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笑猎天下第3章在线阅读

2022/6/23 14:40:35 作者:姬守中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笑猎天下
笑猎天下
作者:姬守中来源:纵横中文网
纵横天下无人敌?世间唯有赵无极。百年前的天下,风云际会,群英辈出。武道第一人赵无极在陨神山一战之后不知所踪。从此英雄凋零,武道沉寂。百年后,魔族重新肆虐人间,乱世中武道大兴,英雄鹊起。少年猎人李玄同无意中获得赵无极传承,从此肩负起拯救天下的重任,踏上修行之路;携手知己和红颜,攀上武道巅峰。

藏书库里镶在天花板四个角落的夜明珠把整个书库照得透亮。地上是几摞堆得高高的书,分别放在了一把软椅的左右侧。坐在椅子上的少年穿着轻质的白袍,手中的书页翻得哗哗作响。

很快,少年左边的书越来越少,而右边的渐渐的比一个人站起来还要高。书的名字都是类似XX简史,X帝正传,帝国百科大全这一类无聊的历史或工具书,也难怪看书的人会翻得这么快。

书库的门紧紧闭了一整天,左边的书才被人全部挪到了右边。少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才站起来活动了下因久坐而僵硬的身体。言末把书库的门打开来,长长的走廊里意料之中毫无一人。

墙壁上安的是那种十分古老而精巧的灯,只是不是烛火也没有动源(动源:一种依赖于阳光而制造出的能源,用来维持整个帝国的运转,相当于古人类时代的电能。)通进来,每盏灯的灯芯都是在黑暗中可以发光的玉石,墙壁和地面也掺了用来照明的玉石原料。

这些对外界而言十分珍贵的原料在神殿里却是随处可见。少年的脸上看不见半分疲倦,怀里还抱着几本书,准备请求自己的新老师为他答疑解惑。

在书库里呆了一整天,言末可不是胡乱翻翻而已,那些对他而言十分有用的东西早已被深深的刻进他的脑子里,足以让他表现得像从小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而不至于在任何场合露了怯,遭到别人的讥讽。

或许以前的言末还只能算的上记忆力好,但如今的身体却绝对能说得上过目不忘。强行把知识塞进脑子里是会让接受体十分痛苦的,从这一点来说,他确实应该感谢那个早早地为他准备了这具身体的男人。

虽然那并不是个人,不过在无法得知对方的真实物种前,请允许他这样称呼自己的交易对象。

作为神殿的祭司和帝国的首辅,拉非尔对人心和事物可以说是极其敏感,言末的思绪一转开,拉菲尔就察觉到了对方的心不在焉。

不过秉着神宽容的原则,他对这位拥有特殊身份的继承人并未说出半句苛责,“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为止,你也该累了。你的房间就在书库右边长廊的最尽头,明日八点再到这里来做早课。你需要的东西会由神忠诚的信徒送到你的房间去。”

“是,碧黯老师。”言末叫的是对方的名字,却还是恭敬的在后面加了一句老师。然后在对方的注视下,昂首挺胸地走出了房门,那是属于贵族的高傲和优雅。只剩祭司一个人留在房间里,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他并不明白上天怎么会选中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成为他的继承人。但只要是神的旨意,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遵从,即使对方带来的是帝国的毁灭。

祭司本就是为神服务的存在,帝国的兴亡由神决定,他只要负责执行。至于那些无辜的臣民,他的仁慈从来只对那些上天眷顾的人,他们的死活与他并无太大的关系。

身体舒展的躺在房间柔软的大床上,言末看着高高的天花板出神,房间很大,也很空荡,除了基本该有的家具找不到任何可以打发无聊时光的东西。

没有一个年轻的男孩子能够忍受这样枯燥乏味的生活,特别是见识到了外面的精彩生活以后,更是会对这份单调产生无比的厌恶。

也只有每一任的祭司能够忍受这样的生活,因此也只有他们才能够离开神殿。

那些为祭司服务的忠仆,除了拥有人类正常的生理需求会生病死亡以外和帝国贵族家里流行起来的机械奴隶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如果言末真的是个普通的少年,大概会抑郁得想死吧。可惜这具光鲜水嫩的皮囊下却是颗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即将迈入中年时期的心。

极好的家世加上上天的偏爱,少年时代的言末便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等到了年长些,他更是养成了说一不二,不容忤逆的性子。因为站的够高,除了生老病死,几乎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他,包括他的父母和妻儿。

