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明微行尸来袭

2022/6/23 16:19:59 作者:SISIMO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明微
明微
作者:SISIMO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是那个白云之上,一片孤城的白云城主。前生是,今生亦然。虽有天外飞仙,却是寂寞如雪。只是,那个微微笑的明微——与他一般未弃前世来到今生,月下喝酒,笑若微澜。选择寂寞,还是选择与他相伴……注:此为叶孤城穿越重生,非原本陆小凤小说背景!因此完全可以当成穿越架空古耽来看==此少林明微为游戏剑侠情?等?┰叫∩倭郑?此文背景为架空。此文耽美,呃,可以称之为强强。此文乃作者沉痛之下自虐开坑。——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偶的专栏:觉得不麻烦的亲爱的们可以去留个印,点个收藏哈~我的完结文:猎人BG同人

因为天色阴沉,所以黑夜降临之后,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商量了之后,在院子周围点了一圈火把。行尸是看不见光的,却能让他们更好地防范危险。苏翎背着弓箭在庭院里踱步。这客店太安静了,以至于静的有些叫人害怕,只有院子里点的火把偶尔迸发的小火花,发出轻微的声响。

陆广野坐在廊下擦拭他的长刀,看见苏翎在他身旁栏杆上坐下,开口说:“我们来的时候,这客店还好好的,这一路上也没遇到行尸,怎么这才两天的功夫,就变成了这样,这病蔓延的竟然这么快。”

“我看你说起行尸来头头是道,你又是从行尸灾祸最重的东河来的,难道还没摸清这病传染的速度?其实我一直不懂,容大人死了,容二身为容氏独子,回去奔丧的确是应该的,可是既然东河行尸那么多,连老大人都没能幸免于难,你们这么急着接少主回去,不怕他也遭逢不幸?”

陆广野说:“你有所不知,这行尸虽然可怕,但也不是没办法对付,人感染这怪病死了之后,会变成行尸,但它们需要饮血,三日之内不饮血基本就必死无疑,所以东河那边其实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只是没想到这病竟然蔓延到外边来了……其实东河出现行尸之后,我们便封锁了整个东河,就是担心这病流传出去遗祸世间,只是如今看来……”

“嘘……”苏翎忽然站了起来:“你听……好像有动静……”

陆广野闻言拎着唐刀便站了起来,两个人朝院子外头看,却一点动静也看不到,继而那声响渐渐地大了:“是女人的喊声!”苏翎说。

不光是他们,连夜里的其他守卫也都听见了。陆广野吩咐:“注意警戒!”

容探猛地睁开了眼睛,意识到自己挣搂着李牧的脖子,臊了一下,却听李牧说:“外头有动静。”

“好像是个女人的尖叫声……”容探赶紧跳下床,推开窗户朝楼下看,只看到外头漆黑的一片,但是那女人的叫声却更清晰了:“她在喊救命,我们下去看看。”

容探说着便穿上了靴子,将匕首塞到腰间,回头看李牧,却依然在床上安静地躺着。

乖乖,这种时候了还这么淡定,真不愧是都城有名的君子楷模!

“你不去?!”

“你先去。”李牧说。

容探也顾不得他了,自己顺着微弱的火光往楼梯处跑。朱笄披了衣服出来,惊声问:“出什么事了?”

“你在楼上呆着,别下去!”

接着便是蹬蹬蹬的脚步声,随即李渭举着一盏煤油灯闯进了房中,喊道:“大哥,外头好像出事了,你们快起来!”

但是他进去才发现床上只躺着他大哥一个人,容探却不在。李牧见他进来,说:“过来扶我一把。”

“大哥你怎么了?”李渭惊慌地放下煤油灯,赶紧跑过去将他大哥扶了起来,李牧淡淡的又略有些窘迫,说:“身子麻了……”

“……”李渭说:“你又被他给压了半宿啊,你怎么不跟他说一声呢,你也太老实了!”

李牧也没说话,只吁了一口气,扯过被子盖住了自己下半身。

容探下了楼,跑到了院子里,说道:“好像是个女人在喊。”

陆广野点点头:“少主,你在这里呆着,我去看看。”

他朝苏翎点点头,自己便拎着刀走到了火把外头,只见朦胧火光里面,那女人的叫声越来越近,几乎变得有些刺耳,随即便有一道身影,突然闯入了他的视线:“站住!”

那女人几乎撞到了他的刀尖上,披头散发的模样看起来极为恐怖:“壮士救我,壮士救我,有……有怪物在追我!”

陆广野打量着那女人,一双眼睛满是泪水,脸色更是苍白,身上的衣服大概是在奔跑途中被树枝刮破了,几乎衣不蔽体,露着雪白的大腿,酥胸半露,沾染着血迹。

“你受伤了?”

