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第五人格】花式宠女的厂长鼠妈不一定是亲妈

2022/1/15 12:18:36 作者:草莓and酸奶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五人格】花式宠女的厂长
【第五人格】花式宠女的厂长
作者:草莓and酸奶来源:晋江文学城
里奥:我一定会保护我家小公主的……艾玛:然后你连我都没认出来QAQ里奥:我不是我没有……艾玛:居然认出来还捶我……里奥:这话没法答

自从来到丛林,她亲眼目睹过死亡,也亲身与死亡擦肩而过。

可她仍然难以接受。

生命消失得是那么轻易和突然。

黑白环相间的蛇,扑向巨鼠的同时,巨鼠也拼着最后的力气反抗。

一刹那,烟尘扑腾,她眼睁睁地目睹巨鼠倒下。蛇也受了点小伤,被咬破了一点点皮。蛇身紧紧缠住奄奄一息的巨鼠,它会在它彻底断气后,花时间慢慢吞噬它的猎物。

这是残酷的自然竞争,很多时候,人不能去干预。

她已经不是人了。她是一只仓鼠,并身处在这里。和努力无关,和天赋无关,一个死亡随时都可能意外降临的地方。

没由来的心悸,震颤她的胸口。

那条蛇只是在正常的捕猎,它没有错。即将被吃掉的巨鼠也没有错。

可她出奇的愤怒,难以控制的愤怒。来势汹汹的怒火,将她燃烧。

在她还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她的身子已经冲上去,撞开张嘴钳住巨鼠脑袋的蛇。

受到冲击的蛇,松开巨鼠,掉转蛇头,转向她。

大多数仓鼠,一生都是独居动物。它们对同类并没有多深的感情。

利牙能咬穿同类的头骨,尖爪能抓得对方血肉模糊。战斗,对仓鼠来说,习以为常。

即使面对,更强大的对手,不能退缩。

蛇的速度之快,胜负仅仅是瞬秒之间的事,所以她深知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她全神贯注地盯住扬起的蛇头。

当蛇袭向她的一刹那,她反身就是一口,死死咬住蛇颈。

吃痛的蛇,扭动身体企图甩开她。

被狠狠拍向地面的她,仍不松口。

蛇身想将她卷起来,但她挥舞爪子,朝蛇的左眼重重地划下,一道又一道。她迫使它不得不专注于躲开她的利爪攻击。

直到蛇放弃捕猎,拖着掰住它不放的她,疾速往洞外游走。她瞄准时机的,松嘴,翻滚,撒腿跑,一气呵成。

终于甩掉她的蛇,钻入繁茂的草丛,转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赶忙回到巨鼠的巢穴,察看它的情况。

巨鼠还残留着一丝气息。

它侧躺在草堆上,时不时抽动身子。

后边还没睁眼的乳鼠,嗷嗷待哺。可现在,它连翻个身,都做不到了。

如果它死了,那些小鼠也很可能活不成。咬咬牙,她转身爬向洞外。

她来到之前摘花的地方。这儿还长着许多别的花。她不知道其他花的功效,时间不允许她挨个试。找到粉白相间的花,她咬断它的花茎,叼着回到巨鼠的巢穴。

小爪蘸着花的汁液,涂在巨鼠的伤口上,她折断小节花茎,递到巨鼠的嘴前,想喂它喝下一些花汁。

它微张嘴,露出门牙,汁液从它的嘴角淌落。它的呼吸急促,眼睛几乎睁不开了。

她忧心忡忡地望着越来越虚弱的巨鼠,心知它很难熬得过今晚。

伸爪,她轻抚着巨鼠起伏的胸膛,感受到它的体温正在急速下降。

忽然,巨鼠睁开眼,它爬起身,东倒西歪地爬向小鼠。在快够到小鼠的时候,它的鼻子冒出血泡,踉跄间它又一次倒下。

只是,这次巨鼠再也没能爬起来。

埋了巨鼠后,她给小鼠们留了一些吃的。

步履沉重地返回自己的巢穴,趴下的那一刻,她才感到疼。

自己浑身脏兮兮的,眼睛红红的,掌心也红红的。每一根骨头叫嚣好痛,尤其是她的心口,闷痛得令她无所适从。

不知是伤口疼,还是因着巨鼠的死,又或是为自己未卜的前路。

有一天,她也会像这样死去吗?她会死得更孤独,没有谁会记住她,她存在过的痕迹。她或许是唯一一个,在这茫茫丛林里,观察记忆着这一切的生物。

以后,她该怎么办。

努力存活,在三四年后死去,像从未来到过这儿一样被遗忘。

这就是她想要的吗?

