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我的梦想都能实现第四章

2022/1/16 1:25:52 作者:白日天榜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梦想都能实现
我的梦想都能实现
作者:白日天榜来源:飞卢小说网
赵乐梦想着成为首富,梦想着翱翔太空,梦想着很多女朋友,梦想着长生不老…总之他有很多梦想。得到系统后,系统告诉他,他的梦想都能实现。给彩票号码,给黑科技,给公司管理经验,加魅力,加技能,加智商…最后站在世界之巅的赵乐发现自己的梦想都实现了…ps:无脑小白商业首富黑科技文,前期医疗领域,后期全面开花,后宫,不喜勿入。日更万五,量大管饱!(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过场动画:

首领办公室一片昏暗,某种奇怪的、带着将死之人味道的气息充斥在空中。

这对港口Mafia,注定是难忘的一天。

现任港口Mafia的首领躺在床上,费力的睁大眼睛,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挣扎声,他的神智已经不清醒了,但越是这种时候,人类这种生物,越是可以嗅到自己死亡的气味。

他的私人医生,精心为他挑选了一个适合到三途川旅游的好日子。

森鸥外的手术刀划破首领的喉咙,鲜血自破开的动脉喷涌而出,溅射在森鸥外的脸上,也溅射在墙壁上。

站在窗边的太宰治和白泽稚子没有被这种粘稠的鲜血溅到,但嗅到了它的臭味。

就像是恐怖片里的场景一样,森鸥外微笑着回头,手里的手术刀发出寒光,他笑道:“白泽君,太宰君……”

他大笑起来,脸上的血迹顺着下巴的弧度滑下。

是太高兴了吗?

白泽稚子一直盯着墙上血迹的视线晃动了一下,移到森鸥外的脸上,他期待的那个能够控制鲜血、经常在敌人受伤的那一瞬间便引爆对方血液的异能力者没有出现,现在,他的暂时监护人是森鸥外。

森鸥外负责他的心理安全和人身安全。

但一味的付出,向来是不长久的,白泽稚子也应该为森鸥外付出些什么,于是,他问道:“森医生,需要复活他,再杀一次吗?”

森鸥外的笑声止住,手术刀晃了几下,“……什么?”

太宰治轻飘飘的看了森医生意外的神情一眼,继续把自己的表情埋在黑暗里,他听到白泽稚子认真道:“森医生很开心。”

只是割了首领一刀,森医生就这么开心,复活几次,让森医生多割几刀,他一定更开心的吧?

森鸥外:……

他示意白泽稚子走过来,然后用手抹去手术刀上的血迹,擦在白泽稚子的脸上,“稚子,你真的有好好在学常识吗?”

白泽稚子皱了皱眉,说出自己是遵循什么规则而说出这种话的。“人类的社交礼仪。”

森鸥外失笑,他伸手,从白泽稚子的兜里掏出一个糖果瓶,打开。

从外表看,那真的是糖果瓶,可里面装满了安眠药,只有几颗彩色的糖果混在其中,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白泽稚子被喂了一颗彩色的糖果,在此之前,那只拿着糖果的手还抹过血,他有点嫌弃,但是没有说。

他含着糖果,探头去看躺在床上的首领,然后含糊不清的问:“唔,那要把他的血液取消吗?”

主观治愈系,只要白泽稚子在握住尸体的时候,心里认定的健康状态是人体没有一丝血液的样子,尸体的血液就会被“取消”。

一开始学会这种处理尸体的办法,还是因为他的哥哥,北川星极的异能力,和血液有关,也对血液极其敏感,可以感知到它们的存在。

只要把尸体上的血液“取消”,哥哥就不会发现他杀过人。

森鸥外把糖果瓶合上,他现在算是非法上位,如果让白泽稚子帮忙,把首领的死亡状态改成病死,他会轻松许多,但他拒绝了这个在其他人看来会很有诱惑力的提议,“不,稚子。”

他说:“你不需要学习人类的社交礼仪,如果你是一名强者的话。”

