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都市:我能改变过去二十年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2/1/15 4:39:14 作者:大唐罗成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我能改变过去二十年
都市:我能改变过去二十年
作者:大唐罗成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款神秘的APP,使得唐川居然能够来回穿越到二十年前的世界,并且二十年前的世界改变之后,后世也会跟着改变。如此,世界顿时就变了。二十年前,当所有人对于小马哥的软件嗤之以鼻的时候,唐川到了。二十年前,当所有人说大明湖畔那家伙是个大忽悠的时候,唐川又到了。.......二十年前,所有人都说唐川是个傻子,什么东西看不到前路他投资什么。但,二十年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二天一早,林灼灼和林贵子又被周翠花安排去山上割猪草,砍柴。

这个安排林灼灼喜欢,要是像之前一样下地干活儿,一来她不会,二来也不能去山上采草药了。

“要是今天再回来的晚了,就别怪我们不给你们留饭!”林田妮在一旁凉凉的说道。

林灼灼淡淡的道:“如果你们按从前的饭点儿做饭,我们肯定晚不了,就怕你们故意提前吃饭。”

周翠花脸色顿时难看,骂道:“你个死丫头,天黑了才回来,老娘给你留饭才怪!老娘养着你们两个赔钱货就已经是发善心了,吃个饭还挑三拣四。”说着,又要抄家伙想要打这两人。

林大齐扯了扯周翠花。

周翠花看到林大齐的眼神,又冷静下来。

“去割猪草吧,中午不要误了饭点儿。”林大齐道。

“嗯,知道了,爹。”

林灼灼和林贵子出了门之后,林灼灼心中怪异的感觉更甚。她之前醒过来就觉得林大齐和周翠花有些怪怪的,说不上来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在昨天他们两口子从镇上回来之后,就更加明显了。

“你有没有觉得我爹娘这天哪里奇怪?”林灼灼问了问身边的林贵子。

林灼灼想,林贵子毕竟从小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应该能感觉到才对。然而,她却忽略了一点,林贵子是个小子,神经粗。

想了想之后,林贵子茫然的摇了摇头:“没啊,还跟从前一样。”他这个大伯一直都这样,阴沉着脸,很少讲话。

林灼灼毕竟也没跟林大齐接触几天,那些印象都是原主的印象,感觉自己太敏感了,就没再继续聊这件事情。

不一会儿,两个人就走到了山脚。

看着离得不远的山洞,林灼灼想,里面的那个可怕的男人应该已经离开了吧。昨晚上就已经退烧了,此时肯定早就醒过来了。正好,她今日去山洞把家里的东西收回去。

进去之后赫然发现,那人竟然还躺在石床上。林灼灼心里一惊,步子立马放轻了一些,生怕吵醒了那人。

待离得近了,听着浓重的呼吸声,林灼灼发现,这人是真的没醒。摸了摸额头,竟然又有些烫了。这可真是奇怪了,难不成昨夜踢了被褥,冻感冒了?

想到这里,林灼灼顿觉头疼。这么个男人,就是个大麻烦。多住一日就多一分被村人发现的可能,得赶紧给他治好病让他离开才是。

接下来,林灼灼又给他煮了粥。

林贵子闻着粥的味道,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昨晚上他就没吃饭,今早上周翠花又做得少,他只分到了一块粗面馒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根本就没吃饱。

林灼灼虽然心疼,但依然没有把粥给林贵子喝,昨天买的米已经用完了,这是最后的一点儿。

“你再忍忍,一会儿姐去采了草药回来就去镇上给你买肉包子吃。”

林贵子咽了咽口水:“好。”

给沈其煜喂了粥之后,药也煎得差不多了。

“姐,我想去茅厕。”林贵子突然捂着肚子说道。

“行,那你快去。”

“好。”

林贵子走后,林灼灼端起来药给沈其煜喝。今天倒是比昨天好喂多了。

林灼灼看着沈其煜脸色红红的样子,忍不住感慨:“哎,你快快醒过来吧。我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呢,可没这个闲工夫照顾你。不过呢,希望你醒过来之后不要怪我弟,也不要怪我们家小白。昨日是你先拿着剑威胁我,我弟才让小白过去撞你的。而且我家小白只是轻轻一撞,我看过了,你腰上只有一点点淤青。你之所以会倒下,多半是跟你先前受了伤又发烧有关。怎么说那个恶人也是你。我本不想救你的,但我爷爷是个中医,若是不救你,被他老人家在天上看到了要怪我没有善心了。看你这模样,再看你身上穿的衣裳,这皮相,也知道你不是寻常人。希望你看在我姐弟俩救了你的份儿上,不要报复我弟弟之前的作为……好了,药喝完了,希望你赶紧好起来吧……唔”

