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三世芳华刹那烟第5章在线阅读

2022/1/14 23:36:59 作者:独舞的美人鱼 来源:17K小说网
三世芳华刹那烟
三世芳华刹那烟
作者:独舞的美人鱼来源:17K小说网
“你为什么眼睁睁看着我爱上别人?”“对不起,我别无选择。你中的情毒我不能不解。”“好一个别无选择,这三世的穿越,我经历了太多,我的心已经累了。”“好,那下一世,换我保护你。”、“那你先把记忆还给我。”“恩。”

革命党人在武昌发起暴动的第二天,蕲水县令李海潮就得到消息。其实,这消息并不出李海潮意外,此前就听说过有几个革命党人被捉拿正法,自以为这会儿余孽作乱,应该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因此,没将此事太放在心上。可是,接下来的探报就让他愈来愈坐立不安,革命党人这次不仅没有被镇压下去,还取得了胜利。不仅抓了新军协统黎元洪,还逼着他做了督军,宣布全省独立,鄂东各州县官员躲的躲,逃的逃,完全乱套了。

在生死问题上,向来不做犹豫的李海潮立即吩咐三姨太清点行装,返乡避祸。这三姨太是南方人,乃戏子出身,娇养惯了,受不了北方生活,曾经陪李海潮去过一次他的老家,呆了三天,也饿了三天,小米饭、窝窝头、大馒头虽说难吃,勉强还能应付一下,对于北方人情有独钟的什么呼啦汤、牛肺羊杂汤,提起名字她就要吐,想想北方生活,就两个字“膻腥”,甚至见到李海潮都觉得腥臊,她赶紧找来师爷商议对策。

对情势的判断,师爷要比李海潮明智得多,他规劝李海潮:“这次革命党起事,如风起青萍之末,一发而不可收,数日内席卷大江南北,十余省响应,说明什么?”

李海潮愣在那里,“师爷有何高见?但说无妨。”

“革命风潮传播如此迅速,并不是革命党已成庞然大物。只是由于它只扫树梢不动根基,所以遇到的阻力极小。你想想,这次逃避的官员多是满人,汉人官吏只要不与之对抗,至少性命无忧,黎元洪不还官升一级,做了一省的督军?虽说被逼,谁能说一天到晚被刀架在脖子上?这就如同强抢民女做压寨夫人,顺从后,也是夫人,谁还不敬她几分?”

李海潮一下子被点醒,是啊,就此逃离,无论对旧主子还是新政府,两边都不讨好,何苦自作孽?

等,静观其变。三夫人满心欢喜,对师爷更是青睐有加。

虽然是静观其变,对李海潮来说,结果如何,无从断定,简直是度日如年,忧心如焚。

这一天,由省督军府派来的鄂东巡视督导专员终于驾到。

得知督导专员原来是岑赓,李海潮顿时喜出望外,虽然算不得故人,至少彼此神交已久。

岑赓此番回乡,正是奉督府之命,巡视鄂东各县,安抚地方,督导新政。一路巡导,顺水行舟,毫无阻碍,临近重阳,莅临蕲水。

李海潮亲自出县城北门二十里地的马桥铺迎接。岑赓带着一位副官,又一个排的士兵护驾,威风八面,踌躇满志,一脸嘚瑟。看见李海潮,双眼挂满了蔑视。

“岑专员驾到,卑职有失远迎,罪过!罪过!”李海潮媚气十足地恭迎。

“你这‘卑职’之“职”从何而论啊?”岑赓故意吹毛求疵,意即李海潮乃旧职人员,不是新政权的任命,还称卑职,是对满清政府的支持。

“鄙人愚钝,愚钝。鄙人一切听专员发落,唯专员马首是瞻。”

李海潮引领岑赓一行人进到县衙大堂,一再向岑赓表白:“鄙人一向同情革命,拥护共和。对于旧政府促办的严查革命党之事,鄙人历来抵制、搪塞,从未干过一件对不起革命党之事。”

他将被雷劈而死的胡楚杰的举报材料交给岑赓,并说:“按当时旧政府要求,仅凭这份举报,就完全可以对岑专员实施抓捕,可是我一直欺上瞒下,顶着各方压力,就是不办,这就是我拥护革命的明证。”

