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依稀记得你的笑容第十章

2022/6/23 14:43:41 作者:蘇尐柒 来源:17K小说网
依稀记得你的笑容
依稀记得你的笑容
作者:蘇尐柒来源:17K小说网
这里是哪里,在前方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慕雪喊到:“韩逸辰,是你吗?”你还活着?你没死?对不对……

聂骥北走的时候,贺嘉年理所当然主动提出来送他出门。

他从来没有想过,今天的这次见面能从聂骥北身上得到什么机会,可事实是他确实意外地得到并接受了。

这就是聂骥北在全圈里人缘好的缘故吗?就连一个在他面前很不耀眼的小演员都肯出力帮一把。

贺嘉年记得不知道在哪里看过一个报道,一个入圈好几年的艺人一直不温不火,后来突然凭借一部古偶剧大火了一把,之后开始片约不断。后来那位已经成为当红小生的演员在参加某个访谈节目时,特别提到并感谢了聂骥北,称如果当初没有聂骥北的帮助和鼓励,就没有现在的他。

而再后来,聂骥北自立门户开了工作室,这位当红小生便毫不犹豫地离开原先待遇不错的公司,签约了聂骥北的工作室,也从侧面印证了当初他所言的聂骥北的提携之恩。

贺嘉年的脑子里想了很多,突然间脚步一顿,猛然撞上一堵“肉墙”,还撞得十分实在,他都听到了不小的声响。

贺嘉年反射性地抬手揉了揉自己被撞疼的鼻子,抬头就见聂骥北转过身看他,“啊,对不起聂老师,刚刚没注意您停下来了。”

这一急尊称又出来了。

聂骥北不动声色的眉头一动,“这么想跟我走?”

“啊?”

聂骥北眼神往已经打开的车门瞟了一眼,贺嘉年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已经到小区的停车场了,他连忙后退了一大步,“我,我真没注意。”

“撞疼了没?”聂骥北看他鼻头都有些泛红,“怪我背太硬。”

“是我不小心……”不过听聂骥北这么说,贺嘉年忍不住往聂骥北的身上打量了一下,可惜聂骥北正对着他,并不能看到他的背。

聂骥北的身材很好,宽肩窄腰,身姿挺拔。不过拍戏之余,聂骥北每次出现在公众场合都是一身严谨的西装革履,聂骥北的粉丝照样被迷得嗷嗷直叫,说什么禁欲感十足!

但时间一长,粉丝们不免又有些遗憾,特别想看聂骥北尝试穿其他类型的服装,别浪费这好身材啊!好身材就是要展示给大家看的啊!

“诶?”原先贺嘉年还没注意,今天聂骥北穿得居然不是西装,而是一套极其随意的私服,很偏居家。

“怎么?”聂骥北真疑惑地看着贺嘉年的表情。

“聂老师你今天没穿西装啊!”

聂骥北微微眯起了眼,“是啊,这么长时间你都看空气去了。”

贺嘉年被一句噎住,聂老师的反讽技能肯定满分,“我……”

贺嘉年“我”了半天,没“我”出个所以然来,而聂骥北就笔挺地站在那儿,仿佛一定要听他说出满意的解释来才好,贺嘉年被逼得灵光一闪,“聂老师今天帅气不减分!”

聂骥北看着贺嘉年突然眼睛睁大放光的生动表情,忍不住连声音里都染上了笑意,“好吧,接受你的赞美了。”

贺嘉年惊讶的不行,聂老师居然真的吃这套?

他哪里知道聂骥北吃的可不是这套,吃的是他这个人。

贺嘉年明明是惊讶的神情,聂骥北却故意曲解道,“好了我走了,不用那么留恋地看着我。”

哪有……

可贺嘉年也不好反驳,只好顺着他,“聂老师路上小心开车。”

“嗯,”聂骥北淡淡地应了声,坐进车里,“走了。”

贺嘉年点头,“聂老师再见。”

“还没分开,就想着再见了啊……”聂骥北的脸上没有特别的表情,不过贺嘉年却听出了一种他此时心情还不错的感觉,“那我勉强答应你的下次邀约吧。”

车子开走,徒留一脸懵逼的贺嘉年站在原地——刚刚聂老师最后说了句什么?下次邀约?他有吗?

贺嘉年走回家,他的手机正落下最后一声音乐,有电话!

贺嘉年连忙把聂骥北的那一茬抛到脑后,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侯成的电话……而且就在刚刚他送聂骥北出门那一小段时间里,打了好几个。

贺嘉年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回,把手机放回了原处,而之后侯成也没有再打来。

贺嘉年知道侯成并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那连续几个电话已经足够让贺嘉年惊讶了。是为了什么呢?询问他接不接那部脑残偶像剧?或是已经知道了他今天去了陈导的试镜现场,来问情况的?

