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斗罗大陆之琴璇歆之雀登枝

2022/1/15 10:44:47 作者:莓子果冻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斗罗大陆之琴璇歆
斗罗大陆之琴璇歆
作者:莓子果冻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张古筝一把剑,便可以浪迹天涯。这,就是他,被宗门除名的绝世鬼才,琴璇歆。帮朋偷宗门秘籍,为友做惊世□□。他与唐三不同,他的一生,活得自由却孤独。相同的是,在鬼见愁边,那句遗言:“如果有来世,希望人生不再是悲剧……”穿越到斗罗大陆,相同的名字相同的宗门,唯一不同的,是父母眼角的那一抹温情。今世,他要将鬼才琴璇歆的大名,传遍整个大陆!

晋绱的眼眸里闪过的流光到底还是没有被季晟看到。

他微微偏过身子,躲开顺着听茶走路时掀起阵阵微风里夹杂的灰尘,长长的如同蝶翼一般的睫毛在眼睑上顿了顿,又猛地打开,一双眼带着骇人的厉色,定定地看着一脸闲适的季晟,道:“督公还是与我商议上次所说吗?”

哪怕季晟明白人啊,久处这种环境,就是再单纯的一张白纸,都会被生活逼迫成墨染,只是他到底还是没有想到这个才七岁的孩子竟会有这么狠厉的眼神,像是一头蛰伏的狼一般。

他突然就想到了自己这个年龄的时候,当时季家多么煊赫显贵,自己也只会调皮捣蛋,不知世事,若不是后来这些家变的发生,自己也不会在刀上行走,练得满心阴谋诡计,阴险狠辣。

“是。”季晟回神,颔首道,也不避讳听茶还在这里,便道:“殿下觉得如何?”

“听茶姐姐,你先回去吧。”晋绱放下手里还一直握着的毛笔,踌躇了再三还是转过头对听茶说道。

毕竟这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她明白为好。

听茶本来就只是默默地想当一根木头桩子,本来就觉得这个时候自己最好退下去,苦于这两尊大佛一句话都没说才不敢动,听了晋绱这句话,她忙不迭地便要离开。

季晟见她恨不得跑起来的步伐,心里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涌起了一点点诡异的感觉,连话都没经过大脑,便脱口而出:“你在门口先等本督公一会儿。”

听茶闭着眼便要离开的步子突然慢了下来,好像连抬脚间都带着几分不情愿,慢吞吞地移着脚步走了出去。

……………

晋绱看着听茶的脚步一步步离开,这才转过身对着季晟道:“督公与听茶姐姐有何事可说?”

季晟如泼墨画卷一般的舒朗眉眼皱了起来,又眨眼间抚平了回去:“殿下与其问这个,不如与我谈一谈前几日我所说的话。”

晋绱端坐在已经残损的书案前,筋骨挺拔,浑身贵气,看着季晟的眼神里也带着淡淡的审视,像是在看他,又像是在看漫无边际的虚空。

…………

当年也是这样,他就这么闯了进来,也是这句话,也是为了谋得自己的信任而出手将素裁调到了尚宫局,一晃好多年过去了,自己竟神奇地回来了。

晋绱微眯着眼,想着自己上一世经历的种种,对于这个在世人眼里风评极差的季晟季督公,他到底还是感激的,再细细想想自己前生一路夺位的惨痛,他不由得挑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本殿便与督公做这笔生意吧。”

季晟在还没有与晋绱见面之前,他觉得这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再机灵也不会心思如此深沉;与他讲了几句话之后,他就彻底改观了,虽然不明白他这性子是如何修炼来的,只是…他到底还是没想到这件事他会答应得这么干脆。

与晋绱聊了几句后,他便告辞离开了。

晋绱愣了愣,突然想到被他扣在门外面的听茶,竟有了几分阴鸷,清润如翩翩君子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狠厉。

他从来向往光明,而听茶是他此生唯一的光。

………………

且说这边迈着悠闲步子在听茶面前缓缓站定的季晟,他端详了听茶很久,直到听茶都觉得有些渗人,他才开口道:“你在这里伺候过?”

“回督公的话,”听茶规规矩矩地低着头,温顺地回答道,“奴婢在流思阁待过三年。”

“这么说你在小殿下四岁的时候就在这儿了?”季晟心里算了算,想着她是今年年初姝嫔刚刚得宠时被挑进邀月阁来的,便开口,“后来是为什么走的?”

听茶咬了咬唇,面上满是纠结,一张圆润的寻常都是带着三分笑意的面容此时满是煞白,季晟觉得他只能看到两个字,叫“抗拒”。

他想了想,还是收回了这个问题,眼底有些心虚地看着前面,道:“走吧,同你去邀月阁。”

“公公怎么要去?”

