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网游:无限异变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2/1/15 11:01:27 作者:值得深思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无限异变
网游:无限异变
作者:值得深思来源:飞卢小说网
《明世》游戏开启!叮!天赋觉醒!【异变之源】!有一定的几率使其发生异变,获得一个或多个新属性!叮!技能异变!【洞悉】技能获得目光如神效果!叮!装备异变!【夜杀神衣】获得百变效果!叮!宠物异变!【流氓兔】获得寻宝效果!叶星:“我要无敌了!”【异变之源】(天赋):“不,你没有……”叶星:“我不管!我就是无敌的!进入游戏!”叶星看着一堆异变物品。不禁陷入了沉思。(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你心可有所愿?

世事可能遂愿?

凡人死后,心有牵挂者,魂魄不肯入阴司轮回,燃三魂七魄于沧澜灯以献神明,令其增益修为,换取神君相助得偿所愿,永生永世再不入六道。

——《沧澜·神灯录》

***

阴司与天庭本同属仙班,却因常年执掌凡人生死事,少不得来往地府人间,一来二去,脸难免黑了些,“仙气”亦未有天庭这般缭绕显眼。

地府阎君担着重职,本着“谁还不是个神仙怎么地了”的心情,凡人不把他们当个正经神仙也就罢了,却还要受着天庭诸多同僚的冷眼不尊,着实意难平。

这人呐,工作上有了情绪,一来二去,差事也总要出些棘手的岔子。

地府重要不言而喻,凡人魂魄每日往来无数,实在是个得罪不起的地方,天君当然也断不了自己这么个左膀右臂,于是这些年为免阴司仙吏心生不满,明里暗里少不了提点地府鬼使飞升上天庭,亦没少拨了上天庭的人才来地府“体察疾苦”,供阎君差遣。

天君难当,上上下下的事情都要打点,还得顾及底下人的工作情绪,千万年如一,确实焦头烂额。

阎君晓得天君有意讨好安抚,亦知晓为臣之道,便也想着承天君的情。

可承情这个事儿,回礼必得是对方看得上眼、觉得欢喜的,否则马屁便拍在了马肚子上。天君位极天庭,九州上下尽在股掌,可谓是要风得风,啥也不缺。

阎君思来想去,自己唯一能拿得出的孝敬,怕就是权利管辖之内的这点人鬼魂魄——

天君虽什么都不缺,但修为之于神仙,就像钱之于凡人,不论古今,没人会说“我钱太多了你不要给我了”这种话的。

地府阴司每日收凡人魂魄无数,掌超度轮回事,却难免有尘事未尽者,怀心愿未达,死活不肯离开人间入轮回,于阴司也是个头疼的麻烦事儿。

沧澜有神灯,凡人魂魄入灯燃魂,可供神仙增长修为。

此事是阎君与天君的秘密。

天君本不欲行此事,怕败露后对名声损害极大,但架不住阎君孝敬之心昭昭,一再相劝,并保证阴司从不主动与凡人提及燃魂灯之事,但若有魂魄执念太甚,苦苦相求阴司鬼使,鬼使便可代天君与魂魄协定,其人放弃轮回以魂魄入灯,助天君增长修为,天君则许沧澜神君代劳,在不搅乱凡间人事的前提下,助凡人达成所愿。

双方各取所需,你情我愿,算不得伤天害理。

各方保密措施都不错,如此一来,天君便也半推半就应了这份孝心。

五百年前,一直执掌燃魂灯的沧澜神君沉入沧澜江底闭关修炼,沧澜燃魂灯便交给了现任掌灯使,黎生。

沧澜江宽逾五十丈,深不见底。

其下怪石嶙峋,礁石甚多,经年水波奔流,湍急水花拍溅在暗褐色冰冷坚硬礁石上,溅起数米高的滔天水花,再狠狠砸回江面落下。人若在此江上,莫说行船,便是御剑腾云,都得被这携着万钧凌厉的水花拍下来不可。

