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爱不过徒有虚名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2/1/16 2:51:45 作者:绿枢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爱不过徒有虚名
爱不过徒有虚名
作者:绿枢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我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了我曾经最想嫁给的男人,像一场童话实现的美梦,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是一场噩梦。我的其它小说:

不过这次高长风也并非全无准备。他清了清嗓,对其他三位家主道:“犬子未曾习得射术,就不让他献丑了。不过我高家也有一名射手,不知能否与三位少主比试一轮?”

玄耀天自是知道他所想,便也给他个台阶下。“无妨,便切磋切磋吧!”

白穆海与宁瑾渊也并无异议。

很快,台下出现了一名约十五六岁的清秀少年,身着枣红色的高家衣袍,手执一把教人一看便移不开眼的弓。

此弓通体乳白,看上去像是玉质,表面雕刻着祥云,并以金漆绘之。弓的两端各镶嵌了一只婴孩拳头大小的三足金乌,而这两只金乌的嘴正是结弦之处。弓弦在阳光下散发着浅碧色的光泽,细看又不甚真切。

“高家主,这把弓当真稀世珍品啊!”宁瑾渊盯着这把弓不住地赞叹。宁家也有收藏研究各类珍品,粗略一看便知这弓的制造工艺与用料堪称一绝。

高长风亦颇为得意:“这是我高家年初铸造的佳作。此弓以象牙为主体,为提高它的强韧度还特意用秘制的金水浸泡过,并以数十种矿石锻造出玉质手感。那弓弦主要是用了天蚕丝,辅以其他几种韧性较强的材料以秘法编成,就连那咬弦金乌的锻造工艺也是极为考究的。”

“高家手艺果真巧夺天工。”玄耀天连连点头。虽然听闻高家人德行不大端正,但他们手艺了得确是事实。

“过奖,过奖。”高长风好不容易挽回一点面子,脸色这才好看些。

“不知此弓可有名字?”

“自然是有的。”高长风转向台下的少年:“青夜,此弓既已赐予你,便由你来说吧!”

“是。”被唤作青夜的少年低头应了,随即双手奉弓上前,朗声道:“回白家主,此弓名为射日弓。此乃取自后羿射日,福泽苍生之意。”

“此名气势如虹,不知用起来是否弓如其名。”

高长风笑得更是自信:“青夜,你来展示。”

“是,不知家主有何指示。”

“这样吧,你也在百步之外,我要看你三箭并发,射中左边第二个靶子、正中间的靶子和右边第三个靶子。”

“是。”

全场哗然。百步之外要单发全中尚且不易,若要三箭齐发,还要射中指定的靶子,这也太难了吧?

刚刚比试完的三位少主也让出场地,站在一旁观察着青夜的一举一动。

青夜神色自若地到指定位置站定,举弓试了试距离与方位,横弓搭了三箭,缓缓拉弓,瞄准,放箭。三箭破空而出,准确无误地射中高长风指定那三个靶子的中心。

全场先是一片安静,随即高声喝彩。宁子昭的目光在箭靶与青夜之间来回移动,心中赞叹不已;白逸辰吹了声口哨,心想这等高手定要交个朋友;玄墨离冷漠的脸上也难得出现几分惊叹之色。台上几位家主也是连连叫好。

“高家主,你这射手也真是厉害,难怪你会把这精品射日弓赐予他了。”

高长风失笑:“青夜是家仆出身,她专攻射术,为我高家巡防。若不是我偶然发现,她这神乎其技也要被埋没了。”

“此等功夫,即便是专攻,没有三五年也难成啊。”

“此等功夫还未曾展现青夜神乎其技之处,不知诸位是否愿意一观?”