“没有没有!”那人慌道:“这不是我的血,是我丈夫的血,我丈夫……我丈夫被它们……”那女人忽然大哭起来:“它们要追上来了,壮士救我!”

陆广野已经顾不得她说什么了,因为他听到黑暗处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他一把拉住那女人跑进院子里:“兄弟们,注意警戒!苏翎,带少主上楼,赶紧把其他人叫起来!”

他话音刚落,便见一个黑影窜过火把,冲进了院子里。陆广野将那女人一推,挥刀就将那行尸的头给砍了下来。容探第一次见到这阵仗,忍不住倒退一步,拉着那女人便往楼上跑。不过跑了两三步,就见成群结队的行尸冲进了院子里面来,那本来木桩围筑的围墙瞬间被冲撞的七零八落,容探听见一阵诡异的低吼,只觉得头皮发麻。

“少主……”朱笄惊慌地喊道。

“进屋进屋,关上门!”容探说着,便将朱笄和那女人一起推进了他和李牧住的房间。李牧已经拎着剑走了出来,正迎上隔壁的范行之。李牧道:“你和苏翎留在楼上,守住楼梯。”

“你要做什么?”容探拉住他。

“我去帮陆广野。”

李牧说着便匆匆下了楼去。容探将腰间的匕首抽了出来,颤抖着往楼下看去,只见院子里已经乱成一团,根本分不清谁是自己人,谁是丧尸。但是不断地有痛苦的□□声传过来,在一束火把附近,他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模样的行尸一把搂住了一个护卫的脖子,张口就撕扯下一块肉下来。

容探只觉得一阵恶寒,不由得倒退了一步,拉住李渭说:“别看!”

李渭听话地点点头,躲在他身后。朱笄拿了一件衣服给那女人披上,那女人却依旧浑身颤抖:“它们……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村子里的人,都被它们咬死了,它们……它们……”

朱笄将那女人抱在怀里,惊慌失措地看着容探他们。行尸越来越多,院子里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多,血腥味迅速蔓延开来,老师傅抓住苏翎的胳膊:“保护李牧!”

苏翎点头,拉弓对准了李牧周围,连射三箭。正在这时候,忽然楼梯处一阵诡异低吼,范行之手中的九节鞭忽然甩了出去,鞭头直接刺入一个行尸的眉心,又瞬间抽了回来,那行尸顺着楼梯便滚了下去,范行之快步冲到楼梯口:“它们要上来了,你们进屋里去!”

李牧仰头朝苏翎喊道:“不用管我,保护好他们!”

他话刚说完,一个行尸便蹿了上来,直接扑到了他身上。李牧被扑倒在地上,苏翎拉弓欲射,却又怕误伤了李牧,箭头来回挪移了几下,容探却急了,说:“你还不射箭?!”

苏翎急的手都颤抖了,一箭射出去,却射偏了方向,李牧以剑挡住了那行尸的血盆大口,那行尸却不知道疼一样,挣扎着竟然几乎要啃到了李牧的脖子。

”不好!“容探情急之下按着栏杆纵身一跃便跳了下去,手握匕首,纵身一跃便扑向那纠缠李牧的行尸。但是李牧却在当下抱着那行尸翻了滚,容探想要收住,但已经来不及了,结果直接摔了个狗啃屎。

……

但是那一个翻滚,竟然叫李牧挣脱了手,将那行尸一脚踹开了。那行尸踉踉跄跄爬起来,又朝李牧扑去,容探却从地上再次扑了过去,将那行尸扑倒在地,双手握着匕首,直接刺入那行尸的脑袋,只听得血肉迸裂之声,脑浆溅了他一身。

容探恶心的差点就吐了出来,李牧翻身将他拽起来,厉声道:“你怎么下来了?!”

“我来救你!”

“我不用你救!”

“我不救你,你一张脸都被啃花啦!”真是好心没好报!容探也懒得理他,手握着滴血的匕首,颤抖着大叫一声,又扑向另一个行尸,谁知道眼瞅着就要刺入那行尸的脸上了,忽然被人拎住了衣领,直接给拽了回去。他还没张嘴骂人呢,李牧的剑就刺穿了那行尸的喉咙,微微一挑,便将那行尸劈成了两半。

容探觉得自己看不了这个,太血腥了。李牧似乎很懂他的心思,将他拽到了身后。

容探个头虽然不低,但是和李牧却不能比。以前总觉得李牧这身板清瘦,谁知道今天把他挡在身后,竟然可以完美地罩住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话之无敌至尊第七章在线阅读

