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水系凌暮在线阅读惨遭灭门

2022/1/14 22:35:43 作者:白樱瞳 来源:纵横中文网
水系凌暮
水系凌暮
作者:白樱瞳来源:纵横中文网
上一次他(太子)没有护好她,让她因他(太子)而死,既然那太子不懂得珍惜还伤害她,那真一次还他来护她。

今日是上官浩宇王子和纳兰雪儿公主的大婚之日,那一夜铺天盖地的大雪夹杂着狂风席卷而来,火红的大红灯笼高高的挂在门楣之上,狂风吹着挂着不甚结实的灯笼嘎吱嘎吱直响。

厢房内,火红的炭盆正燃烧的极旺,红红的蜡烛淌着烛泪儿,一滴一滴的往下掉落。

纳兰雪儿紧张的心如小鹿一般蹦蹦跳跳,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稳稳的座在炕沿上,虽然心里如敲了鼓一般咚咚直响,但是,她依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稳稳的座在那里,等了许久,依然没有新郎上官浩宇的身影。

“喜娘,什么时辰了?”盖着大红盖头,纳兰雪儿耳听着有人在外面拾掇着东西,就顺嘴问道。

喜娘愣了一愣神,“已经是过了一个时辰了!”

雪儿腾的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将那红红的盖头狠心的扔在了脚底下,依旧不解恨的踩了几脚,柔美的小脸上淌满了泪珠儿,“他不来,他不来也罢,新郎让别人做了去!”说罢就跺着脚哭了起来。

“哎呀呀,我的姑奶奶,你可别啊,这可是说的是什么傻话啊?”喜娘惶恐的从地上捡起那火红的盖头,想重新给雪儿盖上,谁知道雪儿像只小烈马儿,嗖的一下子就冲了出去。

与新房相对的那个厢房里面,同样的红灯笼高高的挂在上面,随风摇摆着,嘎吱嘎吱直响,像是随时要掉了下来。

上官浩宇正在跟小宫女纠缠在一起,帐慢飞舞,人影若隐若现!

“王子,不要这样,今天可是你的大婚之日啊!”小宫女浑身颤栗着,一张哀求的小脸上布满了潮红,娇媚的红唇诱人犯罪。

“乖乖,把我伺候好了,将来让你做皇后!”上官浩宇粗狂的声音响起。

“抬起来!”上官浩宇命令小宫女背过身去,倾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求求你不要这样,奴好疼啊,奴好疼啊!“哀哀的哭泣声让人心惊。

“你叫啊,你叫的大声点,叫的越大声我就越爱听”上官浩宇嗜血的眼睛满是邪魅的嘲讽。

在初尝了破瓜的痛楚之后,小宫女被他的大力压制的她眼冒金星,头脑发昏!

“咣当”一声,门被从外面大力的推开了,一个火红的身影夹杂着一团冷风就吹了进来,雪儿冷眼看着满屋的凌乱和狼藉,那落满地的衣物无不昭示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多么的急切盼望着要进入那个躺在床上哀嚎呻吟的她啊?

上官浩宇斜眼睨着被风裹进来的那团红云,正怒气冲冲的望着他,他随即邪魅一笑“今日你我大婚,我先把这嫩瓜儿收拾了,再来收拾你可好?”说罢冷笑一声,大手“啪”的一声打上了小宫女的臀部,小宫女的脸埋进了丝质的被子里面,连死的心都有了,身子簌簌的发着抖。

雪儿看着抗边的那片血水,羞耻和懊恼一起袭上了心头,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儿,心里想道,如果娘亲和父王知晓了此刻她的境遇,一定会很难过吧?父王一定会大发雷霆,拿他问罪。

想到这里,雪儿倔强的不让眼泪掉下来,谁知道,上官浩宇那紧紧抿着的唇瓣竟悠然说道“你也一起来吧!”