“当然。”

在高家的安排下,所有靶子和无关人等都撤离了现场,空荡荡的场地只剩下十几根高低不一的木桩子和青夜一人。此时青夜正四处转悠,在一些边角处放下满满的箭筒,又似乎在记住这些木桩子的方位与高度。空地周边的结界仍在,而高家仆人们开始往场内放入各种各样的动物,有圈养的禽畜,也有捕来的野兽蛇虫之类的活物。一时场上乱哄哄的,各种动物叫声,撕咬搏杀声不断,连看台的人也不禁为场上之人捏了一把冷汗。

尽管有猛兽在前,青夜也未见慌张,从容地取出一条布带将眼睛蒙起,更引得台上一阵惊叫。

青夜丧失了视力,在群兽中也未见动作,仿佛在等待什么。这时,高长风的声音悠悠从主席台那边传来。

“青夜,护住牛羊,把熊从它们身边赶走。”

青夜跃上一根木桩子,凭听力确认了牛羊的方向,连发数箭将正在攻击牛只的黑熊逼退,未曾误伤任何一方。

“西边有蛇在咬鸡,你把蛇头射下来。”

青夜转身跳上另一根木桩子,侧耳倾听了一会,果断抽箭射出。众人看去,那箭果然生生把蛇头切断,钉在地上。

“南边有只兔子,我要取其皮毛。”

青夜落地,避开往自己攻来的黑熊往南边而去,期间还抽身取了最近的箭筒补充羽箭。青夜跃上南边一根较低的木桩子,对着兔子奔跑的方向同发数箭,将兔子活活卡在箭堆里,只有一支箭射穿了兔子的一对耳朵,将其钉在附近的木桩上防止逃遁,皮毛分毫未损。

“这青蛙吵死了,快把它处理掉!”

青夜仔细聆听一番,转身往主席台方向射出一箭。众人望去,果然射中了北面看台下一只不断鸣叫的青蛙,看来这青夜的射术远超百步。

“场上有只猴子,你把它脖子上的铃铛打下来。”

这次有点难度了。高长风并未指明方位,而场上动物中不乏带有铃铛的,比如牛羊。青夜正侧耳细听,而一旁的黑熊正悄然向她扑来。

“小心!”看客们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好在青夜也足够机警,在黑熊扑来前便翻身上了附近的木桩子。

玄墨离看着青夜,那只猴子就在她前方第三根木桩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底下的大鹅追逐黄狗。猴子身上的铃铛不曾发出声响,蒙上双眼的青夜亦无法辨别,只能一边躲避干扰一边静候时机。玄墨离暗赞这少年冷静沉稳,不曾因环境混乱而自乱阵脚,随便发箭。

这时青夜感觉脚下的木桩剧烈地摇晃起来,听着竟是黑熊在疯狂损坏木桩。感觉木桩就要被咬断了,青夜忙跳到附近的木桩上,黑熊竟还穷追不舍。无奈之下,青夜只好在木桩上跳来跳去以躲避猛兽的攻击。

彼时,被大鹅追逐的黄狗慌不择路撞在猴子所在的木桩上。无可避免的晃动下,猴子的铃铛终于发出了清脆的铃声。就在那一瞬间,青夜潇洒地在半空发出一箭,恰好就将猴子的铃铛射落,猴子也受惊逃窜了。

虽然完成了高长风的指令,但青夜也因专注射出那一箭而错开了木桩子,只能落在地面与暴怒的黑熊正面交锋。

见高长风还欲开口,白穆海忙道:“高家主,这也够了吧,再闹下去这小兄弟可就要喂熊了!”

“是啊,这么好的射手,就这样没了该有多可惜。”玄耀天也忍不住劝道:“点到即止吧!”

“既然二位家主都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高长风笑了笑:“青夜,摘下布条,猎杀黑熊来结束这场表演吧!”

“猎杀黑熊?!”这下连宁瑾渊都震惊了,这孩子只是个射手,如何能凭一己之力杀死如此猛兽。“高家主,人命关天,还需三思呀!”

高长风却不紧不慢道:“若她没这个本事,那只说明她不配持有射日弓。”

看台上的诸人亦为青夜担忧。即便能看见,这少年也未必能猎杀一头成年黑熊吧?

“大哥,你看这小子能杀死熊吗?”宁子言悄声问道。

宁子昭一脸忧色,摇头道:“不知,但愿别闹出人命才好。”

“子言兄,子昭兄,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如何?”旁边白家阵营里的白逸辰也凑过来:“我赌他能杀得了熊。”

“逸辰兄,何以见得?”

白逸辰展开他那标志性的扇子,神秘兮兮地凑到宁子言耳边道:“就凭高长风这么自信,我肯定这少年能行。若非如此,他那张老脸要往那放?”