正常病死的首领遗体固然会为森鸥外减少很多阻力,但会增加更多的阻力,一些认识不到鲨鱼的虾米会瞎着眼地来找烦人的麻烦。】

那是一个很晴朗的一天,天很白,云很白,白泽稚子也很白。

太宰治被踹飞了。

在镭钵街,被一阵滚滚而来的烟尘踹飞了,飞的很远,从街这头飞到了街那头。

本来就警惕的跟着太宰治和白泽稚子、防止他们一言不和就打起来的广津柳浪呆住,他看了看太宰治落地的方向,又看了看白泽稚子,在某一瞬间,怀疑是白泽稚子终于忍无可忍,于是痛下杀手。

广津柳浪,是隶属于港口Mafia的武斗组织[黑蜥蜴]的百人长,被太宰治挑出来协助做任务的另一个倒霉蛋。

他大概五十多岁,头发是灰白色的,下巴处有一撮山羊胡子,戴着只有一只镜片的眼镜,嗅觉灵敏的白泽稚子可以闻到他身上浓郁的烟味,除此之外,白泽稚子又为他添加了一个标签。

[间接性脑洞达人]。

比如刚刚,太宰治明显是被情报里的那个有着重力异能的羊之王、中原中也踹飞,广津柳浪居然控制不住的把视线移向他,眼神里出现过一瞬间的‘白泽先生您不如忍忍、等任务结束了再打?’

其实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不怪广津柳浪,如果是其他人在这,可能已经试探性的夸白泽稚子打的好了。

哪怕他根本没动。

因为此时,他穿着一套与港口Mafia格格不入的白色西装,而且是大了一号的西装,虽然这样打起来的时候很麻烦,但是……

但是总给人一种太宰先生迟早要完的感觉。

谁都知道白泽稚子是个怪人,带着几分人外的气质,但还真没人敢光明正大的把他当人偶装扮,还选了一套更突出他人外气质的衣服,这种明面上的讽刺,太宰先生就算某天突然健康到住院,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吧……

白泽稚子瞥了他一眼,把他冷醒,“敌袭,不去看看吗。”

广津柳浪的智商和理智及时上线,他点了点头,匆匆地向太宰治被踹飞的方向赶去。

异能力是治愈系、并且‘毫无攻击力’的白泽稚子跟在他身后,漫不经心地走过去。

如白泽稚子所料,太宰治果然是被镭钵街的羊之王、他未来的固定搭档踹飞的,他们看起来相处的不太美妙的样子:中原中也一只脚踩住太宰治的胸口,太宰治冷淡地抬着下巴。

“这才是想要杀死某人的表情吧,”白泽稚子道,“羊之王的异能力是重力,我靠近不了他,所以,拜托了,广津先生。”

居然记住了我的名字吗?

广津柳浪有些意外,传闻中都说,除了森鸥外和尾崎红叶……

哦,如果要加上仇人的话,那么还有再加上一个太宰治。

除了他们,白泽稚子从来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甚至不拿同类看待,更别说是记住名字了。

“哈,”中原中也看过来,他抬起下巴,张扬的橘色头发仿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港口Mafia没人了吗,来的都是小孩子。”

白泽稚子眯了一下眼。

太宰治的额头缓缓流下血迹,把绷带染成了红色,他偏头,看了白泽稚子一眼。

他的异能力是人间失格,可以免疫甚至‘取消’其他异能力,也就是说,如果太宰治受伤,白泽稚子的治愈系对他毫无作用。

这很麻烦。

踩住太宰治的脚移开,几乎是同时,白泽稚子侧身,躲过中原中也的腿击,“我是治愈系异能力者,打架去找其他人。”

中原中也,是一个张扬而灿烂的人,他不适合待在镭钵街,也不适合待在港口Mafia,而是应该待在更光明的地方。

但他已经被森鸥外盯上了,那么如果不出意外,他就注定会是港口Mafia的人,而且会是被太宰治坑进去的,对森鸥外有好感,中原中也会是一名很好的属下。

广津柳浪不是中原中也的对手,但要拖住他一会儿,还是可以的。

白泽稚子半蹲下,盯着太宰治绷带上的血迹,“回去的时候换个绷带,不要被森先生看到。”