然极险处生极美,任谁自上空俯瞰,都要叹上一声,平生所见大江大河几多,却无一可与沧澜一较磅礴。

两侧高山笔直上青空,连沿山石缝隙扎根而生的一草一木处都尽是苍劲,长江尽头,水天一色,两岸群山似从九重天而来,一路蜿蜒向下,将沧澜夹在中央,任其似一条银白色巨蟒,甩尾摆头间,青白色的奔涌波涛带出山崩地裂的盛怒之势。

一黑一白两位鬼吏化出身形,黑袍的那位女史乌发以一条浅金色缎带高高束起,冷冽着眉目,臂弯上挂了一名无力垂下头的白衣女子。

一旁的白衣男使眉目反倒清俊似女子般温柔,担忧看了眼一旁的黑使和白衣女子,不禁道,“掌灯使今日可在沧澜么?我眼瞧着她魂魄离体多时,加之原本便体弱,像是撑不得一时片刻了……”

黑无常面上依旧没甚变化,眉头拧得更深了些,女子全部重量几乎都在她臂弯处捞着,此刻若是一松手,怕是这滚滚沧澜江能立刻便将她三魂七魄都吞进去。

“她自己苦求来的结果,撑不得也得撑。”

谈话间一挥袖,三人便升空横渡了惊涛拍石的沧澜,对岸山谷处,大江奔涌之势未减,水花溅在山石峭壁上直弹起数丈高,岸边却种起了一排与这雷霆之势截然相反的柳。

柳枝被波涛带起的江风吹得飘飘摇摇,在这样凶悍的沧澜江边,却兀自奇异地摇曳融合了柔弱坚韧两种姿态,堪称“劲风拂柳”一道奇观。

放眼望去,几里的柳林尽头,是一间竹楼。

算不得巍峨,更算不得富丽,只是不那么寒酸罢了。

可就是这么不起眼的一间竹楼中,住着沧澜掌灯使。

黑无常给白衣男子使了个眼色,他便会意颔首,下了云头,前去竹楼扣门。

“阴司黑白无常求见沧澜掌灯使。”

男子声音一如面容清润,女使身旁的女子闻声似被惊动,挣扎着睁开双眼,费力地抬头想要向前看去。

须臾片刻,竹楼门“吱哑”一声打开,一名身穿月白色底缎,上罩鸦青色绸纱外袍的男子走出门来,一根乌木簪束起长发,眉目生得周正温柔,脸上神情却是一派的左右逢源,笑着招呼道,“两位仙使许久不来沧澜,是本君有失远迎了,快请进。”

阴司与天庭随同属仙班,却总归做的是鬼魂差事,多少年来受人不尊敬都是常事,偏这沧澜掌灯使会做人,哪回来都客客气气称他们一句“仙使”。

进得竹楼,一张桌子并着几张椅子就映入眼帘,桌上除了茶壶茶杯,还大摇大摆放着一盏未点燃的灯。

知晓燃魂灯来历用处的人,约莫怎么也想不到,燃魂魄偿所愿的神器宝物,竟是这么一盏不甚起眼的小灯——摆在大街上怕是都被人嫌弃不肯带回家的那种。

小白随着他入座,也笑着回揖,“哪里哪里,掌灯使客气,是我二人叨扰了。”

繁文缛节一事不论在人间还是仙界,都是令人头疼的一桩麻烦,黑无常懒得看他们揖来揖去,揽着白衣女子一步踏上前,硬生生插进了二人之间,将女子放下,令她朝着掌灯使跪在原地。

女子虚弱地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一手扶了下小腹,弯腰跪在掌灯使前,不消谁多言,便以头叩地,匍匐了下去。

掌灯使并未有神色变化,笑着对黑使打了个招呼,“这便是这次有求于燃魂灯的凡人?”

说完又打量了一眼跪在脚边的女子,叹惋一声,“这般柔弱的身子骨,如何求得二位仙使松口将她送来沧澜的呢?”