岑赓看了材料,心里还真吃了一惊,本以为自己防范周密,结果还是被胡楚杰算计了一把,险啦!由此不免对李海潮心生几分感激之情。

此番巡导,本来就是安定地方,不求大动,只要各县认同督府新政就行。于是,蕲水县衙原班人马一个不动,职权照旧,算是“咸与维新”了。

重阳这天,岑赓安置好部属,带着副官和一班兵丁,由李海潮和他的师爷陪同,骑着高头大马回到十里铺岑家油坊。

这场面在十里铺那是独一份,就是在南狱庙,除了汪家,谁家还有这气派?

看见岑赓荣归故里,牛头赶紧来私塾给程家强报信,七八个孩子早就不安定,这下正好,集体早退,黄子忠也无可奈何。

来到十里铺,岑家油坊门前早站满了人,把个狭窄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看热闹的、听新鲜的、探风声的,也有想与岑赓攀附一把,捞点什么实惠的,应有尽有。

汪道源也萎缩在人群中,他就是来探风声的,自然没有了往日的光鲜。看见儿子汪宗宝跟程家强等人一起往前挤,低声训斥道:“你们不上学,跑这里来干什么?”

“今天重阳节,学堂提前放学了,下午放假。”汪宗宝一边回应,一边拉着程家强的手继续往里挤。

这一幕这好被站在家门口的岑赓看见,急忙与汪道源打招呼:“道源兄,快过来,屋里坐,怎么站在门外呢?”

“岑赓老弟客气了,今天你家贵客多,我不便打扰啦!”

“道源兄说哪里话,这次在省城我还见到了令兄道真,他有口信托我转给你。”

“只要他平安就行,我一个乡下人,用不着他担心。”

“你想哪去了,令兄好得很,他现在已升了省城警事总管,督军府的安全保卫都由他负责。”

听了岑赓的这番话,汪道源犹如打了一针鸡血,立马恢复了元气,扳了扳身板,陪同岑赓走进岑家大门,李海潮连忙跑上来,对他亲爹热娘似的,拉他在主宾位上落座。

程家强他们挤到门前,就被门口的两个兵丁挡住了,不让进。牛头不甘心,带着大家绕到岑家后门,没想到,后门也有两个兵丁站在那里,想进屋听新鲜是不可能了。

岑家后门就是十里铺大塘。他们看见岑赓的女儿正在塘边洗衣服,便围了过去。

“油花脸”,牛头大咧咧的开腔了,“你爸爸现在是大官,你也是大小姐了,怎么还自己洗衣服?”

油花脸也不搭理他,继续洗自己的衣服。其实,油花脸的大名叫岑育华,由于小时候不小心,被油锅里溅起的滚烫食油伤了脸,烙下几块伤痕,于是,小孩子们就叫她“油花脸”,她也不在意,而今渐渐大了,不喜欢别人再这样喊她,梳妆时也刻意将鬓发留出来掩盖疤痕,如不细看,还算长得周正。

程家强知道缘由,所以换了叫法:“育华,你家来了这么多客人,把油坊都挤满了,中午的酒席怎么搁置得下?”

“不是在你程家祠堂操办吗?我爸托你爸在张罗着。”岑育华回过头来,看着程家强,即使程家强叫她油花脸,她也愿意听他说话。

“在我家祠堂?我怎么不知道?”

“昨天县衙里就来人说定了,肯定是你爸没有告诉你。”

原来如此啊,看来,呆在这里耗着,不如回家帮忙做点事,于是,他们辞过岑育华,又拥向程家祠堂。也有几个孩子说今天过节,要早点回家,程家强不肯,“这里好吃的,谁家拿得出来?都别走,去我家祠堂,肯定有大家吃的,就给家里人省一口吧!”

