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不依不饶之近,在咫尺

2022/6/23 15:31:23 作者:欧阳糯米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依不饶
不依不饶
作者:欧阳糯米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深更半夜,丁太太偷偷溜进丁先生的房间据说,保险柜里藏着完败丁先生的重要证据丁太太试了丁先生的生日,丁先生他妈的生日和丁先生他爸的生日结果都不能打开。就在这时,黑暗里响起一个凉凉的声音:“干嘛不试试你自己的生日?”丁先生与丁太太的相爱相杀~#http://_1{color:#1C86EE;font-weight:bold;}糯米玻璃心一颗,谢绝扒榜!《婚外无恋》既然来了,就收下吧#http://_1{color:#CC0099;font-weight:bold;border-style

峦峰秀,暗香流,丹青将魂勾,水墨一卷秋;寒泉幽,意难收,仙台山色稠,长生欲将囚。

好一美景,美不胜收。

真是赶巧不巧,在这遇到了他的“好师尊”。

最后零散一点的黯淡星色骤灭,为之代替的,是破晓黎明。

叶凌江见了他却不忧烦,反而又踏进了几步,朝向那位昭夜君。

“师尊,这卯时都到了,您还在此处欣赏风景?”

他挂起职业微笑,试图拉回原来丢失的面子。

楚云川眉间淡漠,浅金日光将他镀成仙神姿态。

“为何到这来?”

叶凌江表现出一副疑惑的样子:“为何?师尊可以来,我难道不能来?”

楚云川瞥了他一眼:“我并非这意思。”

叶凌江笑道:“那是什么意思?”

他径直朝亭子里去,经过楚云川后,就在一旁坐了下来,倚靠在檐柱上,将胳膊搭在栏杆上,悠然轻松地看向外面。

“不胜酒力就该休息,免得又惹什么祸端。”

叶凌江转回头看他。

啧啧,瞧瞧这一张与自己年龄似乎相差无几的脸,上面的嘴巴说出来的话却是像他那个五十多的高中班主任。

“师尊不该夸我一下?今日我替北境解决了难题。”

他心中有些沾沾自喜,哪知楚云川更加冷淡了。

“解决燃眉之急尚可,但你想过更坏的打算吗?”

“例如?”

“结界已破,现在侵入的还是部分妖魔,就已经拆东补西,到时结界撕裂大开,仅凭这边派去的寥寥数百人,不过是以卵击石。”

叶凌江一惊。

他想着不管怎么样,结局都是赢,可是他却不知道,这过程会失去多少人命,付出多少代价。

他突然想到一事:“既然有打开结界的办法,肯定也有修复结界的办法吧?”

楚云川摇摇头:“即使有,也做不到。”

叶凌江皱眉:“为什么?”

“此事你不必再关心。”

楚云川声线冷淡,似是不愿意多和他说什么,随即挥了挥衣袖,又离去了。

叶凌江将表情放下,搭着的手用手指来回点着栏杆,开始思考起这件事来。

那法子确实治标不治本,抵挡的了一时罢了。

若想彻底杜绝妖魔侵袭,只有修复结界,重建结界。

就算楚云川不说,他也知道能让结界复原的东西是什么。

因为,那是他设计的。

看来这下不得不去北境了。

叶凌江望着遥远的崇山峻岭重峦叠嶂,脚点着地打着拍子哼起了调来。

“酒半微酣解清愁,如梦似醒光阴偷,山间我欲寻野鹤,岂料暮时已白头……”

暖意衬得人心情舒爽,叶凌江笑得灿烂,把夜里的烦恼一并抛之脑后。

就当是假期旅游了吧——

几日又过,离渊再也看不到一个疯癫女人追着楚云川跑,只有一个过了舞象之年还不会御剑的庸人,每日一个人在那学如何以灵力操控剑,其他峰山来的人看到了都会嘲笑于他,劝他还是不要留在门派之中浪费膳食,不如找个勾栏瓦肆卖卖身子,比他们帮人忙要赚得多多了。

