识不清真把人眼珠子给扣下来。

到了曹铭瑜眼中,他的表情是那么的真情实意,是在拼命克制对他的情意。

感受额头滚烫的热度,注视少年不断涌出的泪水,听他用嘶哑地接着说:

“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还是最喜欢瑜哥了。”

【啊啊啊啊,现在百分之七十五了!!!还差百分之五咱们的孙昊煊小宝贝就能虐他了!!!我好激动啊啊啊!】

晕过去前,龙炤脑子里全是系统的魔音。

他发誓,若是有一天他能找到这家伙的实体,能弄死最好,不能弄死,也绝对要捏爆它的喉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神+fate]悬崖上的蓝染花第4章在线阅读

    没了定魂符,女鬼身形猛的一转,从喉咙伸出发出一生怒吼,声音震得头皮都在发麻,只见到女鬼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无声无息的就往我这边飘过来。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可那女鬼速度极快,几个呼吸时间就来到我们面前,尖锐的利爪变幻戏法似得直接给我来了一个掐脖子套餐。所以我哪敢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啊,刚想把龙川从地上拉

  • 小算计之战力飙升

    通过这“雄霸宇杀道”的运作,墨邪顿时如冉冉升起的亮星,他在诡异的气流冲击之中,实力变得极为的强硬,脑海之中也是市场的出现一道道影子,不时摆弄着手势,似乎是在凝练天地灵气,聚集后形成体内真气!他是相当的欣慰,瞪着眼睛,十分的舒爽,面对这样的转变,他体内的那吞纳的玄窍丹药也是被他吸纳的一干二净,顿时之间

  • 勾魂之吻在线阅读第1节

    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厚厚的积雪没过了林家老巷高高的门槛,从老巷的巷头到巷尾住着的都是林家老姓,而住在巷子尽头的那户人家的宅院看起来很是神秘,没有门牌号,更没有什么姓氏,看不出主人的任何零星的信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老宅主人的身份极其的普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匠而已。风卷起老宅屋顶的细小的雪粒飘飘

  •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之外出历练

    此次远行秦正阳打算去往死亡森林,自己的力量来的蹊跷,怕是只有在生死关头才能突破自己的极限,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这个道理秦正阳还是懂的,这一次远行,成龙还是成虫就看秦正阳自己的造化了。天高云淡,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好在上天还是很给秦正阳面子的,在秦正阳赶路的这三天里的天气一直是很好的,要知道一场秋雨一场

  • 都市玄幻之守护灵时代夜客

    我被这句话吓得魂飞天外!猛的回过头去!阴暗的床角落里面,一张脸,正冷冰冰的看着我!胖子冷笑,刺激了我浑身上下所有的汗毛,全部都乍立了起来。我惊恐的失声道:“你……你怎么进来的……”胖子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压在了床上,狠戾无比的说:“你敢阴老子,我搞不死你!”肩膀的剧痛,还有胖子的狞恶,已经吓得

  • 反派拯救日记第1章在线阅读

    是夜,风雨大作,似有大事发生。陡然间,天空中一道道火光闪烁,仿佛有无数流星从天空中坠落。其中一抹流光,不偏不倚,直接无声无息的穿过玻璃,坠入萧十三的房间,涌入了他的身体。片刻,萧十三猛地睁开双目,呼的一下,从舒适的床上翻身而起。他抬头凝望四周,同时打量着自己年少的脸庞,最终,他,笑了。“十八岁,西红

  • 玄天灵界在线阅读第九章

    湖面相拥亲吻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每每想起,东方鸿月还是会脸色羞红,心跳加速,军营当中不乏男子,但是她从来没有跟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就连她心中在意的那人,两人之间也从来没有逾越本分,突然之间与凌暮云这样肌肤相亲,倒让东方鸿月这位意志坚定的红帅心旌摇曳,烦乱不已。听着姑娘不知道是第几声的叹息,站

  • 诡事之湘西行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素衣女子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面朝着众人,站在悬崖边上,面前的是身着将军战袍的四人以及跟随他们的随从。她孱弱的身体在寒风中摇摇欲坠。“雪心,回来”将军中的一位终于忍不住,向前一步,那女子却往后退了一步,那将军只得生生顿住脚步。“哈哈哈哈,回来?回哪儿?”名为雪心的女子仰天大笑一番,眼泪从眼角流了出

  • 命运之书第3章在线阅读

    她就不信了,这货真能猜出别人的想法。邓飞轻轻一笑,并没有说话,这可气坏了苏傲晴,这货竟然敢不理自己。不过她也不会贴上去说话,两人就这么沉默着。车子开进林海小区,在别墅外面停下,苏傲晴走下车,理也不理邓飞,直接就往别墅里面走。她真是气坏了,这货竟然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害得她还等了半天。苏傲晴气的牙痒痒,

  • 文野之日不落之玩软禁play的人不是我

    安佛院在容王府以西,横跨外院和后宅,颇为宽广,院中有垂柳荷塘,小洼菜畦,东南角一棵参天槐树,巨大的树冠郁郁葱葱,葳蕤青翠。雒妃踏进来,有片刻的恍惚,上一世她在这里整整住了四年,没有婢女,没有侍卫,就她一个人,不能出院门一步。最开始她也是闹过的,换来的就只是残羹冷饭,再后来那洼菜畦和槐树就成了她过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