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天命下卷在线阅读第4节

2022/1/15 6:20:06 作者:金凌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命下卷
天命下卷
作者:金凌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命(下卷)讲述柳清风在寻找《碧血宝典》以及当年杀他双亲的仇人之路上遇到江湖各种险恶,经过多重生死考验。但他在江湖上寻找目标的过程中却遇到他一生中最关键的人:岳婉晴。岳云飞向柳清风提出,如果要取得她女儿岳婉晴就必须接受他的挑战,经过艰难考验和挑战,柳清风最后成功抵挡了岳云飞五招的攻击,取得岳婉晴为妻。柳清风与岳婉晴成亲后出发前往大鳖山寻找《碧血宝典》,在他们寻找大鳖山的路上,却又遇到了神秘黑衣人袭击,幸好他们被杨琨及时出手相救,杨琨把他们带到风灵谷中疗伤和留宿休养。在风灵谷中,柳清风拜杨琨为义父

“作画需要清净,才能心静。心不静,任你雅擅丹青,画中也带匠气。”

如今东宫中除了谢晏安,林卿卿的话分量最重。她轻易谢绝了那些不知来路的宫女和嬷嬷跟随,只带虹蕊一人款步走入御园,在盛开的紫藤架下铺开纸笔。

正是暮春好时节,紫藤盛放,远看如雾,垂挂在眼前则如紫晶珠帘,抑或紫烟瀑布。林卿卿画好了藤萝枝干,正在调枝叶要用到的头绿和二绿,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喧闹声。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不让我们娘娘过去!”

“……不是奴婢故意要拦着娘娘,只是那边儿啊,太子妃娘娘正在……”

林卿卿停下调色的手,秀眉微蹙。

虹蕊见状忙道:“娘娘稍待,奴婢过去看看 ,是什么人在此喧哗!”

“罢了。”林卿卿顿了顿,将笔搁下:“我和你一同去。”

……

“怎么回事?”

谢晏成来宫里陪她用晚膳,宁嫔本不想让他烦心。但她的儿子自幼敏锐,一眼便注意到她贴身宫女额上的肿块,再觑她神色,脸一下沉了下来。

当今皇帝在孝中临幸了皇后宫中的宫女,后来生下了他的第三个皇子。面对群臣参劾,皇帝坚称是被宫女设局勾引,以至于多年后,谢晏成已经是能办事的成年皇子,宁嫔还只是嫔,是所有皇子生母中品级最低者,连看守御园的奴婢都敢给她脸色。

“……王爷不知道,御园那起子人,说话好不客气!”宫女到底没忍住,像抓住了大救星似的对谢晏成絮叨,“娘娘只是想入园赏紫藤,他们就凶神恶煞赶我们走,还推了奴婢一把。要不是太子妃听到了声音过来阻止,他们还要动手呢。”

“太子妃?”谢晏成挑了挑眉,淡淡问。

“太子妃倒是个心善的。”宁嫔叹了口气,“她同我解释,说‘花开得好,也要人赏’,她并没有吩咐过不许人来,请我谅解……只是,我这个样子,哪里配得上谅解谁呢。”

自伤了一回,宁嫔又感叹:“太子妃不但生的秀致,一笔丹青也极精妙。听说我喜欢藤萝,还请我看看她的藤萝画得如何……娘看了这么多年的藤萝,就是太子妃画得最好,活灵活现,才画到一半,那藤萝花香就像是要流出来了似的!”

“花开得好,也要人赏……”谢晏成低声重复。这句话他明明是第一次听,却总觉得有些莫名熟悉。

直到他在宫外见到抱着画兴冲冲来找宁嫔的林卿卿,对上她澄澈的眼睛,他才恍然想起——元宵夜宴后她劝她的那番话,其实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

天子一言九鼎。他在朝堂上做的再多,如果不投皇帝所好,不被皇帝看在眼里,就统统都是无用功。

林卿卿知道他在打量自己。她行了礼,落落大方地抬起头,也有些好奇地看着眼前英俊的青年。

上次相遇太仓促,又是深夜,都没好好看看这位王爷的脸。

关于这位王爷,后宫和前朝的传闻基本保持一致:冷漠阴沉、不近人情,近乎修罗的男人。

在林青青看来,即使作为好美人的今上之子,他也英俊的有些过分了。男人一身暗色衣袍,极其瘦削,长眉下一双乌沉沉的眼,看着她的眼神说好听点是不甚尊敬,直白点说就是肆无忌惮。尤令林卿卿印象深刻的,是他右眼眼尾处一粒深紫色小痣——在她的世界里,这叫泪痣。