孩子们乐得在一起快活,也顾不得什么“家人团聚”的门风祖训了。

到了程家祠堂,只见祠堂里外全摆满了桌椅板凳,板凳不够用,外边的餐桌用土砖垫起四根木头围起来,权当座凳。

可是却不见生火造饭的袅袅炊烟。

这是程守仁的主意,前一天上午,县衙的师爷亲自找他,撂下二百块大洋,请他帮忙办五十桌酒席,为岑赓宴请乡亲邻里,标准是“鱼肉管饱”。

将近不惑之年的程守仁也算是有见识的乡里人,但也从未经历过这样大的场面。这么多钱,他这辈子头一次见到,为了“瓜田李下,各避嫌疑”,他也懒得自己麻烦,全部在县城里最好的三家馆子订菜,除了贵宾两桌有几道山珍海味外,其余每桌鱼肉当家,搭配几个时令蔬菜,每桌鱼肉各按二十斤标准安排菜肴,经济实惠。

这宴席丰盛的程度也是大部分南狱庙人此生头一次见到。程守仁担心各家饭馆鱼肉日常储备不足,为了万无一失,他于当天下午就到城里,要求各家饭馆自行联系供货渠道,杀猪捞鱼,不得误事。

至于酒水,就用南狱庙张姓家族自酿的“天宝大曲”,虽不及茅台、杜康著名,毕竟也算是一方琼浆。

元朝末年,徐寿辉聚众造反,起义军头裹红巾,称为红巾军,一举攻取鄂东数县,建都蕲水,国号“天完”。嗜酒如命的徐“皇帝”,就指定南狱庙张家陈酿,为御用贡酒,赐名“天完大曲”。由于“天完”政权仅仅三年而终,故张家陈酿又更名为“天宝大曲”。

“作一方客,饮一方酒”,蕲水人日常自家饮用的均是乡村土酒,如用“天宝大曲”招待,那一定是最贵重的宾客,算是至情至理。

酒菜既定,桌椅板凳,动员乡亲邻里各自携带,无需费用。如此,程守仁只需把各家饭馆、酒坊饭菜、酒品价钱清单一列,干净利索,明明白白,免得他人说三道四,胡乱猜疑。

这一天,往程家祠堂送饭菜的多达百人,在南门河木板桥上一字摆开,循序渐进,招来一河两岸无数看热闹的民众,岑赓的大名,一时在蕲水无人不知,“共和元勋”,“开国功臣”,人人羡慕。

这天中午,几乎整过南狱庙保的人都来了,祠堂里面的几桌还算规矩,十人一席,外面就顾不到了,每桌十几人甚至二十人都有,程家强他们私塾的同学都来齐了,加上牛头等几个同龄伙伴,也有二十来人,根本坐不下,只好站着围成一桌,由于太挤,碗筷相碰,手肘互撞,在所难免,泼的、撒的,桌上、衣服上一片狼藉。也有人干脆见一碗菜上来,待别人吃到差不多一半时,连碗端走,一人到旁边独自享用,如有吃之不够者,也可以跟过去分享。

菜满满的,酒哗哗的,这一餐饭食折腾了整整一个时辰,才渐渐平静。

醉酒的、呕吐的、胡言乱语的、跑肚拉稀的,不计其数。

程家强晚饭就没吃,大半夜拉了半个时辰,直到腹中咕咕乱响,空空如也,才恢复如常。

他第二天对他父亲感慨道:“这城里的饭菜,进口利索,出来也利索,平日里吃糠咽菜,两三天也拉不了一回。这次倒好,刚进去,就闹着要出来,难怪老戏里说:酒肉穿肠过,腐粥心中留。”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亏你还进了学堂,丢你的先人,那是佛祖心中留。再乱说,看我不抽你几个嘴巴。”程守仁接着训斥,“这本来就不是你该受的福气,当然留不住。还是安分的过日子,不要胡思乱想。心收不拢,什么事也做不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做个优秀的女配在线阅读第五节

    过了一星期之后,张振天又去邮局,收到了他已经通过面试的消息,回到家里,他躺在床上发呆,心里思索着为什么复旦大学会收他,自己去不去复旦大学呢?砰砰!砰砰!“唉,谁啊?”张振天起来看着被人快要砸开的门,拉开一看,原来是老妈老爸。“真气死我了,你说你为啥不带钥匙啊!?”妈妈埋怨着爸爸,一边拉着他进屋,进了

