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网游之拳傲江湖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2/1/15 17:36:21 作者:王愤愤 来源:纵横中文网
网游之拳傲江湖
网游之拳傲江湖
作者:王愤愤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小人物,一个纷争的江湖,从皇城争霸,再到世界之巅,仅靠一双拳头能否笑傲江湖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这可以说是地府的最好写照,整个地府可以说是在一片黑暗和血红的空间内,到哪可视距离都不到五米,只有判官和阎王的府邸还有些人间的样子。据说有些玩家受不了主动删号重新创建别的种族角色了。

昏暗的视角,周遭仿佛如夕阳般,天是血红和黑暗结合起来的。放眼看去便是一座黑色的,简陋的石桥。它就是被人们称为的——奈何桥。奈何桥下流淌的是如同血液般深红的河水,据说哪个鬼魂不慎掉下去,便永世不得超生。桥的对面竖立着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帐篷,有些看去明显比较‘豪华’的帐篷上面还安装着一些简陋的牌匾,《地府中介》,《药品大全》,《刺龙保镖》,《天下镖行》什么的比比皆是,那是玩家们自己搭建的,有些是帮其他种族的玩家做任务的收取费用的店铺,还有些则是做装备买卖,药品和杂货生意的玩家。因为《神令》不允许其他种族的玩家在地府NPC处购买任何物品。地府玩家通常会从NPC处买来然后加价卖给其他种族玩家。

一群人熙熙攘攘的人群配合着糟乱的喊卖声让人有种冲突感。

奈何桥另一面的中间位置有处类似八卦阵的阵图,后面则是一座座阴森的高山,上面还有些锁链串接着这些山峰。阵法辐射呈圆形往外延伸,有将近一里的范围。在阵法外靠近桥的地方有两个地府NPC,这就是在华夏几乎家喻户晓的黑白无常,白无常和黑无常人们并称无常二爷,是专门捉拿恶鬼的神。白无常笑颜常开,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你也来了”四字。黑无常一脸凶相,长帽上有“正在捉你”四字。

此刻正不断有人从阵法中闪现出来,但大多数没什么例外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这也难怪《神令》不过才运行几天,玩家显然还不太明白地府的真实状况,只知道要做任务收集魂令才能复活。玩家们通过和黑白无常的对话才开始了做任务的阶段。

萧佳很无语,好好的升级碰到个次黄金BOSS,这不仅让他经验掉了百分之三十,更郁闷的是要在地府呆些日子了。

倒不是地府不好,是地府对别的种族不好,在这里要受到属性百分之五十的下降。在这里二十级大概只有十级的实力,甚至还不到。毕竟装备的属性加成还是很可观的,可以说装备下降比自身属性下降更为致命,更别提两者都受到地府的影响了。

《神令》中地府玩家死亡的话只有经验下降的惩罚,不用做复活任务。虽然选择地府的玩家不是很多,大概只占了百分之五不到的比例,这还不算那些已经删号重练的玩家。基本分为两类,一种是散人玩家,他们习惯了独来独往。一种是工作室,这也是地府的主要人群,也不能不佩服这群人,只根据官网上寥寥无几的一些资料就能摸索出地府是有‘钱途’的种族。

其他种族如果死亡没有和尚帮你复活或者佩戴特殊类装备的话系统就会遣送到地府,需要做地府发放的任务收集足够的魂令才可以复活到人间。魂令是禁止买卖的,不管你多么富有,到了地府就得老老实实做任务收集魂令才能复活。等级越高,则需要收集更多的魂令才可以完成任务。

上述两种复活技能和特殊类装备现阶段玩家是不用想了,复活技能只有三转以后的和尚才有机会学到,当然这个机会是非常渺茫的。至于特殊类装备就更别提了,最低要次仙级的怪物才有较小实际上是坑爹的概率才会爆出。

“嘿,哥们!需要我们帮你收集魂令吗?今天最后一拨生意了,跳楼价成功一个魂令只要一个金币,凑满二十人就开车。”一个刚走过奈何桥的玩家立马被几个人围住了。

“你们刺龙的人也太黑了!哥们,我们天下镖行只要九十五个银币,怎么样,魂令到了你包里我们才收取费用,一个魂令交易一次,信誉为本。”一个穿着大白卦的长发汉子也跑过来说道。

“这么贵啊,算了...我还是先自己去试试,不行的话再找你们。”这个玩家明显有些不敢相信,一个魂令要将近一个金币,我15级需要15个魂令才行,那岂不是要十五个金币。要知道目前大多数玩家的金币都是以个位数计算的。

“没事,我们先加个好友,我叫逸风,有需要话你可以联系我。”逸风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他明白魂令怪可不是那么好打的,这个玩家迟早会再来的。

“哼,逸风你怎么又坏规矩,大家开工作室都不容易,这样大家都挣不到钱了。”刚才说话的刺龙玩家说道,这是一个个儿不高,看上去很壮的刺头玩家。

“黑子,大家出来做生意,凭本事来的,要知道咱们这行竞争越来越激烈了,别这么小家子气,回头我请你去《地府酒楼》喝酒去。”长发大白卦汉子一副轻松的语气,看样子他和那个黑子很熟。

穿大白卦的长发汉子不是不想多赚钱,只是这行业竞争太激烈了,依《神令》目前的情况,再过些日子价格可能更低,这个价格不是魂令的费用价格低。而是随着玩家等级提高,金币的价格一直在慢慢下降。他当然要趁金币还在高位的情况下在前期多捞点金币卖掉。

