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麻衣相师梦

2022/1/15 16:21:16 作者:桃花渡 来源:黑岩网
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作者:桃花渡来源:黑岩网
刚搬来的女租户总听见卧室内有异响,向我求助,我一看监控就让她立刻搬家……每天上午十一点开更,点追书,不迷路!品质保证,绝不断更!书友qq群:592324190(桃花渡书友会)报上自己的黑岩名就能进去了,欢迎大家!

“书呆子,这次还是活下来了,你这脑子还真是不错,不枉费读了那么多书,都读到你肚子里了。”一中年大叔拍着一个小伙子的肩膀笑道。而这被拍的小伙子也笑了笑,手指轻轻的戳了戳眼镜架子,“春叔,看你说的,我这也是靠运气而已,还不是你反应快。还有羽哥,要不是有他,我们早死了。”

身旁的另一个年轻人,也就是小伙子口中羽哥听到这些话只是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什么,表情也很是冷淡。“书呆子,别那么说,咱都是兄弟,还说这些有的没的。”那大叔听了,大笑几声说道。

“我……”那小伙子还想说什么,却被一旁的年轻人打断。“别说了,我们还没走出这扇门。”那年轻人指了指眼前的石门,轻声说道。

“对对对,羽哥说的不错,那我们先出去。我特别想出去,在这待了快一个星期了,受不了。”那戴眼镜的小伙子又推了推眼睛,急切的点头,能出去这件事令他高兴不已。

“嗯,那行,我们快出去,这一票赚大了。”中年大叔也不笑了,拍了拍身上的背包,那包鼓鼓的装着不少东西。

“哎,春叔,那你可得估好价,可得分我一份,最近穷死了。”小伙子听了之后也笑了,看着那中年大叔说道。

“行,不会忘了兄弟的,肯定分你一份,只是你小子,还差这点钱?”中年大叔摆摆手,一脸无奈。

“那可不,最近爹娘都不给钱了,咱这小本生意快不行了。就靠春叔你救济救济了。”戴眼镜的小伙子做出很穷迫的样子,摊手说到。

“安静。”而另一边的年轻人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已经上前摸了摸眼前的大门,忽然回头轻声喊到。

两人立即停下聊天,一齐看着前面摸门的年轻人。而那年轻人试探了几下门,眉头一皱,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羽哥,怎么了?”小伙子一看不对,也开始紧张起来。

“阿羽,没出事吧。”而那中年人也是上前问道,但是这对年轻人的称呼却不一样了。

“没事,别靠近。”年轻人眉头渐渐放下,只是示意他们千万别靠近。然后在安静下来之后,又试探了几下。“门上机关不小,你们一会都往后退,别靠近。”年轻人好像摸出了什么门路,回头向身后的人说。

“好。”后面的两人则是异口同声的答应着,然后快速的往后退,不出一会就退到了七八米开外。

年轻人看后面的两人已经退得差不多了,也是退后几步向前小跑一下,然后抬腿一踹,直直的踹到石门正中心。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看着很厚的石门竟然开始开裂,并且是由中心往两边开裂。而这年轻人有了些喜色,也快速的向后退去。就在年轻人退到远处的时候,那本来开裂的石门竟然炸开了。

轰隆的一声,石头飞溅,场面吓人,怪不得之前要求后退,原来是这样。而年轻人身后的两人则是见怪不怪,一脸淡定,似乎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羽哥,你的身手还是那么厉害,什么时候教教我。”小伙子张嘴说到。

“你学不了。”年轻人没什么表情,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气恼。而小伙子却是没什么反应,只是点点头,一副早就知道你会那么说的表情。

“呀,不对,还有。”而那中年人却没有说话,而是指着前方说到。之前本来石门炸裂,而他们离得又远,没有看到炸裂的石门之后竟然还有一扇门。

“哎呦我去,这都什么玩意。这怎么还有,这是存心不让人出去是不是。”那小伙子可算气着了,破口大骂道。

“我再看看。”而年轻人也是略微有点惊讶,挑了挑眉又走向前去。而那中年人见状也跟了上去。到了前面,一堆石头,而在石头堆前面却还有着一扇大门。也是石头做成的但是奇怪的是,这石头竟然有些不对,整块石头都显出一种不正常的暗红色。好像,好像鲜血在上面凝固了!

“这,这,不会是鲜血封门吧?”那中年人看到之后也是不敢相信,结巴了两句才说出话来。

“什么是鲜血封门啊?”小伙子也来了,有些疑惑的问道。

“就是拿活人杀了,用血献祭,然后造成怨气封住这扇门。”年轻人抢在中年人面前开口说话了,解答了小伙子的疑问。

“这样啊。”小伙子点点头,明白了什么。

“书呆子,你可不要小瞧了这门,这可是由九九八十一个人的鲜血浇灌而成的,可厉害着呢。”中年人看小伙子只是略微震惊,又补充说道。这一下可惊呆了小伙子,他不敢相信的看了看眼前的石门,这竟然是由八十一个人的鲜血浇灌而成,实在令人胆寒。

“这门,我开不了。”而那年轻人又一次上前试探,几分钟之后淡然的说出他的结论。

“这样啊,没事,阿羽你也不错了。这个就靠**了,管它什么,全部炸了。”中年人沉思了一下,然后才出声。

“春叔,这样,不会塌吧?”小伙子听了中年人的话,担心的开口说道。“放心,死不了,爷自有分寸。”中年人却是大笑,让小伙子放心。

“那行,春叔你小心,我和羽哥先躲着了。”小伙子明显有些犹豫,但是还是听从了中年人的话,然后和那年轻人一起离开到足够远的距离。中年人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从满满的背包里掏出**,准备导线引爆。中年人做好一切之后点燃导线,也躲到了某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等待。

