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天师降妖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2/6/23 23:42:12 作者:南山知县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师降妖
天师降妖
作者:南山知县来源:飞卢小说网
茅山弟子林起山和师弟伍飞承师命下山寻找镇派之宝剑,却在层层疑云中发现一个惊天动地的阴谋,他该如何应对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局结束之后,夜瑾把王者号给下了,上了刚才准备的那个铂金号。“名字已经在公屏上了,第一局,来四个黄金段位的吧。唔…你们记得都别太坑,把我给掉下来了,后面的粉丝带不了。”

掉段掉星也无所谓,小号而已。

夜瑾想的是挨着来。

但是谁能想得到,一直在黄金段位上不去那是有一定道理的。

而且一带四,能带飞了才怪了。

不仅带不动,还特么不听劝,肝疼。

“你们…你们别太冲动,等我泉水回血。”

“嗳…你们…我日,果然,一带四是真的带不动。”

“直播间有没有大佬,还有小号这种的?来一个,二带三应该没问题了。”

第一局,四个菜鸟带一个王者,咳咳…结果可以预想。

不过第二局好一点,在公屏上好了话,没成想还真的来了这么一个铂金号,技术还这么好:“佛度有心人,你这技术有点眼熟啊。”

但是,这人就是不说话,开了全队,只听不说。

“哎哟,浪神,你光看技术还能认识熟人??”

“哈哈,不可能是刚才那个重度手控患者吧?”

“我日哦,真爱粉,可以有的。这名字一听就知道可能是迷上你的手了。”

夜瑾还想问什么,三道不和谐的声音从游戏里传了出来。

两道女声,一道男声。

这游戏坑,是有一定道理的。

友方-佛度有心人-李元芳:嗯。

“握草啊!!我看见了什么??还真的是刚才那个王者大佬。”

“真爱啊!!”

“大佬是小哥哥还是小姐姐?我们交个朋友!”

友方-佛度有心人-李元芳:看小地图,别乱冲,不然王者也带不动。

夜瑾心里吐槽,真特么高冷!抬头一看,弹幕似乎更精彩。

“哈哈哈哈哈哈,浪神呢?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这么一个真爱粉给吓住了??”

“渍渍渍,脸皮可真厚!刚才加了主播王者号,现在来加铂金号!”

“柠檬精酸什么酸?有本事深水炸弹来几个,看看你的诚意!一个炸弹按照这个平台的分成,主播能拿一半。”

“亏了亏了,主播你把你微信给我吧,我直接转给你多好!”

“呵呵哒!想要微信明说!这么拐弯抹角的有意思吗??白痴!”

“傻逼?说谁白痴呢?一个主播而已!瞎几把嘚瑟!!”

“这个直播间杠精这么多的吗??”

“杠精说谁?关你屁事!!握草!!”

夜瑾眼睛一凛,这直播间怎么莫名其妙的被人带了节奏?

在不出言阻止,等会儿会掐架掐起来的吧?“你们别闹,杠精抬杠你们怼过去,跟他们有什么区别?放着别管,有管理员。”

夜瑾说完随手@了一下直播间的管理员,禁言这些瞎逼逼的人。

直播平台就是这样,只要跟平台签约了,每一个直播间都会有一个管理员,来管理直播间的秩序。

但是似乎自己直播间的管理员从来就没有冒过头,即使他一直在线!

看不起谁呢!

妈蛋!劳资不@你,还不出来了是吧?

管理员887禁言…一次机会

管理员887禁言…妈咪妈咪哄

管理员887禁言…无敌奶妈加血快

………

夜瑾嘴角一抽,感情自己一直都没有get到召唤管理员的点是吧?

YOC战队基地,已经有很久很久都没有看见欧萧影的叶安,一言不合就是摸磨磨蹭蹭的坐到团队小可爱的身边找存在感:“齐晋,你萧哥最近怎么回事,当小媳妇足当上瘾了?还不出户??”

好吧,其实也不是找存在感,主要是齐晋性子软萌,说话不冲,谈起来比较方便。

另外两个大嘎达,说话语气一不投机那就是开炮了。

齐晋还以为什么大事呢,嘴角一撇,扣了一下手机屏幕顶端的时间,沉默一瞬:“这个点,萧哥在房间里呢。”

“天天锁房间干嘛?见不得人?平日里不是有出去浪吗?转性子了??”叶安整个人都惊讶了,认识欧萧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怎么就突然不出门了呢?

这是干了什么或者正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你问我?我问谁去?”齐晋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如果忽略掉齐晋那无辜的语气,叶安可能还一巴掌给人拍过去。

说好的软萌不带刺儿呢,骗鬼的吧。

算了算了,自己战队都什么人自己还不清楚吗?非得欠收拾。

“叶哥,你现在这个点进去会有不一样的惊喜哟。”旁边专心致志打游戏的战队中单景文,刚好这句结束,突然开了腔。

“每天这个点萧哥都会进屋,肯定有秘密。”既然有人说了话,帮腔的话不说岂不是说不过去,上单罗程峰忙着手里的,嘴上也没停,听见景文这么说了,顺势说了出来。

叶安半信半疑,这几个兔崽子有问题。“没骗人?”

但是呢,又抵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张开嘴,迈开腿。

“骗你做什么?又没糖吃。”景文白眼一翻,这些人怎么思想这么复杂。

齐晋在一旁偷着笑,看着叶安一步一步上楼。

最后叶安状态之后噗呲一下笑了出来:“等会儿会不会有好戏看?”