“不管怎么说,面子事小,人命事大。”

“子昭兄这样说,那肯定就是没听过高家的传闻了。”白逸辰哼了声,又压低声音道:“在高家,一个家仆的性命远远比不上家主的面子来得矜贵。你看他们那么严厉的等级制度,这少年八成就是捡回来的孤儿,即便再出色也只能在高家做一辈子的家仆,永无出头之日。”

“不会吧?这次他可是立了大功,高家近几次比试都没有人能如此长脸了。”

“怎么不会,一日为仆,终身为仆。”白逸辰收了扇子,又追问道:“怎样,赌不赌?”

“行啊,赌什么?”

“就赌你上回给我看的那幅春日山水图。”

“好啊!”

宁子昭没有心思听他们说下去了,他只关心这个身手不凡的少年是否能脱险。

场上的青夜并未有太多顾虑,轻盈地躲开了黑熊的利爪跳上木桩暂避。扯下布条恢复了视力,青夜暗自调整了一下状态,再仔细观察场上遗留的木桩和箭筒。

黑熊仍在拍打青夜所在的木桩。青夜稍一思量,取箭对准黑熊射出。

众人正为摇摇欲坠的青夜担惊受怕,突然听得一声怒吼,只见黑熊双目皆被射中,此刻变得更加狂暴。玄家兄弟见势不好,忙拔了剑就要上前救人,却被一名高家家仆拦下了。

“凌烨谢过二位公子关心,但青夜可以应付得来,还请二位不必出手。”

“你们同为家仆,难道真要见死不救吗?”玄墨羽倒有点好奇了。

“我们不仅同为家仆,在下还是青夜的兄长。没人比我更清楚她的能耐,二位公子就请安心看戏吧。”

既然当事人的亲人都这么说了,玄家兄弟自然也不好坚持,只好耐着性子看下去。

面对狂暴状态的黑熊,青夜不慌不忙地引着它在场内绕来绕去。待场上到处都充斥着血腥味时,青夜轻轻在某处站定,确认失去视力的黑熊已经不能靠气味来找到她了,这才发箭射中黑熊胸口。黑熊更为暴躁,一掌拍散了身边的木桩,还牵连了在木桩旁拱泥地的猪。青夜趁乱迅速转移,继续对着黑熊胸口的箭伤处发箭。如此持续了一轮,黑熊终于被第三箭彻底贯穿了心脏,轰然倒下了。

在全场如雷的欢呼叫好声中,青夜顾不上满头大汗,忙到主席台前拜道:“回家主,黑熊已被猎杀。”

高长风长长地“嗯”了一声才笑道:“很好,下去吧!”

青夜这才安心退场。

“怎么样,我赢了吧?”白逸辰得意地对宁子言道。

“愿赌服输,回去给你。”

“那就多谢子言兄割爱啦。”白逸辰见宁子昭仍看着倒下的黑熊便道:“子昭兄,你在看什么呢?”

宁子昭收回目光,笑道:“我只是觉得这个少年真不简单,冷静机智,身手敏捷,当个家仆可惜了。”

“子昭兄所言极是,这么厉害的人才在高家竟然只是个家仆,真是暴殄天物。”白逸辰见青夜离场便问道:“我正想去结交一下这个叫青夜的家仆,你们要一起来吗?”

宁子昭点头:“有何不可,或许正好可以请教一下射术。”

“当然要去,说不准还可以细细观赏一下那把射日弓。”想起这等宝物,宁子言已经忍不住雀跃的心情,忙跟了上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色星系在线阅读第1章

    “您的作品未通过我公司的买断标准,请再接再厉,继续加油,感谢您对我公司的信任,期待您的下次投稿!”看着屏幕上这份邮件的内容,原野无奈的撇了撇嘴。投稿又失败了!看来网络文学这条路,真的并不适合他啊。否则,他也不会全身心投入,两年以来,却几乎没什么收获。不过,原野倒是并不气馁。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 剖心在线阅读第八章

    瑞恩找到塞壬斯大森林里的一片空地,这里大概有上千平米,对于瑞恩来说这里刚好符合他接下来的动作。爱丽丝、布鲁还有科克纳西三人跟在瑞恩身后,他们不明白,瑞恩空中所说的“军队”在哪里。瑞恩不言语,他径直走到空地中央,单膝下跪,左手撑着地面。“以吾魔主之名,唤黑暗生灵现身于此,成为吾最忠心的将士,冲锋陷阵!

