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秦时明月之我是天明大牌伴读

2022/1/15 3:21:21 作者:紫羽明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秦时明月之我是天明
秦时明月之我是天明
作者:紫羽明月来源:晋江文学城
讲述一个想穿去终极却穿到秦时还附带变性的少女,的奋斗人生

“爹爹,为什么?”霍希真想过韩葙会反对她出宫,可她没想到,他反对得那么迅速,连点撒娇的时间都不留给她。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霍希真以前也跟霍希元出宫去过,还是霍清亲自允许的,结果每次都被玩得惨兮兮地送回来,韩葙为此没少和霍清闹别扭。

今天霍希真在他面前作低服软,他还以为她懂事了,却没想到,她是为了能出宫玩才哄他高兴的,而这些,搞不好还是霍希元教她的,想到这里,韩葙对霍希元的不满,上涨到了极点。

“爹爹,你就让我去嘛,我会早点回来的。”霍希真在韩葙脸色忽变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韩葙肯定误会了她,以为她是被霍希元教着来讨好他的,好让他同意自己出宫玩。

“你真的想去?”韩葙微微眯了眯眼眸,他就搞不懂了,霍希元的王府有什么好的,霍希真三番五次吵着去玩,他要是不允,她就去找韩葭,去找霍清,韩葭或许还能坚定立场,霍清就不同了,她最喜欢看到她的女儿们亲密相处了,从来没有不许的,他根本拦不住。

霍希真一看有门,赶紧点头,反正霍希元不知道她换了灵魂,肯定还当她是原来的霍希真,她跟着她,也好近距离观察对手的情况,等她以后逐步展示出自己的实力,就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我是不许你出宫的,你要实在想去,就去求你母皇,只要她准了,我也拦不住你不是。”就算霍希真在自己这里求不到出宫的腰牌,霍清早晚也会给她,韩葙干脆把人直接支了过去。

“呃?”霍希真傻眼了。韩葙这语气,很像小朋友生气的时候说“我不喜欢你了,我不要和你玩了”其实心里却想着别人回来哄自己去,她要不要求霍清呢,要是去了,今天在韩葙这里的努力,可就全部白费了。霍希真艰难地做着思想斗争,最终的考虑结果是不去。

算了,还是亲爹比较重要,看韩葙那么担心的样子,她对上霍希元,肯定是被欺负得没有还手之力,她要是不想被霍希元看出破绽,就得继续被她欺负,她要是做出了有力回击,不被霍希元看出有鬼才怪,她现在什么资本都没有,肯定斗不过霍希元,而且还在宫外,被人欺负了求救的地儿都没有,不去也罢。

“真真,你真的想好了?”韩葙似笑非笑地看着霍希真,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些许端倪。

“我想好了,大姐哪有爹爹重要,我不出宫了,就在宫里陪着爹爹。”霍希真临时改变主意,决定不跟霍希元出去了,她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只要霍清看到了她的表现,意识到她不是过去那个小笨蛋,霍希元算什么,她不能本末倒置。

“去去去,我不用你陪,你要是困了,就到外面炕上歪会儿,要是不困,就回长信宫看书。”后宫事务繁杂,又有宁贤君那种不省心的人存在,韩葙半点来不得松懈,每天从早忙到晚,中午再不歇歇,就要吃不消了。霍希真也意识到,她好像打搅到韩葙的午休了,赶紧告了辞,准备宫里各处溜达溜达。

可惜霍希真运气不太好,到御花园随便转转,居然就遇到霍清和霍希元了,那两位不仅在逛园子,霍清还在不时考校霍希元的功课。

既然碰到了,霍希真也不敢装作没看见,赶紧上前请了安,霍清倒也和蔼,直接叫了起,还把她拉到身边,也跟着一起逛御花园。

霍希真偷偷吐了吐舌头,紧张地跟了上去。穿到云苍有段时间了,她见得最多的是韩葭和霍希贤,跟韩葙不亲是源于误会,跟霍清也不亲就是出于畏惧了。

倒不是说霍清对霍希真有多严厉,恰恰相反,三个皇女里面她对霍希真是最和蔼的,霍希元去年刚刚进入朝堂,给霍清办差,稍有差池,就被骂得狗血淋头,霍希文更惨,霍清直接当她不存在,不给差事,也不给封府,就这么含含糊糊在宫里住着,有了霍希文这个反面例子作对比,霍希元被骂得再惨,心里也是平衡的。