地府常年不见天日,很少有人常时间呆在这里心情好的,但是工作室可不在乎这些,有钱赚就行了。

萧佳的心情很不好,这次不仅要掉经验,还要破财。二土闭关前已经跟他说过,如果不小心死亡的话,在地府千万别自己去做任务,去找那些地府玩家帮你做,掏些费用就行了。萧佳很舍不得,依他现在的等级需要的费用可不是一笔小数,虽然他已经算是大款了,现阶段金币十位数的玩家都不多,更别说金币上百了。

不过萧佳很明白,这无疑是最好的方法了,虽然他还没见过魂令怪,但从二土和黑白无常的语气已经听出来魂令怪不是那么好打的。

通过一番讨价还价后,萧佳已经决定让天下镖行的人来帮他做任务,一个魂令九十五个银币,只是现在时间太晚了,萧佳和天下镖行的老板逸风商定明天早上八点再进行任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公主画风不对之不一样的基因

    “你也是来挑战我的吗?真嗣?”小智非常自信,毕竟刚刚打败了他的宿敌小茂。“不,我只是来看看真新镇到底还有多少这么有实力的训练师,看样子,还真的不少。”真嗣的神色始终冰冷,丝毫看不出一点波澜。“这样啊......”小智很失落。“我听说大木博士发明出了一种神奇宝贝语言交流器,你要去看看吗?”真嗣难得这么

  • 我家皇兄是妹控(穿书)在线阅读第4章

    之前尼克扬-挑衅顾北生的动作早已让众多森林狼球迷不满,再加上眼瞎裁判的判罚,将森林狼球迷彻底激怒了。现在,顾北生没有跟他们多废话,直接隔扣尼克-扬,拿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尼克-杨被隔扣了之后,狼狈的站了起来。而顾北生直接对着他摇了摇手指,这便是穆大叔的招牌动作之一。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让你们知道,

  • 来自虚空的馈礼在线阅读第四节

    去公司,那得有公司才行!叶铭暗暗着急,这该如何是好啊。这个牛吹的,后续麻烦真是接连着来啊。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当你说一句谎话,要用无数的谎话来掩盖。逼已经装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吧。况且自己现在看起来,不正是一个有钱人的身份么?那接着吹就是了。“我的公司啊,不在这边,这两天刚好到这边考察,准备在这边投资个

  • 超能幻战在线阅读第9节

    朱芳慧来到协和医院门口,整理好自己的表情,然后上了电梯,直奔季主任办公室。一路上碰到很多小护士,纷纷和她问好,朱芳慧也微笑着回应,来到李主任办公室,朱芳慧迟迟没有进去,叹了口气,还是敲了敲门。“请进”“季主任”“嗯,来了,坐吧”朱芳慧坐下,还没有想好怎么说,季主任已经替她开口了。“美国那家医院的of

  • 末日逆转开门见山

    回过神,我抑制住心底的悲伤,抹掉眼角的泪珠,冷冰冰的看着他,“哼,命是我自己的,我想死就死,想活就活,用得着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你的话,不可信!”他走进屋里,在桌旁坐下,挥手让伺候我的那个婢女退下,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对着屋顶,淡淡问他:“你说哪一句?”“任何一句!”“是吗?那你是对自己的

  • 龙血传奇在线阅读第五章

    轻轻走过第五辑(联盟新成员)飞机,顾名思义,是可以飞的机器……自一战以来,飞机不断改变着人类的命运。这一次,轮到飞机A改变网管的命运了……当熊头把那团“飞机A”扔到马基儿的脚下时,发生了什么!正解:马踏飞机……为兄弟的我也实在不好受,于是我对他说,“过会儿借我抄……”书记也不好受,他对曹宇说:“钱子

  • 幻景这些那些全都要了(2更求收藏)

    光头大汉正打着电话,扫了眼走来的余乐也没多注意,别过头继续打着电话。“咚!”一道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回荡在空气当中。此时,余乐脸上的紧张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大笑,极为自来熟的揽住光头的肩膀。“哈哈,老二,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大汉身为光头,自然很讨厌别人碰自己光头的,更不要说这样敲了。正

  • 娱乐百年第9章在线阅读

    天刚蒙蒙亮,白起就坐不住了。这一夜,他的精神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罕见的只吸了一只香烟。和他几乎同时划开房门的是杜鹏,这倒是让白起有些意外。一般来说,胖人都是喜欢嗜睡的。“这么早。”他打了个招呼。“和你这种东西在一起,搞不好就死求了,谁能睡得着。”杜鹏道:“在说了,闻风看水,也要讲究个时候。我出去溜

  • 您已绑定终身锦鲤系统[快穿]之画卷的价值

    卖画?一脸茫然的凌慕白显然有些懵,他那室友见状,立刻又补了一句。“别傻站着啊!快做决定啊!人家老李的叔叔的老板,那可是一个大老板,听说,就连帝都,都有人家的产业!你总不能让人家大老板,一直等着吧!”闻言,凌慕白这才回过神。想了想,他随即点了点头,那画他本以为,只是个不值钱的挂饰,如果现在真能卖出去,

  • 影后养成手记在线阅读重回2000

    帝都到榕城的高速上,一辆汽车在绕城高速上疾速的飞驰着,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把脑海中那份忧愁,抛出脑海。这已经是梁八龙第十次破产了,三十好几的人了,依旧没有成家,自我安慰着自己是单身贵族。梁八龙自己也明白老大不小了,可依旧被房贷、车贷和银行贷款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可如果不能给她一个安逸的生活,凭什么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