当然,能回答她的只有她自己。

第二个晚上,她继续带着吃的,去巨鼠的巢穴。

小鼠们仍活着,有几只甚至已经有睁眼的迹象。

她把食物嚼碎了喂它们,又舔舔它们的身体,帮它们舒张,和排泄。

为了防止再有蛇进来,她在洞口插了好几根,她咬出来的小木头,就像栅栏一样挡在外面。

以后她会考虑设计更灵活点的门,方便进出。现在她每次出去都要拔掉一根木桩,挤出去后,再插回去。

替巨鼠照顾小鼠,不是她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一种类似“舍我其谁”的使命感,促使她主动肩负起这一责任。

只有她可以,她能做到的事。

若她的寿命只有短短三年,那她更不能浪费时间在彷徨中。

想到就去做,她想无悔地度过这一生,即便作为一只仓鼠。

也要不枉此行。

不过照顾小鼠,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

小鼠需要奶水,她喂的那些食物只能暂时,不能完全代替奶水。

她能上哪里给它们弄奶水?同类就别想了,它们不会喂别人的崽子。强行惊扰别的母鼠,弄不到奶水不说,搞不好得打一架。

其他哺乳动物的奶?食肉的肯定不行,太危险了。那去哪里找食草动物呢?她思忖着,自己还没在这丛林见到什么大型食草动物,除了那日晚上,在森林沼泽里见到的脚印,对,脚印!

一拍自己鼠脑袋,她知道上什么地方找奶了!

她的计划是沿着小河找到那些食草动物。这一次她不用再横穿沼泽,只需要绕过遭遇鹰的那棵大树,到河边,直接顺着河岸找就行。

尽管心里有万般个不情愿,可她不得不选择从有鹰的地方走。

她动作得快,趁着夜色悄然行动。只要在天亮之前回来,她就不太会碰见鹰。

猫着腰,来到那棵大树前,她仍和第二次来的时候一样,先抬头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动静。

很好,没动静。她满意地点头,快速绕过大树。

然而幽暗的树梢间,那对金色的眸子格外明亮……

清澈的河水倒映着冷淡的月光,她沿着野花盛开的河岸,前往河流的更下游。

视野渐渐变得开阔起来。夜风低低拂过茂密的牧草,剑齿形的叶片上,绽放着朵朵小白花。三三两两的黑羊围聚成圈低头吃草,其中一只母黑羊带着小黑羊在河边喝水。

她不动声色地挨近它们,黑羊对她来讲,就是庞然大物。她得小心一点,别被它们踩着。

母黑羊似乎没发现草丛里趴着的她,它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小黑羊撒娇地依偎向妈妈,却没有进食的打算。

她等得焦急,又认真,她想趁小黑羊喝奶之际,偷偷凑上去,蹭那么几口装在颊囊里,给小鼠们带回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母黑羊带着小黑羊朝羊群走去,她也紧随其后。

羊妈妈停下蹄子,小黑羊自然地凑过去。

在一系列不可描述的操作后,她接了不少的奶水,两个颊囊都鼓鼓的。

任务达成的她,急急忙忙地返回。

她还未跑远,一阵喑哑却悠长的啸声蓦地划破苍穹。

羊群立即跟着骚动起来,纷至沓来的羊蹄,差点儿让她躲闪不及。

这是什么情况啊?她翻滚到一边,眼见受惊的羊群在面前跑来跑去,堵住了她的退路。

这厢,那幽远的啸声越来越近。混乱中,她紧闭着嘴,生怕把嘴里的羊奶漏出来。

凛冽的风,从她的头上呼啸地掠过。她闻到了似曾相识的气息。

猛地抬头,她又撞进了那双冷若寒冰满含杀意的金色眸子里。

好想骗自己,那只鹰的目标不是她。来不及自我安慰,她钻入羊群之中。哪怕葬身于羊蹄,她也不想死在鹰爪下!

尘土激飞,一边躲避落下的羊蹄,她还得时刻注意头顶上方的鹰。

盘旋在羊群上的鹰,驱赶着惊慌失措的羊群。

隼眸凝住穿梭在羊群之间,娇小又醒目的她。

而被这森森视线锁定的她,只感到浑身一颤。

就在羊群奔向另一个方向时,冒险一搏的她迅速地跑向河岸的花丛。

只要进入林子,她有自信逃脱鹰的喙爪。

但是这一回,鹰没有侥幸放过她。

俯冲而下的鹰,黑色的钩爪精准地握住她柔软的身体。

翅膀扬起的烟尘,令她不由自主地闭上眼。接着,身子一轻,她被鹰抓着带离了地面。

缓缓睁开眼,她已经处在半空中。从这个角度看丛林,别有一番滋味。心底泛起苦笑。叫她勉强代替鼠妈妈,这下好啦,她也要去见巨鼠了。

她被粗鲁地扔向鸟巢。

鹰收拢翅膀,居高临下地站在她身前,目不转睛地俯视着她。

怎么吃她之前,是要宽衣解带,还是考虑从哪下口?