  • 我在前男友家当玩偶幸运的菜虚鲲

    岛屿之上的苏安再一度从修炼之中清醒了过来,不过面色之上倒是有一些疑惑。因为他是被系统提示的声音给惊醒的。“狄迪热笆情绪+35!”“杨咪情绪+24!”“蔡虚鲲情绪+99!”......短短时间之中情绪之力的增加,比起寻常来说,可以说是飞速一般。“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情绪。”“还有这一些人名倒是有一些熟悉。

  • 乾坤诀之逍遥传在线阅读第十章

    张景麟走进了图书馆,图书馆的第一层非常高,大概有五六米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地空阔,宽敞。他抬头看去,第一层图书馆并没有使用电力来照明,而是在图书馆的天花板上,布置了很多颇为古典地火盆,燃烧着幽蓝色的火焰。虽然是火焰,但是却有一种特殊的东西蕴含于其中,使得整个图书馆并不显得昏暗。再看一看地板,是木质地板

  • 明星难为在线阅读第6章

    开新书啦!!!作者心里很激动,也很忐忑!每一本新书都像一个幼小的婴儿。需要在大佬们的呵护下才能长大。希望大佬们鲜花和评价票多多支持一下!你们的支持对作者来说真的真的很重要!如果鲜花和评价票不够或者用完了的,也没关系!只要你们在书评区“吼”一嗓子,就是对作者最大的鼓舞!觉得喜欢的就用力夸,但也别夸太狠

  • 综我要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港黑第一章在线阅读

    帝都高中。高三a班。“林尘,有人找你。”“嗯?谁找我?”林尘睁开眼,老师在不远处漠然地看着自己。一旁的同桌关切的地问:“门口的帅哥是谁啊,看他来找你好多次了。”沈音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困惑她已久的问题,平时林尘都在睡觉,恐怕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吧。但门口的帅哥总是一脸和煦,穿着一身运动服,说话温和,像邻

  • 我实在太强了脱变男神

    如果换成别人,早就吓尿了。可是,此刻的冷凌飞脸上,露出的满满都是兴奋的笑容。“这可比轻功快多了,有了这法器,本帅的轻功又可以‘复活’了。”戴上黑色头盔,刚飙出湖湾景区,进入太湖大道。身后一辆红色玛莎拉蒂超跑从他右侧漂了过去,速度很快,差点把他给撞着。“竟敢在本帅面前玩跑马,看本帅怎么收拾你!”冷凌飞

  • 未来之霸气小吃货在线阅读第十章

    这场争议一直发酵到了当天晚上八点钟。鞠婧怡和叶白翊的微博同时更新。叶白翊:“我和小鞠的新歌已经发布,非常感谢各位对于我们的关注,为了不让老王吃翔,于是我决定用新歌表达我的态度。PS:给老林的新歌已经在录制中了,敬请期待。”微博配图,是叶白翊和鞠婧怡在录音室里的照片,男俊女美,天生一对。相比较叶白翊微

  • [全职]闭嘴!在线阅读第7章

    也没等到黄立仁的人走到近前,自个儿就跳出去了,笑话,他看着那么多肯为他刷礼物的潜在股,怎么也不能辜负他们啊。这一出来,黄立仁的手下还没什么表情,倒是站的远远的黄立仁被吓了一跳,今天被陈振按在地上摩擦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不过想想现在自己带了这么多人,而且各个都带着武器,他怕什么!当即又有点不屑,这陈振真

  • 萌妻来袭:总裁闹哪样在线阅读第1节

    柔顺雪白的长发用蝴蝶结扎住,青色的狩衣一丝不苟地穿在身上,清雅的背影禁欲感十足。他或许早早觉察到自己的到来,却没有向小妖一样吓得退散,也没有像茨木一样屁颠屁颠地黏上来,只是一味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静静望着浮着月光的溪水,浑身似乎能看出淡淡的哀愁气氛。斜倚着樱花树干,酒吞想,大概因为那件事吧。隐隐理解

  • 穿成豪门花瓶[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林峰美滋滋的走着,眼前出现了一副属性面板。人类,林峰。天赋,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反派值,5000(可成长)。战力,314(可成长)。精神力,100(可成长)。商城,暂未开放(宿主等级太低)。“5000反派值,太少了,怎么才能多获取一些反派值呢?”看着属性面板,林峰自顾自的说着。想要快速的提升实力,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