“白泽好冷漠哦,”太宰治的表情恢复正常,他懒洋洋的伸出手,“明明我们现在还是临时搭档呢~”

这绝对是故意的,白泽稚子握住他的手,用力把他拉起来,“也只是现在了,你的搭档,很快就会变成刚刚那个友好招呼你的羊之王了。”

“即将拥有固定搭档的、太宰先生。”

太宰治漫不经心的踉跄了几下,撞到白泽稚子的肩膀,他歪头,“原来这么想摆脱我吗,好伤心呀~白泽君,你的衣服好像脏了。”

白泽稚子:……

他想起来太宰治手里的那张银之神谕,以及在商场里,太宰治随手拽衣服出来让他换的潇洒姿态。

有那么一种人,永远可以漫不经心、不动声色的坑你,甚至还会蹲在坑边看你在下面的狼狈姿态。

及时止损也是强者需要具备的技能,白泽稚子淡淡道:“你打算怎么对付他?”

请合理解读他的话:你打算怎么让身为羊之王的中原中也乖乖投入港口Mafia,当你的搭档?

通俗一点,就是:你想怎么让中原中也众叛亲离?

这是白泽稚子和太宰治共事许久后,对他的最佳信任。

虽然太宰治并不想要,他没有拍身上的灰尘,而是扯了扯绷带,漫不经心的问:“白泽就打算站在这里,看港口Mafia的尊严被侵/犯吗?”

你在说什么鬼话?这次任务的主导者可是你,港口Mafia的尊严被侵/犯也是你的事。

用眼神传达了这种意思后,白泽稚子才道:“不要,我是治愈系异能力者,没有攻击能力。”

你又在说什么鬼话?难道当初直接闯进敌人大本营、运用异能力聚众审讯的人不是你吗?

太宰治同样用眼神传达,然后收回视线,把一份文件扔过去,“有关人员的情报,你可以先去交流。”

嗯?

白泽稚子打开文件,文件的前面记载的都是和先代首领复活事件有关的情报,后面是目睹并且存活下来的港口Mafia人员。

文件上附带照片,存活的那名港口Mafia人员,是一个留着长发、穿着大衣、围着红色围脖、戴着白色绒毛耳护一顶帽子,好像很怕冷似的缩起来的人。

哪怕隔着照片,白泽稚子都仿佛感受到了围绕在这个人身边的无尽寒冷,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照片上的这个人会冷成这样。

直到太宰治好奇的凑过来,白泽稚子才从某种突然发呆的状态中脱离,“怎么了怎么了?难道白泽居然真的发现线索了?”

白泽稚子把文件合上,夹到太宰治垂下来的绷带一角,“你这种惊奇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太宰治歪了歪头,“想想你以前的任务作风,你好像有点奇怪哎。”

是奇怪。

因为白泽稚子感觉,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名叫【兰堂】的人,是那种隐藏在记忆深处,被其他耀眼的存在遮挡,所以根本没有记住的人。

白泽稚子一定见过兰堂。

但他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他,又是什么样的场景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檀传说在线阅读第一章

    啪!“王东!把作业给我写一下!”一个人高马大的大胖子,一脸不屑的将作业甩在一个清秀少年的课桌前。嗯?神马情况?王东懵逼的抬头看着胖子,眼神中尽显迷茫。“草!装鸡毛啊!把老子说的话当放屁,你是怎么做到的?”王东的态度,让胖子十分的恼火,要知道这里可是教室啊!那么多看戏的同学,让他的面子往哪放?“这胖子

  • 非常规学神重生指南在线阅读第2节

    楼道内十分安静,除了狭小的窗户有那么一些光亮,其他地方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阴森可怖,电梯里面传来一阵令人不适的血腥气息,平日里白天黑夜一直亮着的指示灯也熄火了,只剩下那一片漆黑这个小区位于开发区附近,以前天天抱怨配套设施不全和泥头车扬尘的子夜没有想到,这种情况远远比困在人挤人的市中心要好了不少这个小区的

