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小商小贩小保安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2/1/15 11:04:36 作者:喜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商小贩小保安
小商小贩小保安
作者:喜唐来源:晋江文学城
无良作者最近超萌小包子,于是,便有了这篇文。一夜春风,草便生。文案(哎哎→。→):周路一个人在街边溜达着溜达着,猛地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儿,瞬间欣喜难耐,那模样,那身段,那就必须是他亲儿子啊好不好,于是他带着一脸灿若菊花的笑对着小孩说:乖,叫爸爸~~~小孩儿一脸纠结:不是该叫妈妈么?周路:嗬!欧霸:哈!(^o^)/~坐等大家来相聚,收藏我,我会更爱你╭(╯3╰)╮开新文啦,我的真爱,下个坑(?)见可以养肥,但是肥了别忘了回来看看这群娃~~~~(_

这反应,显然很出乎燎月的预料。

她一方面压制着夔牛,另一方面瞧着这一幕,脸上满满的都是不解之感,刚才还闹腾得那般的凶,怎么突然间就变了个样。

“好久不见,没想到你都变成了这般模样,只是这儿是东海妖地,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呢?”太一可没有功夫去关系这妮子的反应,因为和她比起来,显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问。

“那,为了那家伙!”

那家伙?

不用说也知道是指的夔牛,太一微微的回了回头,朝着巨大的身躯瞧了瞧,要只让燎月对付这么一个怪物,恐怕呢,也不会太容易。

比如此刻,双方正在僵持着,谁也没有取胜的可能。

“看样子,你的这位!”

这位啥,太一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去称呼,所以他明显的顿了一下,像是颇为无奈一般:“妹子,是赢不了它呀,你难道就不先去帮个忙?”

“不去!”

太一否认得很直接,基本上半点的犹豫都没有。

这一来,还真有点把后羿给镇住的感觉,他那双眼里透出来的不解味似乎又加强了不少,虽然没有接着往下面问,但想要表达的意思呢,却是再清楚不过。

“兄弟,你放心,我这个妹妹可是厉害得紧,要是她不能够守护着夔牛,咱都不信,不过呢,再那之前,也得让她吃点儿苦头才成,一切得来得太过顺遂了,她又怎么会去珍惜呢?”

“也是!”

后羿微微的将那头点了点。

对方这样的想法虽然来得奇怪了些,但也不是全无道理,既然他都可以这般的不‘在乎’,自个又何必在这个时候去掺和呢?

“对了,兄弟,你又找夔牛做什么呢,人族和妖族虽然没有完全性的对立,但因为,因为某些事儿,多少还是闹得有些不愉快,你一个人到这东海中来,神农叔叔知道吗?”

太一这话说得,分明有几分欲言又止的味道。

如果换做别人,不知道原因还有些情有可原,后羿可是再清楚不过,妖尊帝江恋上火族凡人孤月,生太阳十子,而太一就是最大的一个,后兽族云华夫人携西王母问罪东海,事情败露,孤月身死,帝江也被束缚在归墟之渊中,致此不见天日。

身为人子,太一自然不愿去提,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这事我是背着我爹出来的,让他知道了,那还得了,咱火族因为你爹你娘的事情,已经和东海闹得很疆,再加上前任族长,孤寒伯父的事情,更是有点儿水火不容的趋势,以他那执拗的性子,估摸打断我这条腿,都是轻的!”

好吧,他这话也说得夸张了些。

神农是个什么样的人,太一心里面也很清楚,毕竟在没有到东海天宫之前,他也在火族谷村待过一段时间,神农虽然很严厉,而且呢,性子近似呆板,但也绝对没有到对方口中那般夸张的程度。

“你既然知道后果,还敢来,胆儿未免也忒肥了些!”

“我这不也是为了帮他嘛,没办法,才到这儿来的!”

“帮他?”

太一似乎有点儿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但瞧着对方那样,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你既然是在帮他,又为什么怕让他知道呢?”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他认定的事情能改嘛,就算是我是为了帮他,到时候肯定是挨一顿骂,然后不了了之,所以这事儿不能让他知道,咱要来个先斩后奏,等把夔牛带回去,就算是到时候再挨一顿收拾,那也值了!”

嘿,还能有这样的操作?

太一忍不住的笑了笑,这一对父子也是够了,明明彼此心里面都在乎着对方,却偏偏的,都是要强的主,嘴上不说也就罢了,甚至还要刻意的疏远些,给对方摆出个脸色来瞧。

“现在有个为难的事情摆在你我的面前了!”

“什么问题?”

后羿追问得很迅速,他也不是傻子,自然隐隐的能够感觉到点什么:“你们也是冲着夔牛而来的?”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压根没有必要去遮掩。

“你瞧见那妮子了吧,她是想要抓夔牛做坐骑的,现在你又想要将夔牛带回去,这岂不是,让你放弃,不可能,冒这般大的风险前来,想必夔牛对于你而言,一定很重要,可她也是个执拗性子,恐怕!”

恐怕啥,那话没有继续往下去。

但意思是什么,却是再清楚不过,后羿的神情也有些凝重了起来,像是在为难一般,的确,太一说得没错,这个时候要让他把夔牛让出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成不成?”

像是猛然间想到了点什么,后羿的声音突然间拉大了几分:“她不是只想要要个坐骑嘛,正好我有一个,和她做个交换,这样总可以了吧?”

“交换?”

太一的目光又朝着燎月所在的方向望了望,像是在思量着对方这种建议的可行性一般:“夔牛可是上古神兽,虽然是件不止一头,但也数量极少,难得得很,她是一直心心念着,你随随便便的拿个坐骑出来交换,恐怕!”