叶凌江一认真起来就心无旁骛,周遭的东西和人就成了摆设,是死物,完全不放在眼里,对那些讥讽辱笑充耳不闻,一心就想练御剑术,那些人看他没任何反应,自然就没了意思,自顾自的离去了。

三日过后,他才能以灵力稍稍将长剑浮起,看来这真的是不适合修仙,但总归还是有盼头的。

楚云川和其他门派的长老弟子们忙着商量去寂夜墟相助的事情,暂时不按平日练剑习法,闲来无事,叶凌江在藏书万卷阁中翻阅起典籍来,想要寻些修炼术法的古卷残简,可里面却是文山书海堆积,如同巨山一样重重叠叠。

数十排高不可攀的黑金书架陈列在里,约莫有数千本书籍,兰轩镂空的木窗边放着几只案几供人阅书,青灯暮黄的光亮下停着一个身影。

他翻着好不易觅到的《九境剑术》,细细翻阅着里面的内容。

离渊剑术分为九境,各有不同剑招,高境可一招致命,低境亦有各自用处,御剑之术便是第二境。

叶凌江跟着书中内容,贯中精神将灵力运输至手心,放在置在一边的破剑上,那把剑只轻微地颤抖着,微微在之间散出蓝光,可没一会儿就像蔫巴了似的扑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他无奈地摇摇头。

想去北境,御寒的法术也得学学,否则未至寂夜墟,就要成为冰做的雕像了。

“火灵术法……”他离开座位,在一排又一排毫无区别的高耸书架中穿梭,寻找着关于火法的书籍,他真想抬着火盏来照,乌漆麻黑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可是他不想让人发现他在这里钻研这些,否则又会来捣乱嘲笑一番,浪费他的时间。

叶凌江眯着眼,极尽所能地去看清高处的书,似乎看见了一个带着“火”字的蓝皮书,可踮起脚来也远不能够及。

他左看右看,没什么东西能拿来踮脚的。

“楚渊,这里的书还有你没记住的吗?”

门外突然响起一人声音。

“藏书万卷阁的书何止几千本,你如此高看我?”

叶凌江赶紧靠紧了书架,一脸茫然。

怎么这家伙能这么频繁地出现在视线里?!

“今日商量之事差不多定下了,我先回藏月峰了。”

随着一人离开,“吱呀”一声,大门被打开,轻的几乎听不到响动的脚步停下来之后又被合了上。

烛火被风一吹摇曳晃荡了一下,影子歪斜片刻,又恢复了原貌。

要出去吗?

还是不了,万一楚云川觉得自己老跟着他怎么办?可是躲在这被发现的话更要说不通。

想了想,他蹑手蹑脚地朝里走去,想到最尽头的书架那躲着,等他走了再说。

“别躲了。”

叶凌江悬在半空的右脚顿了顿,落了下来。

“好巧啊!”

他眯起月牙弯的眼,朝另一头凌云临风般身姿的楚云川笑了笑。

他一袭黑衣凛然,青丝半绾束在天灵后,套着青玉银碧冠,像是画中而出。

楚云川果然依旧漠然地像是没有任何表情。

“我来找点书看,您忙您的。”

叶凌江转头松了一口气。

奇了怪了,他又没做错什么这么心虚干嘛?

他回到原来的地方,弄了半天还是没将那书拿下来,突然从后方靠近一人,将他盯着的那本取了下来。

“你要学火法?”

楚云川看着手里的书,有了些许疑问。

“北境有难,我不该留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当然应该出手相助。”

“你?”楚云川有些轻蔑地看着他。“你十余年什么都未学会,难道能在这几日内练就什么好本领?”

“怎么会呢?我不是练了‘如何让自己和师尊一样出名’的本事吗?”

他脸上笑嘻嘻,心里正在掐着楚云川的脖子。

楚云川有些受不了地移开了视线,将那书扔给了他。

“快来快来,我上次藏了几张好东西在这,今晚带回去看!”

“什么好东西?”

“问这么多做什么?包你晚上兴奋地睡不着觉!”

