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征途第2章在线阅读

2022/1/16 1:32:52 作者:GUIYI 来源:17K小说网
征途
征途
作者:GUIYI来源:17K小说网
独自一人的路途,孤独,却又不失温情

(1)

从万影山到上京的路程,按照人类的走法大概要走个一年半载,按照妖的行程,两天就到了。这两天里,那个受伤的男子被我简单地止血包扎以后,一直紧闭双目不见清醒,脸色还是惨白得像纸一样。老黄之前在人类的村子里干过活,跟我说人可以不吃肉,但不能不喝水,不然就会死,所以这几天我遇到了干净的水源就打点水,再捏开他柔嫩的嘴唇喂下去。

人类就是这么脆弱的东西。

甫一踏入上京,一股独属于人类的烟火气息便迎面而来。老黄化作普通的黄牛在青石板路上走的咔哒咔哒响,并不引人注意。而这小小的牛车隔着一层薄薄的布帘,让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悉数灌了进来。我听到女人银铃般的笑声,男人叫卖的吆喝声,碗筷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和狗爬声鸟鸣声小孩子蹒跚学步的沙沙声,宛如一首嘈杂却有序的曲子,让人听了顿时流连忘返。

实在忍不住掀开了帘子,只见夕阳西垂,漫天澄黄彩霞之下,这座生机勃发、人山人海的城市像是不知疲倦似的,旺盛的精力几乎要溢满炸开,像山里头一颗熟透裂了口子了浆果。

这就是上京啊,我兴奋地忘却了所有的疲惫,探出脑袋对老黄说:“快,快,我们快去找虺烟姐姐,我要让她带我去夜市玩!”

……

销魂台。

我掏出虺烟姐姐给我写的地图,对比了一下图上的字,的确与这气派楼房的牌匾一摸一样。眼前这栋楼足足有三四层,隔着敞亮的大门望去,里面轻纱曼曼,丝竹绕耳,多是女子清脆娇羞的笑声。我知道这人间有饭馆,有旅店,还有专门供人读书习字的学堂。但是虺烟姐姐所在的这个地方,让人觉得十分奇怪,又引人好奇,忍不住想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快活地方,才能让每位姑娘都瞧着如此开心。

结果我的脚还没迈进去,一个露着纤长脖颈,眼下带着泪痣的妙龄姐姐就迎了出来,硬生生地堵在了大门前。

“去去去,这不是丫头片子该来的地方。”

我皱起眉,往里面探头探脑地想找人,这模样让那女子更加警惕起来,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眯起眼睛口气生硬地说:“你干嘛?要找人去走后门,不然我喊小厮来打你一顿!”

这话真是好大的口气,自从我拜入师父门下,还没人敢跟我这么放肆地说话。我不禁升起挑衅之心,偏偏要往里面瞅,还踮起脚伸长了脖子,让她气的杏目圆瞪,眼看着就要扯着嗓子喊人来,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却出现了。

“这不是我的好妹妹么,怎么傻傻呆在门口,也不让人喊姐姐下来。”

是虺烟,她从楼梯上走下,慢吞吞地挪到门口,给那个泪痣女子使了个眼色。拦在我面前的女人顿时换了张脸,笑意盈盈地侧过身子,示意我进去。

虺烟姐姐来到人世已经三百余年,模样却跟以前没什么变化,也就是一头浓密卷曲的黑发,盘在头顶,簪着她最爱的珍珠山茶花。她穿着一袭水灵的青绿色,整个人美得闪闪发光,让整个销魂台都亮堂起来。这么一瞧,其它的美人都有些黯然失色。

我笑嘻嘻地喊了声姐姐,然后又指了指身后的牛车,说道:“我有件事先拜托姐姐。”

虺烟笑起来媚眼如丝,伸手在我脑门弹了一下,嗔怒道:“还没进门就给姐姐我找事儿做,你个小狐狸。不过我先把话说在前头,这忙,可不是白帮的。”

(2)

当然,这件事在虺烟看到牛车里的男人的时候,突然好办了许多。虺烟挥挥手,十分利索地给他安排了一件顶层的上房,还找了据说很厉害的大夫,给他治病。虽然我多少懂点医法,但也只能是治治妖怪,很容易把人类这种娇嫩之躯折腾没了,因此还得找人间的大夫来看人间的病。

关上充满药味的房间的门,虺烟嫌弃地看了一眼还在往里瞅的我,吐了个烟圈儿,说道:“你放心,你的小公子命不该绝。”

我笑嘻嘻地摸了摸鼻子,说道:“多谢烟姐姐,没有你,我还不知道人类还得请专门的大夫。”

她挑眉笑了笑,露出尖尖的虎牙,这是她起了坏心思的表情。果然,下一句话便是:“我说我的狐狸妹妹,你还真没让我失望。小时候看着你就是一副狐媚子模样,长大了呢又把这狐媚子作风学了十成十。你说说你这刚到人间游历,就寻了个如此俊俏白嫩的小郎君,姐姐我活了几百岁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真是甘拜下风。”

我解释道:“我只是救了他一命,没有其他的想法。不过他长的确实好看,我不保证以后有没有想法。”

听我这么说,虺烟乐了,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黑溜溜的眼珠子来回打转,笑容看得我有点发毛。半晌,她突然收回手,撩了撩耳边的垂发,说道:“这不难办,等他醒了,你问他讨要些报酬便是。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向你讨要方才的报酬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点点头,心想我身上的银子也是足的,那些医药费付得起。如果要我打扫卫生也没关系,反正师父不修边幅,那只雉鸡又好吃懒做,许多杂货也都是我在干。