  • Perpetual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想要一个老婆,回华夏的第一个老婆。”韦小宝很高兴,华夏真是个福地,回华夏的列车上都能泡到一个老婆,这要是真的到了华夏,指不定有多少老婆等着自己呢。“我都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可以给你钱,但不能给你当老婆。````中``.~.”唐焉真的有些不高兴了,虽然这家伙救了自己和妹妹,可也不能用这个逼自己做他

  • 我,电音之王!一、离散负伤缥烟山 际会桃夭遁无痕

    萧衍和高止战连夜沿女真营地走了一圈,探过君王行宫处所,兵力集中所在,粮仓位置,尤其是阵法位置布局牢记心中,这才匆匆折返。两人沿途换乘快马连续骑行了两天,天黑时来到了蛮陇岭一带。正准备停脚休息,给马匹补充粮草,隐约听到崖顶传来孩子的哭声和女人的尖叫,两人交换了眼神,快步往声响处移动,到得崖顶,看到眼前

  • 重生之一世如意第1章在线阅读

    舞烟湖。一个颇有诗意的名字。这片不算大的湖水,养育了自古以来,就聚拢在周围的村庄城镇。又因舞烟湖坐落于qun山之中,古时就有人为取水而开渠,深山围绕,常年大雾弥漫,渔船上渔夫动作印在雾上,似有人在舞蹈,故得舞烟之名。最近舞烟湖的雾气比以往要浓得多,白茫茫一片,几乎快到了shen手不见五指的地步。湖中

  • 无心法师:开局继承九叔针锋相对

    楚凝若并没有依照礼制跪地行礼,而是身子微躬抬手行礼,坐在高处的萧晨一愣,随即便牵起嘴角,广袖一挥示意免了。楚凝若站直身子并没有说话,萧晨亦是如此,这场博弈双方都在等,等谁先开口谁就是输了。不过,眼下殿内可还站着一个呢,萧清朗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看了看楚凝若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开口打破了宁静“父亲?”萧

  • 火影这个rpg怎么玩?在线等,急!在线阅读第二节

    “吸灵真法?”握着手里的巴掌大的牛皮油纸书,吸灵真法这四个字在这漆黑的封面上特别显眼。石天穹微微的沉默了下,只有成为修真之人,不仅将来找到父母仇人有能力将他击杀,也为现在即将下山,有一点小小的依仗。山中多凶兽,没有一点点保障,很有可能没有走出山脉就成为凶兽的腹中食了,谈何将来报父母之仇?石天穹捏紧手

  • [综英美]全能女巫第一章在线阅读

    不列颠国首都,伦敦。作为全球网球四大满贯赛事之一的举办地的温布尔登体育场中。此时体育场内的欢呼声一阵压过一阵。现在并不是大满贯的举办时间,但却是号称“少年大满贯”的温布尔登少年杯的决赛。这项赛事,是通过竞选全世界8岁到14岁的“儿童”进行参与比赛,最有由不列颠网球协会颁发奖杯。而在这项赛事上夺冠的儿

  • 三国之北地霸主在线阅读第10节

    “真的有!”“汉文化协会哎,看来是真的了。”“路人求普及,汉文化协会是什么?”言论开始趋向一致。联邦三区一所高档别墅内,一个扎着高马尾的金发少女看着眼前直播,快速的发了一条弹幕:“我是奥斯皇学院文学系学生,科颉老师上课跟我们说过关于书法的知识,主播的言论大部分都是正确的。”为什么说大部分言论呢?因为

  • 三国之召唤天下在线阅读第六节

    胡洁回到太阴星后服了羲和命人送来的丹药后,就闭关了,她来到太阴地心不断的吸收太阴灵气,这次和多宝等人的较量让她很不爽,如果祭出自己的三大法宝中的任何一件她都不会败,之所以忍气吞声是做给大神通者和合了天道的洪钧看的。她知道洪钧在算计她,一次算计没成功肯定暗中还在关注她,所以她不求胜只求败而且要败得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