“不知道,不清楚,我也很好奇,不过有这贼心没这贼胆,正好有人当小白鼠。”

齐晋想如果忽略掉你嘴角的那一丝笑意,我可能就真的信了,战队就属景文最坏了。

焉坏焉坏的。

默默地看了一下打游戏正起劲的罗程峰,齐晋默了。

关小爷屁事。

叶安不怎么安,上楼就后悔了,但是呢…唉…敲门…“扣扣扣…”

“谁?有事?”隔了十几秒,屋内才传来了欧萧影低沉醇厚,略带磁性的声音,贼几把好听的那种,就连叶安听了,也是整个身子跟着抖了一下。

“我。”

“叶哥?有事?”

“没事还不能找你?出来跟你商量事情。”

“现在有事,两个小时之后再来找我,好走不送。”

被拒绝的这么明显,我是走呢?还是走呢?还是走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别瞎想,听我解释gl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四章纲手的爸爸漩涡水户美眸紧紧盯着迈特威,脸上布满了诧异的神色。关于忍者乃是保护家人,保护同伴,保护村子,这一番言论,如果是出自一个成年人之口,漩涡水户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但是这话出自一个五岁的少年口中,就让她倍感震惊了。其次迈特威所说的专门修炼体术并非空话,此前迈特威展现出来的速度,足以证明迈特威

  • 德云社之云笙九落第4章在线阅读

    头疼,我唯一的反应就是头疼。喝酒害死人啊!已经完全记不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了,我是怎么回来的我也不记得了。我想想,我记得我上了天台,见到了黄泰京,可是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呢。算啦,不去想了。我原本以为在做助理的日子一切都会顺利。可是我错了,一切都错了。从第一次见黄泰京开始,孽缘就已经开始了,其实当

  • 守护甜心的几梦恋在线阅读第6章

    烁烁:让我们看看,嗯嗯嗯,今天阳光普照,鸟语花香,是一个好日子;是一个偷懒的好日子;是一个尽情玩耍,不用更文的好日子。米凯尔:作者,不就是不想更文嘛,用不着绕这么多圈子吧!雪凌:素啊素啊!烁烁:咳咳,被揭穿了。木有错,洒家就是不想更文。雪凌:嗯?米瑞斯:咳咳。烁烁:额.....好吧好吧!我更还不行嘛

  • 遥远的天空之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樱兰校园内春绯打开第四图书室的门,无奈地发现还是很嘈杂,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又把门关上了。“明明有四个图书室,为什么还到处都这么嘈杂……”春绯走过走廊,窗外有鸽子飞过。“天国的妈妈,那之后已经过了十年了呢。”“有钱人家的小孩,感觉好像是来学校玩的……”“空置的音乐室……能安静地学习的,就只有这里了

  • [三国/马赵]铁骑银枪在线阅读第十节

    离风排老二,无论用现代的说法还是西游记里面的概念老二都不是什么好听的词语,他是活该!老二邀请我去他那屋睡,我拒绝了,刚打了我却想睡我,门儿也没有;可惜老大没有邀请我,不然就是她刚刚也打了我我也认了。一夜无话,主要是找不到人说。天明,阳光明媚适合吹牛皮谈感情,师姐起床了。漂亮的女孩子好像都有跑步的习惯

  • 大宋小郎中之X特遣队(1)(6)

    “是的,我知道。”含糊的应了一声,死亡射手弗洛伊德察觉到不对劲将左眼带上的辅助光学瞄准系统,走到弗莱格边,“它是什么?”弗莱格没有回答,依旧是警告别想逃跑。瞄准镜内是一个人形怪物,头上没有五官,只有一个个起伏的肉包。突然怪物们察觉到不速之客,嘶吼着扑上来。“瞄准,开火。”枪声响起,密集弹线铺盖。怪物

  • 好人的逆袭第七章在线阅读

    荡起阵阵尘埃。尘埃渐渐散去,露出一红一橙两个人影。“好久不见了米瑞斯。”“好久不见,缪斯。”他们相视一笑,多年未见,终是再见了。————银痕川回来了,不过一回到宿舍就把自己锁在里面,这让修墨一阵苦恼。盖亚他们追问雷伊,雷伊则是脸色惨白地摇着头,硬是不告诉他们,就像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虽强撑着镇定,但

  • [娱乐圈]幼了个稚在线阅读第6章

    一片黑暗“啪!””xiu----““啪!”“xiu----“”啪“一朵红色的火花亮了又灭,灭了又亮,亮了又灭……数次之后,明显的一声叹息,红光又准备亮起。未等它完全明亮,一抹深紫的幽火咻地一下打亮,啪地扣在红光之上。约莫一分钟后,紫火撤去,红光大盛。摇曳的火光中,映出两人的脸庞。手捧火焰的女将紧皱的

  • 说好的敌对变成了互撩任务 四目

    砰,在三清铃的音波攻击下,黑色乌鸦扑棱着翅膀欲逃窜,陈萼手里的枪直接甩飞出去,枪托重重的砸在了乌鸦的鸟头上。足足两三个成年人的力道,甩飞出去足有一斤多沉的王八盒子直接把黑色乌鸦的头砸的稀巴烂。一团雾气从乌鸦残尸中飞了出来,借着夜色欲逃。三清铃响动,直接一道音波发出,将这团雾气湮灭掉了。“灭杀尸鸦*1

  • 道面试迟到

    第二章面试迟到倾楚淡定地下车,打电话叫人拖车。夏绿朵蔫蔫地在旁边不敢吭声,再也不像刚开始时的大吼大叫了。倾楚觉得今天太不顺了,早上起来就发生那么诡异的事,她甚至怀疑自己现在也是在做梦,说出来绿朵肯定不信,一时间也愣怔那了!一间书房内,一个阴郁的男人正在打电话,他踱步到窗前,向下俯视着大地。低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