沈其煜感觉自己已经迷迷糊糊的躺了很久了,身边似乎有个姑娘一直在照顾他。只是这姑娘不知何时突然走了,他等了很久都没等到那姑娘回来。

就在他以为这姑娘不会回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这姑娘又回来了。

这姑娘哪里都好,就是有点吵。

肚子里刚刚填了些东西,他正昏昏欲睡,却听到耳边不停的叽叽喳喳的声音。

忍无可忍,沈其煜用上仅有的力气,一把扯了扯这姑娘,想要让她闭嘴。然而,却不知怎的,这姑娘却突然压在了他的身上。

双唇触碰到一起的瞬间,陌生的感觉让沈其煜心脏跳动得有些快,眼睛也忍不住睁开了。

林灼灼瞪大了眼前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嘴唇上传来的是滚烫的热度,心脏跳动的像是快要跃出来胸膛一般。脑子也混混沌沌的。

片刻之后,林灼灼的理智终于回归了。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又亲她!

沈其煜受了伤又在发烧,力气有限。林灼灼很快便挣脱开了,先是用袖子擦了擦嘴唇,接着又给了沈其煜一巴掌。

插着腰指着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的沈其煜,愤怒的说道:“老娘看你晕倒是因为我家小白才心生愧疚,大发慈悲的救你,你就是这样回报老娘的?竟然敢轻薄我,你活腻了!”

不料,沈其煜在看了林灼灼几眼之后,眼睛似是非常沉重,慢慢的又闭上了。

林灼灼更加郁闷了,吼道:“喂!轻薄了老娘竟然还敢装死?”

说着,就要上前掐沈其煜。然而,耳边很快就传来了沈其煜平稳的呼吸声。看着沈其煜有些红的脸色,林灼灼顿时泄气。

难道这人根本就没醒?也不知道现在睡着是装的还是刚刚清醒是装的。

“臭流氓,要不是看你还病着,姑奶奶可不能这么便宜饶了你。哼,饭也喂了,药也吃了,你自生自灭吧。”

虽然嘴上如此说,林灼灼还是给沈其煜盖好被子之后才气冲冲的出去了。

刚走到山洞门口,就看到解决完内急,一脸轻松的回来的林贵子。

“咋了,姐?”

“没怎么,采药去!”林灼灼大吼。

“啊?他吃完药了?”林贵子有些茫然,不解林灼灼为何生气。

“管他死活,快走。”那个死流氓,提起来他林灼灼就来气。这可是她的初吻啊,竟然被一个不知姓名的野男人给夺走了!就算她骨子里是个现代人这事儿也不小!

“哦,好。”

一个时辰后,林灼灼和林贵子背着一篓子草药下山了。

“姐,咱们没割猪草,也没砍柴,婶娘会不会打我们啊?”林贵子对周翠花的害怕已经积累了很多年了。

“不怕,等拿着草药去镇上换了钱,咱们吃饱饭回来再砍也来得及。”林灼灼说道。

“好,我听姐姐的。”

虽然对沈其煜心中存着气,但林灼灼在去镇上之前还是去看了他一眼。

只是,到了山洞里之后,却发现沈其煜不见了。

“啊?姐,他走了吗?太好了,终于离开了,要不然我总担心他要杀了咱们。”林贵子顿松一口气。

林灼灼却蹙了蹙眉,仔细的看了看山洞里的情形。山洞里除了人不见了,药也不见了,甚至连倒在地上的药渣都没了。不对,还有那人来时身上穿的那两件血衣也不见了。

除此之外,其他的东西都还在。

检查完之后,林灼灼这才放心了。这人发着高烧,应该不是自己离开的,而是别人把他接走的,接走他的人肯定不会伤害他。

若是会伤害他的话,大可直接砍死,又或者直接把人带走。绝不会在匆忙之间把他之前穿过的烂衣裳带走,也不会给他带走药。

当然了,也不排除那人刚刚是在装病,刚刚他们走了之后自己就离开了。

总之,不管是哪种情况,林灼灼都可以判定那人没有危险。

这样就太好了,少了这么一个麻烦,她也可以放手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

只是——

林灼灼摸了摸自己被亲过的嘴唇,脸色微红。她还没跟那人算清楚轻薄她的账!