“别想些有的没的,姐姐我还能要你的钱不成?”她伸手摸了摸我的脸,从眉毛到嘴唇,目光流转仿佛是一点一点给我上妆,她继续说道:“你可知姐姐这个销魂台是人间极乐的地方?既然来到这里,便是要你大开眼界,尝尽这世间男女最妙的滋味。”

我的心头不知为何一悸,听到男女两个字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屋子里正昏迷的不醒的男人的脸。似乎猜到我所思所想,虺烟拍了拍我的脑袋,说道:“这几天你好好在这红尘泡一泡,等你那位小公子醒来,他岂不是你的掌中之物?呵,到时候别说他一个,便是这上京所有美男子,到时候都得拜倒在你脚下,不信我们走着瞧。”

都说狐狸精狐媚子,可是虺烟姐姐说这话的时候,我觉得她才是十足十的狐狸精,虽然她真身是条巨大无比的青蛇,饿的时候能吞一个山头。闻言,我不禁有点好奇男女之间的妙处到底是什么,心想着如果我能学会的话,到时候小公子醒了,也能带他探索一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酌世卿欢在线阅读第5节

    清晨,山丘天空雾气刚退,阳光透过云层洒在地上,一少年**上身在竹林的石阶上飞奔,有一老头脚踩轻云,负手跟在后面。“老师,你这什么修炼方法,累死我了。”“跑步的时候不要说话,此乃极限修炼之法,之后你修炼初步的‘谍影闪’需要足够的肉体强度和速度,今晚我就给你调制聚气灵液,还有一百来回继续,接着去绕山林跑

  • 系统之神傻呆子(上)

    “哇……左宇律,我回去后一定要抽你的筋扒你的皮,呜呜……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不对,他已经死了,应该是魂飞魄散才对。”擦擦眼泪,又继续骂下去!“死人左宇律。坏人左宇律,给我去死吧!呜呜……”“姑娘,你饿了吗?”再这样哭下去也不是办法的,眼睛都哭红了。“我才不饿。”她没好气地朝着他一嚷。“咕噜……”

  • 修仙之羡煞旁人在线阅读第五章

    天晴了,地平线上渐渐泛起一丝鱼肚白。世界被雨冲刷过后一片清明,草叶上沾着点点晶莹的露珠,树叶子更加苍翠。“啾啾~”鸟儿欢快的叫着。一只娇小的蜂鸟飞来,落地在古昔肩头,鸣叫了几声。古昔对它轻语一阵,然后说:“从现在开始,你便是紫眉城城主,而我是紫眉城城中斗闕宫宫主,信物我已经交于你手中,你眉间的三点樱

  • 武道千秋第八章在线阅读

    夜色已经异常的浓重了起来,大雨终于倾盆而下。一片嫩草全都匍匐在地。就连树枝都有些承受不住的上下摇晃,可是不断巡逻的侍卫和隐藏在不经意处的暗哨们却没有丝毫的躲避,大雨砸落在盔甲上的噼啪之声不断的响起。整整半夜,没有丝毫的停顿,越下越大。在破晓来临之际,更是呼啸不已,像是最后的挣扎,最后越来越小,成为毛

  •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天方巷口

    龙洞街天方巷,我本还做着美梦,突然有人猛拍了一下我旁边的桌子,我立马就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从竹椅上掉了下去。我一边回味着刚才的做的梦,一边暗骂着是哪个短命的打断了我的美梦,我抬起头朝着桌子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见天苟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子吵嚷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到天苟身后,看

  • 武尊第1章在线阅读

    这本书第一本书,分段不明确,对话不清楚,漏洞太多,改书了,去看我在这本书之后的书,为所欲为无敌系统!内容大体一样,只不过更加完善!

  • 全能神裔第一章

    ……“菲儿,你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哦!”在厨房忙碌的紫紫的打趣声随着流动的空气飘到了客厅中窝在沙发里的人的耳朵中。“呃?”失神的燕菲儿疑问的看向厨房中忙碌的小小身影。最近的她总是一副痴痴的表情,好像有一堆的烦恼围绕在她的身边,就像藤蔓一样爬满全身,可自己又说不出是怎样的烦恼。“你啊……。”看到燕菲儿这

  • 幻影无极第7章在线阅读

    一场小小的没有什么脑的风波暂告一段落,在比试的隔壁房间,那一首鹊桥仙被一个俊美的男子拿着,是的,是宸王殿下,因为后面的比试,伊揽月不怎么开声,以至于宸王不知道赢的那一首诗是什么内容。“好一个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君墨染把写诗的纸折起来放入怀中,嘴角扬起一抹欣赏和带着兴趣的笑意,门口的沈

  • 合道斩仙之第九章(9)

    “哦。”好诡异的气氛哦,遥遥望望品夏,又望望据说是她邻居的男孩。总觉得,他们俩之间有什么诡谲的气息在流动着。这让她在一边都觉得莫名尴尬,只好呵呵笑几声用来补救,说:“快走啦,刚才是早到,现在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啦。”边说边挽起品夏向外走去。道边的路灯杆粗粗黑黑,却在顶端雕着细碎的花纹,此时都亮着,洒了一

  • 剑三苍丐之千山暮雪在线阅读第六章

    一行四人,靠着陈琛手里手机微弱的光,将自己置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虽然恐惧,但是也不得不选择跟随了,毕竟谁都知道,再过几天,不被饿死也会被吓死,还不如拼一把。正如之前想的一样,六楼空无一人,他们顺利的走到了消防通道,“小滨子,你去把墙上的斧子取下来”只见小滨子笨拙的从墙上取下斧子,抹了一把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