只有霍希真,霍清对她绝对是好得没话说,但是霍希真还是本能地感觉到,霍清对自己的好,是带着些许怜悯和失望的,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所以尽量躲着霍清。

因为前面在考霍希元,霍清一时没收住话题,看到霍希真也问了两个问题,本以为她答不上来的,正想安慰她,不料霍希真却说了上来,说得还挺流畅。

“真真,表现不错,是你自己学的吗?”霍清问霍希真的问题很简单,基本就是五六岁小朋友的水准,但是霍希真能答上来,霍清听了还是很高兴,走到她面前柔声问道。

“回母皇的话,是五哥教我的。”本着有福同享的原则,霍希真把背后功臣霍希贤推了出来。

“是希贤啊。”霍清赞许地点了点头,命人给霍希贤送了两方上等好墨过去,还特地传话,说他身体不适,就不用过来谢恩了。

当初,霍希真好容易捡回一条小命,却没了往日的灵性,不要说读书写字了,就是跟人说话,反应都要慢半拍,霍清不甘心,给她请过不少师傅,结果每个师傅都撑不到十天就向皇帝请辞,原因是六皇女资质鲁钝,无法教育,你前面刚讲过一遍的内容,隔上一刻钟再问,她立刻就不记得了,这样的次数多了,霍清也就认命了,虽然锦衣玉食供着霍希真,却是再也不提让她读书的话。

霍清没让人教,可是云朵和霍希贤私下教着霍希真的事她却是知道的,也不反对,就是不大关注,她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不想这么些年过了,霍希真竟然真的恢复了些,虽说她的学习进度,远远落后于她的同龄人,不过她问的内容,却是霍希真以前没有接触过的,她现在能回答,就说明她的心智,已经恢复不少。

再说刚才她听霍希真说话,也是有理有据,不像前几年,经常颠三倒四,不知所云。

“对啊,都是五哥在教我。他每天教我写字、背书。可是母皇,我一个人读书好无聊,我听五哥说,大姐、二姐以前都在皇家书院的,我能不能也去。”到皇家书院念书,是霍希真给自己制定的第一步计划,她现在年纪还小,不可能像霍希元那样进入朝堂,在给霍清办差的同时招贤纳士,可她不能没有自己的人脉啊,皇家书院就是最好的地方,能进入那里念书的,都是皇亲国戚和二品以上要员家的子孙,只要她有心,总能拉拢几个人的。

“母皇,真真想去书院念书是好的,可她不过刚启了蒙,去书院的话,该去什么班次呢?”不等霍清开口,霍希元就给霍希真摆了个难题出来。

云苍的皇家书院分四个等级,天地玄黄。这个等级是靠年龄和学识分的,黄字班是启蒙班,学生都是刚认字的孩子,普遍在六到八岁之间,偶有资质较差的,也不会超过十岁;玄字班是初级班,学生是从黄字班毕业出来的,从玄字班开始,分班就不完全是看年龄了,而是看学识,玄字班的学生,最小的七八岁,普遍十来岁,最大的十二三岁,要是十四岁还考不上地字班,就不用在皇家书院待了,直接卷包袱回家;地字班就读的,则是玄字班毕业的学生,年龄横跨十岁到二十岁之间,如果一直考不上天字班,可以在地字班读到二十岁毕业;天字班是皇家书院师资力量最雄厚的地方,除了皇女,其他人都要很努力才能考上的,但是能进天字班,还能顺利毕业,这辈子的仕途,基本就不用愁了。