外面一群弟子熙熙攘攘地靠近藏书万卷阁,看架势是要进来,叶凌江见不远处的楚云川的身影顿了顿,下一刻就被拽到了一边。

“噤声。”

叶凌江大气不敢一出,依稀还能听见自己躁动的心跳,他就离自己这么近,近的都能清晰地看见他细长浓密的睫毛,高挺鼻梁和朱丹色的浅唇。

糟了,他的破剑还在外面呢!

他急得施了施灵力,想要召唤那把剑到身边。

门“啪”地一声打开,叶凌江更用力了一些,剑似乎动了几下,却还是在那原地晃动。

楚云川紧蹙着双眉,忽地把他的手按住在书架上。

“别乱动。”

“你们看,那死变态的佩剑,他在这儿?”

有人问道。

“没看到人啊,不会是躲起来了吧?”

“噔噔”的数对脚步杂乱地响起,他们似乎在这摸索了起来。

他知道楚云川不想让人发现他和自己单独在这,可是这样被看到真的有口说不清。

“这样下去可不行,他们马上就过来了。”叶凌江有些着急地说着。

“谁在那?”

楚云川似是下了极大决心,忽地将手覆在他的嘴上,让他闭了嘴。

叶凌江瞪大眼睛,自己竟然被一个男人捂着嘴按着手压在架子上,仅仅咫尺距离,这个人还是自己最讨厌的人。

“好像在这!”有人感觉到了细微声音,就在后一排的地方,马上要绕过来。

叶凌江心跳地厉害,感觉一朝英名又要毁于一旦了。

他闭起眼,干脆装晕算了,是这个家伙把自己打晕了,想报私仇。

“没人?”

一人站在他们很近之处,疑惑地朝他们看去,却似乎看不到他们。

叶凌江睁眼,侧过头也疑惑地看着那人。

“看来那变态是把剑忘在这了,别管他了,快去拿那东西,要是被师尊发现,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叶凌江稍稍松了一口气,却没明白为什么他们看不见自己和楚云川,他眼珠又滑向眼前的人,看着他冷淡的脸上有了些许变动。

“给我看看,到底是什么呀……这是什么?!”

有人惊呼道。

“这……这……”

“六师弟,你叫这么大声是要把谁引来?”

“这两个人光着身子抱在一起,一个人压着另一个人,在做什么?”

那人压低声音,可书架子后面的两人也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一人暗暗□□:“做什么?这玩意儿你也有,你说在做什么?”

叶凌江听了半天听不明白。

再看楚云川,他的表情变得很奇怪。

“快走,回去再看。”

脚步声渐渐远去消失,楚云川才松开手,一瞬间离他好几尺远。

“他们说的那是什么?”

叶凌江好奇问道。

楚云川没有搭理他。

叶凌江一想到可能是什么高强厉害的宝贝秘籍被拿走了,心里就有些难受,于是嫌弃道:“不都说为人师表,授业解惑吗?师尊何时教教我那些招术,好让我以后帮得上你啊。”

楚云川难得脸上有些扭动,转头看向他,憋了许久似的,却只低斥了一声:“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安然时光拍卖场的奴隶 【求收藏,求打赏】

    闯入黑暗之门的亚辉顷刻间就被岁月的洪流吞没,在这里已经分不清现实与虚幻,无数他与她的记忆碎片在他的眼前掠过。“你放心去争夺神座吧,我会在后面掩护你的。”在修罗神袛传承秘境之中,少女手持着破魔弓箭轻声对着身边的亚辉说道。这是亚辉与艾丽莎争夺到修罗神座的最后一个夜晚。“亚辉,不要放弃!家族覆灭了,你还有

  • 北山有莱之丹椒(1)

    “大慈大悲的菩萨啊,我真没撞那个老头,是他自己被撞了瘸着腿求我救他的,我看到他倒在地上抽抽,心一软就扶了,结果是个倚老卖老的白眼狼啊,一醒来就讹我,说我撞他,还让我赔十万块,啊,那是我存的嫁妆啊,怎么可能给他啊,为什么偏偏监控又坏了,求求你,大慈大悲,帮帮我。”刚从警察局出来的丹椒,偏偏又遇上了暴雨

