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从诸天万界归来之满地尸蹩!(3)

2022/6/24 0:40:30 作者:时间缓慢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诸天万界归来
从诸天万界归来
作者:时间缓慢来源:飞卢小说网
江山穿越诸天万界!陪荒天帝杀上青天,陪着辰南逆斩天道,跟着萧晨封印万古…好不容易回到自己世界发现自己世界竟然已经和其他世界融合,化为一片浩瀚无垠的大陆。江山感知着熟人的气息“各位!好久不见!”(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秦夜再用了一根火把,触碰了右侧的铡刀后,就轻松的解决了最后的隐患。

纵身进了墓中后,他的一双脚刚好就踩在那两把铡刀上。

仰着头看着盗洞的两边,那里恰好是安装着铡刀机关的所在。

机关倒是没有太多的精妙,只要机关一触动的话,铡刀落下而已。

但如果这墓里面有东西迷了人眼的话,脑袋就会被切下来了。

而且要是脑袋还被什么说不来的东西给控制着,那么就会变成皮六一样的下场。

此刻皮六的尸体已经变成了一段又一段,乔三指他们下来后,看着同伴的尸体,就算心再硬此刻也是遍体生寒。

乔三指并不想浪费时间,道:“都别愣着了,死者已矣,我们还得去找主墓。”

众人点头,但秦夜却在这时突然问道:“三爷,坊间有说你那三根指头能够探出墓的年月,你觉得这墓的年头有多少了?”

“估摸着是明朝年间的墓!”

“或许是明初更为准确一些。”秦夜这时回了句。

乔三指有些不明白了,他之所以说明朝,实际上也是他三指通灵的能力没有坊间传的那么邪乎。

明朝国祚276年,中间相差这么多年,也就是个大概的答案。

但秦夜却说是明初,这让乔三指很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这座墓从三爷你得到的那张图来看,称之为鹞山鹰墓。刚才我们所遇到的机关,只是一个开始。明朝年间对墓穴机关有名的不少,但喜欢鹰山的却只有一个。”

乔三指的脸色突然一变,道:“你说的是明四朝工部尚书吴中!”

“嗯,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汪藏海。他是过继给吴家宗族的,但他最为耀眼的地方是修建了明皇陵。”

“这不可能,吴中之墓史料有记载,甚至清乾隆皇帝更将其墓列为武城十六墓之一!而且,就算这是一座雄鹰外形的山峦,吴中也喜欢鹰。但仅仅凭借这盗洞口的一个机关,你就说这墓是吴中之墓,是不是有些定论过早了?”

秦夜微微一笑看了眼脚下,道:“那请三爷抬脚试试。”

乔三指气的笑了起来,说:“抬脚而已,我还不敢?”

说完,乔三指就要抬脚,可猛然间他又生生的止住了冲动,呼道:“你的意思是还有机关?!”

秦夜嗯了声,面色也变得郑重了起来:“你说吴中,我却更喜欢称呼他为汪藏海。这是一个心思如海之人,而且对人心也拿捏的太准了。”

“三爷你的位置正是领头羊的位置,咱们这群人里你领头,所以你下来后下意识的就站在为首的位置。这墓主人且不管是不是汪藏海,就论他对人心的琢磨咱们这次得遇大危险了!”

乔三指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来,就连秃子那帮也愣是不敢动了。

“小子……不,秦夜,你倒是想想办法啊。三爷可是给了你不少大洋,你也说过要护卫三爷周全的!”有人急着说。

秦夜没有搭理那人,他自己也没有动。手上举着火把,鼻子里全是皮六的尸体被切成击断后所发出的血腥味道。

直觉告诉他,如果这位真是他当初在一本盗墓小说中那位造墓大师的古墓的话,那危险绝对是一环连着一环的。

先有断头刀迎接,再有杀领头人的机关在。

皮六的尸体刚好就在众人的脚下,这一切怕就是刻意为之吧?