不出一分钟,轰隆一声,石门果真被炸裂。中年人表情倒是很开心,只是由于离得不够远,耳朵轰隆隆的。而这时那两个年轻人也走了过来,但是那小伙子耳朵也不好受,还是那年轻人好些,表情依旧冷淡。“书呆子,阿羽,成了,我们走吧。”中年人耳朵也是嗡嗡的响着,并不好受,只能大着声音喊到,然后率先走出去,他身后的两个人也随后跟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凤家小女初长成第9章在线阅读

    朔原与夏央正在交往的事情以各种版本开始流传开来……全校为之沸腾,大家都忐忑地猜测着黎拉拉到底何时会出手。早晨,阳光澄澈透明地照耀着大地。夏央心情很好地深吸了一口气,刚想走进班级门时,门上忽然一大桶水从天而降,夏央身姿敏捷地躲了过去,回头看着在地上咕噜咕噜滚动的塑料桶,夏央弹了弹落在身上的水珠,低声道

  • 公主画风不对之不一样的基因

    “你也是来挑战我的吗?真嗣?”小智非常自信,毕竟刚刚打败了他的宿敌小茂。“不,我只是来看看真新镇到底还有多少这么有实力的训练师,看样子,还真的不少。”真嗣的神色始终冰冷,丝毫看不出一点波澜。“这样啊......”小智很失落。“我听说大木博士发明出了一种神奇宝贝语言交流器,你要去看看吗?”真嗣难得这么

  • 我家皇兄是妹控(穿书)在线阅读第4章

    之前尼克扬-挑衅顾北生的动作早已让众多森林狼球迷不满,再加上眼瞎裁判的判罚,将森林狼球迷彻底激怒了。现在,顾北生没有跟他们多废话,直接隔扣尼克-扬,拿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尼克-杨被隔扣了之后,狼狈的站了起来。而顾北生直接对着他摇了摇手指,这便是穆大叔的招牌动作之一。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让你们知道,

  • 来自虚空的馈礼在线阅读第四节

    去公司,那得有公司才行!叶铭暗暗着急,这该如何是好啊。这个牛吹的,后续麻烦真是接连着来啊。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当你说一句谎话,要用无数的谎话来掩盖。逼已经装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吧。况且自己现在看起来,不正是一个有钱人的身份么?那接着吹就是了。“我的公司啊,不在这边,这两天刚好到这边考察,准备在这边投资个

  • 超能幻战在线阅读第9节

    朱芳慧来到协和医院门口,整理好自己的表情,然后上了电梯,直奔季主任办公室。一路上碰到很多小护士,纷纷和她问好,朱芳慧也微笑着回应,来到李主任办公室,朱芳慧迟迟没有进去,叹了口气,还是敲了敲门。“请进”“季主任”“嗯,来了,坐吧”朱芳慧坐下,还没有想好怎么说,季主任已经替她开口了。“美国那家医院的of

  • 末日逆转开门见山

    回过神,我抑制住心底的悲伤,抹掉眼角的泪珠,冷冰冰的看着他,“哼,命是我自己的,我想死就死,想活就活,用得着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你的话,不可信!”他走进屋里,在桌旁坐下,挥手让伺候我的那个婢女退下,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对着屋顶,淡淡问他:“你说哪一句?”“任何一句!”“是吗?那你是对自己的

  • 龙血传奇在线阅读第五章

    轻轻走过第五辑(联盟新成员)飞机,顾名思义,是可以飞的机器……自一战以来,飞机不断改变着人类的命运。这一次,轮到飞机A改变网管的命运了……当熊头把那团“飞机A”扔到马基儿的脚下时,发生了什么!正解:马踏飞机……为兄弟的我也实在不好受,于是我对他说,“过会儿借我抄……”书记也不好受,他对曹宇说:“钱子

  • 幻景这些那些全都要了(2更求收藏)

    光头大汉正打着电话,扫了眼走来的余乐也没多注意,别过头继续打着电话。“咚!”一道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回荡在空气当中。此时,余乐脸上的紧张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大笑,极为自来熟的揽住光头的肩膀。“哈哈,老二,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大汉身为光头,自然很讨厌别人碰自己光头的,更不要说这样敲了。正

  • 娱乐百年第9章在线阅读

    天刚蒙蒙亮,白起就坐不住了。这一夜,他的精神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罕见的只吸了一只香烟。和他几乎同时划开房门的是杜鹏,这倒是让白起有些意外。一般来说,胖人都是喜欢嗜睡的。“这么早。”他打了个招呼。“和你这种东西在一起,搞不好就死求了,谁能睡得着。”杜鹏道:“在说了,闻风看水,也要讲究个时候。我出去溜

  • 您已绑定终身锦鲤系统[快穿]之画卷的价值

    卖画?一脸茫然的凌慕白显然有些懵,他那室友见状,立刻又补了一句。“别傻站着啊!快做决定啊!人家老李的叔叔的老板,那可是一个大老板,听说,就连帝都,都有人家的产业!你总不能让人家大老板,一直等着吧!”闻言,凌慕白这才回过神。想了想,他随即点了点头,那画他本以为,只是个不值钱的挂饰,如果现在真能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