“皇上今天銮驾去了邀月阁,你竟然不知道?”季晟眉头皱起,看着听茶问。

听茶一阵心虚,她总不能说自己为了这一趟回来特意告假一个下午那么久只为了平复心境吧,她躲在屋里那么久,这些事情自然不知道。

最终,她还是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发一言。

季晟叹了口气,实在是有些纳闷,当年那个活泼的小女孩是怎么在宫里被嗟磨成如今这个样子的?

罢了,那段故事他也不愿再想了,反正现下自己找到了他,护着一二便是。他幽幽的目光从听茶发间的银簪上扫过,又想到了那日下雨的光景,本来是想和她聊几句问问她还记不记得以前的事情的,没想到这个没良心的跑的比兔子还要快,白白让多寿几个小兔崽子笑了半晌。

想着就颇为郁闷。

但他的步子却还是放慢了一点,等着身后的她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

穿过重重宫阁,御花园里花开如锦,这才到了被合欢花包围着的邀月阁。

还离得颇远,听茶就感觉到了不太对劲,一向还算闲适的宫阁现下气氛紧绷,像是不知道给谁放了一串引燃的爆竹,随时就会爆发一样。

三七与瞿麦两个站在门边,低着头畏畏缩缩的模样更是印实了听茶的猜想。

“怎么了?”听茶快步越过被一个小太监拦住的季晟,走到瞿麦面前,有些纳闷地问。

“皇上把琴玉姐姐带走了。”三七微微抬起头,脸上还带着几分惊疑,声音也颇为不稳地说。

听茶这下也是被吓到了:“琴玉姐姐是犯了什么事?”

“说你傻你还真傻,”瞿麦瞪了听茶一眼,“陛下要了琴玉姐姐。”

听茶脸一红,没想到竟是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瞿麦伸手把三七和听茶拉到了墙角,借着那一丛栀子花的掩盖,这才开口道:

“事情是这样的…”

皇上今天中午在鹂婕妤那里用膳,不知为何大动了一番肝火,回他的清心殿待了一会儿后突然想到了后宫里还有一个被他冷落了许久的姝嫔,便带着人来了。

又正是下午最热的一会儿,姝嫔在内殿午睡,琴玉和佩玉在一侧伺候。皇上来的时候,又是没有惊动人的,只有琴玉听到了动静,夏季嘛,穿得都是单薄的夏衣轻纱,热得衣裳都是半解的,皇上进来的时候便看到美人行礼时的风光,便一时兴起抱着琴玉便在侧殿要了她,后来甚至明目张胆地跟姝嫔讨了她回去。

现在便是琴玉同皇上銮驾走了,姝嫔正在发火呢。

………

迎上来的小太监也是跟季晟讲了这些,只是还要更详细一点,大概是跟着皇帝过来的元杨的意思。

季晟听完,点了点头便让这个元杨特意留在这里候着的小太监回清心殿,自己也是微微蹙了蹙眉,对于皇上现在的这些行为也是颇为无语。

………………

清心殿。

满目的明黄,绣着张牙舞爪的金龙,充迷着淡淡的龙涎香味,天家尊贵大抵如此了。

新得了一个在榻上这么合他心意的美人,皇上的心里都是畅快的,下了龙舆便将这个初初承宠一脸媚色的美人拦腰抱起,便大步向内室走。

琴玉的衣裳都是被皇帝扯得一塌糊涂的,现在也只是能蔽体而已,索性皇帝一路没让她走,现在也是抱在怀里,她才不至于丢脸。

她长得本就精致好看,现在眉眼间带着媚意,眼角满是淡淡泪痕晕出来的粉红色,面上也是微微泛着潮红,让皇帝再一看她便更想一亲芳泽了。

被掀红浪到天明。

……………………

餍足的皇帝没有看见琴玉眼角落下的一滴滴泪水,以及眼眸深处从未被人发现过的狠厉与绝望。

哪怕是与琴玉相处了那么久的佩玉也不知道,这个小姐妹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安分守己,这次的事情到底还是她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她直到现在还在劝姝嫔:“娘娘,这一定不是琴玉的错啊。她对您可是忠心耿耿的…”

“忠心耿耿,好一个衷心啊!”姝嫔冷笑,眼角也是泛着红的,赤- 裸 -裸地宣告着她哭了一个下午的事实。

她究竟还是没有像她那个惨死的长姐荣恪王妃一样是魏氏的骄傲,心性坚韧,拥有符合一切女子该有的贤良淑德的品格,也耐不住气。

哪怕是佩玉,她跟在自己家主子身边,从她还只是娃娃就在伺候了,她也不得不承认,那个早逝的荣恪王妃,魏氏真正的嫡长女的一举一动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哪怕她的主子是与魏大娘子一母同胞的姐妹,也敌不过她。