生着泪痣的人,将与前世的恋人重逢。

以前林卿卿不太信这些浪漫传说,但自己死过一遭、亲眼见到牛头马面之后,她对这些玄妙的说法不得不信三分。

这样的人……能成为她的“合作伙伴”么?

少女的目光清澈明亮,带着好奇和审视,直直望进他的眼睛。

“白日御园中,多谢太子妃。”谢晏成神色自若地道谢,手在袖中握紧。“我欠你一个人情……”

“如果我以后有什么事需要你帮忙,宁嫔娘娘一定找得到你,对不对?”林卿卿笑眯眯地接话。

谢晏成沉默片刻,点点头。

“太好了。”林卿卿松了口气。“还好我也喜欢花,画得也不算差……我来作伴的话,宁嫔娘娘应该不会讨厌,对不对?”

林卿卿声音很低,近乎自言自语 。暮春熏风里,她的嗓音低柔绵软,让谢晏成想到那天晚上突然凑近时闻到的,她身上莲花水雾般的香气。

“你的喉咙。”他淡声问,“已经好了?”

“嗯 。”林卿卿下意识瑟缩一下,才抬起头笑道:“风寒嘛,天一暖就好了一半……”

“不是风寒。”谢晏成盯着她的眼睛,“下次要装病,就别靠人那么近。我都看见了。”

林卿卿的笑容僵住。谢晏成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恍惚间似乎看到澄澈双眸中有什么东西慢慢地碎掉了。

片刻沉寂过后,林卿卿才垂下眼睫,淡淡扬起一个笑容:“原来三弟看到了。”

“所以,你应该明白的吧……我以后可能,真的会需要你帮忙。”

谢晏成看着她。这个娇小纤弱的少女,活的看似通透,在求死不能之后用尽所能想要让自己过得好一点,但终究也有她做不到的事。

他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你放心。”

*

林卿卿和宁嫔品评了一会儿她刚做完的紫藤图,看宁嫔喜欢,干脆就把画留在了宁嫔宫里。

宁嫔住的偏远,但林卿卿心情好,脚步也轻快,带着虹蕊开开心心地回了东宫,迎面就遇上她的小宫女急急忙忙出来,像是正要来找她。

“徐良媛家里捎来了好酒,太子去了她那里吃酒?”林卿卿眨了眨眼,“特意邀请太子大白天的吃酒,想必是好酒。走,我们也去尝尝。”

对于林卿卿的到来,徐妍自然是既惊且怒,但已经喝到微醺的谢晏安看到那一角月影白翩然而至,真可谓是又惊又喜。

这种近乎明晃晃“争宠”的行为,卿卿以前可从没有做过。不但如此,她也鄙视孙良娣、于奉仪等人为了他的宠爱使尽手段,和徐良媛争宠。

——细想起来,即使上次她找上门来惊扰了他的宠幸,导致徐良媛落胎……也不是为了争宠,只是为了让他不要落下“白日宣淫”的名声。

谢晏安一阵恍惚。已敛裙落座的林卿卿的娇美的脸和那个跪在雪地里面目苍白的面孔无限重叠,又渐渐分离。

“太子妃娘娘素来雅致,平日里顽的都是些妾们不懂的东西。怎么今日好兴致 ,也来和我们吃酒?”徐良媛终于没忍住。

林卿卿笑笑:“饮酒就不是雅兴了?”

