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复仇三公主的血色爱恋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2/6/23 23:21:29 作者:zhao123123123147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复仇三公主的血色爱恋
复仇三公主的血色爱恋
作者:zhao123123123147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们本来是最快乐的小公主可是因为父亲的出轨让她们踏上复仇的。在复仇的过程中她们获得了最珍贵的东西——爱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为了避免尴尬,也让自己冷静一下,不要被影响到拍戏状态,许然朝外面走了几步,想出去吹吹冷风。

然后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看到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的谢婉,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缩成小小的一团,看起来状态非常不好。

“谢婉!”许然两步跑过去蹲下.身,“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许然有些焦急,毕竟谢婉跟他算是在这个组里关系最亲近的了,两个人一直都是朋友。

“唔……没事,不用去医院,就是……”谢婉一点一点蹭着墙面站起来。

许然连忙拽住她的胳膊,看着她用力摁在下腹的手,有些了然,轻咳了一声道,“疼得厉害吗?我送你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再喝点热水吧?”

谢婉已经疼得面色苍白,嘴唇更是没有半点血色,闻言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被许然半扶半抱着往她的休息室走去。

好在她的休息室就在走廊的拐角处,一路上过来没有什么人,等到许然把谢婉放在椅子上时,也松了一口气。

她这里虽然小,但是起码还有张小凳子和一大面化妆镜,其他地方塞满了衣服,稍微有些凌乱。

“你等我一下。”许然匆匆扫了一眼,转身就跑开了,过了约莫十分钟才重新回来,一只手里端了一杯热水,另一只手拎了一个像兔子一样白色毛绒玩偶。

他把热水递给谢婉,温声道,“慢点喝,小心烫,这里弄不到红糖,要是痛得厉害,还是要去医院的。”

然后又把那只玩偶塞进她怀里。

谢婉的手放上去才发现,这竟然是只热水袋。

它肚子的部分正往外散发着热度,温暖着她有些僵硬的指节。

谢婉将手缩了进去,又喝两口热水,或许是被热气蒸的,或许是真的缓过来了,脸上渐渐有了血色。

“谢谢你呀,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对人那么好。”谢婉朝他笑了笑,又低头抿了两口。

“你助理呢?”许然皱了皱眉,谢婉跟他不一样,怎么也不该连个助理都不配的。

“唔,他去做别的事了。”谢婉揉着肚子,眼神有些迷茫,氤氲出几分水汽,有些委屈的样子。

许然沉默了一瞬,这种事,确实不少的。

某些不太出名的艺人,他们的助理经常可能被叫去帮别人做事,但是一般人根本不会拿出来说,丢人是一回事,这种的类似暗亏,说到底算不得什么大事。

看来这小丫头过得也不是很顺心。

其实所有艺人没有出名之前,面临的处境可能都差不多,也说不上谁更可怜一些了。

“你先休息会,需要我去帮你向导演请假吗?”许然有些不放心地看了她一眼。

“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谢谢你。”谢婉摇了摇头,气弱道。

许然叹了口气,回到自己化妆间,等他弄完造型拍完跟顾南裴的对手戏,正好装上谢婉的外景。

她扮演的是一个爱慕楚漠的尚书之女,看花灯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群挤进了河里,被路过的楚漠派人救了上来,从此芳心暗许。

谢婉画了妆,看起来脸色没那么难看了,只是站在那里,眼神还有些涣散,整个人站不太稳,有些晃。

偏偏前两天一股冷气流来袭,室外温度只有几度,湖里肯定更冷,谢婉那个状态……

许然有些担忧地看着她,眼见她朝前走的时候,腿都软了,连忙走了过去,托住了她的手肘,转头看向李震,“抱歉导演,谢婉她今天不太舒服,再往水里跳可能……我也有落水的戏,您看能不能今天先拍我的?”

他话音刚落,周围人的视线都看了过来,许然头皮发麻,还是紧紧盯着李震,带着几分恳切。

就在这时,谢婉终于撑不住了,膝盖一软,半跪在地上,幸好被许然扯着胳膊才没直接磕到膝盖。

眼见她的情况这么严重,周围的工作人员连忙涌了上来,将谢婉背了下去,而她本人已经彻底没了意识。

“不舒服就早点说,这有什么好逞能的。”李震有些生气道,转头看向许然,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一旁的副导一看就暗道不好,李震这人最讨厌计划被打乱,更讨厌别人对他指手画脚,这许然可能要糟!