皇女们不用考试,一般是按年龄选班的,六岁进黄字班,八岁进玄字班,十一二岁进地字班,十四五岁进天字班,一直到二十岁。霍希真今年十岁,正常来说该在玄字班的,而且准备进地字班,但是凭她现在的基础,在黄字班搞不好都是最差的,霍希元就想,霍希真应该没脸跟群六七岁的孩子混在一起吧,而且她还不如别人。

听了霍希元的话,霍清果然皱起眉头,看来霍希真去书院的事情得缓缓,她先请上几个师傅,给她恶补下功课,等她够上玄字班的水平再说吧。

一看霍清皱眉,霍希真就在心里咒骂上了霍希元,我愿意去黄字班丢人现眼还不成么,你跟着捣什么乱,我要是去不了书院,回头再找你算账。

“母皇,可不可以啊?”霍希真拖长声调,就差没扑到霍清身上撒娇了。

“真真,去书院的事情,咱们先缓缓,母皇先给你找两个师傅回来,让她们单独教你,然后再去书院。”霍清的语气很温柔,却不容置疑。

霍希真很有眼色地没有再闹,只是委屈地说了句,“那能不能给我找个伴读,一个人读书真的很闷。”

“伴读没问题,回头就让你爹爹给你挑人。”霍清立即答应下来。霍希真挑衅地看了霍希元一眼,你使坏也没用,我还是有师傅和伴读了。

实在去不了书院,霍希真的底线就是师傅和伴读,书院什么的,等她赶上进度再说。

给霍希真挑伴读,韩葙的动作很快,他和韩葭商量好,第二天就把人领进了宫,就是成庆宗姬韩萱的小女儿,韩海棠。

韩海棠今年十二岁,在皇家书院的玄字班就读,原本下半年就要升地字班的,结果被韩葙提溜了进宫,直接降到了黄字班的水平。

初见霍希真,韩海棠表现得倒是恭恭敬敬,不过霍希真还是很明显地发现了,韩海棠对她的态度就是看着像那么回事,其实无所谓。

可就是这样,霍希真也不敢得罪这位看上去就很大牌的伴读,首先不说韩海棠是霍谦的孙女、是韩葭的侄女、据说还是韩葙看中的未来媳妇,单说霍希真在学业上对她的依赖,她就惹不起她。

霍清给霍希真找的新师傅水平相当不错,两位都是翰林院的新科进士,虽然年轻却是学富五车,可能就是学问太深了,这两位给霍希真讲课,反而不恰当,因为她们讲的,她根本就听不懂,倒是韩海棠听得津津有味,最后就演变成师傅们给韩海棠讲课,韩海棠再给霍希真传授,中间拐了个弯以后,霍希真终于能听懂师傅讲的内容了。

虽然底子很差,但是霍希真的学习能力却是很强的,经过整整两年的努力,她总算够上了地字班的水准,韩海棠也得以在迟到两年之后,终于进了地字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被攻略的对象第八章在线阅读

    听到这话,林沐有些犯嘀咕,自己为了积分折腾了半宿,而系统竟然在想着法的让他花积分,绝对的奸商!但不管咋说,林沐也没法让系统更改设定,抱怨一句也就唤出了商城页面,查看里面都能兑换什么。“诶?系统,这里面怎么还能兑换老鸨调教?”“主人,体系激活是有时限的,时限归零则消除相关能力,此时主人有关老鸨调教的能

  • 在机甲年代当老师在线阅读第2章

    从林间花影摇曳,却又云雾飘渺,燕昭霞也不知身在何处,只见得眼前流光洛影,步步生花,却似神仙景地一般,心中愈觉惊奇,虽感怪异,倒也不觉得有一丝害怕的情绪。穿过一条幽径,忽然听得水声响亮,轰轰隆隆不绝。抬首望去,却见前方有一条瀑布从耸入云端的高崖上倾泻而下,若银河倒挂,注入一座清澈明亮的大湖之中,激起千