婚姻是为了事业有更好的发展,十年的婚姻生活,言末和那个同样出身大家的女人相敬如冰,但作为一个丈夫,他尽到了应有的义务——维持家庭的稳定,以及给了那个骄傲又可悲的女人一个孩子。一个将会继承他一切的儿子。

对着那些容貌气质出色的女人言末同样会有感觉,不过比起女人天生柔软的身体,他更偏爱男子柔韧有力的腰肢,紧致的肌肤还有那种因为在□□中挣扎而显得破碎的俊美面孔。

因为这一点偏爱,他的情人都是模样上乘的男子,这也避免了有私生子冒出来和那个女人的宝贝儿子争夺那份丰厚的家产。

在感情方面一向淡漠的言末对这个儿子付出的心力其实远不及他的妻子,偏偏小孩从出生到言末死掉,都是粘这个父亲粘得过分,对那个倾注了所有爱在他身上的母亲却是怎么都亲近不起来。

谁能想到一生顺心如意的言末会栽在情上面,倒不是说他突然狗血的和谁爱上了什么人,只是某个心心念着他的人由于长期的求而不得心理扭曲得过了头,和他那个出身高贵,手段也不错的妻子联手摆了他一道。

本来事情是完全掌握在言末手里的,那人的目的也是得到完完整整的言末,而不是冰冷冷的尸体。大抵是上天见他实在可怜,把言末这个祸害收了回去,让言末出了意外。

言末并不信奉鬼神,可是他确实也做了好些年的游魂,冷眼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火化,然后家族给他办了盛大而夸张的葬礼,他那唯一的儿子甚至在葬礼上对着那巨大的黑白镜框呕出口血来。

他的妻子被那个当初和她联手的男人设计以一种极为痛苦的方式死去,当然在她咽气前,那人也让她见证了自己家族的衰落——这个可怜的女人就连死也不能瞑目。而做儿子的一直冷眼旁观,看着自己母亲一点点咽下自己造成的苦果。

他怨恨害死了父亲的母亲,但又无法亲自动手,只好借别人的手让她消失在这世上,那个男人在报复完了后也饮弹自尽,彼时离言末离世已有七年。

做游魂什么实物也触碰不到,对一个习惯了掌控的人而言,时间的流逝简直就是一种巨大的折磨。按理说言末早该崩溃的,但如果真是那样他也不会被选中参与到这样的游戏中来。替人完成一个个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如果都能成功,言末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身份和自由,然后顺顺利利的死去,否则就要一直以这种诡异的状态一直存活下去。

交易内容很简单,每个世界都会为言末设定一个目标人物,只要摧毁目标身上最为坚固的东西,任务便算是成功。摧毁方式不限,任务失败言末失去灵魂自主权,任务成功则进入下一个世界,直至任务全部完成。

言末在协议上留下灵魂刻印,玉石串成的手链便缠绕在了他的右手上,当一个世界的任务做完的时候,黑色的玉石才会恢复到原本的颜色。

于此同时任务评定系统也出现在他的意识海里,系统的人型状态是个沉睡状态的男性怨灵,纤细美貌,银发尖耳,轮廓极精致却还是个孩童模样,它依赖世界的阴暗面成长,肩负评定任务和联络器的责任。

除了这两点,言末也想不到这个总是处于沉睡状态的怨灵还有什么用处。想到任务面板上那几排黑色字体,祭司的那张脸又浮现在他的眼前,说实话,和传闻中的不一样,被神眷恋的祭司拉非尔并没有无双的容貌,五官虽称得上精致,组合在一起却只能用清秀形容。

美人看骨不看皮,拉非尔的皮囊确实算不上顶上乘,用风华绝代来形容却并不为过。

无论是作为只信仰神明的祭司还是帝国的臣民,拉非尔永远都是那副模样,禁欲而慈悲,怜悯着每一个世人,看似平易近人实则难以接近。

就像是以往的每一任祭司,他把自己的身心都献给了信奉的神明,他们洞悉人心,却因为无法感同身受而永远不懂正常人的感情,更不可能明白什么叫□□情的滋味。

而言末的任务便是让这个不懂得感情也不可能拥有正常感情的男人陷进情爱里去,毁掉拉菲尔作为一个祭司的骄傲,把他从高高在上的神坛拉下来再狠狠摔到地狱里去。

毕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任务,规则说明只要在生命逝去前祭司对着言末说出爱这类的字眼便算成功祭司的寿命还有好几百年,任务的完成时间可以说是充裕而漫长。

对一个极富有人格魅力的人而言这听起来很简单的任务,可做起来却远没有那么容易。

在神殿里呆了好些天言末才把自己的状态调整过来,这具身体毕竟沉睡了多年,对这个时代的环境还很不适应,尽管系统削弱了他的不适感,可言末还是花了许多功夫才把这具身体调整到能够适应寒嘉东大陆的气候。