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李震竟然点了点头,“那你去准备吧。”

虽然语气依旧很差。

许然稍稍松了口气,连忙跑回去换衣服,生怕耽误进度。

许然落水是看不惯女主的对手想要用沈珏来威胁她,结果没想到他在逃跑的时候不小心跌进了河里,磕到了脑袋。

等楚漠派人来救之后没多久,就恢复了神志,但是还要继续装傻。

最后是为楚漠送一份情报,在对手那里隐忍蛰伏许久之后,死在他怀里的。

许然换了一身衣服,做好了特效装,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脸上污糟糟的还有一道划痕,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还能看到外翻的红色血肉和大片血迹。

入水的正脸一般是在清水池里拍的,他要拍的是落水那一幕,这个做不得假,只能真的下去。

这个小湖倒不是人工做的,但是下面垫了些东西,又测量过高度,确保演员不至于真的溺水。

许然跌跌撞撞朝湖边跑,一双眼睛瞪得溜圆,仿佛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他。

他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没注意到脚下突然没了路,“啊”的一声惊叫之后掉了下去,发出扑通一声,溅起巨大的水花。

一入水,那种刺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耳鼻眼睛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水,皮肤被刺得生疼,许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太冷了。

冷到骨头都在疼。

默数了几秒之后,感觉差不多了,许然开始往上游,其实他只要一伸手,手指就能触到水面,并没有多深。

可是他的脚下不知道勾到了什么东西,将他的脚死死缠住,根本起不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许然有些惊慌。

他弯下腰摸索了一下,好像是根绳子一样的东西,在他脚腕上缠了一圈。

许然伸手去解,那绳子有几分滑,几次脱手,他心下越发着急,那股气就散了,吐了几个泡泡,狠狠呛了一口水。

呛水的滋味绝不好受,更何况这湖水又脏又臭,还有几分腥气,许然下意识想吐,一张嘴却呛得更厉害了。

他的耳朵嗡嗡直响,眼睛也睁不开,只有手还在挣扎,迷迷糊糊能听到有人的声音。

本来安排好要救他的那个侍卫肯定会跳下来的,上面还有那么多人,生命危险是不可能有的,就是这滋味着实难受。

突然,他感觉有人拽住了一下他的胳膊,又顺着他的腿解开了那一直勾着他的绳子,捏了捏他的脸颊。

然后有什么温温软软的东西贴了上来。

许然下意识抱紧了来人,但是整个人都是不清醒的,甚至不知道那唇上的柔软是否只是他的错觉。

然后耳边那种嗡嗡的声音渐渐退去,人声渐响,有什么东西不断在他胸腔上来回敲击揉按。

许然猛地咳出一口水,意识才逐渐回归。

因为湖水脏的厉害,他的眼睛很不舒服,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轮廓,好像有什么人坐在他面前,凑的极近。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顾南裴压抑着彭拜的怒意,竖起的膝盖垫在许然身后,将他半抱在怀里的姿势,捏着他胳膊的手用力收紧。

“顾……哥?”许然迷茫了一瞬,听到这声音,才反应过来。

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用力眨了两下眼,泪腺分泌出的液体让眼球舒服了许多。

视线稍微清晰了点,许然就对上了顾南裴隐隐透着赤红色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有点吓人。

许然这才看清顾南裴现在的样子,一身戏服都黏在身上,湿哒哒地往下滴水,颊边贴着两缕假发,虽然没有那么潇洒了,但是依旧帅气。

不是应该是那名侍卫跳下来捞他吗?

再不济也应该是周围的工作人员,为什么男神会跟着跳了下来?

明明不是他的戏份。

“顾哥,你快点去换身衣服喝点热水,水里太冷别感冒了……”许然下意识道,然而一阵冷风吹过,他自己倒是先冻得打了个哆嗦。

“闭嘴!”顾南裴有些恶狠狠道。

许然突然被凶,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睁着一双哭的惨兮兮的眼茫然地看着他,直到一旁的工作人员带来了毯子将他们裹了起来,才稍微好受了些。

衣服湿成这样,必须马上换掉才行。

顾南裴把人放开,自己裹着毛巾钻进了休息室,然后一拳砸在墙上。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莫名其妙的怒气是从何而来的。

但是当他听到许然演跳湖的戏,却一直没出来时,那种慌张却做不得假。

似乎只能归结为这小孩实在太笨,让他总是不自觉地多关心了些。

许然换完衣服,又套上了厚厚的大衣,还要安慰一旁快要哭出来的叶子,“哎呀,你哭什么,我没事呀,只是好像被什么东西勾了一下,我水性好着呢。”