小白看了眼黑使,解释道,“她心中牵挂极深,魂魄归天时一天一夜还强撑着不肯与我二人回去,方才应了她。”

掌灯使惊讶地了然“噢”了一声,听得出没怎么走心地感叹,“按说凡人魂魄须得在三个时辰内入阴司轮回,苦求一日一夜,确实算得上意志坚定,难得的是心诚。”

千万年间来往沧澜者虽没有一千,却怎么也有个几百,哪个不是意志坚定又心诚的,听他这么一句,黑使便知他心中所想,神色瞧着还是淡淡的,却终归又补了句,“她确实与旁人不同,生平过往,憾事颇多。”

掌灯使坐在座上,明明是温和俊朗的眉目,偏偏瞧出几分出世的凉薄滋味,他闲闲“嗨”了一声,依旧是笑着回道,“来我这儿的人,钱未必足够,权也不咋多,唯一不缺的,怕就是生平遗憾。个个儿拎出来都能讲上个三天三夜不重样儿。”

他指尖投了一股真气,燃魂灯“噗”地亮起一小簇火苗,在这青天白日里几乎都瞧不真切。

掌灯使依旧不过心地笑吟吟,问仍跪着的女子,“你求什么?”

女子费力地从地上直起身,抬眸看向正襟危坐的掌灯使,一张脸到处都毫无血色,唯独那双眼睛黑得惊人,在这样病弱的躯体中也并未黯淡几分。

沧澜江又一阵风起,她比桌上摇晃的灯火看起来还要容易熄灭几分,抓紧了身上单薄的素色衣裙,用微弱的声音道,“求仙人庇佑我五哥……不论他今生做出何等伤天害理之事,死后也能顺利入轮回,不受地狱之苦。”

“五哥……?”

这便涉及此女生平事了,掌灯使随口念了一句,便伸出手掌虚放在女子头顶。

掌心结起一圈淡金色的光芒,只一刹那,白衣女子生平重重皆在他眼前一一闪现,他能感知她的悲喜苦痛,亦知晓了她口中的“五哥”究竟是何人,与她有着如何的过往记忆。

未成想这女子记忆苦痛之深重,几乎要将他神思吸了进去,不过片刻,掌灯使便蓦地收回手,似是受了她心绪感染,面色一时怔愣,有些讷讷地摸了摸自个儿的袖子,“确实是……惨了些。”

惨到方才他一瞬未能把持住自己的好奇心,连着她死后挂念着的五哥的结局都探视了一番。

女子闻言,一双眼却直视着他,那般病弱苍白的模样,眼神里却并未找到半分退避,一时间教他想起沧澜岸边的柳。

沉吟片刻,掌灯使忽地提醒一句,“你可知道了?魂魄入燃魂灯后,你便再不能入轮回投胎做人。莫说是人,鸟兽山石都做不得,你将永生永世,彻底消失在这世上。”

顿了片刻,黎生又加了句,“还有你腹中的孩子。”

女子脸上终是浮现一抹戚然,抚了抚腹中那已经随她死去的孩子,下一瞬,却忽然露出黎生见到她以来唯一的一个笑容。

她经年浸着病气,虚弱苍白似是刻在骨子里的,此刻一笑,黎生才发现,她颊边竟有两个梨涡,笑起来的时候,带着那双眼微弯,竟有几分明艳夺目的意味。

他听她低声笑道,“我觉得这人间实在一般,也不就带他来看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公主画风不对之不一样的基因

    “你也是来挑战我的吗?真嗣?”小智非常自信,毕竟刚刚打败了他的宿敌小茂。“不,我只是来看看真新镇到底还有多少这么有实力的训练师,看样子,还真的不少。”真嗣的神色始终冰冷,丝毫看不出一点波澜。“这样啊......”小智很失落。“我听说大木博士发明出了一种神奇宝贝语言交流器,你要去看看吗?”真嗣难得这么