她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声音低柔:“酒为欢伯,除忧来乐*……酒能让悲伤的人忘掉痛苦,让欢乐的人更加快乐。小小一杯,就能解忧消愁,所以从古至今,所有盛大的节日都有饮酒的习俗。”

“恰如其分地痛饮美酒,也是雅兴。”她浅浅抿了一口,抬起眼看向徐良媛:“不过,我是听说徐良媛得了好酒才来的,方才一尝,倒不如平日饮的金波春甘甜。”

“那是卿卿不会喝……”谢晏安闻言大笑,伸手勾起林卿卿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柔软的嘴唇顺从地张开,酒液从他口中渡入,林卿卿几乎吞咽不及,唇角溢出透明的酒液。

安静的春日宫室中,酒液流转之声便格外清晰。

徐良媛脸色越来越难看,盯着林卿卿的眼睛几乎要冒火。谢晏安终于松开了林卿卿,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对方又提起了酒壶。

“殿下,不可!”徐良媛惊叫出声,对上对方醉醺醺扫过来的桃花眼,勉强一笑:“您喝的那酒性子太烈,是我兄长特意孝敬您的。娘娘喝一点还行,要多喝的话,还是喝妾这壶甜酒……”

谢晏安被美色和美酒双重刺激,懒得听她多言,不耐烦地挥一挥手:“她喝多了自然有人照顾,不用你管。”

娇小的美人还在往他怀里缩,素来雅静的雪白面庞难得被逼出诱人晕红,祈求地看着他摇头。

“不行……”谢晏安又喝了一口,低头一笑,哺了过去。

“卿卿这么甜,孤还没尝够呢。”

*

“殿下,殿下……您还好吗?”林卿卿缩在谢晏安怀里,不安道,“让人送醒酒茶上来……啊!”

身体突然失重向下坠去,很快又被接住。

林卿卿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细白手指揪住他衣襟,胸脯剧烈起伏。“殿下……”

谢晏安笑眯眯地低着头,想看看她能说出什么来。

“……坏!”教养良好的贵女终究说不出更多,撒娇似的呜咽了一句,索性伸出手抱住青年宽阔肩背,将整张脸都埋入他胸口。

将怀里娇软美人打横抱进房间,宫女立刻惊喜地退出,贴心地关好门。

谢晏安将人放在床上。月影白的衣襟散乱,他索性伸手拉开,眼前看到的是久已遗忘在记忆中的美景。如雪洁白,如玉无暇,如脂柔软。

他爱不释手。

林卿卿咬着嘴唇,一只手放在他肩头,说不清是迎合还是推拒。她并非初经人事,可是眼神纯洁无暇,朦朦胧胧地看着他,近乎落泪。

她是太久未曾亲近他了。

“没事的,卿卿。”谢晏安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怜惜,低头轻吻她的眼睫,“交给我……”

肩头的手松下来,搂住他的脖子。

时隔多日,秀美的少女终于再一次将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他。

谢晏安是那晚才第一次发现,林卿卿只需要用那双清水眼欲泣不泣地看着他,就足以让他失控。

明明不是第一次亲近……但其中滋味,还是让他多年之后,都记忆犹新。

*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林卿卿房中一片喜气洋洋。虹蕊喜滋滋地看着梳洗宫女为林卿卿梳妆打扮,由衷赞美道:“娘娘这样好容色,殿下回心转意是迟早的事。娘娘不知道,听说昨天那个徐良媛在房里哭了一宿,剩下的酒都砸了!”

可不得砸了么?掺了药的酒,她难道还敢留下来不成。这东宫里盯着她的眼睛,可不止一双。

林卿卿没说什么,笑笑站起身。

虹蕊跟上她,高高兴兴道:“娘娘是要去找殿下么?听说殿下去了元山亭练箭……”

“不是。”林卿卿摇了摇头,转向她,“我要去宁嫔娘娘宫中。”

“我有个忙……需要她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刀破晓在线阅读第10节

    看着几人灰溜溜的走了,烧烤店老板松了口气,果然还是苏可不能得罪,刚才差点吓死他。“其实我平时不这样的。”苏可认真的跟韦沐雪解释。“嗯,我知道。”“我一点也不凶。”“嗯,我知道。”“我不是坏人。”“嗯,我知道。”苏可眼角抽了抽,你还让我说什么,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见到韦沐雪没什么太大反应,两人边吃边说话