“哥,你别吓我了,你都不知道当时顾影帝把你捞上来的时候,我心脏都快被你吓停了,他那脸色也难看极了。”叶子瘪瘪嘴,更委屈了。

“为什么是男神下的水?这一幕救我的不是侍卫吗?”许然还是想不通这件事,莫名其妙把顾南裴连累了,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我也不知道啊,”叶子摇了摇头,“就是听到岸上有人在喊什么,他们都准备下水了,顾影帝却先跳了下去。”

“那完了,还得重拍。”许然把脸往衣领里缩了缩,叹了口气。

冒这么大风险拍的一场戏得重来,还得再跳一次,有点悲惨。

“不用,李导说这条过了。”叶子摇了摇头。

“啊?为什么?”许然有些惊讶,李震对于演员的专业素养要求极高,别说多拍几场跳水戏了,就是大冬天结着冰,该跳还得跳。

“好像是这样改更好一些,男主救了你之后,可以增进跟女主之间的关系。”叶子歪了歪脑袋,努力回想着。

许然沉默了一瞬,悟了。

原本是侍卫将沈珏救了上来,再由楚漠将他亲自送回永安侯府,现在是男主亲自救的,显然女主对他的感激会更深。

“不愧是李导啊,越改越好。”许然晃了晃脑袋,傻笑一声,“那我这还算是歪打正着了。”

“哥,你可别吓人了。”叶子打开门,接过外面工作人员递来的姜茶塞进许然手里,“下次这种主意少出,真的太危险了。”

“知道啦知道啦。”许然皱着眉头,喝完了一整碗,才感觉血液重新开始流动,冻过头之后那种酥酥麻麻的痒意涌了上来,就像被蚂蚁爬遍全身。

许然站起来跺了跺脚,直接走了出去。

站在顾南裴的化妆间外,许然突然有些怂,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比较好。

但是不管怎么说,肯定是要感谢一声的。

他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门被韩杰打开,见到他,挑了挑眉,“小朋友来啦,里面坐。”

许然走了进去,顾南裴已经换好了衣服,一身厚实的现代装,头上却是湿漉漉的假发套,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顾哥……”许然叫了一身,两手死死搅着大衣的扣子,原本想了好几遍的话,就在嘴边,偏偏开不了口。

“干什么?”顾南裴放下手机,偏头看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男神.的眼神里带了几分冷意。

“我就是……想谢谢你,谢谢你救我,然后……很抱歉害你也落水了。”许然沉默了一瞬,眼神死死盯着自己的鞋,不敢抬头看他。

“不用。”顾南裴冷声道,转了过去,后背对着他,前所未有的冷淡。

许然踌躇了一下,低着头走了出去。

果然是惹男神生气了。

害得人家这个天跳那么冷的湖,还是飞来横祸,谁都会有情绪的。

许然有些失落地走回自己休息室,被叶子抓住,抓紧时间又灌了几杯姜茶。

“那么凶干嘛?都吓到人家小朋友了。”韩杰大咧咧地在他身边坐下,“自己要跳下去救人的,现在跟他置什么脾气,我倒是从没见你对谁这么上心过。”

顾南裴没有回话,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韩杰就乖乖闭上了嘴。

这么多年,他算是把这位大爷的脾气摸得透透的,现在根本就是在发火的边缘了。

也不知道是在跟许然还是跟他自己置气呢。

这场戏过得蛮意外,考虑到演员的身体问题,李震给他们两人放了个假,提前结束拍摄回去休息。

许然回到家,再三保证会马上洗个热水澡然后吃药睡觉,叶子才不放心地走了。

等许然洗完澡,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却都没找到药。

现在想想好像是他从小就很少生病,家里根本就没有备。

这一片别墅几乎是在郊区,周围根本没有任何便利店之类的,没有地方可以买,开车起码要一个小时以上。

许然叹了口气,又灌了两杯热水下去,就缩回床上躺着了。

他体质一直不错,应该睡一觉就会好了。

于是等顾南裴穿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烧得已经有点神志不清的许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储物手镯也跟来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会玩游戏不?”“偶尔”“星际还是魔兽?”“斗~地~主”方铭淡定的答道。“……”“噗……”而听到两人对话的陈浩,直接就手一哆嗦,立马就把刚喝进去,还含在嘴里的饮料给喷了出来,接着“呀”的一声,就看到屏幕上英雄连个屁都没放,一缕香魂就飘悠悠的飞了起来,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半空中。而老马好歹稳重一点,却也是