    在将韩羽两人带到雅阁之后,紫女出去吩咐侍女给韩羽上了一瓶紫岚轩特制的兰花酿。。端着一杯兰花酿的韩羽站在窗户旁边,看着新郑城内道路上的人来人往。“紫兰花香,却遮掩不住han国腐烂的味道。”“宜阳丢了,野王丢了,上党送了,这han国还有谁能救呢?”“在这新郑繁华的表面下,究竟隐藏着多少血泪。”“醉生梦死

  • 重生归来女王现世在线阅读第7节

    何依看见了水桃,立刻挣脱了苏灵洁,箭步走向水桃。何依管不了那么多了,即使被苏灵洁知道,即使被老师和家长质问,即使面临着舆论的打击,他也要跟水桃说清楚。其他人都可以误会他,但水桃不可以。刚才议论的路人惊呆了。苏也惊呆了。何依……何依他不是……不喜欢水桃吗?……何依的这一举动,使苏灵洁遭受了晴天霹雳般的

  • 猪仙养成记在线阅读二娃的计划,叶子知晓!

    跳喽!“我怎么感觉一切才刚刚开始呢?”大娃小声昵喃。入夜。某一处山洞。爷爷语重心长地对所有人说:“你们现在要小心,在我们背后有一个厉害的老人家,恐怕他也是金翅雕的人。所以,你们一定……(此处省略三万多字)非常要小心啊!唉?都睡着了。”叶子在大概四点多时醒来,并静静悄悄地从山洞里偷偷跑向森林深处…叶子

  • 地球停转以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许久等不到回应,药研藤四郎饶是心理素质再好,也忍不住绝望,果然像他这样的流浪付丧神不配得到强大的审神者大人的青睐吗?就在元宫潋跑神、药研藤四郎自怨自艾时,六把小短刀跑来了。“啊!药研你太狡猾了!”这是见此情景愤愤不平的今剑。“第一个与审神者大人缔结契约啊,好羡慕啊药研哥...”这是满脸羡慕的前田藤四

  • 奶爸至尊在线阅读第7章

    白衣少年看着前方拿着剑指着自己的人,“这不是昨晚救得女子吗?”“你,你,你要干什么。”白衣少年有些语无伦次,很正常,要是别人一觉醒来发现被绑,有一个人拿着剑指着你,你不害怕就怪了,再说现在才十二岁啊,大好年华啊。女子拿着剑,气愤的指着白衣少年说:“看你不过年少,英俊潇洒,仪表堂堂,想不到竟是淫贼一名

  • 网游之星缘战记第七章

    当船靠岸后。卡卡西率先下了船,接着便是三个孩子,小更看着达兹纳上岸之后,犹豫了一会,正欲微微提起和服上岸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她一楞,抬起头,便看见了白发上忍笑眯眯的脸,心里不由得一暖。将纤弱的手放进宽大的手心里。对方的暖意瞬间传达到了她的手心里,愣神之际,便已经上岸了。与船夫道别后,

  • 八荒神域在线阅读第九节

    十分钟后,凌希墨正双眼朦胧,呵欠连天地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略带鄙视地看着前面一堆乱哄哄的人。她此时心里被郁闷填了个满。毫不客气地抓了个人问了一下,才明白船上之所以那么乱,好像是因为阿宁被抓到所谓的鬼船上去了,这时,凌希墨才稍稍清醒了些。那边,吴邪正在尝试沿着船锚上到那艘鬼船上去,张秃举着他的枪顶着船

  • 仙人谋江湖在线阅读第七节

    吕布见苏昊拖着董卓尸体,走到他的神驹赤兔马旁,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本将军神驹赤兔马,是马中王者,它只会忠于本将军……”吕布瞪大了虎目,嘴里的半句话,再也说不出口。赤兔马所吃所住,都是最高待遇,吕布深知赤兔马的傲气。可当苏昊站在赤兔马旁时,赤兔马竟然跪在了地上。饶是他骑乘赤兔马征战沙场,赤兔马从未

  • 都市之龙神分身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章(命运扭转2)只见那群狼人追杀着那个男孩,不停的嚎叫着,挥舞着手中具有致命杀伤力的武器,而那个衣衫褴褛的男孩,一瘸一拐的奔跑着,不停地叫喊着:“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求求你们了不要杀我”,可是这样的叫喊有什么用呢?男孩继续不停的奔跑着,突然,男孩没看清地上的枯枝和石子,被绊了一脚,顺势滚下了

  • 神赋纪在线阅读第三章

    以夜骅的人品,方想容觉得他把会自己的尸体要么藏起来,要么为了泄愤对她的尸体做什么不好的事。反正,夜骅在她眼中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年她还未成为魔教教主的时候,夜骅早就想瓦解掉她的魔教。方想容让自己别想着夜骅,随手摸了一下,就摸到了手机,她从被子底下拿出来的时候,惊艳了一下。她还未见到长长方方还有透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