  • 昆仑邪仙在线阅读第4节

    陈啸天心里松了一口气,终于接下这一单了,再也不用担心被系统阉割了。接下来陈啸天了解了一番对方的基本信息,心里大概有了个数。倪虹,魔都本地人,家里祖孙三代都是混黑道的,爷爷辈就是黑道一哥,创立了社团龙凤社,魔都夜场、码头之类的,都有她们家股份。到了他父亲那一辈逐渐开始洗白,经营了房地产等生意,黑道已经

  • 勇闯仙之旅嫌疑人出现!(求收藏鲜花)

    公会里的人除了苏云之外,几乎都是一qun变态疯子,但偏偏又都是一qun妖孽。他们的话很多时候是不会说的很直接的,在和这样的一qun人相处的情况下,苏云觉得自己的心智必然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疯涨。汉尼拔的意思已经开始点明了案子至关重要的一点,能够灭他人一门,这其中所牵扯的肯定是大仇恨。就算很多命案中凶手

  • 百道成仙第9章在线阅读

    三代,他们过关了”火影大楼迈克凯手捂心口说道。“嗯,我们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三代抽了一口大烟挥挥手让卡卡西他们下去说道“凯,宁次的实力真的这么强?”红走到火影大楼门口停住脚步问道,虽然在三代那水晶球看过战斗场面,但是这属于远观让红有点不相信。“嗯”迈克凯手捂心口点点头,要不是亲自和宁次比试一番,

  • 综漫直播系统之坚强的人才能活下去(6)

    这下彻底完了,作为这个走廊里最后的一间屋子,我们现在想要冲出去简直比登天还要难,我真希望这样心理崩溃的人再少一点,至少别让我遇到,因为真的很麻烦!现在我们甚至不能做到宿舍之间的沟通,即便是元彪想要过来也不可能了。回廊里已经满是丧尸,我们接下来的日子更加的不好过了!不过就在几乎我和袁华都陷入了绝望的时

  • 我在天庭开淘宝之闯天记在线阅读第一章

    满身风沙仗剑天涯功成名就的神话需要多少代价金戈铁马乱战刀风箭雨所向披靡再多磨难也无惧恩怨情仇谁又算的清善恶有些难分明计较谁输又谁赢风里雨里潇洒独行长啸狂浪滔天多少真英雄剑指苍莽天下生死笑谈中醉入心中那片温柔的梦境不愿醒把酒对清风心中自有豪情“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在听歌吗?”胡依铭惊恐的发现,自己出现在

  • 股神崛起教室有鬼

    这个时候陆曼的目光横扫了一圈,仿佛要将所有人都记在心中一样。过了一会她脸色冰冷道:“你们这些人等着吧,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说完她走到了窗台,然后看着我展颜一笑,然后说道:“唐齐,谢谢你。要是有来生,我一定嫁给你。只是你太善良了,可千万别被女生骗了。”说完她轻轻梳拢耳边的秀发,然后带着惨然

  • [蝙蝠侠]哥谭决定去死之同人不同命(5)

    已是晚上传饭时候,有丫头捧了大漆捧盒鱼贯而入进了院子,到了在房门口等候。听得禄儿过来说了声摆饭,才进去布置。不一会儿,炕桌上便满满地摆了一桌。贾琏胡乱捡了几块糟鹅掌和几片芙蓉豆腐吃了,又喝了半碗银耳百合粥便放了筷子。凤姐儿见他不怎么用饭,又命将饭后点心呈上,丫头端上两个小捧盒,揭开看时,每盒有两样:

  • 查克拉与个性的兼容性[综]在线阅读第5章

    跟着班主任往办公室走,肖央央感觉自己都快抖出癫痫了。被吓的。班主任走的飞快,她偷空抖着手又看了一遍成绩单。成绩单上只有F班的成绩,她的名字理所当然排在第一,一串单科成绩,然后是文理分别的总成绩和分别的年级排名。语数英共352分,文综239分,理综,250分…总感觉自己被讽刺了。到了办公室,班主任看看

  • 剑游七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从风悦兰庭出来直等到叶阙上了地铁脑子里还在重复邵航刚才的问题,果然六年时间已经足够他从男神成功转变成了男神……经。说要男主复活就要男主复活,他以为男主是他家开的吗!叶阙攥着手机,刚打算给宋佳佳发信息问问她的意见,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信息就“叮咚”一声弹了出来。“我知道你这个人向来不喜欢欠人人情,所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