纳兰雪儿终于忍受不住,顺手就抓过一把剪刀,朝着上官浩宇的后心戳去,上官浩宇连躲都没躲,就很熟练的从小宫女的身体里面抽了出来,用丝质的被子裹住了他的下身,顺手一推,直接就把小宫女朝着纳兰雪儿撞去。

小宫女死死的闭住眼睛,知道自己已经没脸活在世上了,也就认命的冲着那剪刀去了。

雪儿双眼发着红,看到小宫女冲着她撞来,不想无辜的生命葬生在自己的手中,就硬生生的刹住了攻势,剪刀硬生生的扎进了墙壁里,再也拔不出来了。

“怎么?有胆量拿剪刀杀我,没胆量杀别人了?”上官浩宇嘲讽的看着她。

“今天是你我大婚,你可知晓?”雪儿忍住性子问他。

“是,我知晓啊,这不是想这边完事之后再去你那里吗?反正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我早已尝过你的新鲜了,今日,拖延一下又何妨?”那俊逸的脸上满是不屑。

“你,何以变成这个模样?”雪儿完全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上官浩宇就是与她曾经一起恩爱的那个他。

“男人吗,不都是这样的吗?又何必要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呢?”粗狂邪魅的笑。

窗外的雪肆虐的刮到房间里面来,炭盆烧的火旺也有熄灭的时候,房间里弥漫着一种奇怪的腥气。

上官浩宇不时的看着外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一个风尘仆仆的士兵跑了进来,丝毫没有避讳满屋子的狼藉,从盔甲处流露出的眼睛充满了血腥的味道。眼角在瞄过雪儿怒气冲冲的表情的时候,竟然有些残忍的嘲讽。

“禀告王子,哗变开始了,纳兰家族已然尽亡!”

雪儿身子一震,一种无法言语的悲伤将她整个人裹的摇摇欲坠。

“那么我房间里的这个就是唯一的一个纳兰家的遗孤了?”上官浩宇乍一听到消息,有些忘形的笑了。

“是的,皇帝说了,要杀还是要活,全凭王子的喜好了!”士兵有些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贼子焉敢称皇帝?”雪儿嘴中骂道,她的大脑早已忘记了转动,只是下意识的因为族人尽被杀害的消息而骂了出来。

“留着她吧,毕竟,她做了我的女人了!”上官浩宇冷淡的说道。

雪儿依稀记得,上官浩宇忘形的将她抱在了怀里面,说道“宝贝,我爱你,我会呵护你一生的!”那誓言如撕碎了一般,将她的心一刀一刀割的咕咕流着血花。

她的如意郎君,竟然在她的大婚之期把她的父母和族人,都屠灭已尽,她的恩爱男人,竟然在她的大婚之期破瓜别的女人,呵,那鲜红的嫁衣,是多么绝妙的讽刺啊?

雪儿无比幽怨的眼睛突然变成了死灰一般,她将自己鲜红的嫁衣慢慢的脱了下来,露出了紧致的内衣,她用力的一扯,她少女丰盈的身体就呈现在了他的眼前,上官浩宇脸色一变,随手拿起自己的内衫就朝着雪儿的身上罩去,雪儿拒绝了他的好意,进来禀告的士兵早已退出门去。

“再要我一次,再要我一次!”声音嘶哑句句泣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是我另寻的沧海在线阅读第10章

    终于到了第十章,前面的几张对于天翊的描述只是刚刚开始,是个过度的阶段,下面才是精彩部分。之前的一切都是为了天翊成年做铺垫,下面的故事将会更加精彩,说了这么多其实我还是挺兴奋的,因为正文的部分马上就要开始了。下面我们来说一些题外话,对于这部小说,大家都是信心满满的来看的,但是学往后看越觉得没有我写导读

  • 魔道的火影游记第8章在线阅读

    “……”空气中充满了压抑,时间仿佛停止在这一刻。“那个……”我咧着嘴尴尬的笑着道。“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们信吗?”“夫人……还是听你的吧!”清川次郎咬牙切齿的吼道。“请让我亲自执行!”……“哎……”又重新跪回到原地的我不由得低声的长叹一口气,为自己的的不幸而感到悲哀。“哎……”老妈也深深的叹了一口