当年荣恪王花心是出了名的,荣恪王妃贤良也是出了名的,反正别的佩玉不知道,但当年魏大娘子带过去的陪房丫头后来都是一个个被抬成了姨娘,也没听到过她与娘家写信时抱怨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楚贼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天,一大早,菊无双还是一如既往得修练玄天功等,但是···“唉,果然,玄天功一直在第一录瓶颈,必须到魂师,才能到第二录,除了靠紫气东来的紫极魔瞳有长进,其他的,唉,一言难尽”菊无双叹气道···早上9点,麦可村长来了:“小双,准备去诺丁学院了!”“来..来了!”菊无双赶忙收拾好东西,吃好饭,走了,“

  • 情圣的匆匆那年在线阅读第六节

    花舞儿看人的眼神有些嘲弄的,便不是她看不起刘裕,只是她的心有些冷,看什么都戴上了自己那种忧伤和对人的不信任。刘裕上下看着花舞儿,最后挥挥手,将他的小咯罗们都挥散了,这个人他要好好琢磨琢磨。先前看花舞儿一个人走在街上,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刘裕便有些起歹心,这个少年郎衣着虽不是光鲜亮丽的,但也看的出事上

  • 奠青在线阅读第4章

    第4章冰糖葫芦作者:菲咖泡影大街上,我一蹦一跳的,看看这,摸摸那,玩的是不亦乐乎,原来这就是古代的街道吖,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可能是因为这里离皇城不是很远吧,记得以前在现代的时候,虽然爸妈几乎不管我,但我却没能像现在这般痛快过,今天好不容易靠自己的智慧溜了出来(作者:啧啧~还智慧?你丫的知不知道智慧

  • 聊天群太多了怎么办严刑拷打(1)

    沈颜醒了过来,扶着头慢慢做起来,唔……头疼,沈颜看了周围,粗糙的水泥墙,坚固的铁门,没有窗户,只有一个窄小的通风口,看来不是居住的房屋,而且现在根本没办法判断自己在什么位置,印象里迷晕自己的男人,也根本不认识,但是,估计是叔叔沈双威那一派的。但是,他们应该找不到我啊,怎么会这样?怎么办?难道自己想错

  • 娱乐之乞丐天王在线阅读第七节

    “陌梵衣?那丫头竟然是他的人?”慕晋琛慵懒的躺在贵妃椅上,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爱宠的银色皮毛!听了弦歌的禀报,慕晋琛手中一顿,眼中的失落之意一闪而过。回想起那丫的接触,自己竟然没有排斥,反而贪恋上了她的气息,而且对于他着个萍水相逢的陌路人,她竟然也能以身作饵,将敌人引开,想着这里他的心划过一丝暖流!心

  • 鉴道轮回在线阅读第1章

    公历2130年6月13日,莲城市城南派出所。“我说黄皮子,你到底有没有线索啊。你这都看了快一天了,行不行啊?”一位身着警服,小腹略微隆起中年警员正来回踱步着,嘴巴还对着一旁的少年絮絮叨叨。“我说刘所,办案不是生孩子说十个就十个月。”少年正看着电脑屏幕前信息,略有些不耐烦的对旁边的警员回答道。“这么说

  • 海贼之超级人品系统第9章在线阅读

    那天与太阳还有师傅见过面之后,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就被杨其玉、邓晶晶这两货拖出去陪她们逛街了,一直到晚上才回寝室,副班长来到我们的寝室,通知我们明天要临时补课,本来逛街就累了,加上明天还要上课,我就没有像平常一样去登《仙侠》,洗个澡就去睡觉了。隔天………………“我的儿子,你好好的等我,我一定会好好考

  • 闲云暮暮隐苍山第10章在线阅读

    魔法贵族学院办公室;“司空公主,和上官王子真是太过分了!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这样私自离开学院,会给学校多大的影响吗!!”一位年纪沧桑的老者满是怒气,手里的茶杯也狠狠的摔在地上。随着杯子摔在地上,杯子也发出,砰——的一声破裂了。“校长您消消气啊!上官王子和司空公主发来报告,说是去寻找下一任的‘魔法神圣

  • 隐王传之楔子

    楔子西安文物修葺馆,唐部。余捷正在给《江帆楼阁图》安上最后的挂坠。这已经是自己安装的第五百一十三个挂坠了。想当年自己在系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优等学生,来到这里都快三年了,还是做着临时工的工作。都快三年了,教授看到自己还是在咆哮,永远鸡蛋里挑骨头。吊坠,吊坠,明明一个扫地阿姨都可以干的怎么偏偏落到自己头上

  • 我的斯文败类玄黄大世界!

    轰隆隆!低沉的闷雷炸响而开,天地间乌云环盖,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远离谷阳城的一个偏僻小院之中,一间简陋的房间之内,铺着一层斑斓虎皮的木床之上躺着一道瘦弱的身体。这是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少年,一头短发齐眉,五官平平,一身灰白的袍子因为长久的换洗,已经微微发白,而且还有很多地方都有着一圈圈缝补的痕迹,显然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