  • 我,脑子有病进攻受阻

    抵达一层后,距离R小组事先制定的目标地点就只剩下了很小的一段距离。顺着作战系统显示的前进的路线,我们很快抵达了情报所说的任务目标点。这是一道“L”型走廊,一条狭窄的长通道走到底是一道拐角,拐角再往前几米便可见到一座印有REX标志的安全门。按照电子地图上的建筑格局,通过这道门便可抵达任务终点。占领RE

  • 我被金钱糊了眼第四章上杉家的晚餐

    “找你的。”凌把和也让进来,关上门。“和也?”虽然刚刚才见过,但流萤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你应该还没做晚饭吧,要不要到我家来?”“去你家?”她忍不住脱口反问。“嗯。”和也微笑着点点头。看着和也,流萤的小脑袋飞速运转起来: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以她的能力,未必能做出一顿像样的饭,与其让凌叫外卖,还不如…

  • 都市之狂龙无双偷偷(1)

    盯着她看了半晌,男人似是想到了什么,眼里划过一丝荒唐。随后,他的兴致莫名上来了,敛了敛眉眼,刻意压低声线:“嗯。”“……”桑稚无法冷静了,接近崩溃,“爸爸妈妈同意?”又安静了几秒。男人舔了舔唇角,话里含着笑:“整得好看不就得了?”话音落下,桑稚又是一愣。跟桑延的声音相比,这个声音显得清润了些,说话的

  • 余年[肖战]之逃命遇险(2)

    轻弋扶着门槛,“姐姐,你进去歇会,我去把饭菜端进来。”她正要去厨房,只听她姐姐急道,“还吃什么饭,收拾包袱赶紧逃命吧,我们马上离开莲花村。”李清歌说罢快步到床前,趴在地上,伸手捞出藏在床底下的存钱罐子,把钱毕悉数倒出放到包袱里,又将梳妆台里为数不多的衣服首饰统统塞进怀里。“姐姐,你把这些钱还人家便是

  • 超次元:我的旅社降临万界!在线阅读章太子攻打苍龙寨 太白施法退敌兵

    第二天,太子来到禁军前,对众将领说:“这次我们去攻打中南山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听到了没有!”“是!”与此同时,太白一行人已出了中南山,来到了忠潭山脚的清水镇。他们路过一家同福客栈,准备休息。“尉迟,那八大名剑都在何方啊?”李太白喝得醉醺醺的,迷迷糊糊地问道。“太白,你喝多了!这可对行军造成不便啊!

  • 都市:开局奖励一座岛附加十个亿在线阅读第3节

    一个月后,南京禄口机场,很多行人手拿行李箱来去匆匆,在这人群中,有对母子格外引人注目。这个少年有着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乌黑深邃的眼眸,长而微卷的睫毛,英挺的鼻梁,让人一眼便会被他的五官所吸引。眼角微微上扬,抿了抿嘴,“妈,我不就是去半年吗,至于给我带这么多东西吗?”手指朝

  • 鱼招惹谁了第七章

    一个清风徐徐的早晨,由于八点才上课,所以无所事事的学生们都在校园里溜达。音乐教室里,沈蓝冰拿起话筒,唱起了《三寸天堂》,而清苇、清玲、水心和Anni则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听蓝冰唱歌——“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由不得我拒绝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愿望来不及

  • 地狱长歌第10章在线阅读

    吱呀~壹号门悄悄打开了一道缝隙。“这位师兄,请进来一叙。”一个声音传来。门口众人刚要散开,没想到靠近门缝一人竟然被叫住了,顿时大家齐刷刷的看向此人。“我?”那人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嗯,不知师兄可否方便。”门内声音依旧询问着。“当然当然!”身为一个普通外门记名弟子,自己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进入壹字房内

  • 蓝色星河之绝世杀阵(4)

    这时李毅到了说到:“猴子,我一不在你就惹事,这是谁啊,我从大老远就感觉到他的身上似乎有万道冤魂在嘶吼一般。”猴子面带愤怒的说到:“那日,你刚走,我结交了一个朋友,他是一个修炼有成的兔妖,自己取名为燕燕无比的善良,那日这头臭蝙蝠受了伤,名为冥超,我了解蝙蝠这一族的功法是靠吸收别人的修为来提升自己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