秦夜的脑海中已经豁然开朗了起来,但想通了脸色却是大变,呼道:“三爷,可带了燃油?”

“有!”

“快,我们四周全部把油烧起来,我怕这墓里面的虫子得出来了!”

秦夜这话才刚说完,从那墓道的深处似乎有着一些悉悉索索的声儿传来。

乔三指还狠狠的掏了掏耳朵,确定真的有动静时,他脸色苍白的大吼:“还愣着干嘛,把准备的油泼成圈点起来!”

“别全倒了,后边还不知道要不要火呢!”秦夜提醒了声,他的目光直视着墓道的位置,那里此刻俨然有着一排排黑压压的东西成快速的爬来。

随着秃子燃起了火折子,秦夜等人四周已经燃起了火来。

火势照亮了这墓室,也让他们看清楚了那群虫子。

尸蹩!

古墓之中最为常见,也是最喜欢群居而动的尸虫!

皮六尸体上的血腥味,把它们全都引来了!

乔三指和秃子等人的脸上全是汗珠涔涔,但尸蹩已经围了过来,秃子等人急忙问着乔三指:“三爷,现在咋办?这可都是尸蹩啊,要是火势一灭的话,咱们就真全玩完了。”

“老子在想办法呢!”乔三指一怒。

但秦夜却已经开口说道:“把皮六的尸体捡起来扔远点,虽然尸蹩喜欢吃人肉。但是血腥味逸散的人肉对它们更有诱惑,等到尸蹩群起食肉的时候,我们趁快跑进墓道里面去。”

“另外小心尸蹩王,这么一大群尸蹩里面指不定就有一只尸蹩王在领着!还有速度必须要快,一具尸体不够它们吃多久的!”

秦夜很冷静的想出了办法,秃子等人看着同伴皮六的尸体牙关一咬,立刻弯腰捡了起来,大吼着朝着远处狠狠的扔了出去。

尸体扔出去的瞬间,秦夜大吼一声:“走!”

乔三指恐惧了,秃子等人已经第一时间朝着墓道奔去。但他不敢动啊,他这一动也是死啊!

但他没想到,秦夜却是抓起了一根皮六的大腿,瞬间压在了乔三指的脚下,而后一把拽起来狂奔而去。

大腿的重量与人体之间有轻重的明显区分,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乔三指原先站着的位置四周突兀数十根箭矢飞掠而来。

但乔三指已经被秦夜给拽走了,一同逃进了墓道之中。

这一路跑足足跑了两分钟,就沿着墓道一起奔。见到前方有着一座石门,秦夜收起了黑金古刀来,呼道:“开石门,我们进去后立刻关上,尸蹩已经追过来了!”

包括秦夜和乔三指在内的七个人同时用力推开了石门,也紧跟着又关了上。

当尸蹩隔着石门叽叽叽的摩擦着口器时,所有人的头皮都是发麻的。

但乔三指却在这时,用着一种极度畏惧的语气,问着秦夜:“你到底是什么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六零好时光在线阅读第4章

    残阳似血,在天边泛出淡淡的微红。而此时的林开却并不在自己的屋舍之内,反而是又来到了的执务堂。但与今早的情况相比,此时此刻执务堂里却挤满了人,听着门外不时的破空声,可以想见,有越来越多的老山寺弟子正在往这边赶来。林开是接到通知赶到这里的,就在刚才,老山寺内拉响了宗门巡逻警戒,他也接到了通知,宗门内出现

  • 网游之召唤风云在线阅读第7节

    系统知道布暇这句话不是说给它听的,不过依照它的性格和目的,最好打断这一人一鬼的暧昧氛围才是,但系统却迷之沉默了起来。没有打扰,没有附和,什么都没有。它对人类的感情,终究还是太过复杂,复杂到它也分析不出来,只能靠着表现观摩出一二。等许无垢写完,又是一夜过去了。夜叉倒是没有打扰,但许无垢没有天真地以为是