  • 你是我背后的光第1章在线阅读

    我叫穷奇!对,没错,就是《山海经》里的那只!我老子叫少昊,也被人叫白帝!作为根正苗红的权二代你们一定觉得我很幸福,可是我就是和我家老头子不对付!后来老头子挂了,尽管我心里没多大的悲伤,但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去替他报仇,结果遇到了一个叫做禹腹黑天然呆,于是…“我一定会回来的!”好吧,我承认我错了!和一个运

  • 我就是这么爱作死寻找突破口

    系统给萧寒的这三人很有意思,可以说都是难以与平常人相处的,俗称“高冷”的存在。而比较凑巧的是,萧寒在前世也是那种不合群的孤僻之人。这也导致了四人在低气压的教室内各自坐在相隔的座位上,互不搭理。大老师坐在窗边,右手支撑着下巴,不知在思考着什么;坐在角落里的路哥则拿着手机,和普通的青年人一样浏览着各种消

  • 豪门诱爱:余生不负你第3章在线阅读

    唐元飞行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飞到珠穆朗玛峰上面。这个时候,直播间里的水友们,看见了唐元竟然真的出现在珠穆朗玛峰之上,震惊了。所有屏幕后的水友们,脸上出现了震撼,眼神充满了不敢置信。竟然真的飞到了珠穆朗玛峰上面。一些有关系的土豪水友,则是准备找关系,托朋友,看一看珠穆朗玛峰接下来的变化。唐元整个人笼罩

  • 史莱姆和龙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迟来的金手指,黑暗吞噬天空被漆黑的乌云笼罩,本就没有多少人的公园,变得更加冷清,几乎看不到有什么人在公园走动了。游尘迅速爬上一座假山,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闪雷鸣的天空。就这时,公园上空出现了一颗黑色和白色的光团,见此游尘嘴角漏出一抹微笑,如果游尘没有看错的话,这颗黑色的光团就是可以制造黑洞的

  • [综]女主每天在搞事第十章

    八月十三圣驾回京,万人空巷。天子的仪仗队在前开道,明黄色的圣驾被八匹白色高头大马拉着,身穿银白色盔甲的荣国公贾源骑马更随在侧,身后是打了胜仗的威武士兵。“皇上万岁,皇上万岁……”四面八方传来老百姓热情兴奋的呼喊声,皇上打了胜仗回京了,以后天下太平了。饱受战乱之苦的百姓由衷的希望天下太平。“也不知道乖

  • 皇上与宠妃之四篇·中(7)

    ——中二记·四篇惬意的人生,就是不断的瞎扯淡和白日梦。尤其是智商不受人类进化控制的时候。少年必将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我将以我多年的名誉保证。如果这次约会能成。我叫韩冬爸爸。周三如期来临。叶西吃了午饭去教室,教室还没几个人。韩冬坐在后面,看她进来,兴奋的打了个响指。“逃课?”叶西晃着手里的袋子道,“为

  • 小可爱[快穿]之让人疑惑的结果(7)

    云帝看着众人静默不语,淡笑地颔首,举起手中一幅还还没有完成地绣品,递给众人观看,“这幅绣品栩栩如生,最为让人惊异地是凤凰的双眼和那抹红彤彤的太阳,我仔细看了看,还有地下那朵出水芙蓉,也是绣品的精致之处,但是让我欣赏的是,很少人会把高贵典雅的凤凰和炽热的太阳联系在一起,而且这个太阳如此地艳丽,不是初日

  • 温言晓语第三章

    而楚留香屡屡腻在他旁边不停的调热气氛讲笑话想要看他露出不一样的表情,却没能成功。姬冰雁就坐在小火堆旁,也不怎么说话。胡铁花倒是不在意周泠是否冷淡,只是他自己酒瘾犯了,总是控制不住的舔嘴唇。却没想到反而是他引起了周泠的注意,他侧过头,薄唇轻张:“渴?”“啊?”胡铁花没想到他会主动开口,一下没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