神殿毕竟是神圣之地,怨灵吸收能量极其有限,不说是给言末提供有效信息或是做个传话筒,就连保持自身形态都难。言末能够获得的资料全部源于神殿数量惊人的藏书和拉非尔的讲解。

饶是如此,他还是在短短的时间内获得了与自己相关的所有信息,这其中就包括了这具身体以前的身份——言亲王,利凯格三世最宠爱的弟弟,在野史中也是三世最爱的情人。

在历史上的凯利格三世本就是极具争议的人物,他从小就聪慧过人,在艺术和武学上有很高造诣,精通帝王之术,为开拓帝国的疆土做了不小的贡献。

可无论百姓还是史官都喜欢用另一个词来形容他,暴君。这位伟大而颇受争议的君王是通过弑父杀兄坐上那个位置的,不仅如此,在处理国事与军事上,凯利格三世都更偏爱极端而而残忍的方式。

有忠心的大臣以死劝谏他也只是命令守卫把头破血流的尸体给拖出殿外,而不会为了这么一条轻飘飘的人命产生半点动摇。这或许也是这位君主冷酷残暴的根本原因,一个轻贱人命的君主,你又怎么能要求他懂得宽容和仁义为何物。

大臣们面对君主的时候总是诚惶诚恐,虽然君主的后宫人数并不充盈,他们也没有把自家孩子往宫里送的想法,宠爱的孩子舍不得,不受宠的孩子他们又担心对方过于迟钝不仅讨不了大帝的欢心,反而触怒了这位主子使他们成了受牵连的对象,他们可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所幸他们还可以依附温柔又高贵的亲王大人,作为唯一被凯利格三世留下来的兄弟,亲王大人在帝国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君主便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了。

可惜的是亲王大人虽说温柔俊美,却从不近女色,更是从未涉及任何风花雪月的场所。试图和亲王结成姻缘的屡屡被婉拒,在被拒之后那些贵族大臣的家里总是会发生些不好的事,比如服侍那位千金长大的女仆莫名就消失,被君主降职或是无缘无故的迁怒。

无论是地位多高的贵族想找出凶手到最后都是无疾而终,大家也都知道,这是上头那位要想方设法绝了亲王大人的血脉,表面上君主和亲王是毫无隔阂,终究一山不容二虎,再怎么那位还是放心不下,干脆以另一种方式绝了亲王大人谋逆的念头——继承自己家业的人都没有,何苦冒着断头的风险去求那个不胜寒的位子。

不过出人意料的事,凯利格三世同样没能拥有自己的亲生血脉,而是过继了一个皇室宗亲家的孩子,这位君主一生都未立后,死后更是和自己不知怎的沉睡不醒的弟弟合葬在一起,也难怪野史上会出现凯利格思慕自己亲弟弟的传闻来。

而世人眼中如神袛的亲王大人在昏睡不醒后就被放在冰棺里搁在了凯利格三世早就建好的皇陵内,等到过继的那个孩子成长到可以独揽国事的地步,他便饮下了毒酒醉生梦死,封上了皇陵和他最心爱的人睡在一起。这也是当初掘墓人发现白骨并未躺在另一副棺材里,而是亲密无间的的拥抱着沉睡状态的少年。

这样一个残暴而俊美的帝王,这般痴情不渝的存在,即使是同性那又怎样,兄弟的身份也阻挡不了爱情,真爱是无罪的。

那些个看话本的小姑娘们都不知为这段凄美的禁忌之恋掉过多少泪珠子,亲王的沉睡虽蹊跷,却不是她们关心的对象,她们所在意和向往的不过是这忠贞不渝的爱情。

然而谁能想到事实的真相并非小姑娘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君主和亲王确实是情人,可给亲王下药使他沉睡不醒的不是别人正是她们眼中十分痴情的凯利格三世。

那是个爱得卑微的男人,却有着极其敏感的心和至高无上的权利,他强烈到令人发指的占有欲终于使得矛盾激化,遭受了争吵和冷处理后,凯利格终于下定决心要永远让弟弟兼情人永远的待在他的身边,在一场温存中他亲口喂自己的爱人吃下了那颗可以让他忘记所有人除了他自己的药。