“我给的可不是一般的坐骑!”

没有等太一把那话说完,后羿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反对道:“敖蹄,我用敖蹄来交换,这总没有问题了吧?”

“敖蹄?”

太一的神情明显有点儿惊诧,像是被这两个字刺激到了一般:“那不是蚩尤叔叔的坐骑嘛,怎么会到了你的手上?”

蚩尤,那可真的是个人物啊。

明明只是人族五大族中,木族的族长而已,如同神农这个火族族长一般的人物,可偏偏的,他的能耐却远远的凌驾于其他四族之上,甚至可以比肩十二大祖巫中除却帝鸿之外的任意一人。

能够成为他的坐骑的,显然也不是一般的主,曾经何时,太一也曾打过敖蹄的主意,只不过当时因为帝江反对,没能成功罢了,没想到现在居然会在后羿哪儿,也是有够让他妒忌的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楚贼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天,一大早,菊无双还是一如既往得修练玄天功等,但是···“唉,果然,玄天功一直在第一录瓶颈,必须到魂师,才能到第二录,除了靠紫气东来的紫极魔瞳有长进,其他的,唉,一言难尽”菊无双叹气道···早上9点,麦可村长来了:“小双,准备去诺丁学院了!”“来..来了!”菊无双赶忙收拾好东西,吃好饭,走了,“

  • 情圣的匆匆那年在线阅读第六节

    花舞儿看人的眼神有些嘲弄的,便不是她看不起刘裕,只是她的心有些冷,看什么都戴上了自己那种忧伤和对人的不信任。刘裕上下看着花舞儿,最后挥挥手,将他的小咯罗们都挥散了,这个人他要好好琢磨琢磨。先前看花舞儿一个人走在街上,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刘裕便有些起歹心,这个少年郎衣着虽不是光鲜亮丽的,但也看的出事上

  • 奠青在线阅读第4章

    第4章冰糖葫芦作者:菲咖泡影大街上,我一蹦一跳的,看看这,摸摸那,玩的是不亦乐乎,原来这就是古代的街道吖,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可能是因为这里离皇城不是很远吧,记得以前在现代的时候,虽然爸妈几乎不管我,但我却没能像现在这般痛快过,今天好不容易靠自己的智慧溜了出来(作者:啧啧~还智慧?你丫的知不知道智慧

  • 聊天群太多了怎么办严刑拷打(1)

    沈颜醒了过来,扶着头慢慢做起来,唔……头疼,沈颜看了周围,粗糙的水泥墙,坚固的铁门,没有窗户,只有一个窄小的通风口,看来不是居住的房屋,而且现在根本没办法判断自己在什么位置,印象里迷晕自己的男人,也根本不认识,但是,估计是叔叔沈双威那一派的。但是,他们应该找不到我啊,怎么会这样?怎么办?难道自己想错

  • 娱乐之乞丐天王在线阅读第七节

    “陌梵衣?那丫头竟然是他的人?”慕晋琛慵懒的躺在贵妃椅上,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爱宠的银色皮毛!听了弦歌的禀报,慕晋琛手中一顿,眼中的失落之意一闪而过。回想起那丫的接触,自己竟然没有排斥,反而贪恋上了她的气息,而且对于他着个萍水相逢的陌路人,她竟然也能以身作饵,将敌人引开,想着这里他的心划过一丝暖流!心

  • 鉴道轮回在线阅读第1章

    公历2130年6月13日,莲城市城南派出所。“我说黄皮子,你到底有没有线索啊。你这都看了快一天了,行不行啊?”一位身着警服,小腹略微隆起中年警员正来回踱步着,嘴巴还对着一旁的少年絮絮叨叨。“我说刘所,办案不是生孩子说十个就十个月。”少年正看着电脑屏幕前信息,略有些不耐烦的对旁边的警员回答道。“这么说

  • 海贼之超级人品系统第9章在线阅读

    那天与太阳还有师傅见过面之后,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就被杨其玉、邓晶晶这两货拖出去陪她们逛街了,一直到晚上才回寝室,副班长来到我们的寝室,通知我们明天要临时补课,本来逛街就累了,加上明天还要上课,我就没有像平常一样去登《仙侠》,洗个澡就去睡觉了。隔天………………“我的儿子,你好好的等我,我一定会好好考

  • 闲云暮暮隐苍山第10章在线阅读

    魔法贵族学院办公室;“司空公主,和上官王子真是太过分了!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这样私自离开学院,会给学校多大的影响吗!!”一位年纪沧桑的老者满是怒气,手里的茶杯也狠狠的摔在地上。随着杯子摔在地上,杯子也发出,砰——的一声破裂了。“校长您消消气啊!上官王子和司空公主发来报告,说是去寻找下一任的‘魔法神圣

  • 隐王传之楔子

    楔子西安文物修葺馆,唐部。余捷正在给《江帆楼阁图》安上最后的挂坠。这已经是自己安装的第五百一十三个挂坠了。想当年自己在系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优等学生,来到这里都快三年了,还是做着临时工的工作。都快三年了,教授看到自己还是在咆哮,永远鸡蛋里挑骨头。吊坠,吊坠,明明一个扫地阿姨都可以干的怎么偏偏落到自己头上

  • 我的斯文败类玄黄大世界!

    轰隆隆!低沉的闷雷炸响而开,天地间乌云环盖,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远离谷阳城的一个偏僻小院之中,一间简陋的房间之内,铺着一层斑斓虎皮的木床之上躺着一道瘦弱的身体。这是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少年,一头短发齐眉,五官平平,一身灰白的袍子因为长久的换洗,已经微微发白,而且还有很多地方都有着一圈圈缝补的痕迹,显然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