  • 灵渊行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章吸星大法(求收藏)“队长,这个残次品杀不杀”?夏语的牢房门口,几个牢房守卫此时端着抢对准着他,这个残次品在这地牢里面的身份有些特殊,因为这家伙吃了这么多的基因药水,可身体就是没有半点改变,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博士最喜欢找他试药,所以队员们此时有些顾虑,怕自己错杀了这个人。守卫队长却是轻轻哼

  • 正阳门下:保底签到在线阅读第4章

    “怎么可能,歌声怎么可能达到这样的地步,好想哭,心里好难过……”在场的众人被陈一川一首歌曲唱得震惊不已。他们从来没想过,有那么一首歌,能让自己的心境有如此波动。甚至主持人孟大光头都深吸了一口气。因为此时,他的眼框中,竟然有着泪水在边缘打转。他为自己的过去而难过!想到了小时候,自己生病,脑袋上的头发,

  • 异能妞妞撞上冷酷邪帝直播坐过山车(求收藏)

    这下,崔主管再也无法聒噪了,每当他想要开口说话,就有鲜血从口中流出。这一幕太过突然,以至于,当崔主管摔坐在地上时,那沉闷的响声才让众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叶冰雨惊讶的张开小口,没想到唐修竟然会采用这么直白的方式让对方闭嘴,想到之前那句“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再看看瘫坐在地满身是血的崔主管,叶冰

  • 都市灵魂摆渡者在线阅读盘古小队

    盘古小队的成员看着自家队长黑着脸,走进了一间包间!所有人都是一头的问号!盘古小队的名称来自于邓晨的代号——盘古!队长平时没有任务的时候可是和大伙是兄弟相称的,小队成员感觉今天邓晨冷漠地有些奇怪。四名小队成员习惯性地用眼光进行交流。炸药:别问我,我不擅长动脑子,只强于正面硬钢!熊猫:电脑网络系统相关的

  • 借尸填魂之闯大祸了

    接下来,由于被城主夫人盯得紧紧的,魏言也找不到机会,不由得暗暗叫苦。风萧萧息易水寒,壮士……壮士你好命苦啊,本大爷不要嫁人,本大爷是男人,更何况本大爷才十岁,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完蛋了我的青春,完蛋了我的未来,还有我的异世界生活,来之前可不是这么说滴。天啊!放过我吧!……宴会已经步入了后半段,前半部

  • 一袭华袍·续在线阅读第7章

    繁星点点,月色撩人。月影婆娑,柔和的月光穿过薄薄的云层洒向繁忙了整日,终缓缓归于平静的大地。城市中霓虹灯的光穿透了寂寥而黑暗的无边夜色,灯火辉煌。不远处不时传来鸣笛声,夏蝉一直聒噪的“知”“知”不停,似是唯有不停叫嚷,才能体现出它们短暂一生的价值。微风轻浮,在这沉闷的夏日带来丝丝凉意,吹起女孩和男孩

  • 逆世妖尊在线阅读第一章

    孽债\\木兮娘2019\08\08杜云生再次梦见自己在乞罗寨里的两个月。乞罗寨在偏远的大山里,那里世代居住着一支神秘的苗族族人,据说寨民无论老□□女都会蛊术。杜云生一开始认为蛊术是无稽之谈,虽然寨子里毒虫很多,但谁让寨子地处大山深处?他带了很多驱毒虫、防毒虫的药水,但没有用,同去的助理还是被毒虫咬得

  • 「数码宝贝」长长短短心韧神强 强者为尊

    宇班心想自己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扎桩到底是个什么内容?“小子们看好。扎桩,乃是习武之根本。一个武者不论什么修为,根底扎实才不会被撼动。”卢比达说至此,立马做出一串动作。首先双手成掌,由腹部手面朝上缓缓上提,此时只见卢比达双手外部出现淡黄色极力涌动,“首先乃是丹田提炁”卢比达边做动作边说,手面提至肋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