无论是哪一个贺嘉年都不想谈,所以干脆不回。

没过一会儿,倒是谢小白打来了电话,问他这边的情况,和聂骥北见完面了吗,谈得如何。

“聂老师刚走。”贺嘉年实话实说,迟疑了一下,又道,“聂老师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谢小白疑惑地“嗯?”了一声,“怎么不一样了?”

“看《逍遥王》的时候觉得他就应该是逍遥王那样的。之前又在网上看过他的几个采访和消息,他表现得又有些严肃,不太好亲近的样子……”贺嘉年想了想,“不过他本来好像还挺好相处的,人挺好的。”

也是,如果人不好,那么当初在林柔的婚礼上就不会帮他这个陌生人了……想到这儿,贺嘉年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东西。

那边谢小白开口,贺嘉年只好集中注意力听他说话,来不及细想了。

“这么短的时候,聂骥北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呀,你那么夸他……”

贺嘉年把聂骥北给他介绍了一个新戏的事告诉了谢小白。

谢小白却并没有太惊喜,“就这个呀……我还以为你和他谈成了。”

这回换贺嘉年疑惑,“谈成了什么?”

“签他的工作室啊!”

上次谢小白就有说过这个事,贺嘉年连忙“唉”了一声,“不好得寸进尺……聂老师能给我一个新戏试镜的机会我已经很满足了,本来我就欠他一个……”

贺嘉年说到这儿突然顿住。

谢小白听贺嘉年说到一半不说了,在那“喂”了半天。

“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先不跟你聊了,回头再联系你!”贺嘉年说完这话,急匆匆挂了电话。

他想起来他忘记了什么!呆呆地看着挂在那儿的那件西装外套,聂老师你忘了这个!

贺嘉年回顾了一下十分钟前和聂骥北见面的过程,从开始话题就基本被聂骥北带着走,而他也完全忘记了他们这次见面是为了什么,所以居然直到聂骥北离开,他们谁也没有说起过婚礼那天的事,西装外套的事!

贺嘉年猛拍了几下自己的脑袋,他这是一份情还没还,又厚脸皮地接下了另一份情啊!总有一种和聂骥北多见几次,他就会债台高垒的错觉。

贺嘉年赶紧找到那个保存的号码,拨了过去,虽然那只是助理的号,那让助理转告一声也好,只是让他意外的是,接电话的人是聂骥北本人。

贺嘉年愣了愣,傻傻地脱口而出,“聂老师你那么快就到了?”

聂骥北望着前方的红灯,“这么快就想我了?”

“不是……是……”

贺嘉年刚想说“是我刚刚想起来,忘了谈最重要的事”,结果聂骥北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卡着字打断了他的话,“所以到底是还是不是?”

“唉……”贺嘉年说不清楚,他怕再打两个茬又给忘了,赶紧重新道,“是……”

“哦,是想我了啊~”

贺嘉年都要哭了,自暴自弃道,“是是是,但是聂老师我真有事跟你说。”

“嗯,红灯要过了,等我找一下耳机。”

贺嘉年一愣,刚刚他确实依稀听到了一些背景音,聂骥北没那么快到,所以这个号码是谁的?

贺嘉年还是觉得聂骥北出来为了联系方便借了助理的手机,比这本来就是聂骥北本人的号码的可能性大,聂骥北的私人号码哪里是那么容易给人的。

“好了,你说吧。”

贺嘉年不再纠结号码的事,他听聂骥北的语气,总觉得他好像也完全忘了衣服的事,“您……你的衣服没拿走……”

聂骥北十分没有波动地道,“啊,忘记了。”

这么虚假的调调会让人怀疑你的台词功底的,聂老师。

“那……”

“等下回见再给我也一样。”聂骥北说,“短时间内,没有再去参加婚礼的行程。”

“哈?”贺嘉年没听明白。

“就是这件衣服不重要的意思。”

“哦哦……”贺嘉年应了两声,顿了顿轻声问道,“那天我喝醉了,真的是聂老师帮我开的房间吗?”

“你对此有什么怀疑?”

“没……没怀疑,就是觉得聂老师,你……”贺嘉年憋了半天,憋出来句,“你人真好。”

猝不及防地被发了一张好人卡的聂骥北一点都没有被感谢和发卡的愉悦,他沉了沉声,“没办法,不想当好人也不行,有人主动往我怀里钻。”

贺嘉年惊呆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真、真的吗?”