可谁知道会出了意外呢,亲王确实不会再去和人接触让他不快了,可他也永远陷入了沉睡,无法再给他亲吻,无法进入他的身体,和他亲密无间的结合在一起,这药是有毒的。

伤心欲绝的君主杀了所有知道事情真相的存在,带着他毁掉最爱之人的悔恨一同被埋葬在那黑暗冰冷的地下皇陵。

“这些东西对我有什么用。”言末觉得自己听了这么这大一段皇家秘辛简直就是个奇迹。这是前往帝国皇宫的路上,他将以祭祀继承人的身份习得辅佐帝王之术。

为了让言末能够了解帝国的人文风情,他们选的是一种极其缓慢的出行方式,路程很长,大约两个小时。

意识海里的怨灵在出了神殿就醒了过来,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负面情绪,这些情绪所产生的力量虽不多,维持系统运转却是绰绰有余。这并不是个适合讲故事的怨灵,幽怨的语调,森森的怨气,让人听了就觉得很不舒服

做了那么多年游魂的言末或许算不得是个人,可他现在的这具身体却是货真价实的人类。生理上会自然而然的排斥,他的极限已胜过常人的好几倍。

被黑气笼罩的怨灵终于住了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了原因,这次是冷冰冰的机械音,听起来怪怪的但没了让人压抑的感觉“凯利格三世的尸骸虽抱着他的弟弟不肯撒手,但他的灵魂早已转世,你未来要为之服务的凯尔特撒伽大帝便是他的第二世。他对自己的弟弟执念非常深。”

后面的话对方没有说出口,言末却也知道是什么,祭司是这个国度最接近神的存在,但撒伽才是东大陆真正的掌权人,神殿和皇权本就存在不可调和的冲突,何况是撒伽这样心狠手辣唯我独尊的男人。

拉非儿的地位不可动摇,可要对付个还很青涩的接班人他完全可以做得到。可是因为凯利格三世执念的影响,撒伽对待言末的态度就很值得商榷了。

没有绝对的信仰,坚定的意志和无比的智慧根本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祭司。言末虽是神袛指派给拉非儿的继承人,在拉非儿眼中却不是个合格的存在,因此他将言末随身带着悉心教导,祭司的寿命大约是常人的两倍,而一个国家的掌权者因为各方面因素从来就活不长,他完全可以等撒伽去世再将这个国度交到言末的手里。

大帝后宫无数,唯一的皇子却是由一位卑微的宫女所出,年幼的太子形似其父,性格却像极了他那悲惨死去的母亲,长于妇人之手,懦弱又没有主见,不得撒伽所喜。

而言末负责辅佐这位皇子,兼顾教导陪伴的义务。尽管并不宠爱这个孩子,言末要想担起这个责任还是必须通过撒伽的允许,这一次祭司大人带他进宫,为的就是使言末能够应付陛下的刁难。

在来这里的前一天,几日不见的祭司还给言末拿来了一个小玻璃瓶,细长的瓶颈,圆滚滚的瓶身,浅绿色的药剂在里面微微荡漾,橡木塞打开后飘出淡淡的青草香气,里面的药却是出人意料的难喝。

当天晚上少年就在自己的房间里蜷缩成一团,大滴大滴的汗从额头冒出沁湿了地面,精致的五官也因为痛苦而皱成一团。瓶子里的自然不可能是□□,只是因为要改造言末的整个体质,才会使人产生难以忍受的痛感。

这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被切断了痛感的言末并无多大的感觉,只要他愿意,他甚至能飘到哪身体外头等药效过去了再回去,只是为了避免意外,他仍旧选择了呆在那具看起来非常痛苦的身体里。

四千年前的东大陆人类平均寿命堪堪达到80,言末的身体虽然沉睡了几千年都未曾腐化成灰,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活到如今平均寿命的岁数。

为了言末能够在将来顺利继承祭司之位,拉非尔只能用药剂强行改变对方的体质,无论他将会感到多么的痛苦。在他看来,如果连这样的考验都通不过,他也无法放心言末接过他侍奉神袛的责任.

这个时候的拉非尔内心只有他信奉的神袛,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弟子还没有半分感情,若是以后的他,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把痛苦全部转移到自己身上,舍不得对方受哪怕是一点的苦楚,但是现在的他仍旧是言末的好老师,那个不懂得世间情爱的神之祭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别瞎想,听我解释gl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四章纲手的爸爸漩涡水户美眸紧紧盯着迈特威,脸上布满了诧异的神色。关于忍者乃是保护家人,保护同伴,保护村子,这一番言论,如果是出自一个成年人之口,漩涡水户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但是这话出自一个五岁的少年口中,就让她倍感震惊了。其次迈特威所说的专门修炼体术并非空话,此前迈特威展现出来的速度,足以证明迈特威