鹰逼近她的鼠脸,她望见映在鹰眼里的自己,在猎食者身下,不堪一击的小仓鼠。

此刻,她距离地面大概二十米,距离鹰二十厘米。

不会再有什么兔子出来搅局。

对她势在必得的猎手,并不急着享用她。

因为她注定会被拆骨入腹。

今晚,她是鹰的猎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色星系在线阅读第1章

    “您的作品未通过我公司的买断标准,请再接再厉,继续加油,感谢您对我公司的信任,期待您的下次投稿!”看着屏幕上这份邮件的内容,原野无奈的撇了撇嘴。投稿又失败了!看来网络文学这条路,真的并不适合他啊。否则,他也不会全身心投入,两年以来,却几乎没什么收获。不过,原野倒是并不气馁。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 剖心在线阅读第八章

    瑞恩找到塞壬斯大森林里的一片空地,这里大概有上千平米,对于瑞恩来说这里刚好符合他接下来的动作。爱丽丝、布鲁还有科克纳西三人跟在瑞恩身后,他们不明白,瑞恩空中所说的“军队”在哪里。瑞恩不言语,他径直走到空地中央,单膝下跪,左手撑着地面。“以吾魔主之名,唤黑暗生灵现身于此,成为吾最忠心的将士,冲锋陷阵!

  • Perpetual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想要一个老婆,回华夏的第一个老婆。”韦小宝很高兴,华夏真是个福地,回华夏的列车上都能泡到一个老婆,这要是真的到了华夏,指不定有多少老婆等着自己呢。“我都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可以给你钱,但不能给你当老婆。````中``.~.”唐焉真的有些不高兴了,虽然这家伙救了自己和妹妹,可也不能用这个逼自己做他

  • 我,电音之王!一、离散负伤缥烟山 际会桃夭遁无痕

    萧衍和高止战连夜沿女真营地走了一圈,探过君王行宫处所,兵力集中所在,粮仓位置,尤其是阵法位置布局牢记心中,这才匆匆折返。两人沿途换乘快马连续骑行了两天,天黑时来到了蛮陇岭一带。正准备停脚休息,给马匹补充粮草,隐约听到崖顶传来孩子的哭声和女人的尖叫,两人交换了眼神,快步往声响处移动,到得崖顶,看到眼前

  • 重生之一世如意第1章在线阅读

    舞烟湖。一个颇有诗意的名字。这片不算大的湖水,养育了自古以来,就聚拢在周围的村庄城镇。又因舞烟湖坐落于qun山之中,古时就有人为取水而开渠,深山围绕,常年大雾弥漫,渔船上渔夫动作印在雾上,似有人在舞蹈,故得舞烟之名。最近舞烟湖的雾气比以往要浓得多,白茫茫一片,几乎快到了shen手不见五指的地步。湖中

  • 无心法师:开局继承九叔针锋相对

    楚凝若并没有依照礼制跪地行礼,而是身子微躬抬手行礼,坐在高处的萧晨一愣,随即便牵起嘴角,广袖一挥示意免了。楚凝若站直身子并没有说话,萧晨亦是如此,这场博弈双方都在等,等谁先开口谁就是输了。不过,眼下殿内可还站着一个呢,萧清朗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看了看楚凝若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开口打破了宁静“父亲?”萧

  • 火影这个rpg怎么玩?在线等,急!在线阅读第二节

    “吸灵真法?”握着手里的巴掌大的牛皮油纸书,吸灵真法这四个字在这漆黑的封面上特别显眼。石天穹微微的沉默了下,只有成为修真之人,不仅将来找到父母仇人有能力将他击杀,也为现在即将下山,有一点小小的依仗。山中多凶兽,没有一点点保障,很有可能没有走出山脉就成为凶兽的腹中食了,谈何将来报父母之仇?石天穹捏紧手

  • [综英美]全能女巫第一章在线阅读

    不列颠国首都,伦敦。作为全球网球四大满贯赛事之一的举办地的温布尔登体育场中。此时体育场内的欢呼声一阵压过一阵。现在并不是大满贯的举办时间,但却是号称“少年大满贯”的温布尔登少年杯的决赛。这项赛事,是通过竞选全世界8岁到14岁的“儿童”进行参与比赛,最有由不列颠网球协会颁发奖杯。而在这项赛事上夺冠的儿

  • 三国之北地霸主在线阅读第10节

    “真的有!”“汉文化协会哎,看来是真的了。”“路人求普及,汉文化协会是什么?”言论开始趋向一致。联邦三区一所高档别墅内,一个扎着高马尾的金发少女看着眼前直播,快速的发了一条弹幕:“我是奥斯皇学院文学系学生,科颉老师上课跟我们说过关于书法的知识,主播的言论大部分都是正确的。”为什么说大部分言论呢?因为

  • 三国之召唤天下在线阅读第六节

    胡洁回到太阴星后服了羲和命人送来的丹药后,就闭关了,她来到太阴地心不断的吸收太阴灵气,这次和多宝等人的较量让她很不爽,如果祭出自己的三大法宝中的任何一件她都不会败,之所以忍气吞声是做给大神通者和合了天道的洪钧看的。她知道洪钧在算计她,一次算计没成功肯定暗中还在关注她,所以她不求胜只求败而且要败得合理