  • 我家皇兄是妹控(穿书)在线阅读第4章

    之前尼克扬-挑衅顾北生的动作早已让众多森林狼球迷不满,再加上眼瞎裁判的判罚,将森林狼球迷彻底激怒了。现在,顾北生没有跟他们多废话,直接隔扣尼克-扬,拿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尼克-杨被隔扣了之后,狼狈的站了起来。而顾北生直接对着他摇了摇手指,这便是穆大叔的招牌动作之一。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让你们知道,

  • 来自虚空的馈礼在线阅读第四节

    去公司,那得有公司才行!叶铭暗暗着急,这该如何是好啊。这个牛吹的,后续麻烦真是接连着来啊。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当你说一句谎话,要用无数的谎话来掩盖。逼已经装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吧。况且自己现在看起来,不正是一个有钱人的身份么?那接着吹就是了。“我的公司啊,不在这边,这两天刚好到这边考察,准备在这边投资个

  • 超能幻战在线阅读第9节

    朱芳慧来到协和医院门口,整理好自己的表情,然后上了电梯,直奔季主任办公室。一路上碰到很多小护士,纷纷和她问好,朱芳慧也微笑着回应,来到李主任办公室,朱芳慧迟迟没有进去,叹了口气,还是敲了敲门。“请进”“季主任”“嗯,来了,坐吧”朱芳慧坐下,还没有想好怎么说,季主任已经替她开口了。“美国那家医院的of

  • 末日逆转开门见山

    回过神,我抑制住心底的悲伤,抹掉眼角的泪珠,冷冰冰的看着他,“哼,命是我自己的,我想死就死,想活就活,用得着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你的话,不可信!”他走进屋里,在桌旁坐下,挥手让伺候我的那个婢女退下,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对着屋顶,淡淡问他:“你说哪一句?”“任何一句!”“是吗?那你是对自己的

  • 龙血传奇在线阅读第五章

    轻轻走过第五辑(联盟新成员)飞机,顾名思义,是可以飞的机器……自一战以来,飞机不断改变着人类的命运。这一次,轮到飞机A改变网管的命运了……当熊头把那团“飞机A”扔到马基儿的脚下时,发生了什么!正解:马踏飞机……为兄弟的我也实在不好受,于是我对他说,“过会儿借我抄……”书记也不好受,他对曹宇说:“钱子

  • 幻景这些那些全都要了(2更求收藏)

    光头大汉正打着电话,扫了眼走来的余乐也没多注意,别过头继续打着电话。“咚!”一道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回荡在空气当中。此时,余乐脸上的紧张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大笑,极为自来熟的揽住光头的肩膀。“哈哈,老二,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大汉身为光头,自然很讨厌别人碰自己光头的,更不要说这样敲了。正

  • 娱乐百年第9章在线阅读

    天刚蒙蒙亮,白起就坐不住了。这一夜,他的精神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罕见的只吸了一只香烟。和他几乎同时划开房门的是杜鹏,这倒是让白起有些意外。一般来说,胖人都是喜欢嗜睡的。“这么早。”他打了个招呼。“和你这种东西在一起,搞不好就死求了,谁能睡得着。”杜鹏道:“在说了,闻风看水,也要讲究个时候。我出去溜

  • 您已绑定终身锦鲤系统[快穿]之画卷的价值

    卖画?一脸茫然的凌慕白显然有些懵,他那室友见状,立刻又补了一句。“别傻站着啊!快做决定啊!人家老李的叔叔的老板,那可是一个大老板,听说,就连帝都,都有人家的产业!你总不能让人家大老板,一直等着吧!”闻言,凌慕白这才回过神。想了想,他随即点了点头,那画他本以为,只是个不值钱的挂饰,如果现在真能卖出去,

  • 影后养成手记在线阅读重回2000

    帝都到榕城的高速上,一辆汽车在绕城高速上疾速的飞驰着,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把脑海中那份忧愁,抛出脑海。这已经是梁八龙第十次破产了,三十好几的人了,依旧没有成家,自我安慰着自己是单身贵族。梁八龙自己也明白老大不小了,可依旧被房贷、车贷和银行贷款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可如果不能给她一个安逸的生活,凭什么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