  • 犯罪回忆录在线阅读第2节

    赵简坐起身子脱下了自己身上那身大红喜袍,刺眼的颜色好像一团火焰在燃烧着自己,分明没有忘记那年自己信誓旦旦,转眼间却是大红披身作为人嫁。为了救爹爹赵简选择了独自嫁给米禽牧北,这件事情大宋不知、赵王爷不知、七斋不知、全天下皆是不知,赵简知晓自己迈出的第一步便已是叛国的罪名,她不求天下人理解,但求心中无愧

  • 我住的房子他成精了第七章在线阅读

    想着,从LV包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宋小雅的号码。“小雅啊,出去玩吧?”“你不是和你们家白宇轩回白家老宅去完成造人计划了吗?”看来宋小雅很意外她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杜伊伊轻叹一声,“韩尤物肚子疼,白宇轩去照顾她了。”“啊?你们家那想抱小金曾孙想得要发疯的白老夫人居然会放人?她没有逮着这个一月一次的

  • 妖怪治愈书在线阅读第5章

    梓汐趴在狱中榻上把玩着胸前的秀发,小腿微微翘着,瞧上去并无坐牢的忧虑,反倒哼上了小曲,似乎挺愉快。刘维站在牢门外瞧着她如此模样,恨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来人,给本少爷把门打开。”他一开口,便露出那口污秽的黄牙,一看便是旱烟抽多了。梓汐听得声音,一个激灵从榻上翻起,翘了二郎腿,满是讥诮的瞧着他,“哟

  • 妖精喜儿公会

    回到主城,早安直接去了装备商人那里,制作他的银武去了,神域风花和死亡之眼也告别,去干自己的事儿去了。张风让神域风花先打开了技能面板,直接重置了技能加点,加上挑刺突刺,落刃斩,不过都没有以前加的那么多,打开了魔剑士的技能面板,点上附魔这个技能,又好奇的看了看其他技能,似乎也挺不错,但出于他比较想走主流

  • 重生之风云惊变在线阅读第5章

    幼老爷赶忙婉拒:“不用、不用。”他颇有几分危机意识,如临大敌地觑向薛白,生怕让他知晓幼清这会儿不仅失了忆,而且还怀有身孕。倒是赵氏心平气和地给幼老爷使了一个眼色,幼老爷心领神会,又解释道:“清清只不过是上山的途中着了凉,让他睡一觉,把汗发出来就可以了。”“大师不敢当,贫僧法号释心。”青年和尚一笑,“

  • 灵气复苏:从九叔世界开始变强第八章在线阅读

    沈风本以为会晋级成为蝴蝶之类的恶魔,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晋级成为一只眼睛。“不对,这不是眼睛,有翅膀。”破茧之后,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左右,最终的答案也是随之揭晓。“是深渊小恶魔!”沈风看清楚了自己的属性,晋级之后,它变成了深渊小恶魔。身体长得确实像一只眼睛,不过两侧还有一对小翅膀,除此之外,屁股

  • 环屿之死无对证(一)(8)

    哗啦啦啦……雨依旧下个不停,冰凉的秋雨打在人身上,让三位保镖感到透心的寒冷。卡特依旧歪着脖子,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他屹立在黑暗的雨夜里,手里提着勋爵那早已失去温度的头颅,扭捏的姿态犹如恶魔临世。看着眼前这道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详气息的杀手,纱仑颤抖的从口中吐出两个字:“混蛋。”声音不大,中气不足。

  • 咸阳开脉

    微风仍在吹拂,细雨依旧滴落。破庙前的一切又重归于平静。秦林站着深坑边,伸手摸了摸眉心处的异样,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刚才那白光到底是什么?那曹海怎么突然会这种咒法?还有那血雾怎么会汇集在我眉心?”面对这一连串的疑问,秦林得不出答案,随后摇了摇头暂时不再去考虑这些。秦林将目光再次投向了深坑里那随长虹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