“姐,你咋了,不会跟那个人一样发烧了吧?”说着,林贵子就要探一探林灼灼的额头。

林灼灼一巴掌拍了下来,黑着脸道:“瞎说什么,快走,去镇上卖了草药换些银钱吃好吃的去。”

“嗯,好。姐,快走吧。”林贵子一脸兴奋的说道。

不过,在去镇上路上,林灼灼突然跑到河边去收拾了一番。脸上抹了一把黄土,让整个脸看起来憔悴而又脏兮兮的。头发也弄了一些黄土,而且造型弄得乱乱的。

林贵子不解的道:“姐,你这是干啥,怎么弄得这么丑。”

林灼灼想到刚刚不少人看她的目光,蹲在河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新造型,说道:“这样安全一些,走吧。”

之前一直在村里还不觉得,一出门就发现路人眼中的惊艳之色。她如今没有自保能力,可不能因为这副容貌惹了麻烦。

“哦,好的。”林贵子听话的跟在了林灼灼的身后。

蓝河镇离溪流村不远,两个人走了两刻钟就到了。

林灼灼找了一家比较大的药铺进去了,言明自己是来卖草药的。伙计立马把掌柜的叫了过来。来卖草药的不多,但每次都需要掌柜的亲自长眼,以免看错了。

掌柜的看着林灼灼采的药,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大部分都是些不值钱的草药,但好在品相不错。

“小姑娘很懂如何采草药嘛。”掌柜的赞道。

“嗯,跟家中的老人学过。”林灼灼含糊的道。

林贵子惊讶的看了林灼灼一眼,他怎么不知道他们家有谁懂采药。

“嗯,本来应该给你四十八文,看在品相不错的份儿上,多给你两文。一共五十文。如果以后采到好的药材,记得再来卖。”

林灼灼刚刚已经看过了卖草药的价目表,这些草药刚刚也已经称过重量,她心算过,差不多就是这个价格。

如果卖晒干的,能赚更多钱,只是她现在缺钱,根本来不及晒。

林灼灼拿着钱一脸遗憾的从药铺里出来了,林贵子则是激动的快不会说话了:“姐,五十文,咱们竟然赚了五十文,好厉害啊!咱们一会儿再去采,一天就能赚好几百文。”

林灼灼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什么呢?能卖五十文是因为里面有几味药材比较难得,要是仅凭着那些普通药材,能卖十文就不错了。”

“十文也不错啊,一天十文,十天就是一百文。”林贵子继续做梦。

林灼灼点出来现实:“这是因为没人认识那些草药,没人采,咱们才能一次性采这么多,你忘了,那块山头差不多都快被咱们采完了?”

林贵子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消失了,叹气:“真可惜。”

林灼灼摸了摸他的头发:“没事,已经有五十文了,下次咱们走远一点,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先去买几个肉包子吃。”

听到肉包子几个字,林贵子顿时笑开了花。

俩人买了五个肉包子,吃完之后,心情愉悦的回家去了。

只是,没想到,家里却有一件事情在等着他们。

林灼灼刚推开门,林田妮就吃着嘴里的糖,露出来一口大黄牙,说道:“大姐,恭喜你呀,镇上的钱员外要纳你当他第七房小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情起不知,情深而至第二章在线阅读

    意识,在黑暗中混沌了很长时间。床上长久没有任何反应的女孩,睫毛微动,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小姐,您怎么样?”云想想睁开眼睛,呆滞的目光落在上方贴着各种标签的透明输液袋上。耳边似乎有人在叫她,云想想侧目迷茫的看向那人。楚河侧身,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颔首,“三爷,人醒了。”顺着那人的视线看过去,只见男人坐