  • 重生六零好时光在线阅读第4章

    残阳似血,在天边泛出淡淡的微红。而此时的林开却并不在自己的屋舍之内,反而是又来到了的执务堂。但与今早的情况相比,此时此刻执务堂里却挤满了人,听着门外不时的破空声,可以想见,有越来越多的老山寺弟子正在往这边赶来。林开是接到通知赶到这里的,就在刚才,老山寺内拉响了宗门巡逻警戒,他也接到了通知,宗门内出现

  • 网游之召唤风云在线阅读第7节

    系统知道布暇这句话不是说给它听的,不过依照它的性格和目的,最好打断这一人一鬼的暧昧氛围才是,但系统却迷之沉默了起来。没有打扰,没有附和,什么都没有。它对人类的感情,终究还是太过复杂,复杂到它也分析不出来,只能靠着表现观摩出一二。等许无垢写完,又是一夜过去了。夜叉倒是没有打扰,但许无垢没有天真地以为是

  • 犯罪回忆录在线阅读第2节

    赵简坐起身子脱下了自己身上那身大红喜袍,刺眼的颜色好像一团火焰在燃烧着自己,分明没有忘记那年自己信誓旦旦,转眼间却是大红披身作为人嫁。为了救爹爹赵简选择了独自嫁给米禽牧北,这件事情大宋不知、赵王爷不知、七斋不知、全天下皆是不知,赵简知晓自己迈出的第一步便已是叛国的罪名,她不求天下人理解,但求心中无愧

  • 我住的房子他成精了第七章在线阅读

    想着,从LV包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宋小雅的号码。“小雅啊,出去玩吧?”“你不是和你们家白宇轩回白家老宅去完成造人计划了吗?”看来宋小雅很意外她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杜伊伊轻叹一声,“韩尤物肚子疼,白宇轩去照顾她了。”“啊?你们家那想抱小金曾孙想得要发疯的白老夫人居然会放人?她没有逮着这个一月一次的

  • 妖怪治愈书在线阅读第5章

    梓汐趴在狱中榻上把玩着胸前的秀发,小腿微微翘着,瞧上去并无坐牢的忧虑,反倒哼上了小曲,似乎挺愉快。刘维站在牢门外瞧着她如此模样,恨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来人,给本少爷把门打开。”他一开口,便露出那口污秽的黄牙,一看便是旱烟抽多了。梓汐听得声音,一个激灵从榻上翻起,翘了二郎腿,满是讥诮的瞧着他,“哟

  • 妖精喜儿公会

    回到主城,早安直接去了装备商人那里,制作他的银武去了,神域风花和死亡之眼也告别,去干自己的事儿去了。张风让神域风花先打开了技能面板,直接重置了技能加点,加上挑刺突刺,落刃斩,不过都没有以前加的那么多,打开了魔剑士的技能面板,点上附魔这个技能,又好奇的看了看其他技能,似乎也挺不错,但出于他比较想走主流

  • 重生之风云惊变在线阅读第5章

    幼老爷赶忙婉拒:“不用、不用。”他颇有几分危机意识,如临大敌地觑向薛白,生怕让他知晓幼清这会儿不仅失了忆,而且还怀有身孕。倒是赵氏心平气和地给幼老爷使了一个眼色,幼老爷心领神会,又解释道:“清清只不过是上山的途中着了凉,让他睡一觉,把汗发出来就可以了。”“大师不敢当,贫僧法号释心。”青年和尚一笑,“

  • 灵气复苏:从九叔世界开始变强第八章在线阅读

    沈风本以为会晋级成为蝴蝶之类的恶魔,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晋级成为一只眼睛。“不对,这不是眼睛,有翅膀。”破茧之后,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左右,最终的答案也是随之揭晓。“是深渊小恶魔!”沈风看清楚了自己的属性,晋级之后,它变成了深渊小恶魔。身体长得确实像一只眼睛,不过两侧还有一对小翅膀,除此之外,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