“嗯。”

贺嘉年顿时又羞又囧,那天他喝醉了,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他没想到居然是自己……自己……

贺嘉年赶忙道,“对不起聂老师,那天我喝……”

“喝多了”还没说出来,聂骥北沉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假的。”

贺嘉年的道歉噎在了嗓子眼,好想哭啊,到底是真的假的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储物手镯也跟来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会玩游戏不?”“偶尔”“星际还是魔兽?”“斗~地~主”方铭淡定的答道。“……”“噗……”而听到两人对话的陈浩,直接就手一哆嗦,立马就把刚喝进去,还含在嘴里的饮料给喷了出来,接着“呀”的一声,就看到屏幕上英雄连个屁都没放,一缕香魂就飘悠悠的飞了起来,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半空中。而老马好歹稳重一点,却也是

  • 我,脑子有病进攻受阻

    抵达一层后,距离R小组事先制定的目标地点就只剩下了很小的一段距离。顺着作战系统显示的前进的路线,我们很快抵达了情报所说的任务目标点。这是一道“L”型走廊,一条狭窄的长通道走到底是一道拐角,拐角再往前几米便可见到一座印有REX标志的安全门。按照电子地图上的建筑格局,通过这道门便可抵达任务终点。占领RE

  • 我被金钱糊了眼第四章上杉家的晚餐

    “找你的。”凌把和也让进来,关上门。“和也?”虽然刚刚才见过,但流萤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你应该还没做晚饭吧,要不要到我家来?”“去你家?”她忍不住脱口反问。“嗯。”和也微笑着点点头。看着和也,流萤的小脑袋飞速运转起来: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以她的能力,未必能做出一顿像样的饭,与其让凌叫外卖,还不如…

  • 都市之狂龙无双偷偷(1)

    盯着她看了半晌,男人似是想到了什么,眼里划过一丝荒唐。随后,他的兴致莫名上来了,敛了敛眉眼,刻意压低声线:“嗯。”“……”桑稚无法冷静了,接近崩溃,“爸爸妈妈同意?”又安静了几秒。男人舔了舔唇角,话里含着笑:“整得好看不就得了?”话音落下,桑稚又是一愣。跟桑延的声音相比,这个声音显得清润了些,说话的

  • 余年[肖战]之逃命遇险(2)

    轻弋扶着门槛,“姐姐,你进去歇会,我去把饭菜端进来。”她正要去厨房,只听她姐姐急道,“还吃什么饭,收拾包袱赶紧逃命吧,我们马上离开莲花村。”李清歌说罢快步到床前,趴在地上,伸手捞出藏在床底下的存钱罐子,把钱毕悉数倒出放到包袱里,又将梳妆台里为数不多的衣服首饰统统塞进怀里。“姐姐,你把这些钱还人家便是

  • 超次元:我的旅社降临万界!在线阅读章太子攻打苍龙寨 太白施法退敌兵

    第二天,太子来到禁军前,对众将领说:“这次我们去攻打中南山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听到了没有!”“是!”与此同时,太白一行人已出了中南山,来到了忠潭山脚的清水镇。他们路过一家同福客栈,准备休息。“尉迟,那八大名剑都在何方啊?”李太白喝得醉醺醺的,迷迷糊糊地问道。“太白,你喝多了!这可对行军造成不便啊!

  • 都市:开局奖励一座岛附加十个亿在线阅读第3节

    一个月后,南京禄口机场,很多行人手拿行李箱来去匆匆,在这人群中,有对母子格外引人注目。这个少年有着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乌黑深邃的眼眸,长而微卷的睫毛,英挺的鼻梁,让人一眼便会被他的五官所吸引。眼角微微上扬,抿了抿嘴,“妈,我不就是去半年吗,至于给我带这么多东西吗?”手指朝

  • 鱼招惹谁了第七章

    一个清风徐徐的早晨,由于八点才上课,所以无所事事的学生们都在校园里溜达。音乐教室里,沈蓝冰拿起话筒,唱起了《三寸天堂》,而清苇、清玲、水心和Anni则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听蓝冰唱歌——“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由不得我拒绝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愿望来不及

  • 地狱长歌第10章在线阅读

    吱呀~壹号门悄悄打开了一道缝隙。“这位师兄,请进来一叙。”一个声音传来。门口众人刚要散开,没想到靠近门缝一人竟然被叫住了,顿时大家齐刷刷的看向此人。“我?”那人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嗯,不知师兄可否方便。”门内声音依旧询问着。“当然当然!”身为一个普通外门记名弟子,自己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进入壹字房内

  • 蓝色星河之绝世杀阵(4)

    这时李毅到了说到:“猴子,我一不在你就惹事,这是谁啊,我从大老远就感觉到他的身上似乎有万道冤魂在嘶吼一般。”猴子面带愤怒的说到:“那日,你刚走,我结交了一个朋友,他是一个修炼有成的兔妖,自己取名为燕燕无比的善良,那日这头臭蝙蝠受了伤,名为冥超,我了解蝙蝠这一族的功法是靠吸收别人的修为来提升自己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