  • 末世之圣斗士系统在线阅读考试?很重要吗?反正考的上就ok了(重制版)

    寂夜虽然没到校,但出勤率还是够的,不算上一些杂七杂八的分,光凭考的分数上个大学简直比翻手还简单。这就是低调学霸的自信,羡慕不来的。至于其他同学嘛,恨不得眼睛脑子分裂的去复习,上厕所复习,吃饭复习,洗澡也满脑子也全是死记硬背的一些公式之类的结合,睡觉也压枕头底下,差点人书合一了。寂夜对此只能说:“人生

  • 分身世界正式开拍,无人看好传统文化?

    “怎么了?”望着办公室门口,那眼神复杂,美到摄人心魄的宋清如,陈瑜不由有几分疑惑。“陈总,这剧本……是你写的吗?”宋清如娇躯都开始有些轻颤,明显有些不相信目前国内竟然有人能够写出这样精妙绝伦的,满是传统文化的剧本。陈瑜楞了一下,这是系统生成,显然不是自己写的,可是世界上还有人能写吗?也只有自己能敲出

  • 渡域在线阅读第2章

    “谢谢方老师,我自己可以的。”楚寰宇却极为淡定地拒绝了方茜的美意,掀开了身上的毯子,坐起来后,沿着床边伸出白嫩小脚丫,轻松地套上了鞋,踩在地板上起了身。他迈动两条小短腿往前走。这身体他一时间还没完全适应,但数秒后,他便掌握了平衡。楚寰宇来到教室,装模作样地拿起几样玩具开始摆弄。但却无人知道,他此刻的

  • 横扫万族在线阅读第8节

    一夜无眠。陈义在清晨六点准时被唐健从床上砸起来。原因很简单,要查清楚鬼怪的来历与医院那块地的过去,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他是警察,刚好又负责这个案子,所以这个艰巨任务只有交给他来完成了。这让他不禁又想起昨晚得遭遇,以及对鬼怪的恐惧,又一次涌上心头。陈义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唐医生,我...

  • 天启战歌在线阅读第6章

    “小鸡,这江湖传言九贤王根本不会武功,现在看,太邪门了,他会妖法!”“别胡说,哪有什么妖法,我看就是人家武功太高,咱们瞧不出根底罢了。不管江湖传言如何,我们这次偷入王府被发现,没有追究,也别透露什么了。”“我晓得。”“王爷,就这么放过这二人了?”看着二人衣袂翻飞远去,朱梦龙收回目光,曹正淳不知道从哪

  • 破灭之极无奈重生

    华国,一座商贸极其发达的小城市内。程翎站在一座高层建筑的天台上,茫然望着脚下穿梭的车流,心中苦涩实在不知该如何用言语表达。在这个城市渡过了将近四十年的光阴,自小就是父母眼中的乖仔。因为是家中独子,父母也将全副心神都放在他的身上。从小到大的人生轨迹都被安排得妥妥当当。从上学到毕业,到工作,甚至是衣食住

  • 超神学院之人族至尊进入,新手村!

    “哦,颜少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还请回吧,千雪还有要事需忙,恕不能送。”很明显,夏千雪已经下了逐客令。此时的颜安圣真是有泪哭不出,本来想得好好的让夏千雪来求自己,趁机占一点便宜,而现在,变成了进退维谷的窘境。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不送吧,以后绝对没戏了,送给她吧,自己什么都得不到,游戏中的进程也会很

  • 去往切尔诺贝利初次进宫

    “傲霜,晴嬷嬷教你的规矩都学会了吗?记住,千万别惹事,少说话,知道吗?”多尔衮带着冷傲霜进宫见驾,可是担心冷傲霜会出错。“你已经说了八百遍了,不需要再重复了吧,我都记住了。”冷傲霜穿着清装跟着多尔衮和多铎进宫了。“你又忘了,要叫我阿玛。”多尔衮纠正着冷傲霜。“我不要叫你阿玛,要嘛直接叫你多尔衮,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