  • 德云社之云笙九落第4章在线阅读

    头疼,我唯一的反应就是头疼。喝酒害死人啊!已经完全记不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了,我是怎么回来的我也不记得了。我想想,我记得我上了天台,见到了黄泰京,可是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呢。算啦,不去想了。我原本以为在做助理的日子一切都会顺利。可是我错了,一切都错了。从第一次见黄泰京开始,孽缘就已经开始了,其实当

  • 守护甜心的几梦恋在线阅读第6章

    烁烁:让我们看看,嗯嗯嗯,今天阳光普照,鸟语花香,是一个好日子;是一个偷懒的好日子;是一个尽情玩耍,不用更文的好日子。米凯尔:作者,不就是不想更文嘛,用不着绕这么多圈子吧!雪凌:素啊素啊!烁烁:咳咳,被揭穿了。木有错,洒家就是不想更文。雪凌:嗯?米瑞斯:咳咳。烁烁:额.....好吧好吧!我更还不行嘛

  • 遥远的天空之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樱兰校园内春绯打开第四图书室的门,无奈地发现还是很嘈杂,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又把门关上了。“明明有四个图书室,为什么还到处都这么嘈杂……”春绯走过走廊,窗外有鸽子飞过。“天国的妈妈,那之后已经过了十年了呢。”“有钱人家的小孩,感觉好像是来学校玩的……”“空置的音乐室……能安静地学习的,就只有这里了

  • [三国/马赵]铁骑银枪在线阅读第十节

    离风排老二,无论用现代的说法还是西游记里面的概念老二都不是什么好听的词语,他是活该!老二邀请我去他那屋睡,我拒绝了,刚打了我却想睡我,门儿也没有;可惜老大没有邀请我,不然就是她刚刚也打了我我也认了。一夜无话,主要是找不到人说。天明,阳光明媚适合吹牛皮谈感情,师姐起床了。漂亮的女孩子好像都有跑步的习惯

  • 大宋小郎中之X特遣队(1)(6)

    “是的,我知道。”含糊的应了一声,死亡射手弗洛伊德察觉到不对劲将左眼带上的辅助光学瞄准系统,走到弗莱格边,“它是什么?”弗莱格没有回答,依旧是警告别想逃跑。瞄准镜内是一个人形怪物,头上没有五官,只有一个个起伏的肉包。突然怪物们察觉到不速之客,嘶吼着扑上来。“瞄准,开火。”枪声响起,密集弹线铺盖。怪物

  • 好人的逆袭第七章在线阅读

    荡起阵阵尘埃。尘埃渐渐散去,露出一红一橙两个人影。“好久不见了米瑞斯。”“好久不见,缪斯。”他们相视一笑,多年未见,终是再见了。————银痕川回来了,不过一回到宿舍就把自己锁在里面,这让修墨一阵苦恼。盖亚他们追问雷伊,雷伊则是脸色惨白地摇着头,硬是不告诉他们,就像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虽强撑着镇定,但

  • [娱乐圈]幼了个稚在线阅读第6章

    一片黑暗“啪!””xiu----““啪!”“xiu----“”啪“一朵红色的火花亮了又灭,灭了又亮,亮了又灭……数次之后,明显的一声叹息,红光又准备亮起。未等它完全明亮,一抹深紫的幽火咻地一下打亮,啪地扣在红光之上。约莫一分钟后,紫火撤去,红光大盛。摇曳的火光中,映出两人的脸庞。手捧火焰的女将紧皱的

  • 说好的敌对变成了互撩任务 四目

    砰,在三清铃的音波攻击下,黑色乌鸦扑棱着翅膀欲逃窜,陈萼手里的枪直接甩飞出去,枪托重重的砸在了乌鸦的鸟头上。足足两三个成年人的力道,甩飞出去足有一斤多沉的王八盒子直接把黑色乌鸦的头砸的稀巴烂。一团雾气从乌鸦残尸中飞了出来,借着夜色欲逃。三清铃响动,直接一道音波发出,将这团雾气湮灭掉了。“灭杀尸鸦*1

  • 道面试迟到

    第二章面试迟到倾楚淡定地下车,打电话叫人拖车。夏绿朵蔫蔫地在旁边不敢吭声,再也不像刚开始时的大吼大叫了。倾楚觉得今天太不顺了,早上起来就发生那么诡异的事,她甚至怀疑自己现在也是在做梦,说出来绿朵肯定不信,一时间也愣怔那了!一间书房内,一个阴郁的男人正在打电话,他踱步到窗前,向下俯视着大地。低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