  • 错嫁腹黑冷少在线阅读第十章

    百里谷拖着百里山出院子,百里山心里隐隐有恼意,他拉住她手臂,冷冷问她:“你拉我做什么?”“兄长陪我去加衣服。”百里谷露齿,憨憨一笑。百里山本以为她是故意捉弄,却看到她鼻子通红,他顿了顿,瞪她:“女孩子家,怎能,怎能……我去叫拙女陪你!”百里谷顿时眼睛扑闪:“兄长在生气,气小谷拉你出来吗?”她觉得委屈

  • 楚贼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天,一大早,菊无双还是一如既往得修练玄天功等,但是···“唉,果然,玄天功一直在第一录瓶颈,必须到魂师,才能到第二录,除了靠紫气东来的紫极魔瞳有长进,其他的,唉,一言难尽”菊无双叹气道···早上9点,麦可村长来了:“小双,准备去诺丁学院了!”“来..来了!”菊无双赶忙收拾好东西,吃好饭,走了,“

  • 情圣的匆匆那年在线阅读第六节

    花舞儿看人的眼神有些嘲弄的,便不是她看不起刘裕,只是她的心有些冷,看什么都戴上了自己那种忧伤和对人的不信任。刘裕上下看着花舞儿,最后挥挥手,将他的小咯罗们都挥散了,这个人他要好好琢磨琢磨。先前看花舞儿一个人走在街上,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刘裕便有些起歹心,这个少年郎衣着虽不是光鲜亮丽的,但也看的出事上

  • 奠青在线阅读第4章

    第4章冰糖葫芦作者:菲咖泡影大街上,我一蹦一跳的,看看这,摸摸那,玩的是不亦乐乎,原来这就是古代的街道吖,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可能是因为这里离皇城不是很远吧,记得以前在现代的时候,虽然爸妈几乎不管我,但我却没能像现在这般痛快过,今天好不容易靠自己的智慧溜了出来(作者:啧啧~还智慧?你丫的知不知道智慧

  • 聊天群太多了怎么办严刑拷打(1)

    沈颜醒了过来,扶着头慢慢做起来,唔……头疼,沈颜看了周围,粗糙的水泥墙,坚固的铁门,没有窗户,只有一个窄小的通风口,看来不是居住的房屋,而且现在根本没办法判断自己在什么位置,印象里迷晕自己的男人,也根本不认识,但是,估计是叔叔沈双威那一派的。但是,他们应该找不到我啊,怎么会这样?怎么办?难道自己想错

  • 娱乐之乞丐天王在线阅读第七节

    “陌梵衣?那丫头竟然是他的人?”慕晋琛慵懒的躺在贵妃椅上,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爱宠的银色皮毛!听了弦歌的禀报,慕晋琛手中一顿,眼中的失落之意一闪而过。回想起那丫的接触,自己竟然没有排斥,反而贪恋上了她的气息,而且对于他着个萍水相逢的陌路人,她竟然也能以身作饵,将敌人引开,想着这里他的心划过一丝暖流!心

  • 鉴道轮回在线阅读第1章

    公历2130年6月13日,莲城市城南派出所。“我说黄皮子,你到底有没有线索啊。你这都看了快一天了,行不行啊?”一位身着警服,小腹略微隆起中年警员正来回踱步着,嘴巴还对着一旁的少年絮絮叨叨。“我说刘所,办案不是生孩子说十个就十个月。”少年正看着电脑屏幕前信息,略有些不耐烦的对旁边的警员回答道。“这么说

  • 海贼之超级人品系统第9章在线阅读

    那天与太阳还有师傅见过面之后,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就被杨其玉、邓晶晶这两货拖出去陪她们逛街了,一直到晚上才回寝室,副班长来到我们的寝室,通知我们明天要临时补课,本来逛街就累了,加上明天还要上课,我就没有像平常一样去登《仙侠》,洗个澡就去睡觉了。隔天………………“我的儿子,你好好的等我,我一定会好好考

  • 闲云暮暮隐苍山第10章在线阅读

    魔法贵族学院办公室;“司空公主,和上官王子真是太过分了!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这样私自离开学院,会给学校多大的影响吗!!”一位年纪沧桑的老者满是怒气,手里的茶杯也狠狠的摔在地上。随着杯子摔在地上,杯子也发出,砰——的一声破裂了。“校长您消消气啊!上官王子和司空公主发来报告,说是去寻找下一任的‘魔法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